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4.html


见县令如此坐立不安,在场却一直没有表态的王主薄发话了:“大人,依我看洋人的话未必没有道理?”

“此话怎讲?”

“一来,洋枪队确实可以威震四方,有不战屈人之势,二来,可能少养百十多号人,粮晌、兵晌会省下不少。”

县令听后连连点头,但还是放心不下:“钱倒是个问题。”

王主薄笑着说:“依在下看,这到不是问题,我们可以弄几个缺,到时自然有人来买,再说,明年的税银还没有收上来,到时别说6000两,就是一万两也不成问题。”

县令豁然开朗。

但还是有一事有些担心:“私自成立洋枪队,上面会不是怪罪下来?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王主薄胸有成竹地说:“到时可以上凑说,匪患肆虐,非洋枪此利器无以能当,待清除匪患,洋枪队可自行解散,看朝廷怎么讲?”

“有王主薄助力,实属我的荣幸。事实就那么定了,洋枪队一成立,民团便可解散。”县令显得很兴奋。

牛山的死,人们似乎都忘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发财的机会。

正午时分,就在县令与王主薄等合计税银问题时,衙役来报,万有福来到府上。

这可是一块肥肉!事实上,所有人都把他看成是一块肥肉,能咬就咬上一口。

陈县令让衙役带万有福进来。

一段寒暄后,万有福表明来意:“还请陈大人劳心,为我子陈虎弄些差事,可不求薪金。”

王中薄等见状,选择回避。

陈县令假装想了想,表示:“哎呀,你怎么不早说,我府前先时正好有一缺,可惜现在补上,暂且没有。若你子确是可塑之才,本府倒可以酌情考虑空个缺出来。”

一听这话,万有福顿时来了精神,把话说的很满:“万分感谢大人赏识,事若成,万某必会倾力报达。”

说着掏出一袋银子塞给县令,说:“这些银两就当万某礼金。”

县令掂了掂,足三百两之多。

心里甚欢,只是没有答应事后之后,还给再给多少。

于是想探个究竟:“这袋银足有三百两,已经不少了,不必再破费。”

万有福答道:“那里,那里,我说过,这只是礼金,想必一个缺怎么也得500两吧?”

一听500两,县令有些不乐意,心里琢磨着怎么也得1000两,于是笑着说:“玩笑话,玩笑话,现在什么都涨,恐怕一两银子连担米都买不到。”

“那是,那是。”

“那就先这样吧,你只管回去等我消息,一有缺,我就会通知你。”县令说着,便要端茶送客。又见万有福似乎还什么话要说,便又说:“万某还有何话要讲?有话就直管讲出来。”

万有福吱唔着说:“今收到官府抓捕周二通辑令,万某全堡搜了个底朝天,连个人影都没有,不知现在周二被抓住了没有?”

“呵呵,区区一周二,他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一定,一定。”

“听说此人正是你堡同乡,你觉得此人怎样?”

万有福被问住了,说好肯定不恰当,说不好,又怕连累自己,于是应答道:“此人倒是身手不凡,只是家境贫寒。倒是不知此人犯下什么罪?”

“哦?现在全城都知道,惟独你万某不知啊,哈哈,不知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啊?”

“巡捕到堡捉周二,万某知,周二定是犯下重罪,碍于公事,不便多问,这不又一路风尘赶来,哪知啊?”

“此人昨夜会同他人杀死牛山潜逃。本官定会将他尽快捉拿归案,治罪于他。”

一听是命案,杀的是那个教头,心里倒也觉得解气,但还是害此事涉及到自己,便想听听县令的态度:“应治他于死罪。并同于他家人一并问罪。”

“等抓到周二,事情自有结果。”

“是,是,我多嘴。”

见县令兴致不高,万有福只能告辞。

万有福走后,王中簿听说万有福愿意出500万买缺,便骂道:“这个王八糕子,看来不狠宰他一刀,他是不知道钱是怎么来的。”

一位属官也借机说:“就是,就是,当初买这个缺的时候还花了600两呢。”知道自己话说得脱了靶,便轻打自己的嘴吧道为:“该打嘴,该打嘴。”

一句话把陈知县说得脸青一阵,白一阵,很是难看。

王主簿见状连忙说:“不是用你那600两银子补城墙,南头的墙早蹋完了。”

心里却在咒骂:“这个贪虫,私下不知贪了多少,我连一个子也捞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