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后一道菜

陈生的小女人 收藏 1 9

人生最后一道菜。


最难咽,不吃也罢!食者无味,亲者流鼻,旁观者问我死未!





或许是由于生于斯长于斯吃于斯的缘故,注定我的一生要和咸鱼结缘。


但如果不是那一次那一个人那一碟菜那两句暧昧的对话。


我是不会如此深情的难以忘怀,我对她和对咸鱼的偏爱。





直到多年后的某一天,当我再次踏进那间蓝色的茶餐厅。


再次凝望我俩从前坐过的位置。再次回忆起那个关于我和咸鱼还有她的故事。





她叫玲珑花雨。


同城,相识于Q,是一个中学的语文教师。


第一次见面,蓝天茶餐厅2楼22号座。她的幸运座。





她点了一道“凉瓜柿汁小炒”。我点了一道“咸鱼姜葱清蒸”。


我觉得有一点玄,她也觉得有一点玄。





我问她:“苦!”------“为什么还要吃苦瓜?”


她问我:“咸!”------“为什么还要吃咸鱼?”





嘻!


“让我们估估猜猜,好吗?” 。 我突如其来的莫名的问她。


“好呀!你先说说我为何要点这个苦瓜菜?”。


她温柔的嗲声直酥我的心底转上心头绕过我的心窗。


我有点乱,但还可以想得清楚。





我笑着对她说:“生活清苦本来就象苦瓜。调味加料再煮熟以后就不觉得它苦。”





她怔怔的望着我,似乎不相信象我这样的人能看出她曾经清苦的人生。


“假正经!-------如果用一句话来表达,你会用一句什么话?”。


她夹起一小片凉瓜让我看过明白想过明白。





“苦瓜苦笑苦瓜苦,煮熟就不苦!”。





我不加思索的回答她。她愣了一会,然后陶醉了,或许这一次她被我的自信深深打动了。





“该轮到你说说我为何要点这个咸鱼菜哩!------”。


我骄气的松一松衣领。





对望间,她脸上突然绯上了浅红一抹。有点难为情的诡秘的一笑有一点邪。她轻轻的挨过来伏在我耳边悄声说:


“象你!男人天性就是咸,结婚以后更加咸。”《广州话“咸”:好色之意》





“天呀!你真邪。”我“嗤”一声笑了出来:“用一句话怎么说?”。


她边笑脸边红边说:




“咸鱼咸湿咸鱼咸,晒干仲更咸!”。





她!她!------她将我比喻为比咸鱼比干咸鱼还咸。





一次短暂的会面一个终身的难忘。


她是我居今为止见过的所有女孩当中最美丽的一个。


她的美。是因为她那一点邪,稍带暧昧和诡秘的邪。





很久没有再吃咸鱼了,因为她的离去我变得寡言和厌食。


那次愉快的经历没给我留下什么?除了难忘还是难忘。


我竞忘了问她一句,心里面好想,好想好想问她的那一句:




“亲爱的!”


“到那一天,人生最后一道菜。你打算要吃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