自己买了一对儿文玩核桃。


拥有一瓶薰衣草的精油,还有橄榄油,我在轮番地为核桃“加油”。颜色、味道和质感都在我的“加油”下日趋蜕变。薰衣草精油和橄榄油就涂在核桃上了,而且我自己也有了不错的淡淡的味道。


闭上眼睛——长久地。


也许,黑暗中袭来的,并不是精油的香气,也并不是来自眼前;也许,这香气是从遥远的某年飘然而至。也许它就是那年她身上的味道……


如果我们同意爱情就是宿命这个观点,那么还不如说爱情就是素质。所谓素质,是多方面的,这里我想说明的是味道也是一种素质。爱情有爱情的味道,我们每个人有我们各自的素质,能够用味道去诠释爱情,也许,这过程的本身,就是素质。


爱情发生了,爱情的所有元素也许都曾经做到了教科书般的精准,也许精准得完美无缺。但是,每个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标准,就像在每个人心中对于古人的绝世武功都会有不同的想象。你心中想象出来的关羽和李元霸,也许与我心中的不同。谁的比谁的更好,我们不去也无法争论。但毫无疑问,能够意识到这点,我们的爱情已经超越了大家公认的标准,进入了优秀的范畴。


或许地球上没有最好的爱情,但是,在一个人的心中永远铭记着爱情的味道,这未免不是一个特别有味道的爱情。因为爱情已经渗入了我们的精神内核,就像在一个月之中,有一只文玩核桃被沉浸在一坛子的薰衣草精油里。取出来之后,那些精油的分子已经无可质疑地渗透进了核桃的深层,无论之后何时,无论走到哪里,它都会带着那由内而外的香气。如果说,文玩核桃是“纯爷们儿”才关注的东西,那么此刻,在一帮纯爷们儿之中,有一个大傻呗儿,在用文玩核桃心酸地描述爱情。这,也许是他自身的特殊性。


爱情的味道,也许可以让人完美地完成对爱情的想象和升华,这种功能性的展现,竟然真的客观存在。不用模仿和借鉴,它原本就是一片狼藉的产物,而一片狼藉对于一般人的爱情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比喻而已。它实实在在的存在在那里,就像你眼前的电脑屏幕一般,它既不恶俗又不肉麻,也不牵强。就像爱情到来时的风逐落叶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