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正文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第三节

小苟回答说:“咳,别提了。一个第三者引起的案子。”

小朱皱了皱眉:“又是第三者。前段时间,有个叫阿珍的人在网上发了个帖子,标题就是《我在深圳当二奶》。香港还有个姓谢的歌星出了本书,竟然把他被一个富婆包养的经历写成了书!现在当第三者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简直不可思议!”

小苟不太同意她的观点;“有些当第三者的确实是无耻之徒,有的也是上当受骗,不能一概而论。”

小朱问道;“你这个第三者是哪一种?”

小苟不满意的说:“什么叫‘你这个第三者’?我办的案子是第三者引起的。”

小朱表示道歉:“对不起,口误。我是说你的这个案子是第三者引发的离婚案还是财产纠纷案?”

小苟摇摇头:“都不是,是第三者引起的凶杀案。”

小朱好奇心被勾起来了:“是第三者被杀啦?”

小苟回答道:“不是。是第三者把男的杀了。”

小朱问道:“怎么回事?”

小苟说道:“具体的我还不太清楚。下午当事人来了就知道了。”

小朱问道:“你是第三者的辩护人?”

小苟回答道;“不是。案件到法院之后,受害者的老婆提起了经济赔偿的民事诉讼。我是她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

刚睡过午觉,小苟的当事人就来了。来人叫秦之媛,四十多岁,上身穿着白衬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裙裤,黑白分明,充分显示出半老徐娘的风韵。郝铭遥找个理由出去了,好奇的小朱没有走,想看个究竟。初次见面的日常客套话说完之后,小苟问秦之媛她丈夫是怎么回事?秦之媛说道:“我丈夫叫狄庆,我们俩结婚后有个女儿叫小霞。原来我们家也挺穷,后来由我父亲借钱给他开办了一个小煤窑,日子才一天天好起来,狄庆不常在家,我也没在意。后来我带着女儿来到城里,才发现他竟然在光明公寓买了一套三居室,和一个叫黄蓉的小妖精混在一起了。我大闹一场之后,把黄蓉轰走了,我也气的回了乡下。没想到一个月以后我又进城,竟然发现老狄嘴上封着胶带,被人绑在那里。我赶紧打110和999。急救车来了之后,医生发现老狄已经窒息身亡。“

小苟问道:“凶手是谁?”

秦之媛回答道:“那还有谁?黄蓉呗。那天警察正在勘察现场、搜集证据时,黄蓉竟然大摇大摆的回来了。她亲口承认事情是她干的。俗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不仅要让她给狄庆偿命,还得让她赔我一大笔钱。”

小苟好像并不意外,只是顺口问道:“那个黄蓉是干什么的?”

秦之媛说道:“黄蓉是工业大学的学生。听说她上大学以后,班里有个将军的儿子,小伙子不仅出身显赫,还特别会怜香惜玉,特招女孩子喜欢。她和另外一个叫翠花的女同学同时爱上了那个小伙子。俩人争风吃醋、弄得整个系都知道。黄蓉本以为将来的一生有了希望,没想到最后还是败给了情敌。谁知道她没成将军的儿媳妇,却送了我们家老狄的命!你说我招谁惹谁了,碰上这么个小妖精!”

小苟劝她道:“你先别着急,我明天先去法院看看是怎么回事,再到看守所见一见黄蓉。”

没等他说完,秦之媛就急着问:“你是我的代理人,上看守所会见她干什么?”

小苟问道:“你不是既想要她偿命、又想让她赔钱吗?”

秦之媛回答道:“是啊!这和会见黄蓉有什么关系?”

小苟解释道:“我去见她,是要了解具体有什么情况?看看检察院是什么意见?这才能心中有数、更好维护你的合法权益嘛!”

秦之媛回答道;“我知道了。你这叫知己知彼,那行,你去吧,有事告诉我。”

第二天,因法院承办人不在,小苟和小朱改变计划、一起来到看守所会见黄蓉。从看守所铁门里出来的黄蓉二十多岁,虽然穿着一身囚服,但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美丽。小苟直截了当、开门见山:“你怎么认识狄英的?”

黄蓉平静的说道:“大学即将毕业时,别人不是忙着到处找工作送简历,就是和自己的另一半唧唧我我、双宿双飞,可是自己的工作和对象都毫无着落。我不由得焦虑万分又没办法。为了打发无聊的日子,也为了能在聊天时发现新大陆,我买了一部电脑,很快就可以打字如飞,以“小龙女”的名义进行网络聊天。在QQ聊天室里,我认识了一个自称“杨过”的人,俩人彼此聊得很愉快 ,以致每次下线时俩人都会约定下次聊天时间。有一天,我不知怎么忍不住,和对方讲述了自己失恋的经历和痛苦。没想到对方回应道;‘去者已逝矣,来者尚可追。到我这儿来吧,我可以驱散你所有的烦恼和不幸。’”

小朱嗤之以鼻:“网络上有多少是真的?你竟然相信他?”

黄蓉没接她的话茬,又接着说道:“当时我问他是什么人、干什么工作?对方说他是专门替人排忧解难的天使。我不相信,就针锋相对的说:你是天使,我就是宙斯;你是老总,我还是比尔·盖茨呢。没想到那个杨过接着说:你是不是不相信?你不是在找工作吗?到我公司来吧。我是搞煤炭生意的,也就是平常人们说的煤老板。我的公司在平州市和平路68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你要不相信,可以亲自来看看嘛。”

小苟问道:“你去了吗?”

黄蓉自顾自的讲下去:“当时我和好朋友小双商量,小双劝我去看看,说万一是真的呢,不去岂不要错过机会吗?如果不是,你就回来,反正不会少了什么。我半信半疑地,按着杨过给的地址找到了他”

小朱问道:“那个杨过跟你想的一样吗?”

黄蓉苦笑着说:“哪能一样吗?一见面,我吓了一跳。那个杨过满脸络腮胡子,比我大了快二十岁。他说他的真名叫狄庆,是个煤老板。他不喜欢我叫他老板或狄总,而愿意我尊称他为老狄。老狄见我一脸惊愕,就笑了:怎么,我这脸胡子吓着你了吧?别害怕。你要是愿意,就现在我的公司当个办公室秘书,要是不愿意呢,就玩俩天打道回府。”

小苟问道:“你当时怎么决定的?”

黄蓉回答道:“觉得与其现在就向后转,不如先玩两天再说,就没回去。”

小朱问道:“后来呢?”

第四节

黄蓉说道:“老狄见我答应先呆两天,就高兴的把我安排在一个五星宾馆住下。他开着一辆宝马带我出去逛游。连续几天,我逛了好多没去过的名胜古迹,也吃了不少从未吃过的好东西,真是大开了眼界。”

小朱插话道:“这叫意欲取之、必先予之。”

黄蓉接着说道“后来,我在游晋祠时突然病倒了,老狄又送我去医院,享受一次高干病房的待遇。看着狄庆忙前忙后,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自己,我就觉得和他在一起,有一种被人疼惜的感觉,仿佛什么都不需要自己去考虑。很久没有了这种感觉,一下子,好温暖。”

小朱又插嘴道:“人只要贪图享受,就要出危险了。”

黄蓉表示同意:“不错。我倒霉就倒在这里。病好之后回到平州,我答应留下来做文秘。刚开始,公司中的很多规则我都不懂,在老狄的指点下,我很快就得心应手了。老狄还经常带我外出应酬,我也帮助他解决了很多生意上棘手的问题。我从老狄的眼神中看到了赞许,另外还闪烁着一些其他的东西。我知道这眼神意味着什么,又不知该怎么办,就打电话给小双。”

小朱问道:“那个小双是怎么说的?”

黄蓉回答道:“小双回答说老狄虽然比我大了二十多岁,但男人岁数大了更知道疼老婆。再说老狄生活上能给你幸福,这就够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

小朱冷笑着说:“这个小双也是瞎出主意,当时你应该另找工作才对。”

黄蓉没理睬小朱的马后炮:“我当时只觉得小双的话不是没理,就既没有回避,也没辞职,只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有一天,我正在打一份文件,老狄一直站在他身后看。突然,狄琮的手从黄蓉身后伸了过来:小黄,这儿好像不太对。嘴里说着,手却伸到我胸前。嗖的一下,我好像被电打了一下,说不出那个滋味。但我没有反抗。那双手更不安分了。终于,我被老狄抱在了怀里。”

小朱忍不住问道:“那个狄庆那么大了难道没成家吗?你知道不知道他有老婆?”

黄蓉回答道:“我那时以为老狄没有老婆,也没问。”

小苟半天没说话,这时憋出来一句:“怪不得人家说恋爱中的女人最愚蠢。你倒问清楚,再以身相许呀!”

小朱没等黄蓉回答,就说道:“她对狄庆已经有感情了,不可能问。你没看她现在还是老狄、老狄的?再说,当时她就是问了,狄庆也未必说实话。”

黄蓉没回应小朱的话,只顾说自己的:“后来老狄在幸福大街给我买了一套三室一厅,我俩就住在一起了。”

小朱问道:“你既然这样了,怎么没想到结婚?”

黄蓉回答道:“想了。我一直催老狄办结婚手续,但他总找各种借口就是不办,我这才感觉不太对劲。终于有一天,他老婆带着孩子找来了,我这才知道自己原来只是个老狄偷娶的外宅,一个尤二姐而已。”

小朱问道:“真相大白,这时你怎么想的、”

黄蓉回答道:“当时我和老狄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只是觉得你我有缘分,这辈子应当做夫妻。现在你老婆来了,我不想当第三者,也不想当你的小妾。我只问你。你要我还是要她?’”

小朱问道:“你什么意思?要你怎么样?不要你又怎么样?”

黄蓉回答道:“老狄当时也是这麽问的。我说:‘如果你要我,那就马上和秦之媛离婚、再和我结婚。要是你不想离婚,我就和你同归于尽,到另一个世界去做夫妻。’”

小朱惊叹道:“行呀,好厉害!后来呢?”

黄蓉继续说道:“后来我才知道老狄根本不可能、也不想和秦之媛离婚。所以他表面答应离婚,但仍旧采取拖延战术,想稀里糊涂的维持这两个老婆。我看出老狄的意思,决定采取非常手段,迫使他答应我的条件。”

小朱问道:“你想采取什么非常手段?”

黄蓉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那天我有意先跟老狄折腾了一回,等看老狄睡着了,就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把他双腿双手捆住,又用胶条封住他的嘴。”

小苟问道:“这就是你的非常手段?想杀死狄庆吗?”

黄蓉摇摇头:“我没想杀人、只想逼他离婚之后再娶我。我把老狄叫醒以后,追问他是否和我结婚。”

小朱问道:“你把狄庆的嘴都给封住了,他还怎么表态?”

黄蓉回答道:“当时我告诉他摇头不算点头算,可他就是死活不点头。我气极了,就用胶带将老狄的鼻子也糊住了。然后出门走了。”

小苟问道:“嘴和鼻子都给糊住,那人不就憋死啦?这可就是杀人啦!”

黄蓉回答说:“当时我只顾生气,没想那么多。可没走多远就觉得不好,赶紧又回来了。”

小苟问道:“你回来干嘛?”

黄蓉回答说:“后来我想老狄实在不愿意就算了吧。决定回来放了他。没想到刚到大门就看见一大群警察。”

小朱问道:“不对呀,你不是没走多远就回去了嘛?警察怎么这麽短的时间就来啦?”

黄蓉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他老婆怎么那么快就发现了。”

小苟问道:“你从出走倒回来有多长时间?”

黄蓉想了想:“不到两个小时吧!”

小朱忍不住叫了一声:“这还叫没走多远?”

黄蓉没理她,又说了下去:“我一看那么多警察知道大事不好,就直接奔警察去了。警察问我要干什么?我说老狄嘴和鼻子的封条是我干的,现在来自首。”

小朱问道:“嗷?当时你是怎么说的”

黄蓉回答道:“我当时跟警察说自己只想用这个方法逼老狄和自己结婚,并没真想害死他。这才回来看看老狄是否回心转意,没想到出事了。”

小朱刚想继续问,手机出现一封短信。打开一看,原来是郝铭遥通知自己,他有急事要赶回省城,让自己决定是否一同回去。小朱对黄蓉的案子很感兴趣,就回信告诉郝铭遥说自己自己要帮帮小苟的忙,就不和郝铭遥一起回去了。黄蓉等小朱看完手机短信,才问道:“律师,我会被判死刑吗?”

小苟回答道:“怎么判是法院的事。不过你给狄庆鼻子和嘴上都贴上胶条时,应当知道后果的严重性。”

小苟又补充道:“现在秦之媛提出民事损害赔偿,你同意吗?”

黄蓉问道:“她要多少钱?”

小苟回答道;“80万。”

黄蓉想了想:“不多,我愿意赔。只是我现在没钱。”

小苟问道;“什么时候有钱呢?”

黄蓉回答道:“等我出去赚了钱,就有了。”

承办黄蓉案件的审判员回来后,小苟又去法院看了看卷。然后,他找来了秦之媛,跟她讲了黄蓉讲的情况。秦之媛急着问:“法院呢?法院是什么意见?”

小苟回答她:“公安局侦查卷上的情况和黄蓉自己讲的出入不太大。至于法院的意见,那得等判决下来之后才能知道。”

秦之媛问小苟:“那你呢?你怎么看?”

小苟回答道:“黄蓉有投案自首行为,我看法院不至于判死刑。至于她能不能出来?什么时候出来?那就得看她自己的表现了。至于赔偿嘛?”

秦之媛问道:“怎么样?”

小苟接着说:“肯定应当赔。可是她要是真没钱、也就没办法了。你可以打听打听,看看黄蓉有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有的话,就及时通知法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