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三十三回、二报恩

凡夫小子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八郎睁眼看了看萧太后身后的诸人,先是韩昌,丢盔弃甲;接着是内宠韩德让,衣衫不整;再就是那些军卒,浑身浴血……

八郎沉思半晌道:“你起来罢,我答应救你那些饭桶手下就是。也不用抵两次,只不过这次你手下无能我才提前出的手而已,你可不能抵赖,不过我也不怕你赖账。看在你求情的份上,我就救你这帮饭桶一次,不过要想我救他们,就得听我号令,你可敢?”

萧太后道:“敢!八将军仁义齐天,有什么不敢的?就是你现在动手想杀死这些人,还不是就跟踩死个蚂蚁似的。”

八郎站起身来,大红马也跟着站了起来,八郎跳在了大红马背上,提着金刀,喝道:“韩昌,传我将令,所有兵马,速速回撤,不得有误!”

韩昌此时早已没了主意,听见八郎吩咐赶紧照办,命令所有军兵放弃抵抗,统统后撤。但稍一冷静,韩昌就道:“八将军,我们本来逃命的空间就小,如此回撤,岂不是更小了?很多人不是空有力气使不出来了?”

八郎冷哼道:“我正是要如此,你懂什么?休得多言!”

八郎见厮杀终于停了下来,但却被大军给围住了,于是又喝道:“韩昌,吩咐下去,让那些受伤军兵在外围用盾牌抵挡敌方乱箭。”

韩昌敢不照办?但还是不解其意,问道:“八将军,怎能把伤卒放在外面?让青壮却躲在后面?”

八郎只是斜眼看了一下他,却没再申斥他,接着又吩咐道:“烧烤牛羊,只要能吃的,赶紧做饭吃了。”

韩昌更是不解,但也再不敢问了,只得照办。不一会儿,被围辽军却是香味飘飘,接着就是大快朵颐了。外面的人闻见香味,口水都馋得流了下来了,他们也折腾一宿了,能不饿吗?

外面围困的乱军却是怕里面的人突围,也是打着火把防备着。

韩昌也终于看明白了一些,自己军队无法展开,敌军的二十万大军就更无法施展了,二十万大军展开了是很大的一片,如今对付小小的一点,却也不能全部用得上,只能围而不攻了,现在倒是安全了一些。

八郎见里面的人都吃饱了,就又吩咐道:“撤换外围军兵,进来吃饭。”韩昌又照计行事。

此时已经天光放亮了,经过一宿的折腾,外围的叛军见已经稳住了阵脚,又闻见中间的肉香,早已肚子饿得咕咕的叫了,于是又向前推进了数十丈,开始埋锅造饭。因为他们也知道,只有夜里才能偷袭逃跑,大白天的可是逃不掉的。有些将领甚至解下马鞍子靠在头上,打起瞌睡来。

八郎道:“韩昌听令!”

韩昌赶紧答话道:“本帅在!请将军令!”什么乱七八糟的,哪有元帅要听将军的命令的?真是稀罕!

八郎道:“你率领三千青壮人马打头阵,向东厮杀,待杀出后,经南向西杀出,不得有误!”

韩昌道:“遵令!只是八将军,我们本来就该向西突围,为何要绕了一圈?”

八郎傲笑道:“兵法虚者实之,实者虚之,你懂什么?莫非你自信可闯得出去不成?”

韩昌低头道:“本帅不敢。”说完就依令行事去了。

八郎又道:“萧天佐听令!”

萧天佐马上答话道:“本帅在,请将军令!”

八郎道:“你可点两千人马,在韩昌所部全出去之后,大约半柱香的时光,尾随杀出,方向也是由东经南向西突围。如若赶超过韩昌,你可在其外围,与其并列杀出。”

萧天佐不敢多问,只得应了声:“遵令!”就转身准备去了。

八郎又道:“萧天佑听令!你点两千人马,在萧天佐部冲出半柱香功夫,也是由东经南向西杀出,若是超过前面两部,可在外围并列冲杀。”

萧太后道:“八将军,你把我的三路元帅全部派了出去,现在可只剩下三千多老弱病残了,如何才能脱险?”

八郎道:“你可是怕了不成?”

萧太后道:“能不怕吗?对面可是二十万大军哪,被困在中间,哪能不怕?”

八郎纵声狂笑道:“想当日在金沙滩,宋军不足八十人,却也让大宋皇帝毫发无伤的回到了大军之中,如今尚有一万余众,却把你吓得若此缩手缩脚。哈哈哈!”

萧太后面色一红,说道:“宋太宗逃跑可是你的计谋?”

八郎傲笑道:“虽不全是,但一部分还是我的计谋。当时有杨家最厉害的三兄弟在,那点小事儿,何足挂齿?”

萧太后问道:“哪三个是杨家最厉害的三兄弟?”

八郎道:“除去枪法,当属大郎、四郎,还有一个就是我。当时大哥献的是李代桃僵之计;四哥出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出的是瞒天过海。怎样?”

萧太后道:“果然是一个又比一个高,都是好计谋。只是我们现在却如何闯得出去?毕竟金沙滩还有杨家的八杆枪在,现在可是只有一杆,却还变成刀了。现在你出的是什么计谋?是声东击西吗?我看倒象是南辕北辙,干嘛费那么大的力气,绕一大圈子呢?我以为你有多高的计谋呢,哪知道你只会兜圈子,最终不还得向西?”

八郎道:“你且安心的等着罢,时机一到,我们就可以轻松走脱。这次不是什么计谋,不过是一种阵势而已。”八郎已经厌烦了解释,因此只是随口应付道。


被围的人是吃饱喝足了,可是外面围困的人,折腾了一宿,饭还没来得及吃呢,就被韩昌率军冲杀了过来,他们哪里还有功夫吃饭?只得先迎敌要紧。东面本来只是做个样子,才不过一万余人,大部队则是驻扎在西面,竟有十万之多,防止萧太后的西归之路。如今东面被袭,其它三个方向,哪敢怠慢?赶紧准备厮杀。

最让人费解的是韩昌明明已经冲杀出去了,却不急于逃跑,反而向南面冲杀了过去。南面军队只是一直主意被困中间的辽军,却不曾想到韩昌会从外面又冲杀过来,突然间就被韩昌捅了屁股,于是南面的敌军又乱了起来。

最倒霉的莫过于东面的叛军,见韩昌已经冲出去了,里面还有大队人马,也就放了心了,于是重新准备生火做饭,可是刚刚要吃饭的时候,萧天佐又杀过来了,好好的一锅饭,又被搅黄了,而且还被乱军给踢翻了。等到萧天佐率部出去了,又重新生火,可是还没吃到嘴里呢,又被萧天佑给搅黄了。

接着倒霉的就是南面的了,也是三锅饭,一锅也没吃成。

西面的耶律河大军,见东面接连乱了三次,以为萧太后是用声东击西的策略,故此在原地严防死守,不敢怠慢,只要东面一乱,西面马上就跟着一起备战。待后来南面又乱了三次,他们这才害怕萧太后从这两面闯了出去,只得把西面的十多万大军调往南面和东面增援。

为何耶律河不下令攻击原地未出的萧太后呢?因为他也不知道冲出去的是哪些人,没准儿萧太后早随着第一拨就跑了呢,而且中间辽军由于回缩,场地变小,大军展不开,变得易守难攻,只要困着不让他跑了,管他谁在里面,都是瓮中捉鳖。因此他才不着急动这个烫手的山芋呢。

八郎见南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三股兵马并列厮杀了,于是对萧太后道:“我们也快要走了,你还有什么东西没带的,赶紧去拿;什么留恋的,不妨多看几眼罢。”

萧太后惊魂未定,说道:“只要命没丢,其它还要什么?”

八郎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走。”说完一挥金刀,仍是向东杀出。

西面的援军从北面走还没到东面呢,八郎就已经率兵杀到了东面,轻而易举的杀退了叛军,然后又挥兵南进,追赶前面三路人马,由于前面的三路人马开道,八郎率领的老弱残兵倒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赶了上去。

南面敌军由于被三路军马一起冲杀,而自己的大军却施展不开,真是叫苦不叠,只得撤退了。他们这一退,却让西面上来的援军不知所措,一下子就失去了阵脚,被萧太后的四路人马冲杀而过。

待冲出了重围,萧太后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韩昌,你们三人前队变后队,保护我们逃跑就行了。”然后又转过头来对八郎点首施礼道:“八将军,果然了得。我这里多谢了。”

八郎道:“你就不必谢了,要谢的也应该是那些饭桶来谢。”

韩昌、萧天佐、萧天佑,以及所有将士无不脸红,但都敢怒不敢言,悄悄的低下了头。

八郎哈哈大笑道:“骂你们是饭桶,你们可是不服?眼前就有天大的功劳等着你们,你们谁能看见?谁又敢去取?”八郎毕竟还年轻,受不得刺激,于是就嘲笑起众人来。

众人无不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萧太后也想不明白,只得厚颜问八郎道:“八将军,眼前逃命都来不及,哪里还有什么功劳好拿?”

八郎道:“愚人之见!倘若我们此时大军杀回,就可以轻松的活捉叛军首领,平灭叛乱,如何不是天大的功劳?”

萧太后问道:“八将军,只是我们此时人少,如何抵挡得了二十万大军?你还是快点说出来吧,免的误了军机。”

八郎停下了马匹,等着众人的决定,却不再说一句话。

这时候韩昌过来道:“我明白了,八将军是让我们再用疑军之计,迷惑叛军?”其他人一听,也自觉豁然开朗,纷纷点头。

八郎却道:“无须用计,只须直接冲杀即可。”

萧太后也是似懂非懂,就摆手命令所有军兵停下了脚步,等待命令。

韩昌道:“不明白,我们的是废人,还请八将军指教。”

八郎道:“如若是你用兵,见我们人数如此之少,不逃反而冲杀过来,里面又没有要解救之人,你该怎么办?”

韩昌道:“那应该是你们的援军到了,才让你们有胆量进攻的。要是我,只有先撤退,观察清楚了再做决定。可是我们现在的援军根本就没影呢,去了岂不是太冒险了?”韩昌心道,这么浅显的问题还来问我,我也不是白痴。其实这个道理就是街头无赖都知道,假若被打跑的人,突然掉转过身来,回头再打,那肯定是他已经看见自己的同伙来了,有人给自己仗胆了,倒是先前打人的马上变成逃跑的了。

八郎笑道:“富贵皆是险中求,用兵之道就是虚实莫测,哪有那些真的来给你助阵?二十万大军中只要有一万一乱,必然自乱阵脚,就不可收拾。去不去由你,反正咱们也歇过来了,可以走了。”

韩昌一咬牙道:“也罢!我就拼死试一回好了。只是该如何派兵,还请八将军吩咐。”

八郎道:“我是看你们不服气才说的,功劳我是不想要的。至于如何派兵,你自己做主好了。”

韩昌想了想道:“太后,您只要有三五百人护驾即可,况且还有八将军神勇无敌,当不会有什么差错。我们剩下的这就杀个回马枪好了。”于是和萧天佐、萧天佑一起率兵杀回。

叛军见辽军都跑了出去,正在心慌,不知下一步行止,突然见本来逃跑的辽军又如狼似虎的冲杀回来,不禁吓了一大跳,尽皆以为是西部杨四郎的兵马接应快到了,于是纷纷撤退。本来这些叛军就是各部族拼凑而成的乌合之众,有些是墙头草,哪边强就帮哪边;有些是看热闹的,瞎起哄的。看热闹的最怕自己受牵连,赶紧先跑了,墙头草一见时机不对,立马反水,只有少数的中坚派,哪里制止得了大多数的另两派?于是战场瞬间就变成了一锅粥了!

韩昌等人本来是因为被八郎嘲笑,拼死而来,可是没想到叛军竟然未战先怯,自己乱了起来,接着就开始逃跑了,果然自乱阵脚,大军聚在一起,难以收拾,自己把自己的队伍给冲乱了,把整个大营搅成一锅粥了。于是韩昌等人拼命追杀,一直撵出了有百余里,才把耶律河等几个少数的叛将活捉了,然后归见萧太后。

萧太后见耶律河等叛将被押到,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本来以为辽东必失,结果是有惊无险的又拿回来了,非但如此,那些前来的王公贵族,却是又给自己割让了大片土地,完全称臣了,之前还是盟军,现在可都是降军了。萧太后抬头一眼看见坐在不远处地上的杨八郎,心里一下子有股说不出的滋味来,痛苦的走了。

从此辽军将士更是信服八郎,简直就把他当作神人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