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于晴打了辆车,根据上面的路线指引司机师傅往前走,最后在一处小山道上停下来,师傅无奈的一拍方向盘:“前面太泥了,走不动啊!”

于晴看看前面,她的经验说那里能走动,只是师傅不愿意弄脏自己的车,于晴无奈,付钱下车,于晴只好步行往前走,仅仅几步,脚上的皮鞋就沾满泥浆。


这个地方被亚热带灌木掩藏了本来的面目,但是走一段距离之后就发现这里原来有不少的住户,而且交通条件也凑合,只是不知道哪家该管的外面的那条泥路没有修,从外面看起来这里就像是一个破落的村庄一样。于晴走进去,脚上沾了不少泥,她看了一眼沾了几两泥的脚底,走到稍微好一点的道上的时候在路边的石头上擦了擦,她看看地图,地图上标的目标位置应该就在前面拐了一个弯的地方,于晴咽了口口水,她现在除了一双手之外没有任何武器。

于晴下意识的紧张起来,她慢慢的接近那里,不时的还看看身后身边的情况,走了四百米的时候,一辆车从一个院里开出来,于晴发现那辆车是W市的牌子,她更觉得不妙了,也更验证了之前的猜测,慢慢的走到前面的看似农家院的房子前。

她轻巧的跃上墙头,想看看里面的情况,可是里面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她跳下来,忽然一个硬物抵住她的后脑。


“不许动。”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于晴没动,慢慢的往后转。

转过头的时候于晴看见一个黑洞洞的手枪抵在自己眼前,另外还有几支长枪,想在这么些火力下逃走,那是异想天开,于晴皱了一下眉头,看着面前的这些随时会爆发的枪支,心里暗暗的盘算。

“干什么来了!”其中一个彪形大汉恶狠狠的说,他就是正对着于晴拿手枪的那位,看到于晴的军装之后,他食指上的扳机紧了紧。

“我路过的。”于晴小心翼翼的说,脑子里飞快的转着。

“路过?刚刚上墙干什么。”大汉轻蔑的说。

于晴心里紧了一下,这时候责怪自己的疏忽大意是没用的,她慢慢的说:“例行检查,借了你们家墙头。”


没等彪形大汉回答,一个让她熟悉的声音嘎然响起:“于晴,这是云南,不是W市,你检查什么。”于晴顺着那个声音看过去,心脏差点没从胸腔里跳出来。


“陈露?”半天她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陈露从一群拿枪的人中间挤进去,边挤边说:“把她带进去,在外面招风。”相比于晴,陈露好像更清楚身在异乡为异客的道理,几个人或拿枪或押着她走进去那个院门,院门在于晴身后无情的关上,于晴的心也跌到了谷底。

陈露让一个尖嘴猴腮的把门,她和几个人把于晴带进屋子。

陈露给那些人使了一个眼色,几个人会意的找来绳子,将于晴绑在凳子上。

“等等。”忽然陈露让那些喽啰暂停,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她,陈露冷笑着走向于晴,在她身上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把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手机瞬间摔成两半:“你们的花招太多了,就连我这个接触过的都防不胜防。”


于晴最后一丝希望也随着这个手机碎在地上,她现在反而觉得豁达了:“陈露,你究竟想怎么样?”

陈露从身上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一把枪:“你说呢?”


“我在问你。”于晴觉得自己有点傻,这么理直气壮的问,被绑的可是自己。


陈露突然站起来,手上的枪托重重的砸在于晴的脑袋上,于晴顿时觉得脑袋空了一样,一会儿她感觉一些带温度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下来。于晴咬着自己的舌头不让自己陷入到昏迷中。

周围的喽啰都有些惊讶陈露的做法。

“别忘了你现在被我绑着。”陈露恶狠狠的说,她有些鄙夷的看了于晴一眼。

“你为什么这么恨我?”于晴咬着牙说,她不明白陈露是怎么从一个特战队员变成现在的杀人恶魔。

陈露笑的可以说有些发狂了:“你以为你很强,你以为你自己能看懂一切,你无非就是自作聪明。”看到于晴发怒的眼神,陈露故意不去在意,她继续说:“你身边的人一个个为了愚蠢的荣誉和职责送死,你看着他们送死却从来不顾,甚至让他们为你而死。于晴,你到哪儿哪儿就一摊子的事,你不觉得太累了吗?”陈露有些病态的说。

于晴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露:“那几起案子是你们做的?”

陈露不置可否:“有一些。”

“你要杀我冲我来,为什么牵连他们?”于晴嘴上叫嚣,但在心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明着杀你有机会吗?谁让他们愿意。”陈露轻蔑的说,她甚至擦擦枪上一丝不起眼的灰尘。

多说无益,于晴静下来,她看着陈露,语气沉重起来:“你不是恨我,你有更大的目标,是我们阻止了你们的计划,是不是?”于晴着重加重了中间的几个字,他已经不在乎了。

“你觉得我变了,我告诉你我一直这样,只是你们没发现,我是被费尽心机安排进军队的,可是最后因为我所谓的愚蠢的自尊我失败了,我一直没变,变的是你们,为了这身军皮,值得吗。”陈露看看于晴身上的军装,尽管被绑着,但是于晴仍坐的笔挺,就连脑袋上的伤口也没影响她。

“你不懂,”于晴嘲讽的说,“从一开始你就不懂,不懂这上面的东西。”于晴忽然不觉得无助,就是今天死在这里也一样。

陈露忽然用一种嫉妒的眼神看着于晴,她现在表面上拥有的看起来要比于晴多得多,身着名牌服饰,用着高档化妆品开着高级轿车,这在别人看来是羡慕而向往的,于晴除了一身军装和心中那种感情之外什么也没有,但是只有陈露自己知道,她是在用物质掩饰自己内心的不足,何况她心里也有解不开的结。

陈露手上的枪抵住了于晴的胸口,她前胸剧烈的起伏,她不是没杀过人,但是看到于晴那双安详但充满仇恨的眼睛的时候,她手上的扳机怎么也扣不下去,于晴眼睛也没眨一下,她只是盯着她看,没有濒死者之前的恐惧和绝望,甚至没有一丝挽留,那里面有她惧怕的东西,于晴甚至没有挣扎一下,以一个很正规的坐姿坐着。陈露闭上眼睛,手上的扳机缓缓扣下去。


扳机在一个程度上停住了,陈露放下枪,狠狠的看着于晴:“你为什么不求饶?”


“打死我,就像打死我姐那样。”于晴高傲的扬了扬眉毛,现在场上的局面完全颠倒过来,杀人者没有勇气,被杀者一脸悍然。

陈露疑惑的看着于晴,于晴额头上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流下的血液在脸上凝结,更衬托了于晴那张悍不怕死的表情。

“刘坤是我姐,我亲姐,你不知道吧,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们不是能杀了我姐吗,你也可以杀我啊,就像杀我姐那样。”于晴眼睛都不眨一下,紧紧的盯着陈露。


陈露愣住了:“怎么会?谁会那么做。”

“我也是意外知道的,但是我们不是刻意安排的,我姐死了,我日夜不得安生,她死之后我才知道她是我姐,我很可笑吧?我活着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等人死了之后才知道。”于晴有些自嘲,她真的累了,这样也好。

陈露看着于晴,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


“刘坤是多管闲事,本来她有机会不死的。”陈露面无表情的说。

于晴冷笑一下:“你站在刘坤的立场你会不管?萨姆弹,你枪里也是这样的子弹吗?”她毫不畏惧的看了一眼陈露身边的枪。刘坤身上的枪伤很狰狞,萨姆弹的杀伤力你知道。于晴不忍回想那天的情景,她继续说:“干脆点吧,只要我能走出这门,我就不会放弃。”她坚决的说,尽管这只能加剧她的杀身之祸。

“于晴,你别逼我,”陈露的表情扭曲了,她重新抬起了枪口,“高建在的时候就想除了你,不只高建,于晴,你不掺和进来该有多好。”如果于晴没有看错,陈露眼中有一份惋惜。

于晴冷笑,她等着那一刻降临。


“跟你曾经同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于晴同样丧失了一个作战人员应该有的前提素质。

陈露摇摇头,眼神中透着七分犹豫三分坚决:“我一枪杀了你便宜你了,毛子,拿东西来。”

于晴看着陈露对刚刚那个抓住自己的大汉说,大汉应一声走进里屋。

过了几分钟,大汉提着一个箱子走出来,陈露狠毒的看一眼那个箱子,然后把它放在屋子中间的茶几上,打开。


里面是注射器和一些注射药水,于晴表情不由得紧了紧,她紧张的看着陈露拿出一支,打开,然后用针头把里面的药水吸干净,然后推出注射器里面的空气。

“海洛因五号,用了就上瘾。”陈露拿着注射器走过来。

于晴开始挣扎,边挣扎边说:“你弄死我得了,要不然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放过你。”看着陈露走进,几个人上来摁住于晴,于晴暗叫不好。

剧烈的挣扎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几个大汉死死的压住于晴,陈露撸起于晴的衣袖,看到于晴开始不断挣扎,陈露开始有些享受的这一刻,她故意放缓了这个缓慢而折磨的动作。

于晴眼睁睁的看着陈露手上的针头扎进自己的胳膊,里面的液体慢慢的推进去,因为她的挣扎还有些回血。于晴甚至没因为这样感觉到疼痛,绝望涌上她的脸庞,等陈露把注射器拔下的时候,于晴浑身一瘫软在椅子里。

“比死还要痛苦,”陈露扔掉针头,“大英雄,你能过这关吗?”陈露的讥讽的看着。

于晴愤恨的瞪着她,如果开始对她还有一丝情谊的话,现在,这唯一的一丝情谊也换成了恨。于晴忽然咬住了摁在肩膀上的手,那是一个喽啰的,喽啰立即大声呼痛,于晴一脚踢过去——歹徒没绑住她的脚。

“婊子,还反抗。”陈露发狠的看着,她不知为什么举起手中的枪,她想杀她,给于晴注射毒品只是为了折磨她,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在所不辞,但是今天她要杀她。

于晴不知为什么感觉头痛恶心,可能是因为刚刚注射了毒品,她不想让对手看到自己不适的样子,她喘了几大口气掩饰自己的不适,说:“为了杀我,你们真是下了血本了,我今天死了,我的任务还有人完成。”她眼中没有一丝恐惧,这让在场的喽啰心里都暗暗的胆颤。

“混蛋!”陈露扣动了手上的扳机——


枪响了,但是不是刘坤手里的枪,是院里看门的那个喽啰在枪声下倒地,血污从他的脑后在地上散开,眉心被精准的印上了一个弹孔。

一群人瞬间慌乱了,毕竟是乌合之众,还是陈露反应的快,她大喊着:“从后门撤!”一遍喊着一遍朝院门开了两枪。

于晴可能是因为毒品的原因有些意识模糊了,她依旧被绑在椅子上,浑身瘫软,模糊间看见一个绿色的身影冲进来,然后敏捷的躲闪了一下。

“这个怎么办?”大汉的枪口对准了于晴。

“走,她以后就知道还不如死了。”陈露狠狠的看于晴一眼,她好像在瞬间变了注意,忽然又不杀于晴了。

“哼!”于晴轻蔑的一笑。

外面响起车辆发动的声音,他们胡乱的开着枪,外面的人暂时无法冲进来,于晴看着子弹在自己身边飞过,打在距离自己身边不远的墙上活着门框上,她真想有一发打在自己要害上,她知道那种毒品的厉害。


枪声渐渐稀疏最终停止,于晴看清了第一个冲过来的是王志文,而后是肖丽娟,两人都是卧虎藏龙之辈,他们连一点擦伤都没有,王志文过去追那辆车,肖丽娟过来给于晴松绑。被松绑的于晴疲软的靠在肖丽娟身上,看着肖丽娟手里的手枪,忽然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胸口,肖丽娟惊讶的夺过枪,第一反应是关保险,于晴死不松手,全身的疲软在最终的争夺中让她败下阵来,她挣脱了手,同一时间肖丽娟一脚踢在她肚子上,于晴脱力的往后面栽去。肖丽娟上来扶住她,王志文这个时候也赶回来,他两条腿是追不上四个轮子的,他刚好看到于晴最后争夺肖丽娟枪的瞬间,他赶紧跑过来,问:“奶奶打的跑了,怎么了?”

肖丽娟摇摇头:“她刚刚好像要自杀。”她重新扶着于晴,为了避免还有意外情况,她还是枪不离手,只是这次换了个即使于晴抢到也来不及自裁的地方。

“于晴,怎么回事?”王志文紧张加担心的看着意识有些迷离的于晴,后者缓缓的喘着气。

“给我一枪,就说我牺牲了,求你们了。”于晴挣扎着要夺他们手中的枪。

肖丽娟把枪移开:“于晴,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