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五章 雏鹰劲翮剪倭夷 第五节 暗弩

朱凯明 收藏 0 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战争时期,各国、各方阵营对自己放飞的间谍特工人员,对其在敌后潜伏期间的忠贞度的甄别工作总是血淋淋的(间谍远不是现下影视剧中的那样风光)。因为他们一旦变节或变身双料间谍,其后果都可能对己方阵营造成灾难性的或重大的毁灭后果。

所以战争时期,敌我双方或者说各方的间谍很少有善始善终的,不是死于敌手,就是死于自己人之手,即便是幸运的通过了甄别这道关,很多人在组织中也将被长期冷冻或软禁。所以一旦选择特工间谍这一行业,除了要具有坚强的神经和超人的耐性外,还要祈祷上帝或诸神赐予他们神奇的运气。

但眼前这三个人显然是与运气二字毫不相干。熊再峰犀利的目刀残忍的切割着他们的精神底线。

冷汗顺着他们略显木讷的脸庞流了下来,但三人依旧一声不吭。

“很好,看来当初你们选择这一职业,就已经准备好了殉道成仁,我成全你们的职业誓言。”

当史招财翻译出这句话的时候,三个人的身子只是微微的震动了一下,遂又恢复了平静。

熊再峰端坐在椅子里,下颌一扬,示意身后的胡硕动手。胡硕伸手拎起一个人,走出屋门,随即屋外传出来一声痛楚的闷哼。胡硕拎着滴血的寒刃,来到第二个人面前。

看着胡硕手里顺着刀刃滴着的血液,第二个人目光在刹那间激闪出悲愤的神色:“呸,狗杂种,中国必胜!”胡硕没有躲,阴冷的抹掉了脸上的口水,一伸手,拎起骨瘦如柴的第二个人,走了出去。门外又是一声频死前痛楚的声音。

熊再峰阴冷地看着第三个人。第三个人慢慢的咽了一口唾液,喉结艰难的上下蠕动了几下,眼神中闪烁着对生的希冀和渴望,但最终还是坚定的站了起来:“中国必胜!你们呆不长的,这里的土地山林河岳不欢迎你们!你们成为不了它们的主人。滚回海中的小岛吧,因为你们东洋人的贪婪和无耻,你们只适合在那里进行整个民族的流放和反思。告诉你们的下一代,永远别踏上中原神州,这里是你们日本人的噩梦。哈哈哈。”说完,瘦骨伶仃的身子在大笑中颤抖,骄傲的昂着头转身坚定地向门口走去。

门口,胡硕象门神一样拦住了去路,凶狠的眼神恶巴巴的盯着第三人,手中滴血的寒刃缓缓的举了起来,如泰山重鼎般架在了他的脖颈上,大嘴狰狞的一咧:“我送你走鬼门关。”

第三人没有躲,绝望的闭上了苦涩的眼睛。

良久,他发觉自己还在呼吸,心脏还在跳动,没有死?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就见先前凶神恶煞般拦着去路的胡硕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们把那两位同志请进来。”身后传来低沉的命令声。

当第一人和第二人颤微微的出现在门口时,第三个人的身躯瞬间微颤,他慢慢地回转身,见先前坐在椅子上的那个给他无限压迫力的年轻人站了起来,正用一双清澈温情的目光看着他,那目光已不是寒彻入骨的冷冽,而是能融冰化雪般的温暖。

这时就见那年轻人低沉的咏诵了一首藏头诗:

精卫衔微石,

忠魂树栖云。

报晓沧海恸,

国脉随浮沉。

三个人身形巨震,恓惶懵懂的眼神中爆闪出惊异的光彩。第三人激动的抖动了几下嘴唇,终于嗫嚅成声:

“精忠报国心。”

“血沃神州地。”年轻人低沉的声音应和道。

第三个人举手敬礼:“军政部情报处特谍科一级谍工少校王彤阳。”

熊再峰紧走几步向前,立正敬礼:“军政部直属特勤支队中尉队长。代号名字恕难相告,我奉军政部何长官之命,带你和他们回家。”

三个遍体鳞伤瘦骨嶙峋的谍报人员瞬间流下了羞愧激动的泪水。拍了拍王彤阳的肩膀,熊再峰来到第二个人面前。

“青天白日黄埔军。”

“三民主义蓝衣魂。”

第二人立正敬礼道:“军调局军警二处特科谷维新,挂陆军上尉军衔。”熊再峰立正回礼后,温厚的握了握他的手。接着熊再峰的目光落在了第一人的身上。

“中山旷野骏骑飞。”

“总理哲雨涤心尘。”

第一人两脚用力一磕立正道:“军调局党务一处外事组白群。”

“三位同仁辛苦了,坐,快请坐。”熊再峰热情的拉着他们的手,重新落座后,刚刚经历鬼门关甄别测试的三个特派专员均彷如隔世再生,唏嘘不已。

在交谈中,熊再峰他们了解到凌源一带,光是大型金矿就有五家,都有日军派出的部队驻守,他们三个被拐卖去的那个金矿,就有一个中队的鬼子兵,只要是进了矿区,就没见一个能活着出来的。大工作量的体力透支劳动,吃不饱睡不好,几乎每天都有倒毙的工友被扔进废矿井埋起来。在矿上,日本人根本就没拿中国人当人看,生命在这里贬值得不如一条狗。

众人在一起彼此交流着,韩冬几个人不时被说得义愤填膺,气得忍不住跳脚大骂小日本杂种王八蛋。大体了解了矿区的规模,估算出生产量后,熊再峰将话题转移到了眼前。

“各位,奉长官之命,我作为这次营救的指挥官,有几句话想交代一下。原本找到你们后,要立刻将你们送到停战线一带,然后有人接应你们回家,但眼下各位的身体状况不易远行,急需就近疗伤和恢复身体。我看两天后送各位去附近的义勇军秘密营地好好的疗养休息一段时日再走吧。”

三个人听完,均尴尬的低下了头。半晌,一处(中统系的前身)的白群抬起头来红着脸说道:“兄弟,按说长官召唤,本应立即服从,但这次衔命而来,什么事都还未及得做,就不小心被那个败类给弄到金矿上待了几个月,虽侥幸未死,但也是一事无成,心中惭愧难当。”白群一开口便说得极为坦诚。

“我等三人先前虽来自不同的组织系统,但在矿上面对日本人凶残的压榨和盘剥,生死一线之际,曾相互鼓励,相约如果有朝一日能逃离升天,哪怕就剩下最后一口气,也要完成组织委负的使命。”

“是啊,兄弟我是首次负载组织的重托,也是首次到日本人的后方执行使命,来之前对敌后的诸般情境预谋不深,谁成想到头来竟被一败类痞子上了一课。在矿上这段有今天没明天的黑暗日子里,我们几个深刻的体味到了东洋鬼子的凶残本性,曾立誓出去见到阳光的那一天,一定要完成使命,解救北方父老于水火之中。此言绝非虚妄之语,真的是我们三个患难时的真实良愿。”二处(军统系的前身)的谷维新也红着脸说道。

“中尉,”王彤阳少校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在华北后方根本就想象不到日本鬼子竟然对我国人如此凶残,这次幸蒙得救,感激自不待言,容日后回报。今次亲眼所见日人亡我的狼子野心,每一个有良知有热血的中华儿女都会义无反顾的投身到反抗侵略的战阵中,我等三人经此一劫,早已想通生死,现决心留下来继续党国的使命,前方纵是梯山航海,艰难至极,也要为家国为族种探赜索隐,努力耕耘出一条敌后的掀天揭地的云梯,让更多的抗日武装游弋活跃在鬼子的后方,破坏、摧毁、迟滞鬼子的战争准备机器,还望中尉成全。”

熊再峰听了,半饷未言。思忖方略后,说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兄弟我体谅各位的拳拳之志,我给各位提供一部电台,你们各自向组织汇报申请吧。兄弟我只能做到这些了。”

“多谢!多谢成全。”三个人听后,显得异常高兴,纷纷向熊再峰一再表示谢意。

熊再峰等人看着他们,也被他们顽强的战斗意志感染了。在如今相忍为国的大环境中,跳梁小丑和数典忘祖的败类固然不少,但是怀揣利器为国而谋的义士死士却也是多如过江之鲫。就如眼前这三个人,他们将勇敢的潜入敌人大后方,各自孤身涉险,犹如一把暗弩,在敌人不注意时射出致命的一击。他们也许看不到胜利时的阳光,看不到胜利时的旗帜,但谁敢说彼时彼刻飘扬的旗帜上没有他们的一滴鲜血?没有他们保家卫国的忠魂依附在其中呢?(就连几十年后早已坐稳了江山的执政党也开始悄悄的承认,1935年,大批的国民党人越过停战线进入敌后,很快消失在原野山川之中。)


忽然,韩冬冷不丁的一拍谷维新的肩膀,盯着那张被折磨得此时瘦的象某种动物的脸,兴奋的说道:“操,我咋看你这么眼熟呢?”

谷维新吓了一跳,迟疑道:“我们……我们认识?”

韩冬仔细的辨认了一番,一呲白牙,爽歪歪的乐道:“岂止是认识,还是老相识呐。”

听他这么一说,史招财和胡硕也凑上前去,仔细端详,弄得大家伙俱都莫名其妙。

“嘿嘿,别说,还真是老朋友,我说,你啥时候干上这个活计了?”胡硕大马金刀的拍着谷维新的肩膀,问着一脸雾水的谷维新。

“咋的?忘了?”胡硕戏谑的一指史招财:“他是谁?”

谷维新看着史招财,茫然的摇了摇头。

“他是他爹啊。”

“啊?”谷维新的大脑瞬间如醍醐灌顶,瞅着韩冬,伸手一指道:“这位是……”

“小鳖犊子。”末了一指自己,“我是胡说啊。”

啊?我去——咋在这儿碰上了这群爷呀?谷维新嗓子眼儿一甜,幸福得一口鲜血好悬喷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