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对“阿拉伯之春”的张狂荒谬而可笑

山中狼烟 收藏 0 328
导读:始于今年春天突尼斯的政治变革风暴席卷北非和中东地区,对各国形成无法估量的政治影响。发生的原因既有当地社会追求发展进步的必然性,也有当权者治国无方或个人品质导致的问题,免不了还有各种外在势力的兴风作浪。对于一个略显保守、发展相对滞后的地区,人们追求变化以至发生革命并不以难理解,可西方归结为其“民主意识”在中东的辉煌胜利,“普世价值”在中东的巨大成功,是对***世界同化的一大步,以文化竞争优胜者自居,毫不掩饰自己的狂喜之情,进一步强化在意识形态方面早已有所变态了的傲慢。 可是且慢,请西方切勿匆忙就

始于今年春天突尼斯的政治变革风暴席卷北非和中东地区,对各国形成无法估量的政治影响。发生的原因既有当地社会追求发展进步的必然性,也有当权者治国无方或个人品质导致的问题,免不了还有各种外在势力的兴风作浪。对于一个略显保守、发展相对滞后的地区,人们追求变化以至发生革命并不以难理解,可西方归结为其“民主意识”在中东的辉煌胜利,“普世价值”在中东的巨大成功,是对***世界同化的一大步,以文化竞争优胜者自居,毫不掩饰自己的狂喜之情,进一步强化在意识形态方面早已有所变态了的傲慢。

可是且慢,请西方切勿匆忙就“阿拉伯之春”作出政治结论。首先,今年发生政治风潮的几个国家、包括正在被西方武力拿下的卡扎菲,其社会政治体制结构与西方基本上是同质的,无不参照西方政党票选制而构建,若说那些当权者是不折不扣的“腐败独裁统治”,那也是拜西方民主政制而生,如果他们的出现不能彰显票选制度的可能弊端,至少也不能为其优越性加分。而中东民众所当下不满和反叛的正是在这种政治制度下衍生出的各种社会弊端,不知西方舆论将此视为自己政治成功而欢呼的理由从何而来。

那些被“民怨潮”所淹没的中东当权者在政治理念上追随西方,在世界格局中为西方的紧密同盟者,双方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联,与西方政要也很有“私谊”关系,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就是欧美在中东的利益代表。他们当政种种不道和失义均得到西方的默许,看不出他们对这些“独裁者”有多少恶感。长期以来,只要那些“恶政”能言听计从地顺从于自己的利益需要,西方才不在乎其统治合法与否,就会扶持他们的存在,他们是窃取阿拉伯民族资源和财富的合伙者。所以历史地看,对于中东现实西方没有任何道德高度可言,也乏应有的同情,西方宣染自己对中东民主和人权问题的关切是相当虚伪的,根本无法让人信服。

如今中东地区的广大民众要求社会变革,对腐败统治奋起反抗,长期与之同流合污的西方有何理由将民众的觉醒归功于自己呢?西方只是看到原来的利益同盟者将要被众怒所淹没时,才被迫放弃了支持而已。所以西方切莫以中东革命功臣自居,因为那不是客观事实,如果西方非要发出这种倾向性的言论,则是有混淆视听之嫌了。

实事求是地讲,中东地区社会的宗教意识相对浓重一些,工业现代化的发展也相对滞后,为当权者釆取非现代文明统治提供了空间。但如果当地人愿意更宗教化一些的社会生活,那是他们的自由,外界应当理解和尊重他们的选择,任何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传统和发展轨迹。当他们要求自己的社会有所变化时,那动力也源于其内在的发展需要,外力虽有影响但不会起决定性作用,更不能傲慢地将之视为对自我文明的归化或昄依,否则只能造成的更多民族对立和文化磨擦,对谁都没好处。

“阿拉伯之春”中纷纷倒下的都是些亲西方政权(包括卡扎菲政权后期也是)。导致中东民怨沸腾的深刻背景之一就是当权者对西方太过依附,过度出让国家和民族权益,政权的卑躬屈膝导致阿拉伯民族的强烈压抑感。他们不满被迫屈从于西方的现实,希望在维护民族利益的前提下更有尊严与西方而地进行交往。而西方不原理解和关切中东的这种民族心理,张扬地以文化征服者自居,忘乎所以地炫耀西方社会价值观的成功。这种不顾及他人感受的畸形优越感,不仅有失风度,最终也会对西方自己的利益造成实质性损害。

中东地区仍在变局之中,最终的影响还未定形,对“阿拉伯之春”进行政治定义为时尚早。从一些已发了政权更迭的国家看,新政未对西方表现出更有亲近感,民众也并未因此轮政治变局而对西方文化有更多认同,双方的隔阂依然如故,迄今为止表露出的倒是要在地缘政治上拉开与西方距离。所以西方切莫自以为是,完全自我解读“阿拉伯之春”的成因与后果,利用话语权优势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

关于中东政治变局人们有关注的理由,这不足为怪,可西方舆论缺乏对其他民族的尊重和客观,言辞充满歧视与偏见的意味,宣泄着同化他人的兴奋。但终究会发现事情不会象他们的主观臆断那样发展,日益觉醒的中东地区不仅要反叛自己头上的“土皇帝”,而且还要反抗与之沆瀣一气的国际霸权,以彻底摆脱被人长期欺压与盘剥的历史,因为这是导致他们至今相对后进的重要因素。

政治风暴之后的中东既不是对西方文明的归顺,也不会是一个更加缺失自我的追随者,是一个对平等和尊严有着更为强烈追求的社会,西方将会因此而丢失建立在原“腐败独裁”统治上的某些利益特权。不难发现,眼下西方针对“阿拉伯之春”那种源自于傲慢与偏见的张狂显得那么荒谬而可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