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三十七回、再找五郎

凡夫小子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杨五郎骑着大红马,拎着大斧子,跑出了城门。没跑多远,大红马却不肯走了,无论五郎如何轰赶,就是站在原地,不肯走动。五郎知道大红马乃是八郎的宝马良驹,不肯轻易给人骑乘的,能让自己骑,那是主人的命令,如今看不见主人,当然不肯走了,于是跳下马来,让大红马自己跑回去,他却只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杨五郎骑着大红马,拎着大斧子,跑出了城门。没跑多远,大红马却不肯走了,无论五郎如何轰赶,就是站在原地,不肯走动。五郎知道大红马乃是八郎的宝马良驹,不肯轻易给人骑乘的,能让自己骑,那是主人的命令,如今看不见主人,当然不肯走了,于是跳下马来,让大红马自己跑回去,他却只得徒步回转中原了。

回到了五台山,五郎越想是越窝火,越想越生气,可恨的是八郎竟不领自己的情,还险些和自己翻了脸。可气的是自己千辛万苦,好不容易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兄弟,竟然没和自己说一句别后思念的话,就把自己给赶了回来。本来他和八姐说好,救出八郎就和他一起回天波杨府,如今却回不去了。

五郎气闷了多日,只得提笔给八姐写了封信,来到山下,求助过往的镖师给捎到京城去了。他自己是不好意思一个人再回天波杨府了,回到山上继续练他的开天神斧了。

八姐看罢书信,不由得泪流满面了,把自己关在绣楼里,再也不肯出来吃喝了。

老太君不知其顾,就来到八姐的绣楼,问道:“延琪,何事不开心?可是哪位嫂嫂玩笑过头了?”

八姐摇头道:“不是,嫂嫂们从不曾和我开玩笑。”

老太君又问道:“那是九妹,还是排风?”

八姐还是摇头。

老太君不解其意,说道:“那就怪了,别人谁还敢招惹你?你倒是说话呀!”

八姐道:“娘,谁也没招惹我。是五哥来信了。”说完就把五郎的书信拿给了老太君。

老太君颤抖着双手,把信拿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开口骂道:“该死的五郎,好个混账东西!救不出八郎,你怎么不回来?”

八姐道:“也不能怪五哥,是八郎自己不肯回来。当初在五台山五哥和我分手的时候,他是答应和八郎一起回来的,可能是他见八郎不回来,他也不好意思回来了。”

老太君道:“更怪你!你干嘛不让五郎无论成功与否都回来呢?你可知道娘想死他们哥四个了?虽然他们都还活着,却一个也见不着,真是让人难受。只有五郎无拘无束,本可以回来,却让你给放跑了。”

八姐道:“娘,您别生气了。明日我就去把五哥找回来。”

老太君摇手道:“不用了,你去也没用。既然五郎不想回来,你就是打死他,他也一样不会同意的。杨家的人都太宁了,没人能劝说得动任何一人的。倒是八郎也许还有希望,但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娘的心都碎了,也不知道娘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了。”

八姐道:“娘,您别着急,就是四哥、五哥也会回来的,您一定能见着他们的。”

老太君摇头道:“五郎也许还有希望,四郎就别指望了。即使见着四郎,也是兵戎相见,相见不如不见的好。只要他在北国能没病没灾就好。听说他已经有了儿子了,可是真的?”

八姐道:“我从一些经常到关外做药材生意的人那里倒是听说了,只是四哥为何不给家里写封信呢?也好免得母亲悬念。”

老太君摇头道:“那是不可能的,他如今投降了大辽,哪能还给南朝大宋家里写信呢?一来辽人必然以为他不忠,二来也给杨家招祸,朝廷还不说咱杨家有通敌之嫌?以四郎之聪明来说,他绝不会办糊涂事儿,娘今生是无望再见到他的书信了。”

八姐道:“四哥投降了,但八郎没投降,那他为何不给家里写信呢?”

老太君道:“八郎虽没投降,但人却在北国。投没投降只有咱们杨家自己承认,朝廷和百姓却都说是投降了。他要是写信还不和四郎一样?你要知道八郎样样都比几个哥哥强,尤其是心智方面。其实他不写信,就是说他快回来了,以他的聪明,要是回不来的话,他一定有法子把书信传回来的。”

八姐道:“那我们怎么办?咱们总得想法子让八郎早点回来呀。”

老太君道:“咱们坐在家里还能有什么法子?只有干等了。”

八姐道:“不行,我还得找五哥去。请他帮忙,一定让八郎早点回来。”

老太君道:“不妥。五郎缺少的就是智谋,若是四郎在,他一定会有法子。你去了也白去,他帮不了你什么的。算了,先不说他们兄弟了,说说你自己吧。你也老大不小了,给你定的娃娃亲王兰贵也死了多年了,你总不能老死在杨府里,不如娘给你寻一户平常人家罢,你看如何?”

八姐道:“不用了,娘。若是爹活着,他一定不让的。”

老太君道:“你六哥回来的时候不是说过了吗,他同意你再嫁,只要娘同意了就成。娘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八姐道:“爹是怎么说的?我怎不知道?”八姐害羞的低下了头。

老太君道:“死丫头!你还跟娘耍心眼。你爹不是答应了八郎的请求吗?同意他娶你吗?你怎说你不知道?”

八姐道:“那也是爹爹只同意了八郎,却没同意别人。娘怎说是爹爹同意了呢?”

老太君道:“死心眼的丫头!你也要傻等下去呀?你看小九妹,整天抱着个虎头金枪,状似疯癫,一个女孩子家哪能用得了那么沉重的家伙?就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都用不起来,没有裴元庆、李元霸的神力,谁又能用得起来?就是力大如三郎都耍不了,更不要说他人了。让九妹出嫁,她也不肯,你们这纯粹是想急死娘啊!就连排风那个疯丫头也是一样。”

八姐道:“一切都等八郎回来不就全结了。娘,我还想找五哥帮忙。八郎虽然说五哥去刺杀萧太后不算,但是别人去刺杀总不能不算吧?我让五哥带我去找五叔,五叔的朋友多,一定会有人肯帮忙的。”

老太君叹了口气,说道:“唉,好痴心的丫头。既然你不死心你就去吧,不过也许没等你找到人,八郎就已经回来了,你也不看看五郎的信是多久才送到。”

八姐道:“找人帮忙总比坐等好多了,就是八郎不用救,自己就回来了,那不更好?”

老太君道:“好什么好?找人帮忙是要求人的,要欠人情的。杨家拿什么来还?”

八姐道:“那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只要救回八郎,比什么都重要。”


时隔一年多,八姐又来到了五台山,寻找杨五郎。见到五郎之后,未曾说话,先是一顿痛哭。

五郎本是铁打的心肠,但终于也忍受不住了,问道:“八妹,你哭什么,有话直说的好,你看你把五哥都给哭糊涂了。你要是再哭,我可受不了的。我受不了可就要发疯了!”

八姐擦了擦眼泪道:“你先别发疯!你发疯了我还能说话吗?你也不想想,我能不难过吗?”

五郎挠着被自己撕扯得疤疤癞癞的头皮,问道:“有话你倒是说呀,我可就怕闷葫芦。”

八姐道:“你都回来了,怎不把八郎带回来?”

五郎不好意思道:“老八是自己不肯回来,哪是我不让他回来?我不是信上说了,老八把我给打发回来了。”

八姐道:“你就不会动动心机,倘若你把萧太后给杀了,八郎不就回来了?”

五郎道:“我倒是想把那个老太婆给杀了,可是有八郎护着呢。也不知道老八功夫是怎么练的,我都觉得我改练斧子以后,功夫大有长进了,把那些辽兵辽将打的稀里哗啦,可是跟老八一比,还差得远喽。唉!也怪我偏偏练什么狗屁开天神斧,招数都是拼命的家伙,遇见了老八,本来我就怕伤了他,可是没想到他比以前用枪更厉害了,他改用爹爹的金刀,没两下子就把我给打败了。你看,我这不都改练大棍了,以后我再和老八动手,就不怕棍子会要了他命去,打伤了也不要紧,还能救治。就是练到现在也没练出个什么名堂来。”

八姐嗔道:“你就笨的跟牛似的,除了练武,你不会想想其它法子呀?”

五郎道:“那还能有什么法子?等我把大棍练好,我再去一趟,把老八打败了,把他擒回来不就结了?”

八姐道:“等你把大棍练好,还不知道猴年马月的事儿呢!那时候娘能不能等得及还说不定呢。再说了,你能有八郎聪明?你的功夫有了长进,他功夫一样也会有长进。你练劳什子破棍子,还有什么用处呢?真是死脑筋!”

五郎又挠了挠脑袋,大笑道:“我怎么没想到呢?看来我是太笨了。骂的好,总算是让我开了窍,我再也不练劳什子的大棍了。可是又怎么才能把老八救回来呢?”

八姐道:“你打不过八郎,未必其他人打不过。八郎的功夫又不是天下第一,功夫天下第一的可都在武林之中呢。咱们杨家的功夫虽然号称天下无敌,那是战阵之间,但是单打独斗,却是江湖上的武林高手称雄。你怎不动动脑筋呢?”

五郎道:“你说的也是。可是我也不认识什么武林高手,让我怎么想法子?”

八姐道:“你不认识,但五叔可是武林中人,他老人家的武功本来就极高。另外他不是有很多武林朋友吗?不可以请来帮忙吗?就是他的师兄北风禅师,也是绝代的高手,你干嘛不找五叔商量一下?”

五郎又挠了挠秃头道:“你怎不早点来?五叔刚走没几天,还指点了我棍法了呢,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八姐气得几乎说不话来,半晌才咬牙道:“都是你找的人,送的信!我也是刚刚收到的信就赶过来了,哪里耽搁了?”

五郎还是挠着秃头道:“噢,我是托燕北的清风镖局送的信,当时他们说要到川蜀一带去交镖,等下次路过京城的时候就把信给我带到,没想到却等了好几个月。让你久等了,真不好意思。”

八姐道:“埋怨你也没用了,五叔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五郎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一般都是一年才回来一趟,不过他刚刚回来过,看来短期内他是不会回来了。”

八姐道:“那我们找他老人家去。”

五郎又挠头了,说道:“五叔去哪里我也不知道。每次他下山可是从来不说要去哪里的,天下这么大,我们到哪里去找他呢?找他恐怕要比救八郎还不容易。”

八姐道:“那我们去见五台山的掌门北风禅师,他也许知道。即使他不知道,我们求他也是一样。”

五郎道:“北风掌门大师伯我也只是听五叔说过,却不认识。人家是一派之尊,我只不过是小小的青衣沙弥,哪里有资格见掌门呢?”

八姐怒道:“你没去怎知不行?若是北风禅师不理会我们,咱们再另做打算,或者苦等五叔,或者下山寻找五叔去。”

五郎道:“也罢,咱们这就去一试。不过如若不成,你可不能生气就是。”

五郎和八姐来到白云寺,求见北风禅师。没想到,北风禅师一听八姐乃是杨家之人,竟很痛快的接见了。

宾主见礼之后,八姐就把自己的来意,和杨家将的遭遇,以及八郎被陷的事情通通和北风禅师讲述了一遍,最后泪流满面的哀求道:“禅师,请帮帮我杨家吧,把八郎给救回来吧。”

北风禅师一直面无表情的听着,直到此时方开口说话,道:“杨家遭遇,其实老衲早已听师弟了风讲述过了,只是他没有女施主说得详细罢了。就是杨八郎的事情,我们也一直有人在北国关注。你们可知道最近他的消息?”

五郎、八姐一起摇头,表示不知。

北风禅师道:“杨八郎此时已经投降辽人了,你们可曾知道?。”

八姐尖叫道:“八郎绝不会投降的,我不信!”

北风禅师道:“老衲也是一样,不愿相信。杨八郎实在是世所罕见的勇将,才智过人。他在秋猎场救了萧太后的性命,帮她平息了叛乱;又在春州以少胜多,竟以一万余众打败了围困的二十万大军,再次营救了萧太后,帮她再次平息内乱,你们可曾知道?”

八姐高兴道:“这些我们都不知道,不过八郎是不会投降的。当初他在金沙滩必死无疑,是萧太后救活了他,劝他投降,他没有答应,却要一死酬三生,要报答萧太后三次。现在他已经救过了两次,他快回来了。”

北风禅师叹气道:“如若他想回来,早就该回来了。法慧不是还刺杀过萧太后两次吗?这不都四次了?他要是想回来也应该回来了。后面的事情你们就更不知道了吧?他又帮着辽人破了靺鞨的大阵。非但如此,他还娶了铁镜公主,做了驸马,如今连儿子都生出来了,你们怎能还说他没投降呢?”

八姐听说八郎已经做了驸马,还生了孩子,只觉得好似五雷轰顶,一下子人就昏死过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