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8.html


这一天的中午时分,新德里美国大使馆内,印度外交部长钱德拉与美国驻印度大使克里斯托弗安德森,花了整个上午对卡汗总统的访美旅程进行最后的细节磋商,会谈进行的很艰难。几个小时内大使反复解释了美国的立场。他说本来应该有更高的接待规格,但是考虑到大部分美国人对这场突然发生的战争非常的反感,这次国事访问只能被降格,美国政府必须将卡汗总理回到母校的演讲和白宫的联合新闻发布会的部分取消,与总统的闭门会谈可以保留,因为总统还是很有兴趣听听印度总理关于战争的解释,但是不大可能有印度政府希望的联合声明出现。美国不会支持一场威胁印度洋的战争,而且巴基斯坦现政府的垮台很可能会导致核扩散的问题。原则上,只有印度不再将冲突升级,并且承认联合国在冲突中的主导作用,美印两国的关系才可能得到修复。

钱德拉知道自己不大可能改变眼下的事实,实际上他本人也不是很理解这场战争的实质,但是作为外交部长,他觉得还得最后据理力争一次,起码再为总理访美争取一次公众演讲机会;卡汗总理曾经留学美国,英语很好,口才无与伦比,说不定能起到奇效也说不定。

“大使先生,贵国总统应该充分考虑到我们两个大国在意识心态领域有如此多的共同点,无论如何,不应该让世界有这样的印象,美国正在孤立印度。所以卡汗总理还是希望能对美国人民公开地发表一次讲话。”

“部长阁下,你多虑了,美国政府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恢复印度洋的地区和平,这里是世界贸易的咽喉要道,美国利益也在其中,如此而已。”安德森立即用来了一句套话把钱德拉顶回去了。

“我们之间还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如果让一个次要的问题,损害了其他很多方面的利益,我觉得……有欠考虑,而且……印度人民喜欢美国人民。”钱德拉说道,他竭力想把这场已经死伤了几千人的战争说成是一颗,挡在印美关系道路上的,微不足道的拦路石。实际上,他自己都觉得说出这样的话非常的歪曲事实。

“没错,部长阁下。但是,你也知道,美国政府的既定政策不容易改变。巴基斯坦并不是巴勒斯坦,巴基斯坦也为美国的反恐需要做出了牺牲,而且是一个有核国家。”

“但是我们还有其他更重要的共同利益,我们必须共同面对亚洲最大的威胁。削弱印度只会抵消自由世界在亚洲最大的堡垒。”

不知道为什么,阿德森的眼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似乎钱德拉的话稍稍触动了他,但是他没有接这个茬儿。他等着钱德拉说下去。

“大使先生,你知道中国正在给于巴基斯坦源源不断的援助,迅速而又慷慨,除了称霸亚洲,他们没有任何约束行为的准则,而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却拘泥于不切实际的道义原则,不断地孤立印度。这实在是让卡汗总理或者说印度人民寒心。”钱德拉豁出老脸说道,这些荒谬的理由,一个月前他断然说不出口,但是卡汗发动的这场战争,早把他也搭进去了,他现在无所谓了。

“也许……这就是总统愿意与卡汗总理进行闭门会谈的一个原因,不过……我不认为这次会谈可以改变美国政府的亚洲战略,即使有改变……恕我直言,很可能会在我国今年的大选之后。”

安德森把这个话题又敷衍了过去,看上去今天的会谈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几轮意义不大的废话过后,钱德拉只得起身告辞。

安德森一直将钱德拉送到大使馆主建筑前的喷水池旁,钱德拉的车缓缓从地下车库开了过来,趁着这个当口,两人对这座尼赫鲁时代的建筑的艺术水平,进行几句无关痛痒的闲聊。车到了跟前,双方再次握了握手道别,钱德拉转身正准备钻进汽车,安德森突然又走了过来。

“哦,对了部长阁下,还有一件事我差点忘记了。”

钱德拉重新钻出汽车,40年的外交训练告诉他,没有一名正规外交人员会忘记正式会谈的内容,美国大使正在演戏,但是他一时还不知道安德森马上要唱得是哪出。

“我国政府出于与贵国共同的安全利益的考虑,希望提醒贵国政府一件事情。这样或许可以解除我们之间因为这场战争造成的一部分的隔阂。”

“哦?什么事情?”安德森的话出乎了钱德拉的预料。

“是这样的,我国舰队在今天凌晨通过科尼巴岛以西洋面时,发现了一艘秘密潜入孟加拉湾的中国核潜艇,如果贵国需要,我们可以告知最后发现这艘潜艇的位置。实际上,那艘潜艇目前就在……”安德森突然停了下来,这次好像真的忘记了什么,旁边一名美军武官疾步走上前来,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对,金奈港以东20海里。截至到上午9点还在那里。”大使说道。钱德拉知道在今天上午当自己与他进行装摸作样的会谈时,美国大使馆与华盛顿一直在进行有效的联络,所以他竟然知道中国潜艇9点钟时的位置。

钱德拉的脑子有一些短路,他知道这是一个美国人故意放出的信号,但是还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暗示,他当外交家这些年,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古怪的事。

“大使先生,我代表总理,感谢贵国政府的无私。我会尽快将贵国的提醒告诉总理的。”

双方假惺惺地第三次握手,这次安德森显得坦然自若,似乎没有什么其他的话突然想起来了,他和他的老婆就一直站在喷泉边,目送钱德拉上车离开了美国大使馆。

钱德拉一出使馆大门就准备给总理府打电话,但是想了想,还是让司机直接开到了总理府。

钱德拉走进总理府,秘书告知他总理一直在办公室等他的消息,不过他迅速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发现辛格也正在办公室内,似乎刚刚有过一次争执,因为总理看上去很不高兴。钱德拉想,一定是辛格这个无畏的傻瓜把军方的一个举足轻重的老头子解职的事。不过,这不关自己的事,没必要过问,他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报告。

“钱德拉博士,美国人的态度怎么样?”总理转过脸问他,把辛格丢在了一旁。

“表面上还是老样子。对我国的这次战争难以理解。但是……”

“但是什么?”

“这就是我急着赶来的原因,我临走时,安德森突然告诉我,美国舰队发现,我们的东部海岸附近潜伏着一艘中国核潜艇,美国政府希望这样的绝密消息对我们的安全有所帮助。”

不等卡汗说话,一旁的辛格刷地站了起来,一脸的兴奋。他敏锐地嗅到了这其中,美国人放出来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