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警之血火1928 正文 18.小喽啰的幸福生活

guangfuhuaxia2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0.html[/size][/URL] 许三小是一个贺瓠子山寨的小喽啰,为什么叫他许三小呢?这是因为他个小,脑袋小,说话声音小,所以山寨里的众人都叫他许三小。 望着碗里的牛肉,闻着那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许三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现在过得日子是真的。他出生在黑龙江一个穷苦的猎户家庭,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0.html




许三小是一个贺瓠子山寨的小喽啰,为什么叫他许三小呢?这是因为他个小,脑袋小,说话声音小,所以山寨里的众人都叫他许三小。

望着碗里的牛肉,闻着那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许三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现在过得日子是真的。他出生在黑龙江一个穷苦的猎户家庭,家里八个兄弟姐妹,他是老大,全家人的生活都靠着父亲手里的猎枪过活,他父亲是他们村里最好的猎手,靠着手里的猎枪,他们一家人的日子虽然过得紧巴巴的,但还能过得去,逢年过节,一家人也能扯上几尺布做件新衣裳,割几斤猪肉过一个不错的年。许三小很小就跟着父亲学习打猎的,他的父亲很严,总是手把手教他如何射击、如何隐藏、如何设置陷阱、如何追捕受伤的猎物。他就在这样的日子里快乐的生活了十一年,直到他十一岁,他还记得那一年的冬天雪特别大,家里又快断炊了,他的父亲只好冒着大雪进入老林子里打猎,结果这一去就没有再回来,后来村里的猎手们在雪停了以后进山找了两天才在一棵大树旁边找到了已经被冻成了一座冰雕的父亲,那时他手里还紧紧的握着那杆祖爷爷传下来的猎枪。

父亲死后,家里失去了顶梁柱,日子更苦了,许三小不得不拿起了父亲的猎枪,挑起了家里的重担,许三小虽然跟父亲学习了好多年,但是在经验上完全不能和父亲相比,许多时候都是空手而归,还好村里的几个好心的猎手常常接济他们家,日子这才面前过了下去,后来到了他十五岁的时候,家里的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他娘也得了重病,看病要花很多的钱,许三小听人说当土匪来钱很快,他一咬牙,把手里的猎枪交给二弟后就上了山,投了贺瓠子的寨子。

土匪的生活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惬意,即使是贺瓠子这样的大绺子,那些豪门大户也不是他们敢招惹的,只有那些没有背景的商人地主才是他们劫道的目标,土匪也没余粮啊,他们这些小喽啰每天也只是勉强填饱了肚皮,要想挣钱给娘看病,那完全是没戏,就这样他娘的病是一天比一天重,拖了两年后病死了,知道这个消息的许三小心里恨意难消,恨自己没本事,挣不到钱,不能给娘看病。

后来,贺爷带着他们去偷袭另一伙胡子,结果没想到对方的火力如此强大,轻重机枪、火炮,还有那种怎么打也打不烂的铁盒子,那一仗成了许三小心里的梦魇,他晚上时常还梦见那些被炮弹炸死的弟兄的惨样。

幸运的是,许三小活下来了,做了一个俘虏,起初他很害怕,不知道对方会怎么处理自己,后来那帮胡子把自己一干人押到一个山寨里,每天就是种地、养牲口,只要自己好好干活,对方根本不会管自己做什么。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一天贺爷派人通知大家,说要越狱,虽然许三小对目前的生活比较满意,但是挂念家里弟弟妹妹的许三小还是决定和贺爷一起逃跑。

出乎许三小意料的是,那天的逃跑行动异常顺利,贺爷就像算到了一样,避开了所有的警卫,带着大家完成了胜利大逃亡,原来这里的防备这么松懈啊,许三小还一直以为这里防备很森严呢。

逃出来的贺爷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一批军火,整个山寨的弟兄们都人手拿到了一杆全新的步枪,身材高大的人甚至还分到了一挺机枪,最让许三小吃惊的是,他竟然看到了两门火炮,那绝对不是寨子里以前的那门青铜火炮可以比拟的,正是在这两门火炮的帮助下,贺爷才能带着我们破了一个又一个大宅院。

开始时,许三小对杀人还很不适应,可是当他看到大宅院里的那些豪华装饰之后,他的心思变了,那些东西随便一个的价钱就够许三小一家生活好久,“要是我能这么有钱的话,娘也不会死了。为什么他们就能过这么好的日子,我们却要饥寒交迫,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小三子,你傻愣在那里干啥子啊,这牛肉不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哎呀,这鬼天气,真冷,贺爷也真是的,大冬天的领我们跑外蒙来干嘛,这时候要是有口烧刀子就好了,配着这牛肉,嗯,那滋味……”

同伴的话让许三小回过神来,感激的望了一眼提醒自己的老牛头,低下头狠狠的扒拉着自己碗里的饭菜。虽然老牛头嘴里训斥着他,但是他心里明白对方这是在关心他,许三小是打心底里感激老牛头,要不是他的关照,自己一个毛头小子,根本活不到现在,许三小有时觉得老牛头就像他父亲一样。

看着埋头苦干的许三小,老牛头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这一笑,他脸上的那些褶子都舒展了开来,“要是我家牛娃活着也该这般年纪了吧。”

“牛大叔,你说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啊?”虽然牛肉好吃,但是挂记着弟弟妹妹的许三小还是急切的想要回老家,把这些日子的收获交给弟弟妹妹,让他们也能分享自己的快乐。

“不知道啊,怎么,小三子想家了,呵呵,我估计我们还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再说就是我们离开这里,短期内也不会回黑龙江,你知道,我们前段时间在黑龙江做了那么多买卖,把官府惹得狠了,现在回去准没好果子吃。”饱经世故的老牛头对这方面很有经验。

许三小心情很失落,丰盛的晚餐带来的喜悦也被老牛头的一席话给冲淡了。

看着许三小失落的样子,旁边的胡子打趣道,“哎呀,我们的小三子是寂寞了啊,来来,等下次再破了蒙古鞑子的营地,给你找个蒙古娘们让你尝尝女人的滋味就不想家了,啊怎么样,小三子,好不好啊?”

这么露骨的话让还是雏的许三小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不过周围的土匪们可就兴奋起来了,这寒冷的夜晚,贺爷又不让喝酒,只有关于女人的事儿才能让这帮胡子热血沸腾。

这个说道,“哎呀,小三子,你是不知道,这蒙古女人屁股又大又圆,奶子也大,一看就是好生养的主,说不定你一炮就给你们老许家添了香火。”

那个说着,“就是就是,说不得运气好,还能给你找个黄花闺女破了你的童子身,不过,这蒙古娘们骑马,那层膜早就没了,见血是没戏了,嘿嘿,哥哥我给你说,这女人啊就要……”

一番喜笑怒骂之后,渐渐地,营地里的声音小了下去,大家都奔波了一天,谈笑了一番之后也都睡下了。

“我一定要多抢些东西,让弟弟妹妹过上好日子。”望着天空上明媚的月光,许三小暗暗地下定了决心,紧了紧身上的被子,许三小沉沉的睡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