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二章(3)

墨檀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一个放在透明文件袋里的东西重重的扔在桌子上,于晴和肖丽娟定睛一看,是一个手镯,本身来说一个手镯并没有什么意外,但是上面若隐若现的血迹不得不让她们为之惊讶。

“你知道这个是什么。”王志文还是像昨天走的时候那样轻松的靠在椅背上,他忽然让人觉得自己对这个案子已经满不在乎了。

罪犯可没有昨天那么稳了,他看见那个袋子之后愣了很久,足有五分钟才说出来:“你把我老婆怎么了!”

听到这句的时候肖丽娟翻译记录的时候看了一眼王志文,她也看到了上面的血迹,那才是她担心的。

“你告诉我不就得了,至于吗!”王志文现在的动作可以用懒散来形容。

“你到底把她怎么了,你们中国有句话叫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动我老婆孩子干什么!”罪犯瘫坐在椅子里,绝望一波波的涌到脸上。

王志文坐直身子,把桌子上的那个袋子往自己的这边拿了拿,说:“你跟我们打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有今天。”他拿起来,好像是为了让自己看的更清楚点,然后随手扔在桌子一角。

“你们在骗我。”罪犯狡猾的说,一看就是个老油子。

王志文没管,拿起手上的一部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打开外音:“你听听。”


对方是一个小女孩用越南话在对着话筒说话的声音,罪犯全身收紧,瞳孔逐渐放大。

“不,你们中国警察有的是手段,你们这是在骗我,你们真做了的话违反规定。”罪犯忽然眼中烧着火,那把火烧的让肖丽娟惊了一下,试想一下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忽然坐起来恶狠狠看你的时候。

“我们有自己的政策,凭什么让你知道。”王志文看样子就是准备了很久。

气氛又回到昨天刚一开始的紧张和不安,空气里好像弥漫着炸药,一触即发。


“我杀了你!”罪犯忽然发疯一样跳起来,要不是他的手脚被锁着,估计凭他现在这疯样王志文招架起来也得花些功夫。


王志文依旧没心没肺的看着他微笑,于晴暗暗的蓄势待发,好像做工牢靠的手铐脚镣会随时被挣脱一样,肖丽娟虽然平静,但是也有一分和于晴类似的动作,相比王志文的漠不关心,肖丽娟眼里更多的是警惕。


“我说你别闹了行不行,这要是捅到上面不好啊。”程建国看来已经和王志文混熟了,看到罪犯手脖子上的挣扎出的血痕,他小声的在王志文耳边说。

“我有特权——”王志文拖着长腔满不在乎,“怎么不翻译啊?”

肖丽娟极不情愿的翻译出来,她不知道王志文做了什么,不过就陷在情况看,他做的事绝对最低称得上缺德。

“中国政府不会的。”罪犯停止挣扎,眼里是空洞,他现在就是陷在沼泽里的人——逃脱不了的下陷还是在不断挣扎寻找一根可以把自己拉上去的救命稻草。

王志文轻蔑的说:“你家政府还把特权公诸于众啊!”

罪犯最后的那一丝救命稻草也没了,他好像是一个人被瞬间抽掉了骨头一样:“你们真狠。”

“你女儿好好的。”王志文像一个暴徒一样提醒他。

罪犯现在估计是各种情绪全加在脑子里,除了正面的。他在两个小时之后缴械:“我说,你们别害我女儿。”

王志文露出满意的表情,不过他并没有善罢甘休:“看你说的全面不全面了。”

罪犯用一种毫无力气的声音回答接下来的问题,肖丽娟紧张的记录着,整整四个钟头,大家谁也没休息。


“很好,你还有知道的没告诉我们吗?”王志文脸上已经没有刚才的戏谑,换上平常的认真和严谨。

罪犯摇摇头:“真没了,放了我女儿好吗?”如果现在不是被限制着自由,他绝对会跪下来。

王志文站起来,扣上帽子:“下午我还会过来,如果你有一个字不说,你知道。”说完他不顾罪犯的求饶走出审讯室。

于晴和肖丽娟随后跟着出去,程建国示意警卫押下去。

走出审讯室,于晴看着走在前面的王志文,跟旁边的肖丽娟说:“这家伙怎么想的?”

肖丽娟摇摇头:“我比你还想知道。”


程建国关上门的时候超过于晴和肖丽娟撵上来:“你不会真怎么着了吧?”

王志文站住,回头看看后面阴着脸看着他的三人:“怎么会,昨天咱俩一起的啊。”他的说话对象是程建国。

程建国也想起来,猛地拍一下自己的脑门子:“你看看,我都忘了。”他打着哈哈说。


昨天晚上,王志文本来要带着于晴和肖丽娟的,可是两人出去溜大街了,他只好和程建国一起找到那个罪犯的家属,凭借王志文那三寸不烂之舌编了几套谎话,今天成功的哄倒了罪犯。

于晴和肖丽娟心里暗暗的松口气,还好这家伙没干什么过格的事。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比较轻松,心里还是给自己拧紧了那根弦,吃完饭之后,大家又坐回审讯室。

罪犯已经丢盔弃甲,唯一没丢的是他还能喘几口气。

王志文下午的问题最让于晴揪心,她有的时候很想插嘴但是又不能明说,她一边听着一遍揣摩着时机。

“你们要找的是什么东西?”在王志文问出他们一直在找一个东西的时候于晴问。

“一份数据。”罪犯老实的说。

“什么数据?”于晴握紧了手上的笔。

罪犯摇摇头:“我只知道是一份跨国的程序,我们做小弟的也不好问,上次穿山甲就多管闲事被杀了。”


“你见过更高层的人吗?”于晴问。

“没有,我就是一伙计,我知道还是那天我去拉屎不小心听到的。”罪犯老实的说。

“对方说什么话?”王志文问。

“越南话啊,别的话我也听不出来,几句中文也说不利索。”


于晴若有所思,她没有继续往下问,不过可以明白的是,之前自己经历的一切都跟背后这个无形的庞大组织有关,想到这些就够毛骨悚然的,她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还有一只手想紧紧的掐死她。

下午的审讯可以说是一无所获,罪犯的样子是真的不知道其他一点事情了,最后,王志文一行人决定结束今天的审讯,从他之前的交代中已经掌握了一些情报,但是这对于案子的侦破工作来说暂时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除了他提到那份数据,这说明他们的步伐已经开始加紧。

“我家人怎么样?”罪犯最后问。


王志文在门口停住,他恢复到了正直的样子:“我们是中国人民武装警察,我们走的路子都是合法的。”

“那……”罪犯这才感觉有些不对。

王志文把袋子里的手镯拿出来:“哦,对了,还得还给你妻子,上面吗,正好看见杀鸡的,弄了些鸡血。”

罪犯愣在原地,像一尊雕塑一样。

“你怎么知道他吃这套?”肖丽娟出门的时候问。

王志文咂咂嘴,并没因为任务的顺利而觉得轻松:“他们那个地方那么乱,听他的中国话就知道他不了解咱们的国情。”

剩余的三人互相看看,哑然,这就是一人渣。


于晴感到有些疲倦,她想睡觉,但是回到招待所躺在床上的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她翻来覆去的想着,肖丽娟和王志文去一起出去有事,八九不离十是去办那件事的一些所谓的“善后”,本来她也想去的,但是肖丽娟感觉到她的疲倦,让她在招待所休息。

不知翻了多少轮回之后,于晴坐起来,那样只能让她的疲倦再加上焦躁,她没有多想,从床上下来多少整理自己一下,拿起外套走到外面,她差点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现在的南方是个旅游的好地方,今天天气转好,路上的行人明显的多了起来,她要找的或注意的地方不在这,她找到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广告牌,肖丽娟不知道内情,所以很轻易的相信于晴是真的认错了人,但是于晴是个什么事都要刨根问底的人,昨天的那个动作真的是一种巧合?除非等她亲自证实。

于晴轻易的找到那个广告牌,她凭着记忆里的地方在那站住,然后回想着昨天晚上那个人的目光走向和动作,看了半天,于晴觉得有些泄气了,她轻轻的嘘口气,然后说服自己往回走,刚迈出一只脚的时候,于晴感觉有个地方不太对,昨天下雨,别的地方因为过往的车辆或者种种原因,都沾上了不少的泥渍,但是那个广告牌的那个角落异常干净。

于晴看了许久,旁边等车的人看着一个女军官看广告牌出奇,不免的多看了一眼,于晴也知道这个时候弄未免有些鲁莽,甚至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等站台上的人坐车走的差不多了,她买了瓶矿泉水,倒在那个干净的角落。

奇迹发生了,就在刚刚什么也没有的干净角落,现在在水的影响下出现了一幅地图,那个地图还是仔细看都不出来,只是划过的痕迹上没有水附着,这明显是有人用一种特殊材料写上去的。于晴又惊又喜,她拿出随身带的本子,简单的记录下来,就在水渍干的时候,广告牌上的地图也消失了,这回她终于明白了昨天那个人为什么会盯着一张广告看了,的确,她们过来的时候上面的水渍已经干了,还有,那个人表现出来的动作明显的就是郭啸江的习惯动作,但是那人的脸却不是郭啸江,仅仅一秒钟的思索,于晴豁然开悟,郭啸江整容了!她惊喜万分,看着手上的地图,但是马上陷入到更深一轮的忧虑中,郭啸江在这,那么也就是——她皱紧了眉头。

“对不起,让让。”一个穿着环卫工人衣服的人在于晴身边停住,他在跟于晴说话。

于晴稍微惊讶了一下让开。

她看着那个扫地的人,手上的手机本来要打出去的,想到肖丽娟和王志文和自己秘密进行的任务时,她放弃了,最后她按照地图上的路线,不管是什么,她都要去一探究竟。

那个环卫工人在广告牌前扫了几片昨天的落叶,拿出一块抹布,在广告牌上擦了擦,然后拿着扫帚往前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