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罕见草原鼠灾:掀盖都会跳只进锅

老鼠的祸害难以避开,甚至在做饭时掀锅的一瞬间,就可能有老鼠跳进锅里。有一天中午,一个战士吃饭时,从碗里捞出一块老鼠皮,气冲冲地去找炊事班算账,弄得大家都胃口全无。


1972年,我在新疆某部队服役。那年秋天,我经历了一次罕见的鼠灾。


猫抓老鼠,咬死后不吃


那时,我们正在新源县则克台北边的山上施工。这里属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所辖,是巩乃斯草原的一部分。那年秋天,我们突然发现驻地的老鼠开始多起来。在很短的时间内,驻地的帐篷内外、汽车里、山洞里,甚至房顶上到处都可以见到老鼠的踪影。


这些老鼠,加上尾巴有十二三厘米长,全身呈灰黄色。我们养了一只猫,可猫抓住老鼠并不吃掉,而是咬死后摆在我们的铺上。连队养了一只狗,每天也抓到很多老鼠。


做饭时会有老鼠跳到锅里


那时,我有一些书、衣服和鞋子等物品放在一个纸箱里,都被老鼠咬得千疮百孔。战友们几乎每个人都遭遇过这种事情。有时,甚至刚把衣服脱下来放在铺上,再穿上时里面就会有老鼠。


受害最深的就是伙房,简直是防不胜防。米里、面里、菜里,到处都可以发现老鼠屎。炊事班在院里栽上四根木头,搭上顶,把米面放在上面,就这样也难以避开老鼠的祸害。甚至,在做饭时掀锅的一瞬间,就可能有老鼠跳进锅里。有一天中午,一个战士吃饭时,从碗里捞出一块老鼠皮,气冲冲地去找炊事班算账,弄得大家都胃口全无。


“防鼠坑”里老鼠自相残杀


为了防止老鼠进帐篷,根据师司令部介绍的办法,我们在每个门口挖一个宽20厘米、深50厘米的坑,老鼠掉进去就出不来。每天早上,坑里准有几只到一二十只老鼠。老鼠在里面互相残杀,有的被其他老鼠吃得只剩下半个。


我们问过当地人是怎么回事,他们也说不清楚,只说那年是前所未有的鼠灾。师司令部下达灭鼠的命令,要求各连队每天汇报进度,结果数字越报越大,干脆就不让报了。后来,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我们发现老鼠越来越少了,一切又归于平静。


最近,我看到了这样的记载:1993年6月上旬,我国新疆北部阿勒泰草原上,突然鼠尸遍地。这种老鼠叫黄兔尾鼠,未发现明显病变,牧羊犬天天食死鼠也没有不良反应。据分析,这些黄兔尾鼠大批死亡,极有可能是种群内部以流行性疾病方式实现种群数量的自我调节。


不知道当年我们遇到的是不是黄兔尾鼠,也不知道这两件事有没有联系。当初我们见到的那些老鼠,后来到哪里去了?这在我心中始终是个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