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三十二回、劝婚

凡夫小子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寒来暑往,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这一日宋朝使臣提出要见四郎和八郎,萧太后为了向大宋示威,居然答应了。

兄弟二人没想到在如此尴尬的境地见面,没来得及打声招呼,就又分开了。二人免不了心中惆怅,却也为了让人闲言话短长,就没有再约会见面。

萧太后何等人物?看在眼里,岂能不知?于是她叫来了四郎一家,对四郎道:“四郎,我知道你特别想念八郎,八郎也一定特别想念你。但是都碍于我的情面,不好相见。如若八郎和你一样,也做了驸马,你们兄弟就可以自由往来了,岂不是好?你不妨去劝劝他,让他答应了吧,铁镜的相貌也是无可挑剔的。”

四郎想了想说道:“启禀太后,只是八郎的为人非常倔强,如果他认准的理儿,他是不会更改的。我劝也没用,谁劝都是一样。”

萧太后道:“你还没劝呢,怎知没用?你不妨去试试看。一定要劝他答应了,今后你们兄弟也好便于往来。”

四郎道:“实不相瞒,我也想和八郎象过去一样,只是今日已经大不相同了。我虽为兄长,但我是太后的奴仆,而八郎则是太后的朋友一般,你们互为恩人,身份已经相差太悬殊了。另外,相识多年,我们各自的脾气秉性,都是非常的了解,杨家任何人都是宁折不弯,没有任何人能被劝说得动的,我去了也是枉然。”

萧太后道:“好,如果不成功,我不怪你就是,不过你一定要尽力才行。他就在外面,你去吧。”

四郎这才奉命而出,来见八郎。四郎虽降,但还是南朝汉人的服饰,不肯更换北人的衣服。八郎更是如此,只不过就是太寒酸些。

因为是已经见过一次了,所以兄弟二人也没有再多的激动。四郎则是不顾地上有多脏,就坐在了八郎对面,凝视着兄弟,久久未说一句话。四郎不但生性爱美,更有洁癖,之前他可是从来不肯坐在地上的。

八郎也是只看着四郎,没有开口说话,静静的看着四郎。

良久之后,八郎道:“你回去罢,已经很久了。”

四郎没有悲伤,更没有泪水,面无表情的起身回去了。

萧太后急不可耐的问四郎道:“怎么样?八郎答应了没有?”

四郎摇头道:“没有。”

萧太后问道:“他是怎么说的,你们兄弟都说什么了?”

四郎道:“他只说了一句话,‘你回去罢,已经很久了’,我则是什么也没说。”

萧太后一听大怒道:“合着我让你去劝说,你是一句话也没说了?那你干什么去了?”

四郎道:“以八郎举世无双的聪明,在他面前何必喋喋不休?只要一个眼神,一个脸色,他就已经知道全部了,何需赘言?我不说话,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我的心意,我的目的。如若他不懂,岂不早就开口问了?”

萧太后觉得也有道理,于是平息了一下怒火,说道:“你没问他,你怎知他的心意?”

四郎道:“当然我也能猜得到他的心意,他不问我,就表示我猜的没错,否则他早就千叮咛万嘱咐了。”

萧太后道:“他如此行事,就不怕我杀了你?”

四郎摇头道:“他不怕。”

萧太后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四郎仍是摇头道:“我也不怕。”

萧太后叹了口气,说道:“世人在你们兄弟眼里,尽是傻子,你们果然是杨家最聪明的两个。幸好你们兄弟还守信诺,否则,你们二人眉目之间就可以定计杀人,逃了出去。也罢,你们是看透我了,我是不会杀了你们的,但我也看透你们了,我是绝不会让你们如愿的。我不会再给八郎救我的机会了,明日我就派你去出征西部草原,让你们永不相见!”


八郎还是每天如旧,不即不离的保护着萧太后。八郎觉得大红马跟了自己,无法照料,就轰赶了几次。可是大红马却象通了人性一般,八郎轰赶的时候就自己跑了出去,在外面吃喝完毕,竟又跑回来寻到八郎,不肯走了。八郎赶了几回,见它不走,也就作罢了。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后来不用八郎轰赶,都是只要城门一开,就自己跑了出去觅食,城门关闭之前竟又回来了,中间吃饱了就回到八郎身边。本来八郎还担心它伤及无辜街头百姓,但自从跟了八郎之后,大红马再也不见人就踢咬了,只要不去招惹它,它就自行出入城门。街头百姓见了大红马都知道它的主人是谁,以及大红马的来历,每次见了,都远远避开,不敢招惹。大红马也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惧怕任何人。非但如此,就是街头上再凶恶的大狗,见了大红马也是赶紧夹了尾巴远远避开,不敢吠叫。

一天白日里,竟有一个背着大斧子的莽和尚,直接闯进了大殿,见人就杀,逢人便砍,把殿前的护卫杀得四散奔逃。八郎见大殿内的侍卫都已经快杀光了,这才提刀进来,护住了萧太后,和高大僧人动手打了起来。没几个回合,僧人见没有了机会,也就不再勉强,提着斧子径自去了。八郎见萧太后无恙,也就没有追赶,提刀出了殿门,又坐在那里不动了。

等到一切收拾完毕,萧太后出来对八郎道:“八将军,多谢你又救了我一次,现在你只差一次,就可以恢复自由之身了。今晚我要宴请你,希望你不要拒绝。”

八郎摇头道:“救你乃是我自定约言,算不得恩情。我不会参加你的酒宴的。”

萧太后见请不动八郎,就把所有的奴仆的伙食都给加餐了,全部是吃好的了,八郎这才借光也吃了顿好的。

没想到次日莽撞和尚竟又杀来了,还是一言不发,只管杀人。八郎还是等到护卫快支撑不住的时候,冲了进来,抵挡住了和尚。八郎心道,这次不能再让和尚跑了,好像上次是自己放跑的一样,于是手上加力,把和尚圈在了霍霍的刀光之中。终于,八郎使了个顺水推舟,把和尚的斧子打落地上,回手要杀和尚,刀锋已经快到了和尚的脖子前了,和尚一声大叫:“老八,是我!”

八郎听见,赶紧收刀撤势,仔细打量起和尚来。

和尚道:“老八,我是五哥。”

八郎这才认出眼前乃是杨五郎,于是说道:“五哥,你来干什么?”

五郎道:“我来救你。快跟我走吧。”说完,就去拾起了地上的斧子。本来五郎的开天斧子是招招拼命,和他的枪法一般,可是对面乃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兄弟,哪里还下得了手?所以他才被八郎轻而易举的打败了。

八郎道:“我不用你来救。我活的好好的,干嘛还要你救?”正在这个时候,殿外的军兵听说有刺客,赶紧冲了进来,把五郎和八郎围在了当中。八郎见状,对萧太后道:“你放他走,我留下,否则休怪我刀下无情!”

萧太后只得胆颤心经的把四周侍卫打发了下去。

八郎也不道谢,对五郎道:“随我来。”

兄弟二人来到了殿外,八郎道:“我在这里很好,不用你来救。下次再来捣乱,休怪我不客气!”说完一招手,大红马就跑了过来。八郎让五郎骑了上去,然后一拍马屁股,大红马就跑出城去了。

八郎见大红马顺利的跑出了城门,转身又回到了大殿之上,对萧太后道:“我不知道昨日乃是我自家兄弟前来相救,这次和上次都不算,还是欠你两条人命就是。我不会把自家兄弟因为来救我,算成也是救你性命,好象我在欺骗你一般。”说完也不管萧太后如何反应,就又出了殿门,坐在了台阶上。

大殿之内,萧太后禁不住热泪盈眶,说道:“杨家忠义,你们可是瞧见了?八郎的神勇你们早已看见,这次你们可是看见他的信义了吧?可惜,如此信义之士却不能为我所用。你们谁若有本事劝得动八郎做了驸马,就是他娶了其他契丹女子也成,官升三级。”

众朝臣互相望着,低头窃窃私语,纷纷摇头,心里都知道这要比登天还难。


本来上次八郎救萧太后,就是辽国权利之争。天庆梁王死后,乃由他的长子耶律隆绪继位,他当时只是十多岁的小孩,大权却是落在了萧太后手中。萧太后此时年纪正盛,只有三十岁,因此她就又找到了之前曾有婚约的汉人韩德让,做了她的入幕之宾。而她对韩德让更是言听计从,出则同车,入则同席,丝毫不避讳,故此才惹得辽国的王公大臣的妒忌,要杀了萧太后,夺回大权,以免辽国大权落入汉人手里。幸好围猎那天韩德让没有同去,否则他可是死定了,那些王公大臣是绝不会饶了他的,八郎也是绝不会救他的。不过有了那次事变也好,萧太后回头正好有了借口,把一些异己分子给清除了。

由于没有了异己分子的干扰,萧太后倒是把大辽治理的一片歌舞升平,更由于四郎在外征杀,辽人本来惧怕草原各部族围剿,现在草原倒都成了辽人的天下。原本当日萧太后在气头上,只想着把四郎打发出去,仅给了四郎八千羸弱之兵,却没想到四郎接连巧用疑兵之计,接连打了几个大胜仗,并把那些降兵扩充到了自己的队伍之中,没过多久,就已经拥有了二十余万部众,横扫草原各部族,为辽人打下了西部天下。

却说韩昌在黄土坡前大战三日三夜输给六郎了之后,回见萧太后。萧太后觉得现在只差了南面宋朝没有征服,草原已经大半被征服了,剩下一些水草不美的地方,还有一些天寒地冷的地方也就由它去了。草原上的很多部族都投降在辽国的麾下,大辽国现在应该有了足够的资本和宋朝一战。于是决定大会草原各部族,准备再次南征。

萧太后于是约会三川六国九沟十八寨的部族首领,齐聚春州,共议南征之事。

各部族见辽人势力越来越大,本来就不想来,但慑于辽人的强大,却也不敢不来。他们也知道来了之后,帮完忙好处都是辽人的,损失都是自己的。

就在会盟的前一天晚上,各部族的军队却突然袭击了辽军,打了辽人一个措手不及!原来是耶律沙的弟弟耶律河暗中收买各部族首领,许诺归还他们的失地,只要诛杀了萧太后之后。各部族本来就惧怕辽人势大,如今正好有了带头之人,还有好处,也就顺从了。

韩昌带领的三万军队,却被各部族首领的十万多大军困在了中间,无法冲杀出去。

不管外面如何厮杀,八郎还是悠闲的坐在地上闭目养神,大红马紧紧的偎依着他,金刀就插在他面前的地上。

萧太后见了,过来说道:“八将军,你怎不去杀敌?”

八郎睁开眼睛,说道:“没到时候。”

萧太后问道:“现在都是火燎眉毛了,你怎还说没到时候?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动手?”

八郎道:“我要等再也没人能给你护驾了才出手。因为那才是救你,现在出手只能算是帮你,你也不会承情的。”

萧太后急道:“只要你帮了我,也算数的。你快上马杀敌好了。”

八郎摇头道:“你的护卫还很多,你急什么?再有一时三刻也死不光。也许他们就能救得了你,还不一定用得着我呢,等等再说吧。你放心,只要我活着,就绝不会让你死的。”

萧太后空自着急,却也奈何不了八郎,尤其是这个时候。

就在这时候,韩昌急火火的跑了过来,跳下马来,说道:“太后,大事不好,所有的部族都反了,一开始还有看热闹的,现在可是都动手了。我们被夹在中间,恐怕是冲不出去了。我刚才本来是要投降议和,却被拒绝了,他们一定要杀光我们才肯罢休。太后,这如何是好?”

萧太后道:“那咱们冲出去好了。”

韩昌道:“太后,冲不出去了。咱们只剩下不到一万来人了,如何是对面二十万大军的对手?”

萧太后大惊,问道:“你刚才来报不是只有十万多叛军么?怎么现在却有了二十万了?”

韩昌苦笑道:“刚才是没有把那些隔岸观火的算进来,现在那些人手里还有几万人马也冲杀进来了,另外就是外围又被那些叛逆就近调来了增援部队,总数早已超过二十万了。”

萧太后仰天长叹道:“天绝我也!如之奈何?”叹息一阵之后,对韩昌道:“咱们就是拼死也要冲杀出去,如若落在耶律河手中,定死无疑了,别忘了咱们是怎么处死他哥哥耶律沙的。”

韩昌道:“太后,敌军早已列成了阵势,用弓箭封锁了出去的道路,咱们这些人只要一冲就会被乱箭射死。”

萧太后也没了辙了,低头正好看见八郎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不由眼前一亮,对八郎说道:“八将军,我们是都活不成了,也罢,你凭自己的本事冲出去好了。反正你也救不了我们了。”

八郎道:“别人我是不会救的,但是你我是一定会救的。不用着急,一万多人就是猪狗,也够杀一阵子的了。你就别用激将法来激我了,我若是连这点伎俩都看不透,哼!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如何算得上智者?”

旁边辽军将士听了,怒在心里,却也敢怒而不敢言。

萧太后道:“你只救我一个人,就是你把我救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大好的江山都没了。”

韩昌道:“太后毋忧,只要太后出去了,到了西面,那里还有杨四郎的二十万大军和大片土地、牛羊呢。”

八郎笑道:“如何?只要你能活着,一定还是很开心的,不过你开不开心都与我无关,我只说救你性命,却没说要保你富贵。”

萧太后想了想,突然跪在八郎面前道:“八将军,我求你把我的部众也一道救活了罢。只要你救活了我这次,就抵上后面的两次如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