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淞沪利剑 正文 第63章 中炮弹 若竹号一折为二

张海祥 收藏 0 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天空中第九次响起了呼啸声,一颗大炮弹从天而降,击中了“若竹”号!

炮弹击中了“若竹”号的中部,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浓烟烈火冲天而起,小小的“若竹”号被一折为二。

镰口道章向下看着“若竹”号,他的感觉不是悲伤而是庆幸:没有“若竹”号替自己挡了炮弹,这一发炮弹必定要了“出云”的命!

镰口道章不能再等了,他给“长月”和“白雪”打信号,要二舰一齐开动,把“出云”号拖下沙洲。

“长月”号和“白雪”号开动了,它们把马力加到最大,烟囱里冒出了浓浓的黑烟。

在楠木堡,刘永义焦急地等待着击中“出云”号的消息。

一连发射了八发炮弹,但是,一发也没有击中“出云”。

“莫队长,怎么回事,已经第八发了,咋还没击中‘出云’呢?”

“距离太远了,22千米,比大炮的最大射程还要远出二千米,这么远的距离很难打准。”

“我看算了,放弃‘出云’,打司令部吧,打司令部一打一个准。”杨心红再次提出建议。

“这个……莫队长,再打一发,还打不中,我们就放弃。”想了一阵,刘永义决定道。

第九发炮弹装了进去。

“轰!”炮弹呼啸着飞了出去。

两分多钟后,前面报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炮弹击中了“出云”号!

“万岁!”楠木堡的人欢呼起来。

“莫队长,继续打,再打九发,把‘出云’号彻底打碎。”刘永义信心大增,放弃的想法被扔到了九宵云外。

第十发炮弹被装进了炮膛。

跟之前的九发一样,瞄好后,所有人走出了楠木堡。

刘永义用力拉动炮绳。

“轰!”一声巨响,楠木堡浓烟滚滚。

“糟糕!炸膛了!”莫有胜大叫道。

“炸膛?”刘永义扔掉手中的炮绳,他跑进了楠木堡。

硝烟散去之后,刘永义看见,280毫米炮从根部被炸开,炮管断成两截,前半段掉在了地上。

“看到了吧,这就是你蛮干的结果!”杨心红愤怒地说道。

刘永义非常难堪、也非常沮丧,幸好莫有胜和胡玉出来为他开脱,让他不至于太尴尬。

坏消息接踵而来,观测所报告:第九发炮弹击中的不是“出云”,而是紧贴在“出云”旁边的一条小驱逐舰,“出云”已经被拉下沙洲,屁股向前,倒着离开了高桥。

“击中了一条小驱逐舰?娘的,‘出云’号运气真好。”刘永义悻悻地说道。

刘永义给谢永全打电话:进攻司令部大楼的计划取消,何时再攻以后再定。

司令部大楼的楼顶,十政信和服部卓武治仍站在那里观察着楠木堡,他们对楠木堡突然停止炮击感到不解。

“服部,看!刘永义的大炮炸膛了,炮管断开掉到了地上。”突然,十政信惊喜地大叫起来。

“真的?”服部卓武治旋着转纽。

“真是这样,太好了,司令部安全了,安全了。”

“确实,现在司令部不用撤退了,不用撤退了。”十政信松了一大口气。

十政信跑步去找长谷川清,他告诉长谷川清:刘永义的大炮已经完蛋,司令部大楼安全了。

在楠木堡,刘永义仍打算进攻司令部大楼,他召集胡玉、谢永全等人商量,拿出了进攻司令部大楼的计划:再调两门150毫米大炮进入楠木堡,让楠木堡的150毫米大炮增加到三门,每门炮配备黄磷燃烧弹五十发、爆炸弹二百发,先用黄磷弹射击司令部,引发浓烟烈火,把楼内的人熏死熏走,步兵随后发起冲锋,拿下司令部。

进攻时间初步定在明天晚上八点。

会议还没结束,士兵前来报告:日本人在对面打白旗。

“打白旗?他们想干什么?”

刘永义走到枪眼前,他用潜望镜观察着。

打白旗的是两个老朋友:十政信和服部卓武治。

“又是这两个家伙,估计是为处理尸体来的。”

刘永义把眼睛向下望,突然,他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楠木堡的前方,尸体密密麻麻,好些地方,尸体甚至叠了起来。

“死了这么多人。”刘永义喃喃说道。

指挥作战的时候,刘永义目睹了士兵在枪林弹雨中的前赴后继,当时并没有感到多少悲伤,到了现在,战斗告一段落的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这些倒下的士兵跟自己一样,也有父母兄弟、亲朋好友,也曾满怀理想、朝气蓬勃。

胡玉等人也走了上来,望着楠木堡下的累累尸体,他们也沉默了。

“日本人打白旗是想跟我们商谈,八成是谈处理尸体的事,我出去跟他们谈吧。”刘永义第一个打破沉默。

没有人反对,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我跟你去。”杨心红说道。

“可以,不过不要带枪,把冲锋枪留下吧。”

“手枪呢?手枪也不带?”

“手枪?手枪可以,长枪不能带。”

杨心红把冲锋枪放到桌子上,她看了看刘永义,然后说道,“弄一身军服穿上吧,士兵的也好,这个样子出去会谈,难看死了。”

“我不换,我就这个样子出去会谈,弟兄们就是这个样子打败小鬼子的,我也这个样子出去跟小鬼子谈。”

刘永义和杨心红一前一后出了楠木堡,两人向前面的十政信和服部卓武治走去。

走了一阵,刘永义停下了脚步,他看到了一具尸体:黑岩一郎的尸体。

刘永义对黑岩一郎印象很深,上午,就是他一马当先,带领部队向楠木堡发起刺刀冲锋,差点冲垮了刘永义的防守。

停了一阵之后,刘永义继续向前走去,很快,他跟十政信和服部卓武治碰面了。

见面后,双方既没有握手也没有打招呼,只是静静看着对方。

十政信首先开口,他提议:立即清理并交换阵亡官兵的尸体,让阵亡官兵能够尽快入土为安。

“好,这样很好,就以我们现在站的地方为界吧,你们那边由你们清理,我们这边由我们清理,对了,为了防止发生冲突,双方各出二十名军官,沿着界线一字排开,把双方的士兵分隔开来。”

“这样做很妥当,我同意。”

又沉默了一阵,刘永义指着后方说道:“那里躺着你们的指挥官,你们找副担架把他抬走吧。”

“谢谢刘上校。”十政信拱手道。

服部卓武治跑去叫来了一副担架,他们来到黑岩一郎倒下的地方,把黑岩一郎放上担架,抬走了。

刘永义和杨心红返回了楠木堡。

双方的军官走了出来,走到中间一字排开。

双方的士兵走了出来,他们开始清理尸体,把对方士兵的尸体抬到分界线还给对方。

清理完尸体后,刘永义下令,524团接替久战疲惫的66团守卫楠木堡,66团撤到后方休息。

连续两天两夜没有合眼,刘永义非常疲惫,他叫来两个士兵,叫他们用担架把自己抬到后方休息。

躺在担架上,刘永义睡着了,一直睡到晚上七点才起来。

刘永义下令统计战果。

战果很快统计出来,拿下楠木堡后,66团又打死日军231人,打伤100余人,俘虏3人,击毁双联炮塔一座、坦克三辆,重创日本重巡洋舰“出云”号,击沉日本驱逐舰“若竹”号,炮塔及战舰内日军的伤亡情况不详。

66团再度阵亡了221人,受伤了210人。

两天的战斗中,66团共击毙日军772人,击伤100余人,俘虏10人,66团为此付出了阵亡301人、受伤340人的代价。

赵成杰打来了电话,询问战果。

刘永义把刚刚统计出来的战果告诉了赵成杰。

“很好,非常振奋人心,你快点把战报写好,交上来,我要把你的战报登到报纸上。”

赵成杰的电话刚放下,另一个电话响了起来。

这个电话是蒋介石的侍从室打来的,也是询问战果。

刘永义报告了战果。

过了一会,侍从室再度打来电话,要刘永义和胡玉明天上午乘飞机去南京,当面向蒋介石汇报战果。

在南京,赵成杰和手下商量着报导的事情。

赵成杰认为,应当把“国军重创‘出云’号”改成“国军击沉‘出云’号”,淞沪开战以来,“出云”号一直在上海肆虐,给国军造成了很大损失,仅仅“重创”它,既不足以解气也不足以振奋军心民心,只有“击沉”它,才能让中国军民心头大快、军心民心大振。

“可是,‘出云’号再回来怎么办?我们岂不丢脸?”有人提出异议。

“‘出云’号受了很重的伤,再回来可能性不大,再说了,楠木堡在我们手中,‘出云’号敢回来,我们就用十五生大炮打它,十五生大炮虽然威力小,多打几炮,一样可以击沉它。”

大家同意了赵成杰的建议。

他们继续商量,商量后决定这样报导:“出云”号在高桥搁浅后,日本人全力抢救并将其勉强浮起,但在拖曳中又被大炮击中一弹,再次中弹的“出云”号逐渐下沉,最终沉没在离吴淞口不远的茫茫大海中,舰上官兵大多随舰阵亡。

“这样写滴水不漏,就是那些去高桥看了打仗的人也看不出毛病。”赵成杰很得意地说道。

“赵主任,‘出云’号在高桥搁浅时,为逃命扔掉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被老百姓捞起不少,现在正在上海街头出售,我们派人去买一些吧,买回来办个展览,扩大影响。”有人提出了一个建议。

“好主意,好主意,这件事你去办,马上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