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爹时代的双重伤害

王二混 收藏 3 230
导读:从“我爸是李刚”的叫嚣,到最近的李双江之子李天一打人事件,再到温州马文聪撞人后称“我爸是市长”,所有这些都在提醒人们:现在是一个拼爹的时代!有网友甚至总结出了中国四大名爹:李刚、王军(郭美美的干爹)、卢俊卿(卢美美亲爹)、李双江。   在中国历史中,拼爹的游戏从来层出不穷。从东汉末年直到唐朝的五六百年间,门阀制度根深蒂固。那样的时代,投胎绝对是个技术活,若投错了胎,即便你日后很有才,也难以在社会上混得开,正所谓“上品无寒门”是也。   今天拼爹游戏中的富二代、官二代,他们**跋扈的本质与古代

从“我爸是李刚”的叫嚣,到最近的李双江之子李天一打人事件,再到温州马文聪撞人后称“我爸是市长”,所有这些都在提醒人们:现在是一个拼爹的时代!有网友甚至总结出了中国四大名爹:李刚、王军(郭美美的干爹)、卢俊卿(卢美美亲爹)、李双江。

在中国历史中,拼爹的游戏从来层出不穷。从东汉末年直到唐朝的五六百年间,门阀制度根深蒂固。那样的时代,投胎绝对是个技术活,若投错了胎,即便你日后很有才,也难以在社会上混得开,正所谓“上品无寒门”是也。

今天拼爹游戏中的富二代、官二代,他们**跋扈的本质与古代权贵子弟是一样的。他们都认为,只要抬出自己的老爹,就没有摆不平的事。只不过今天的富二代、官二代更赤裸,更低能。在魏晋时代,纨绔子弟起码要学习基本的礼仪,以维持贵族的风度和面子;在清朝,皇族弟子也多要经受严格的文化训练,他们熟读儒家经典,即便不真心认同,起码在做坏事的时候不敢太“赤裸裸”。今天的富二代、官二代完全生活在功利主义盛行的时代,过多的财富和特权让他们的欲望和嚣张之气无限膨胀。他们在物质享受上应有尽有,而在精神生活方面则极度缺乏幸福人生所必须的教育与训练。这其实是很可悲的。

从李双江儿子李天一的打人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出这种悲哀。仰仗着名爹,李天一享受了令人羡慕的教育资源: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第三小学、人民大学附中、美国沙特克圣玛丽冰球学校,每一所学校都令普通人家的孩子望尘莫及。此外,仰仗父母的关系,他四五岁就成了“年纪最小的申奥大使”,多次与父亲同台演出献歌,在中央民族乐团音乐厅开过“假日歌友会”。可是,这么多的优质资源堆放在一起,也没能让李天一同学学会最基本的做人道理:仁厚、谦和。相反,很多富二代、官二代出事都是源自他们性格中的那些恶劣因子:炫耀、嚣张、目无法纪、**跋扈……

子贡曾经问孔子:“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孔子答:“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对于君子而言,子贡“贫而无谄,富而无骄”的标准是一条底线,而孔子“贫而乐,富而好礼”则是在此基础之上的更高要求。可惜的是,拼爹时代的富二代、官二代,往往连“富而无骄”都做不到,遑论“富而好礼”?

由此我们可就看出拼爹时代的双重危害。在外部层面,拼爹游戏损害了社会公正。老子说:“民之轻死,是以其上求生之厚”,我们也可以说,只要有一部分人可以凭着有权有势的老爹过着纸醉金迷、**跋扈的日子,那么就必然会有另外的一部分人要过紧巴巴乃至温饱还不能解决的生活;只要有一部分人可以凭借着老爹的权势**跋扈,那么就必然有另一部分人会因此得不到正常上升的机会,乃至受到无辜的伤害。这是问题的一方面。拼爹时代的另一层危害是,父辈的过多溺爱其实也会对富二代、官二代的心灵造成深深的伤害。过度迷信权力和金钱的孩子,其心灵常常是贫瘠的,因为他们习惯了向父母和社会索取而绝少体会为他人付出和为社会奉献的快乐。他们习惯于炫耀和跋扈,而不懂得谦逊、低调的智慧,他们只知道用金钱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而没学会让心灵于安详自在中生长出一棵名叫幸福的大树。

无数事实都证明,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往往只会享乐,不会惜福,更不愿意奋斗。一旦失去了老爹和家族的荫庇,他们的实际生存本领往往不如平民百姓的子弟。中国人常说“富不过三代”,其道理就在于此。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