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之侠客末路 正文 天坑探密2

木庸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size][/URL] 喽啰将鸡寻来,用细绳将腿栓住将其放下。鸡本笨拙,又不甚会飞,直向洞底沉去。鸡本是鸟,只是我们的祖先将其捕获,圈在笼子里,慢慢饲养起来。经过长时间驯养,鸡原来的体态发生变化,慢慢地体态雍肿,翅膀慢慢地退化,逐渐失去飞行能力。那鸡原本在野外生活,靠自己觅食,现在有人饲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


喽啰将鸡寻来,用细绳将腿栓住将其放下。鸡本笨拙,又不甚会飞,直向洞底沉去。鸡本是鸟,只是我们的祖先将其捕获,圈在笼子里,慢慢饲养起来。经过长时间驯养,鸡原来的体态发生变化,慢慢地体态雍肿,翅膀慢慢地退化,逐渐失去飞行能力。那鸡原本在野外生活,靠自己觅食,现在有人饲养,衣食无忧,逐渐忘记祖宗技艺。原来自己觅食十分辛苦,有时辛苦半天只吃个半饱,有时辛苦一天,竟觅不到吃食。如今有人饲养,乐得享个现成,又不用整日辛苦,还不用担惊受怕。既便放开,也不寻觅机会逃走,甘愿寄生在人们为它圈起的樊篱之中。鸡的处境与寄人篱下,摇尾乞怜之人何其相似!说上几句奉承之语,哄得主人高兴。主人便赏赐一点残羹剩饭,沾沾自喜,放肆大嚼。主人恼怒之时,满脸堆笑,不敢有半句冒失之语,生怕主人怒上加怒。主人也不见得天天都是好脾气,那像哈巴狗一样的人也不见得每次都恭唯的恰到好处。有时主人一怒,飞起一脚,向那人踢去。那人满地打滚,哀嚎之声不绝。抬起头来,见主人转怒为喜,忙爬到主人脚边,摇尾乞怜本色尽显。

喽啰手中细绳一直紧绷,这时却有些松动。喽啰只当是将鸡放倒洞底,往上拽那细绳时,却是忽地沉了一下。那喽啰猜想鸡定是双爪抓住洞壁,不然绳子如何不垂直而下。向上提起时,忽地又重了起来。喽啰忙将绳子提起。提出洞面,那鸡忽地向远处跑去。带着长绳,那鸡如何能跑得了。被喽啰一下拽倒在地。喽啰找了一块十多斤重的石头,栓在绳子末端。将鸡解下,重新栓在离石头大约有一米远的地方。喽啰将鸡栓好,又将鸡放入洞内。那石头与鸡逐渐向下沉去。绳子放倒三十多丈的时候,就听咚的一声,像是石头落水的声音。喽啰知道现在鸡已落入洞底,忙拽那绳子。却甚是吃力。连忙招呼另一喽啰帮忙。两人一起使劲,那绳子忽然松动。那喽啰本用尽去拽,不曾想绳子忽地松动,站立不住,头下脚上向那洞里栽去。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山丘已身形跃起,只向那喽啰抓去。山丘速度奇快,在喽啰快要完全沉入洞口之前,一把将喽啰脚腂抓住,迅速上升,飞回原地。那喽啰脸都白了,身子哆嗦成一团。山丘忙命另外两个喽啰将其送回寝室,令其照顾。

有一个喽啰走上木板,将细绳从洞里抽了上来。原来山丘本是放鸡下去,是试探洞里是不是有毒气,若是有毒,那就不能下人。没有想到喽啰取上来后,只有十多斤重的石头与一双鸡腿,鸡身却不翼而飞。细绳栓着石头一米处却是血迹斑斑。山丘心中甚奇,地下三十多丈难道还有生物。且此物巨大,并且食肉。难道地下除此生物之外还有其他生物,不然此物以何为生?山丘说道:“唐寨主,快去将我宝刀取来。”唐泰问道:“少侠。要刀何用?”山丘说道:“我见此洞甚奇,想下去一探究竟。”唐泰说道:“少侠万万不可,你乃四寨共主,万一有事,让我四寨交于何人。”山丘说道:“无妨,我自有分寸。”林云说道:“少侠,此洞刚刚塌陷,里面潜藏多少危险,谁也不知。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赵老伯如何能饶恕我等。”山丘说道:“林寨主放心,我不会有失。”宋安自从那一夜在寨前比武,对山丘佩服的五体投地。有一肚子话想说,却是山丘过于忙碌,总也找不到合适的时机。今见山丘只身探险,忙说:“少侠,你身挑重担,弟兄们如何能够让你深入险地。”山丘眼睛湿润,心道,自从入山,弟兄们相处真是肝胆相照,就是平日里喝一碗酒也是倍感温暖。说一句话也是倍感亲切。今日探洞,里面有多少危险尚不清楚。可是如何能让弟兄们冒着生命危险去探那不知有多少的山洞?想到此处说道:“弟兄们放心,山丘福大命大。一路北上,比这凶险万分,我都闯过。何况这一小小的山洞。”宋安说道:“既然少侠要去探洞,宋安必须陪同。”唐泰林云齐国思三人见山丘主意已定,都要陪同山丘下洞,未及张嘴,却被宋安抢了先。三人对宋安说道:“宋寨主,少侠关乎四寨安危,万不可有一丝大意。”宋安说道:“宋某就是舍弃性命,也要少侠毫发无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