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三十一回、一报恩

凡夫小子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大红马见萧太后过来,可不干了,一掉屁股,抬腿就踢。 萧太后哪里想到大红马会发飙?就是想到了,又哪里躲得开?眼见就要踢到心口了,若是踢上了,以大红马的脚力,还不骨断筋折,要了命去? 八郎见了,把手里的金刀往地上一插,右手一揽萧太后的腰,把她拖离原地,左手一格,任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大红马见萧太后过来,可不干了,一掉屁股,抬腿就踢。

萧太后哪里想到大红马会发飙?就是想到了,又哪里躲得开?眼见就要踢到心口了,若是踢上了,以大红马的脚力,还不骨断筋折,要了命去?

八郎见了,把手里的金刀往地上一插,右手一揽萧太后的腰,把她拖离原地,左手一格,任凭马蹄子踢在了左臂之上。

大红马见八郎过来把自己阻止了,也就不再攻击了,但也没逃跑。

八郎见大红马不再进攻,也就放开了惊魂未定的萧太后。

萧太后按住了还在怦怦直跳的心,说道:“看来这匹马与我无缘,若是你不在我跟前,恐怕我就凶多吉少了。算了,这匹马我还是不要了。不过你刚才倒是救了我一命。”

八郎摇头道:“这次不算,是我照看不周才令你受惊吓的。只要不是你求我救命,就不算是我救你。你不要也罢,刚才我已经说过,这匹马是自己跑来的,也不是我的东西,算不得赠送。等我以后有了机会再得到其它东西,你若是想要尽管拿去好了。”

萧太后道:“如此宝马,不能骑一趟真是心有未甘,如果八将军能想办法让我骑一回,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也算是你报答过我了。”

八郎道:“这好办,只是这马没有鞍韂,你还是没办法骑。”

萧太后道:“这算什么难事儿,这里还不有的是,让他们给卸一副下来,不过你要先骑一次给我看看,我也好放心。”

八郎道:“好,你去叫人准备,我这就骑一次给你看。”说完拔起地上的金刀,来到大红马跟前。大红马好像知道八郎要骑它一样,竟然跪了下去,等着八郎上马。八郎见状,连忙跨了上去。大红马立起身来,既没有跑,也没有躁动,而是等候八郎吩咐。

萧太后见了,摇头道:“天生的缘份,是勉强不来的,你跑一圈给我看吧。”

八郎理了一下大红马的鬃毛,轻喝了一声:“驾!”大红马就飞奔而出。

大红马没有缰绳约束,八郎只是轻轻的抓着飘逸的鬃毛,任它随意跑了一圈。八郎坐在马背上,感觉比骑着有缰绳和鞍韂的还要适意平稳。而呼喝之间,大红马更是按照八郎的口令和拉扯鬃毛辨认方向,不一会儿就已经是驾轻就熟了,不用拉扯鬃毛,就能按照口令方向行进了。

八郎跑了一会儿,见大红马已经能够驾驭,就跑了回来。此时正好鞍韂缰绳都已经准备齐全,摆在了地上。八郎停住了马,跳了下来,把这些东西都给大红马佩戴起来。然后牵着大红马来到了萧太后面前,说道:“你来骑罢。”

萧太后道:“不行,若是没有你陪着,这匹马也不答应,我也害怕。这样吧,咱俩一起骑,它肯定是不敢发威了。”

八郎摇头道:“和我一起骑?那是不能,不过我可以帮你满足心愿,不过仅此一回。”宋人礼教,男女怎能搂搂抱抱骑一匹马?所以八郎不肯。塞外草原上骑马放牧乃是家常便饭,穷苦人家哪来的那么多马匹?因此男女同骑,在草原上是司空见惯,所以萧太后也不在乎和八郎同骑。

萧太后道:“只要你能想法子让我骑一回,我就心满意足了。”

八郎拉住了大红马的缰绳,嘴里说道:“大红马呀,大红马,奈何我欠了人家恩情了,你可要帮我还才行,就让别人骑一回吧。”

大红马见八郎嘴里念念有词,就安静的等候吩咐。众人见了,无不大惊,更加以为八郎是神人,竟然连马匹都能听他的命令。其实大红马哪里听懂了?只不过是等候八郎骑它而已。

八郎对萧太后道:“你过来骑罢。”说完不放心大红马,怕它还不老实,就把手直接抓到了马嚼子上,又一按大红马,大红马就顺势跪了下来,等候萧太后骑。

萧太后见了万分高兴,也不再害怕了,过来就坐上了大红马。

本来大红马还想反抗,奈何八郎死死的抓住了缰绳,丝毫反抗不得,只得任由萧太后骑上了。

八郎见萧太后坐稳了,就一提手中缰绳,让大红马站了起来。大红马这才明白八郎的意思,也就不再反抗了,老老实实站在那里,等候八郎吩咐。

八郎见大红马也不反抗了,就抓起金刀,一手牵着缰绳,慢慢的向前走去。

八郎牵着大红马在草原上兜了一圈,所过之处,不仅是牧民还是辽军将士,无不顶礼膜拜。只不过这些人跪拜的是心中的英雄,和草原上的神罢了。萧太后在马上见了,欣喜万分,心里那份美,甭提多高兴了!自己骑着草原上的神马,给自己牵马的是名闻天下的杨家将中最厉害的一位,文有安邦定国之策,武有横扫四野八荒之能,又接受着草原上最高的礼节。于是她坐在马上,向众人挥手致意,得意心情,真是难以言表。

八郎哪曾想众人会对着马匹跪拜?见萧太后春风得意的样子,真是羞愧得无地自容。

八郎回到原地,又按下大红马跪了下去,萧太后却意犹未尽,说道:“刚才只是慢慢的走了一圈,和骑其它马匹也没多大区别,我还没过瘾呢,要是让它跑起来就更好了。”

八郎摇头道:“为人不能太贪,休要得寸进尺!刚才你也风光够了,我也被你羞臊够了,正好扯平,我再也不欠你的了。你赶紧下来罢。”

萧太后道:“我如何羞臊你了?我怎不知道?”

八郎道:“为你个女人牵马坠蹬,还不算是羞臊?我可是今生第一次受辱。”

萧太后笑道:“咳!我以为是什么事情呢?不就是给我牵马吗?很多人想要牵还轮不到他们呢,要是能让他们牵马,还不美死他们!你怎么说是对你的污辱呢?”

八郎双眼一立,喝道:“胡说八道!那是你的臣民,与我何干?还不快点下来!否则我要放手了。”

大红马见八郎发怒,也不禁随着扬了几下头,吓得萧太后赶紧跳了下来,远远跑开。

八郎把大红马身上的鞍韂、缰绳全部卸了下来,扔在一边,带着光秃秃的大红马走了。


到了夜晚,草原上处处篝火,歌声、欢笑声,四处可闻。

八郎只是一个人孤单的坐在草丛中,闭目养神。旁边就是自己觅主而来的大红马,趴在了他旁边,也是一动不动,做假寐状。

天上的星星都睁开了眼睛,四周的歌声、欢笑声渐渐弱了下去,人们开始回帐篷里睡觉去了。尤其是那些男子汉,白日里忙活了一天捉马,早已筋疲力尽了,躺下就呼呼睡着了。

到了三更天的时候,突然从天边跑来一大群骑兵,悄悄地向熟睡的人群靠拢。

大红马听见了声音,就过来先用头撞了撞八郎,然后开口要叫。八郎早已听见了动静,只是没有动罢了,见大红马要叫,就轻轻一捂它的嘴。大红马倒也懂事,既没挣扎,也没乱叫,反倒安静的趴了下去,只是用眼睛望着远处,又时不时的看着八郎,等候吩咐。

这群骑兵,都是用羊皮包裹住了马蹄子,又是踩在青草下面的沙子上面,声音相当的小。这些人冲到了韩昌率领的护卫军帐篷前,开始四处放火,见人就杀。

韩昌这次狩猎出来也只不过带了八千人马,白日里又为了捉马而累得够呛,早都熟睡了,这时敌军一冲杀过来,就如同一群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虽然有些被惊醒的,刚一喊叫,就被贼军砍杀而死。就是韩昌自己,也寻不到自己的兵器和马匹,四处乱闯,哪里还顾及得了萧太后了。

萧太后身边的站岗护卫,是拼死保护着她。可怜萧太后,平素的威风一扫而光,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了,胡乱用件长袍裹着,就跟随卫兵边抵抗边撤退,只是身边的人是越来越少。

八郎看时候已经差不多了,萧太后身边只剩下三五人而已了,再也坚持不了片刻功夫了。于是他就站了起来,轻轻一拍大红马。大红马倒也听话,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八郎提刀上马,奔着萧太后就冲杀了过去,见到蒙面大汉,可就不客气了,挥起金刀,把乱党纷纷劈成两段。没几下子,八郎就冲到了萧太后跟前,正好她的侍卫也全部战死了。八郎一弯腰,夹起地上惊恐万状的萧太后,然后冲杀了出去。

那些蒙面大汉见了,想要拦阻,哪里是八郎的对手,不消一个照面就全被解决了。八郎也不贪功,催马就跑。本来那些乱党还要开弓放箭,可是大红马太过神骏,早已跑远了,想追是追不上了。

跑到无人之处,八郎把萧太后放在地上,回身又向来处冲去。萧太后本想喊叫他回来,见他早已跑远了,心里又怕招来乱党,或者是草原上的狼群,只得无奈的瘫在了地上,凭天由命了。

八郎回到乱军之中,挥刀一顿砍杀,那些蒙面大汉见是八郎,无不大惊,纷纷逃窜,白日他们也是见识到了八郎降马的威风了,也把他当作是神,哪里敢跟他打斗,未战先怯了。能不害怕吗?八郎骑的大红马不但吓人,更吓马,它可是比一般马匹高出了一头还多,只要它一声嘶吼,就吓得那些寻常马匹不寒而栗,它的声音穿透力太强了。而坐在马上的八郎,辽人又有几人不识?就是没有在金沙滩和幽州城见识过,但也听人说过他的威猛。那柄金刀和他身上宋人的衣服又是最好的标识,让人看了也是汗毛孔发炸。

八郎也不追杀这些乱党,冲到了铁镜公主的帐篷前来寻找她。这时铁镜公主刚好被一蒙面大汉给夹在肋下,八郎见状,催马来到近前,对着大汉就是一刀,把他的头颅削上了半空,然后一把提起铁镜公主,又冲杀了出去。

八郎来去如风,又找到了萧太后藏身的地方,把铁镜公主也放了下来,然后坐在马上,注目观瞧远处的一片火海。

蒙面乱党首领早已知道八郎把萧太后和铁镜公主救走了,但想到八郎骑的是光板马,没有鞍韂,还要三人同乘,于是率领一部蒙面人,就向着八郎逃跑的方向追杀过来。

萧太后见了,赶紧叫道:“八将军,我们还是先逃跑吧。”

八郎却默不作声,蒙面首领所想,八郎岂能想不到?他见蒙面乱党距离自己很近了,已经不出三箭之地了,于是双腿一夹大红马,奔着蒙面乱党就冲杀了过去。

八郎这次可是杀痛快了,有着大红马的配合,更是如虎添翼,没有一人能在八郎面前走过一合,只是一个照面,就把对手劈砍成两半了。马疾刀快,往来如风,把蒙面乱党杀的毫无还手之力。

乱党首领见了,赶紧吩咐道:“快些开弓放箭!”可是八郎挥刀拨打雕翎,却是泼风不透,哪里伤得到八郎和大红马?只射了一次,就被八郎冲到了近前,手起刀落,把这些放箭的大汉又给杀了。可怜那些放箭的大汉,因为射箭,手里没有抵挡的兵刃,连个招架的东西都没有,只得拿着弓一搪,却又如何抵挡得了八郎的神力和金刀的锋锐?连人带弓一起被削成了两段。

萧太后母女本来被吓得拥在一起,但见八郎如狼似虎的往来冲杀,敌人哪里还冲得到自己跟前?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放了回去,安心的欣赏八郎在乱军中往返厮杀。萧太后之前在幽州城就见识过八郎厮杀,只不过那时八郎是身不能动,还要顾着身后的七郎,而今天八郎却是把萧太后和铁镜公主隐藏了起来,放开手脚,全力拼杀。萧太后都看傻眼了,心说,若是在幽州城下的时候,他要是不照顾身后的杨七郎,百万军中取上将的首级真是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那天没有被他要了自己和天庆梁王的命去,真是幸运。

不一会儿功夫,八郎就已经屠杀了上千的乱党性命。但乱党还如同潮水一般,源源不断的冲杀过来。

韩昌见蒙面乱党渐渐远去,不再追杀自己和所剩的护卫军兵,心道不好,肯定这些人是去追杀萧太后了。于是赶紧整顿残军败将,寻到了自己的兵器马匹,领着八千人马剩下的不足千余部众,也向蒙面乱党的方向追了过来。远远望见八郎一人,来往如风,在乱党之中往返冲杀,好不惬意。于是韩昌心里有了底,命令手下,四外散开,只等着那些被八郎打伤和吓跑的人,逃过来,好捉拿。

乱党首领见自己精心准备的三千人马,却被八郎杀得七零八落,只剩下几百人了。本来三千人马在偷袭的时候,就消耗了有一千之众,毕竟是以少袭多。方才又被八郎一阵厮杀,死了又有一千多,所剩的不足一千人马早已心下慌乱,想着逃跑了。因此他也想到了逃跑,不敢再战了,于是他一摆手,向着来路撤军。

只是刚刚没走了几步,就被一顿乱箭又给射了回来,几百人又折损了大半。

韩昌见自己的人马数量上终于超过了对手,就哈哈大笑而出,对着蒙面首领叫道:“对面是哪位?赶紧自己亮出身份罢,不要自误,否则我可不客气了。”

蒙面首领回头再看来路,只见八郎一人横刀立马,拦住了去路,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而对面的韩昌兵马又把自己围在了中间,想逃跑是很难了,因此只得一咬牙,只得摘下了蒙面黑巾,举手投降。

韩昌一见正是皇室宗亲耶律沙,但也不再客气了,喝令军兵把他拿下了,其他人等也一律捆绑上了。

萧太后和铁镜公主,见再无危险了,就主动的走了出来,和韩昌会合。

八郎见了,也没拦阻,催动大红马默默走开了。


次日黎明,萧太后母女寻到八郎,给他送来了许多牛羊肉和衣服等作为赏赐。八郎摇了摇头,表示拒绝,懒的连一句话都不想说。

萧太后笑道:“八将军,昨日你救了我一命,夜间又救了我母女两条命,加起来也是三条命了,现在你我已经是互不相欠了。我们母女为了答谢你,特来奉上一些酒肉和衣服。你吃了饭就可以走了。”

八郎摇头道:“昨日白天,大红马踢你是我照看不周,算不得是救你。至于救你女儿性命,是因为她服侍过我,我要报恩于她,也算不得是一条人命。只是昨夜救了你一命倒是真的。我还欠你两条命,没有偿还这两条命之前,我是不会走的。至于这些东西,我是不会要的,我不想再欠你的情了,你拿回去罢。”

萧太后仍是满脸堆笑道:“八将军,至于是一次和三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话覆前言,救过我了。昨天从你救了我开始,你已经是我的恩人了。只是咱们这样恩人的叫着让人别扭,咱们不妨换个称呼如何?每次你都是叫我,你呀你呀的多难听。如果你愿意,不妨这样,你叫我一声岳母好了,反正你四哥都已经叫我了。你看如何?”

八郎喝道:“你休想!杨四郎叫你,是因为他已经投降,而我不叫你,是因为我没投降。我说过的话还算数,如果你愿意,在我没有救你三次之前,你尽可杀了我,我决不还手就是。”说完就扔掉了手中的金刀,闭目待死。

萧太后愣了一下,马上又是满脸笑意,道:“八将军果然义薄云天!如此信义之士我怎忍心下手加害呢?你不愿也就罢了。不过为了答谢你的救命之恩,这些东西你就收下吧,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你看你身上的衣衫都破了,也该换件新的了。”

八郎见她不再胡说,这才平息了一下怒火道:“衣服就不用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穷命罢,在杨府之时,爹娘只知道督促习文练武,无人过问我的衣衫是否破旧,哥哥们都有嫂夫人打理,我孑然一人,也早都习惯了。只要还能遮羞足矣,不求其它。至于吃食吗?但能裹腹就成,哪还用得着美味珍馐?”

萧太后道:“八将军真是可怜,没个人照看,日子多难过呀。不如就让铁镜照顾你好了。”

八郎道:“我自己倒不觉得可怜,是你们过惯了奢靡生活,觉得穷苦人可怜罢了。我也用不着他人照顾,我会如约完成剩下的两次。你们可以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