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开车撞人打人险致死!陕西咸阳“我爸是党超”!

陕西三原县“我爸是党超”。我不是对社会不满,但我想好好活!我不奢求有地位,但我想有尊严!哪怕不能要脸,我能不能要命?

前几天发过贴,但是很快沉的沉,删的删,没有人看到,我只有不断发帖,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不幸遭遇,也想好心人能帮帮我,告诉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2011年9月9号周五,中秋节前三天,哥去学校接孩子(孩子今年刚上学前班)。那天下雨,哥把车停在路边,自己走路到学校门口准备接孩子。这时候过来一辆***无牌照***现代越野车,车速很高,把哥撞倒在地。哥还没缓过神来,车上的人下来,看了看自己的车(压根没鸟被他撞倒的我哥),跟我哥说:“好了,我车没事,你走吧。”这让我哥大为恼火,车把人撞了,你不问人怎么样,你车没事,我可以走了?那倒是我的错了?学校门口这么高的车速(是个人都知道学校门口要减速吧?就算你不知道围了那么多接孩子的家长你看得见吧?)把人撞了,这再怎么起码是个人都得先问一下被你撞倒的人怎么样吧?哥还没说两句,那司机直接火了,“你再说,再说我再撞。”我哥说你怎么能这么不讲理呢?光天化日的你还敢这么撞人。那人说:“你看我敢不敢撞!”说着那人便回到了车上,真的开车再撞我哥,这回哥闪了一下,但人终究跑不过车,还是被挂倒。这是还要再撞,哥马上闪开了。我哥看事态没法控制赶紧拿出电话打110报警。那人看撞不上我哥了,我哥又报警,于是就从车上下来,跟我哥说,“你敢打电话我就弄死你!”我哥当然还得打啊,于是不由分说先把我哥手上电话打掉,这时车上又有他一个朋友下来,照着我哥一顿拳打脚踢,还说“我今儿要是弄不死你还怪了”。这话放了,又有药家鑫同志的先进事迹摆在眼前,哥总不能等着人家掏刀子吧?于是马上招架。后面下来那个很快被旁观的人拉开了,而撞人那个仍不依不饶。话说刚被车撞了的哥怎么敌得过人家毫发无损的富二代/官二代?冲突很快引起在场群众(都是接孩子的,很多)的围观,并幸亏有人及时报警(感谢好心人,不夸张地说绝对是救了我哥一命),警察及时赶到,此时那司机已经被人拉开。警察问了事情原委,说带回所里处理。亮点来了,那司机淡定的跟警察说“你把他带回去处理就好了,我晚上七点还要赶飞机。***我叫党贝贝,我爸是财政局副局长党超***(后来知道,也不是副局长,是***陕西咸阳三原县财政局文财股股长***想核实的可以打029—32268529这个电话问问就见分晓),”当然,我们的警察叔叔很给力(有困难,找民警,靠得住),管你是谁,带回去再说。就这样把车上三个人带了回去(车上还有个妞,怪不得打我哥那么卖力,敢情还得给车上的妞看呢。痛打一个刚被车撞倒了的人,还真TM男人)。我哥则赶快送入医院救治。

事情大概是这个样子,我听到消息,赶紧去看了我哥,当时还在抢救,等到我见到的时候满身是伤,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脖颈上还夹着加固的板子,当时惨象真的让我心中难以平复。哥现在在县医院,当时医生诊断,哥颅内出血,闭合性脑颅损伤,蛛网膜下腔出血,寰枢关节中脱位,颈椎扭伤。寰枢关节如果没听过的可以去百度看看(看我是不是在夸大其词装可怜),是连接大脑跟脊椎的的关节,这里扭伤轻者高位截瘫,重者当场毙命。直到现在事情过去已经五天,颅内仍持续高压,寰枢关节还是脱位,眼充血迟迟不能缓解,一只眼能看到些许光线,另一只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本来一大家子都计划好了好好团聚在一起过中秋,而现在,圆满的明月变成病房里的白炽灯,香甜的月饼也被各种药丸取代,医护代替了家人,点滴换下了美酒,无言以对,无言可说。这就是被撞屁民的生活?

后来了解到,撞人打人的司机叫党贝贝,其父是陕西省咸阳市三原县财政局文财股股长党超。党贝贝本人自小在乌克兰上学,撞人时所说晚上七点要赶飞机就是要回乌克兰的飞机。现在事情还处在僵局,党贝贝本人党家也没有什么表态,其护照已被县公安机关扣押,暂时无法正常离开国境,但是由于迟迟没有立案,党家随时可以挂失护照重新办理。我爸是XX,以前只听过,没见过。现在才知道,真牛。

参考卫生部大街上扶老人指南,我也出个指南,奉劝大家,以后如果碰到类似事件,被车撞倒,能跑就跑。跑不了的,大声跟人喊一声,车没事,你走吧。要是是在逃不过去了,人家都下车了,也别跟人顶,先问问人家爸是谁,干啥的。要是人家爸是党超什么的,就好言好语给人回话,回不了人家打你就乖乖让人打,抱好头也行。一定记住,生命诚可贵,尊严价更高。敢跟我讲理?我爸是党超!

后续:自9月9日事发,我哥就一直在医院,党家人马上联系到我哥家人,表示要私了这个事,让千万不要当做刑事案件报警(故意开车撞人加当众打人,还是往死里打,而且还说了弄死我哥,要是作为刑事案件是个啥轻重大家心里有数),我哥家人当时也考虑到年轻人可能一时冲动,得饶人处且饶人,提出只要能有个合理的交代,可以私了。出于我哥伤势严重,家里经济又困难,于是家人提出党家拿二十万出来,就放在公安局,我们看病花多少凭票据去报多少,后期的事情等我哥病情稳定之后再作商议。党家却表示自己家里怎样为难(党家光房就不知道有多少套,党公子平时出去潇洒怎么不得个万八千,这时候就为难了?)不能接受。直到现在就只有一开始垫了四千块钱急救,就一直没有任何表示。我哥中途因为钱交不上,被医院停了药,我们东拼西凑这才自己交上钱,不管咋样,保命要紧。

而党家人则完全不管我哥病情严重,也不顾医生劝道让我哥好好静养,到处找人到医院给我哥施加压力。党家人找到我哥单位的各级领导甚至县上各单位大大小小的头头,说我哥在讹诈他家,说我哥家人怎样胡闹,想给我家人施加压力,让我们知难而退。还找县上的混混到我哥那里恐吓,让我们最好识时务一点,不然怎样怎样,还说知道我哥的小孩在哪里上学,让我们最好小心点。后来我们知道,他家之所以这样就是要拖延时间,因为党贝贝的护照扣押在公安局,他们要给党贝贝重新办理护照(借口丢失)需要半个月的时间。等党贝贝本人一出国,我们便那他们没有办法,到时候只能听凭人家摆布。而因为他们家在县里路子很广,所以党贝贝一直没有被刑拘,而是在家逍遥法外。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求助于网络,求好心人的帮助。

他妈妈曾经跑到医院大吵,说县医院开的诊断是乱说,说我哥的病情根本没有那么严重。我们就提出说那我们去四医大(西安的西京医院,陕西省最好最权威的医院了)去确认到底是不是我们在乱闹,他家就不说话了。总之他们现在就是拖时间,等到党贝贝本人护照一下来就走,到时候…

而且现在他们交通肇事加故意伤人,但车没扣(车当时还没挂牌啊),人也逍遥法外!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小县城的股长就这么仗势欺人,把我们逼成这样,我们真的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办!我们可以不要钱,但是我们要个公道!我们可以没有地位,但是我们要尊严!宁愿站着死,不能跪着生!我还是愿意痴痴的相信,世间总要有起码的公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无语,给你顶贴,支持一下。

围观没有力量,

但围观也是为了自己将来可能面对的那一天。

只能这样了,顺祝你哥早点好起来。

社会呼唤杨大侠。

他们给不了你说法,

你就给他们一个说法吧。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