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29岁县长3年4次升迁 简历被当地列为机密

表扬的九头鸟 收藏 7 2179
导读:县长今年29 邯郸市换届调整县级领导,不满30岁的闫宁被提升为馆陶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人们在猜测着如此年轻就受到重用的闫宁,究竟是靠什么不断得到提拔重用?《法治周末》深入闫宁曾经工作过的邯郸三县进行走访,试图揭开背后的疑惑 本报 刘立民 发自河北馆陶 2011年9月6日,河北省馆陶县召开干部大会,29岁的闫宁走马上任,出任馆陶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如果不出意外,在此后的馆陶县人民代表大会上,闫宁将没有悬念地去掉“代”字,成为县长。 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闫宁或许将成就一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县长今年29


邯郸市换届调整县级领导,不满30岁的闫宁被提升为馆陶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人们在猜测着如此年轻就受到重用的闫宁,究竟是靠什么不断得到提拔重用?《法治周末》深入闫宁曾经工作过的邯郸三县进行走访,试图揭开背后的疑惑


本报 刘立民 发自河北馆陶


2011年9月6日,河北省馆陶县召开干部大会,29岁的闫宁走马上任,出任馆陶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如果不出意外,在此后的馆陶县人民代表大会上,闫宁将没有悬念地去掉“代”字,成为县长。


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闫宁或许将成就一项政坛纪录。这位1981年11月22日出生的年轻人,将和同样在29岁出任县级市湖北省宜城市市长的周森锋并列,一起进入“史上最年轻县长”序列。


对冀南小城馆陶来说,不足30岁小伙子闫宁的入主,很快成为坊间热议话题。不过,民众似乎很难全面获得关于他的资讯,各种猜测和流言开始满天飞。馆陶县和邯郸市官方也不愿意谈论闫宁的擢升,这让他的履新迷雾重重。


年轻县长背景不清


8月中旬,邯郸市公布了所属19个区县市的人事调整名单。在这份涉及30人的名单里,闫宁榜上有名,他拟被提拔为邯郸下辖馆陶县县长,此前他担任邯郸市永年县广府生态文化园区管委会副主任。


这位不足30岁的年轻人一上榜,就迅速引起网民的关注。在一家搜索引擎网站,输入“馆陶县县长闫宁”,可以找到相关结果1400多个,“河北馆陶惊现80后正县长”的消息开始在网络上扩散,网民们争相相告。


由此,各种议论声也此起彼伏。一些人对闫宁投来羡慕,一些人对他寄予厚望,多数人希望知道他何以仕途坦荡,于是各种爆料层出不穷,传播最多的版本说闫宁出自官员世家。


9月13日,一位网友通过“百度知道”发问:“馆陶县县长闫宁消失了!在馆陶县政府网站上他的照片,他的讲话,他的活动什么也没有,他干什么去了?”有网友指出,这很可能是因为他还刚刚履新,网站没来及更新。不过,其他网友发现,这位候任县长的资料非常有限,最常见的官员简历都找不到。


网络上只言片语的爆料称,截至2007年,闫宁担任永年县西阳城乡党委书记,除此之外,闫宁的教育背景、工作背景等简单信息并不清楚。


北京一位老家在邯郸的律师告诉《法治周末》,他很关心老家的事情。以前只要打开馆陶县政府门户网站的“领导之窗”,就可以看到正副县长的个人信息,包括照片、简历和分管工作。但自从闫宁来馆陶工作之后,就只能看到常务副县长及以下政府领导的信息。而近期,就连网站“领导之窗”一栏也点不开了。


向当地媒体朋友和熟人询问,得到的也是闫宁曾经担任乡党委书记之后的片段历程。


“县长的简历是机密,不便对外公开。”一位朋友向馆陶县政府工作人员询问后,向《法治周末》转达了这样的信息。


短短几天,网上对“29岁县长”表示质疑的帖子被大量删除,使馆陶县县长闫宁的身世和经历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我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了篇评论闫宁的文章,10分钟不到就被删了。”一位网友告诉,公众有知情权,官方应当公示拟提升官员的经历和升迁理由,越是这样,越引发人们的猜疑,即使以后公布了某些信息,大家也不会信以为真。




三年四次升迁


29岁的闫宁在赴任馆陶县县长以前,在同属邯郸市的永年县工作了五年多。在最初的三年里,这名年轻人获得了四次升迁,提拔速度非同一般。


永年县政府一位官员向《法治周末》介绍,闫宁在2006年前后从同属邯郸的临漳县调到永年,最初担任县团委副书记,半年后任永年县临洺关镇人大常委会主席;又过了半年,他调任西阳城乡乡长;再半年后,他被提升为西阳城乡党委书记。2009年年初,不到28岁的闫宁升迁至副县级,出任永年县广府生态文化园区管委会副主任。


这位官员说:“具体时间可能有些出入,但闫宁在永年担任过的这些职务没错,三年内获得四次升迁,令人眼花缭乱、羡慕不已。”


闫宁曾工作过的临洺关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他对闫宁没什么印象,因为闫“椅子还没坐热就走了,谁知道呢?”


距永年县城10多公里的西阳城乡,是永年县最小的一个乡镇,下辖11个村庄,只有两万多人口,经济状况也相对落后。闫宁在这里留下了另类的好印象。


西阳城乡统计站老李说:“闫书记有办法、有门路,他在西阳城乡工作不足两年时间,却做了不少好事,如给偏僻的西辛庄修通了公路、建了乡联校、帮助全乡11个村健全了两委领导班子。”


据省内媒体报道,在永年县2007年年度民生目标考核中,“西阳城乡这个从来没有进入过优秀行列的乡,首次被评为‘成绩突出单位’,乡党委书记闫宁也被评为乡局级‘优秀领导干部’”。


广府生态文化园区管委会,是闫宁在永年县最后一个工作单位。据了解,广府管委会隶属于永年县管辖,主要负责广府古城的规划和开发,管委会没有独立场所,与广府镇政府挤在一起办公。


管委会一位工作人员说:“闫宁在管委会是二把手,基本上什么事都管,规划设计、迎来送往,最难做的工作是拆迁,他常深入第一线,挨家挨户做工作。”另有青年工作人员告诉,闫宁有魄力、有能力,大家比较信服。


和以往一样,这次闫宁工作的时间也不长。一名女工作人员说,准确地说,他的任期只有一年半。


这段在永年县的历练和迅速上升,最终成就了年轻人闫宁走上馆陶县县长的岗位。




事业起于包村干部


《法治周末》在永年县还调查获知,闫宁是从包村干部开始一点点在政坛摸爬滚打上位的,他在20出头的年纪就成为副科级干部,2006年调到永年县时已经是正科级干部。


闫宁工作的起点是邯郸市临漳县狄邱乡郝王村。临漳县地处邯郸市南部,与河南省安阳县接壤,狄邱乡位于县城西南,因武周名臣狄仁杰死后丘于此而得名。


时任狄邱乡党委书记的王国强,如今已是临漳县财政局局长。王国强透露,闫宁应该是1998年年底或1999年年初开始在郝王村工作的,那时他应该才中专毕业,17岁多一点。


至于闫宁从哪所学校毕业,王国强并没有印象,他透露,闫宁是从包村干部开始做起的。包村干部是乡镇政府普通事业编制的工作人员或者普通公务员,一人负责一个该乡镇的行政村的所有事务。


闫宁的到来,当时郝王村的村支部书记郝文海并不高兴,他说:“分给我个小孩儿干什么?本来我刚当村支书就没有工作经验。”郝文海说,起初,他还有些看不起闫宁,不过闫帮他协调好领导班子,收上了各种提留,还跑来贷款、硬化了村里的街道,郝文海这才真正服了。


“原来不知道,修好了街道才知道他家有背景,怪不得说话办事硬气呢。”郝文海说。不过,他始终不相信那个干练的小伙子初识的时候只有十七八岁,他坚持认为当时闫宁至少应该21岁了。


不管年龄大小,郝文海相信“正是由于闫宁在他们村的出色表现,两年半后,他被提拔为狄邱乡副乡长”。


如今临漳县卫生局局长闫士校,曾于2001年至2005年在狄邱乡担任党委书记。他回忆,在他到任的时候,闫宁已经在狄邱乡工作过一段时间,主要工作是包郝王村。闫士校眼里的闫宁,懂事、吃苦耐劳、平易近人。“我在会上经常表扬他。”闫士校说。


闫士校介绍,闫宁应该在2002年或2003年经过民主推荐被提拔为副乡长的。闫宁提为副乡长后主抓农业并包东片的六个村,他搞的生态农业项目建设得到河北省和邯郸市领导的首肯,两级领导还在狄邱乡召开现场会,作为经验向全省推广。


在2006年调往邯郸市永年县工作以前,闫宁还在临漳县团委工作过。临漳县委组织部干部一科科长郭良说,闫宁在临漳的后期曾调到县团委工作,担任副书记,很短时间内提拔为正科级主任科员,然后调往永年县。


至于人事变动的记录,郭良说,由于电脑数据故障,一些人事资料丢失,包括闫宁的在内,所以闫宁的任职记录无从查询。不过他记得:“从副科级干部提拔为正科级的时间肯定不长。”




谁成就了80后县长


临漳县政府一位官员对《法治周末》说,闫宁在调往永年县之前,将干部关系转到县团委,突击提拔为正科级,使闫宁调往永年就站在一个高起点上。不过,前述临漳县委组织部干部一科科长郭良表示,提为正科级走过干部选拔的正常程序。


“其实大家所做的工作一样,无不努力,无不勤勉,论资历、能力和政绩胜于闫宁的大有人在,为什么这些人常常原地转圈、几年甚至十几年不得升迁?”永年县一些干部也在发泄着心中的郁闷,他们不能理解,幸运为什么常常眷顾闫宁?


一位网民披露,闫宁在永年广府生态文化园区管委会任副主任(副县级)不足两年,此前曾任永年县西阳城乡党委书记,时年仅25岁;闫宁的祖父曾为永年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招待所所长;父亲曾任永年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县供电局局长,闫氏近亲属中有两个厅级和三个县级干部。不过,邯郸市有关部门不愿对此作出回应。


很多当地人认为,一般干部从参加工作到正处级职位,即使一帆风顺,按照组织规定,至少需要12年时间,通常大学毕业时已二十三四岁,六七年时间到正县级不可思议,闫宁之所以在没有干满任期的情况下一直得到破格提拔,很可能与家族背景有关。


“我奋斗20多年了才混个正科,这次提拔因为差3个月不满3年而与副处无缘。”馆陶县政府一位官员对《法治周末》说,“闫宁工作表现是一方面,另一方还要看工作年限,副处不满两年提正处绝对是违反规定的。当然,特殊情况也可以破格提拔,但要公布破格的理由,否则让踏踏实实干工作的人伤心。”


2011年9月19日下午,与馆陶县委宣传部来员在临漳县政府会面时,即提出采访闫宁的要求,但并未得到同意。


9月20日上午,来到邯郸市委组织部继续寻求闫宁的简历及提拔原因,干部一处工作人员的答复是,县级领导归二处管。当来到二处,二处领导又让找组织部办公室。又来到组织部办公室,组织部办公室说需要通过市委宣传部。


然而,在宣传部外宣局接待人员那里得到的说法是,这事不要采访了,提拔闫宁是按省委组织部的条件要求,绝对没有私弊,其他情况他建议去邯郸市委组织部询问。


直到当日下午15点多,也未能与馆陶县代县长闫宁见上面。宣传部的答复是,闫县长外出了,不在本县,再一点就是闫县长为人低调,不希望宣传自己。


《法治周末》联系上邯郸市委组织部宣传处董处长,他表示,他在外地出差,不方便安排采访。


目前,闫宁不到30岁就成为馆陶县县长一事,仍迷雾重重。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