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三十八回、华山求助

凡夫小子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八姐听见八郎已经成婚,而且还有了儿子,一下子就急昏过去了。五郎赶紧掐人中,敲打后背,把八姐救醒了过来。 八姐又是泪流满面,哭道:“我不信,不信!” 北风禅师道:“女施主,我也不愿相信,如此虎将如若投降大辽,真是我中原子民的莫大损失。所幸者辽人不曾用他率兵攻宋,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八姐听见八郎已经成婚,而且还有了儿子,一下子就急昏过去了。五郎赶紧掐人中,敲打后背,把八姐救醒了过来。

八姐又是泪流满面,哭道:“我不信,不信!”

北风禅师道:“女施主,我也不愿相信,如此虎将如若投降大辽,真是我中原子民的莫大损失。所幸者辽人不曾用他率兵攻宋,否则谁是敌手?”

五郎默然,也深以为然。

八姐想了想道:“八郎说过不投降,就绝不会投降,我相信他。”

北风禅师道:“也许他一开始没有投降,可是后来却奈何不住富贵的诱惑,就当了驸马了。”

八姐道:“五哥,你说八郎是那样的人吗?你还记得八郎在天波杨府的时候,他不肯和爹娘同桌吃饭,却要到家人那里去吃寻常饭菜吗?你们兄弟都是锦衣玉食,穿的虽不是绫罗绸缎,却也舒适得体,而八郎却是穿的破衣烂衫,浑身上下破旧不堪,他可曾有过怨言?你们都有嫂子疼爱,八郎哪有人知疼知热?无论如何病痛不都是照样起五更爬半夜,可曾有过娇惯?你怎么也相信八郎会为了富贵而投降?”

五郎如同磕头虫一般,不住的点头,内心又开始动摇了。

北风禅师道:“阿弥陀佛!老衲想不明白,当初八郎在天波杨府之时,女施主为何不多多照看于他?”

八姐脸色一红,没好意思回答。

五郎见八姐没说,就道:“大师伯,是这么一回事儿。当八郎知道他不是爹娘亲生,就为了回避男女之嫌,不肯再和八姐九妹一同吃饭了。就是老太君也躲着不见,另外母亲只是督促我们弟兄练武,还要协助爹爹处理军中公务,倒也不曾过多留意。”

北风禅师叹了口气道:“唉!八郎倒也自幼清苦。也许他是开了荤腥的猫,一旦品尝了富贵滋味就难以割舍了吧。也许他是贪生怕死,被逼投降的吧。”

八姐道:“绝对不会。五哥,当初在幽州城下,八郎可曾怯过阵?在金沙滩,他可曾害怕过?就是他落马中箭之际,七哥要救他,他可是说过要七哥成全了他?临去之时,他可曾说过要你们快些回到军中护驾?”

五郎还是一一点头。

八姐又道:“五哥,你可曾听六哥说过,在两狼山八郎奉命前去劝降,结果他只字不提劝降一事,倒是要爹爹杀了他,好让他解脱?”

五郎哽咽道:“是,我听六郎说过。”

八姐道:“五哥,从小到大,八郎可曾欺骗过家中任何兄长和爹娘?”

五郎道:“不曾。”

八姐又道:“五哥,八郎可曾说话不算,反复无常?”

五郎点头道:“不曾。”

八姐也哽咽道:“八郎既然不会贪生怕死,又不会为了富贵而变节,如何肯投降?”

北风禅师道:“也许他是为了女色也说不准。听说铁镜公主,美丽过人,绝不是蒲柳之姿。”

八姐哂笑道:“我和九妹,还有排风,虽说不上什么姿色,但也不是寻常人所能比拟的,但他从不正眼看我们一眼,就是家中其她漂亮的嫂子和女仆也是一样。怎能说他好色?”

北风禅师道:“也许那时他还未长成,也许那时有老令公夫妇约束,他不敢罢了。”

八姐皱了皱眉,道:“不会,绝不会。若说他未长成,为何他要回避我和九妹?虽然他也和排风说话,但无非是让她给自己送饭,连排风都不让进他的屋子,每次都是隔着房门接过去就算,并且从不和她攀谈。当时爹爹也曾问过我娘,和老杨洪的。自从懂事以后,他连所有的嫂子的房间都不肯进,每日只知道读书用功。六哥也曾说过,当日他就说过了萧太后要招他为驸马就被他拒绝了,而且他还是那个铁镜公主侍候他疗伤的,那么久了,都没有事情,怎会又突然娶了铁镜公主呢?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相信八郎会为了女色而变节。”

北风禅师又道:“莫非八郎是因为日久生情,亦或是要感谢铁镜公主的侍候之恩而同意的呢?”

八姐沉思半晌道:“我明白了!”

五郎问道:“你明白什么了?你知道八郎为何投降的了?”

八姐摇头道:“八郎没有投降,我知道了其中的一些缘故了。八郎说过要救萧太后三次,就是想救她三次而已。五哥你去救他,刺杀了两次,八郎不是说了吗,这两次不算。八郎一定还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帮辽人破阵的,也许是因为吃穿,也许是辽人还了爹的金刀,都说不准,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要报恩才去的,八郎就是一饭之恩都要报的。至于说他做了驸马,那只是道听途说,肯定是辽人骗人的把戏,就是要愚弄我们不要营救他了,好让他羁留在北国,不让他再回中原。”

北风禅师道:“女施主,因为五台山地处宋辽交界,不能不关心两国动态。本派曾派出了许多弟子,留意北国的一举一动。八郎半年之前确是没有变节,每夜都是在风中坐息,但后来却住进了驸马府中。如若他还是在寒风中静坐,我相信他没有投降。而且据可靠消息,铁镜公主的确生了孩子,而且名字都有了,叫杨宗连。萧太后早已遍告天下了,这又岂能有假?”

八姐道:“铁镜公主的孩子未必是八郎的,一切都是萧太后玩的鬼把戏,骗人的,我不信!八郎要娶的人是我,不是她人,我相信他不会变心。就算那孩子是八郎的,八郎为何只在驸马府里住了半年?十月怀胎那是要一年的功夫呀,又怎会半年就生孩子?”八姐终于顾不得羞臊了,把心中所疑和盘托出。

北风禅师沉思了半晌道:“女施主的话不无道理,刚才得罪莫怪。要知道五台虽是天下武林大派,但功夫却不以五台为最。前面还有少林、武当、华山、峨嵋、丐帮等大派,其中论功夫要以华山为最。要想营救八郎,非得劳动其它门派不可,老衲考问施主就是为了其他门派考问老衲时也好回答。八郎乃是不世的猛将,更是难得的帅才,怎能让他埋没在北国?老衲早就想营救了,只是凭五台的功夫,实难有此能耐。老衲之意,莫若劳动女施主和老衲一起去华山,见其掌门鸿濛子张无梦,求他帮忙,也许还有希望。不过,倘若我们把杨八郎营救回来之时,发现他真的投降了辽人,我们该怎么办?”

八姐咬牙道:“那禅师只管打杀了他,我决不阻拦就是。”


北风禅师带着五郎、八姐来到了西岳华山云台观,拜见华山派掌门鸿濛子张无梦。

张无梦倒很热情,笑着对五郎道:“五将军,数年之前我曾到过天波杨府,给七郎算过卦,可还记得?”

五郎挠头道:“鸿濛真人,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了。”

鸿濛子笑道:“那日我给将军写的是个勇字吧?将军该有所记忆了吧?”

五郎道:“噢,我想起来了。不过道长,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将军了,而是五台山的小和尚了,法名法慧。这位是舍妹延琪。”

鸿濛子打了个稽首道:“无量天尊,当日未曾拜见女施主,真是罪过。但能见到名闻天下的杨家八杆枪,也是贫道今生的一大幸事。”

北风禅师道:“鸿濛道友,老衲等前来乃是有事相求,为的是营救八郎。道友可千万不要推脱。”

鸿濛子道:“八郎失陷番邦,贫道也曾略有耳闻。道兄在五台山毗邻大辽,何必千里迢迢来华山,若以五台之众,难不成还救不得八郎吗?”

北风禅师笑道:“五台山若说人数之众,确实可名列第一。但大多僧人乃是左近的贫民百姓,因不堪战乱之扰,不得已才上了山,剃了头。但真正修行者却为数不多,仅四大寺庙而已,山下的庙宇却是些避难的山民所居,也没什么功夫,就是修行也未必诚心。真人就不要取笑五台了。”

鸿濛子道:“要救八郎的确是难,而且听说他已经降辽了,救他又有何益?”

八姐马上就把从幽州一直到金沙滩,再从金沙滩到两狼山的事情,又详细的跟鸿濛子述说了一遍。鸿濛子也把心中疑问和八姐探讨一番后,才道:“八郎果然是信人,贫道相信他未降,我们确实该营救他,只是……”

北风禅师问道:“鸿濛子道友,何事烦恼?”

鸿濛子道:“华山派武功如今已经开始衰落了,虽然我师父老武圣人扶摇子留下数种绝世武功,奈何人的资质却有参差不齐,没有一人能全部融会贯通,如今我华山派只有无极拳传世了。至于太极拳、八卦掌根本就没有流传在华山,幸好修炼五行拳的小师弟还在山上,不过早晚难免也要下山的。至于师父的锁鼻术和辟谷之术就更没人修炼得成了。就是纯阳剑法也只剩下了皮毛,远非原有威力了。贫道性耽于丹药和卜算之学,武功之道早已荒废。世人皆因贫道师父武功过高,还都以为华山派武功为最,其实不然。”

北风禅师道:“道友何必过谦?谁不知道华山派的陈抟老祖功力通神,绝技无敌。只要有人能学会扶摇子的皮毛就可以横扫天下了,武圣人的太极、八卦绝技因何没有在华山流传?难不成是华山弟子叛逆倒反出了华山不成?”

鸿濛子道:“那倒不曾。太极、八卦乃是老祖根据自己所绘的太极八卦图所创。道家尽管早有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分四象,四象生八卦等衍生诸象,但太极图却是我师独创。太极图一出,我师父静观后,先练成了一招拳法,共计一百零八式,传给了武当的胜武真人和其俗家弟子陈安,也是他的侄子。老祖和纯阳真人学艺期满,却没有立即下武当山,留在了武当二十余载,故此太极拳就留在了武当山上和山野之中。之后我师父又悟出了八招掌法,按照太极图上的八卦方位,虚实并用,避实击虚,称为八卦掌。八卦掌虽只有八招,但是乃是集天下掌法之大成,去烦就简,循环施用,却可以变化出八八六十四路。老祖后来下了武当山,到了邛崃天师观,拜会都威仪何昌一。因羡慕其锁鼻术,就用八卦掌与其交换,故此八卦掌又留在了邛崃。武当山乃是玄武大帝的出身之处,山上道士多会龟息大法,本来老祖就在武当学会了龟息大法,见锁鼻术与其相近,才见猎心喜的。后来老祖到了华山,只剩下了无极拳,因其它拳法已经留在了别派之中,故此华山门徒却不再教授这两种拳法了。只是到了晚年他才另创出五行拳,这也是根据太极图研创,也是根据另外两种内家拳法而创。五行拳招式更简,仅有五招,但拳法刚猛,大开大合,让人难以抵挡。老祖因是晚年之作,至今还没流传江湖,故此世人尚不知晓其威力如何。就是老祖自己也不清楚,只有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一人习练了。”

北风禅师道:“老衲这些年只在五台山上传经悟道,很少关心中原武林之事,道友所说的事情老衲还真是头次听说。老衲只知道陈抟老祖在华山修行,想来他会把所有绝艺都流传在华山的,哪知却不然。武当乃是四象中的北方之象玄武,龙、虎、凤、龟各具特色,龟息大法确是武林中练气的正宗心法。老衲却不明白锁鼻术有何突出,却令老祖用八卦掌如此绝艺相换?五行拳既是老祖所创,想来必是好的。不知令师弟可在华山?”

鸿濛子道:“他在华山,但他是俗家弟子,早晚也必然要下山的。因此五行拳将来也不是华山派的功夫了。”

五郎在一旁早已不耐老道啰嗦,就插话道:“鸿濛真人,您说了半天我也不明白,您讲的这些和救八郎有什么关系?”

鸿濛子笑道:“要救八郎,就要和辽国数万军兵作战,又要和辽国高手抗衡。哪里是一两个人就能解决的事情?”

八姐也插话问道:“请问真人,您不是擅长算卦吗?为何不算一卦,看我们该如何营救才能救得出八郎,什么时候又能救得出?”

鸿濛子笑道:“天命吾虽知之,但不能不尽人事。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我们尽力了,吾等只要心诚,就可感动天地,早些成全我等。杨小姐何必急于一时?”

五郎又问道:“请问真人,辽国之中又有哪些高手?我去了怎没遇见?”

鸿濛子和北风禅师相视而笑,说道:“你一个不入流的高手去了,他们又怎会注意你呢?另外那些高手也不在皇宫之中,而是栖息在山野之中。你又怎能知道呢?倘若去的都是你一样的身手,又怎么济事呢?只要贫道和北风禅师一到北国,人家就会做好准备,不让我们进入的。否则中原武林高手成千上万,难不成就没有一人不与朝廷有关系吗?他们不会去北国行刺吗?萧太后就是有多少脑袋也不够砍的?别人不说,单说华山派,世人只知老祖赢下华山,却不知赵匡胤为何下那么大的赌注,他天生好赌么?怎不见他输泰山于人?那是他和先师老祖的交情,才故意输了华山给老祖的。就是现在华山派儒家门徒也多有在朝为官的,山中修行的道士皇上也是多次宠招过,华山派岂能不报答赵家的江山?为何华山派不去行刺?就因为华山派去不得辽国,才不能成行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