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都喜欢在小旅馆盖章么,敢情要那么豪华的办公室用来作秀的!

南悦 收藏 0 519
导读:近日,天涯论坛上出现一则“官员涉嫌强奸人民教师”的帖子引起网友广泛关注,发帖人是毕节阿市中学26岁的初中英语老师—周琴。她称2011年5月17日,阿市中学校长强令她陪8位领导喝酒。酒醉后的她,被毕节阿市乡国土资源管理所所长王忠贵强奸了。更让人感到震惊的是:网传周琴向当地派出所报案,警方竟然说:“戴避孕套不算强奸”。   在这两天,早报记者前往毕节市进行了调查。 当事人讲述 校长要求她给领导敬酒   她总共被要求敬了十五六杯,这已远远超出她的“可承受范围”。   20

近日,天涯论坛上出现一则“官员涉嫌强奸人民教师”的帖子引起网友广泛关注,发帖人是毕节阿市中学26岁的初中英语老师—周琴。她称2011年5月17日,阿市中学校长强令她陪8位领导喝酒。酒醉后的她,被毕节阿市乡国土资源管理所所长王忠贵强奸了。更让人感到震惊的是:网传周琴向当地派出所报案,警方竟然说:“戴避孕套不算强奸”。


在这两天,早报记者前往毕节市进行了调查。


当事人讲述


校长要求她给领导敬酒


她总共被要求敬了十五六杯,这已远远超出她的“可承受范围”。


2011年5月17日,正常情况下,周琴这天上午有两节英语课。但当天,从上午9点开始学校就要进行法制宣传,因此上午的课全部取消。值得一提的是,英语老师周琴是法制宣传活动的两位主持人之一。


中午12点,活动结束。学校把各位领导和教师一起召集到乡政府的食堂吃饭,这里也是学校经常用来招待客人的地方。当时,老师们是在一个房间内吃饭,领导们则在另外一个房间。用餐之前,校长代礼平点名要周琴去给领导们敬酒。拗不过校长的周琴来到8位领导之间,她被要求依次敬酒,每人一杯。除此之外,她还被要求敬交警大队教导员三杯,被要求敬土管所所长王忠贵两杯。


周琴说,没有想到看起来外表“忠厚老实”的王忠贵,竟然就是她噩梦的开始。


周琴家属说,当时王所长就是从后面用木梯爬进洗手间的。


“法制宣传会上,没见到这个人,经校长介绍,我才知道他叫王忠贵。”周琴说,那是她第一次见他。


周琴说,自己来到阿市中学以后,每逢招待客人,校长代礼平总是让她出来敬酒。自己出于工作应酬,不得不去敬酒。而即使那样,她只要喝上三至四杯容量五钱的酒就头脑发晕。而当天,喝的是50多度的白酒,她总共被要求敬了十五六杯,这已远远超出她的“可承受范围”。


敬酒终于结束,周琴向校长打了个招呼,准备回家休息。


■ 记者调查


昨天,阿市中学校长代礼平告诉早报记者,5月17日来学校进行法治宣讲的是毕节公安局交警大队教导员张强、阿市乡派出所所长王腾等人,主要内容则是交通知识,禁毒贩毒等基本法律常识。


阿市中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说,用餐之前,校长代礼平曾拦住她和其他老师,要老师和领导们坐在一起。


阿市乡派出所所长王腾说,当天的确是校长喊周琴来给领导敬酒。但周琴究竟喝了多少,已经喝多了的王腾并不清楚。


进入卫生间的第一道门锁不知为啥已经坏了。


当事人讲述


酒醉上车来到土管所


“他走到门边把门关上,插上插销。又走回来坐在我左边,开始对我搂搂抱抱。”


就在周琴趔趔趄趄地从政府食堂走出来的时候,她遇到了之前敬酒的土管所所长王忠贵。


周琴清晰地记得,王问住哪里,要送她回去,说着便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倒回来几步,停在她旁边。


周琴说,考虑到政府食堂到自己的住处不到1公里路程,走路只要几分钟便可到达,而且自己和他并不熟,所以开始是拒绝的。


但拒绝几次之后,王忠贵仍坚持要送。此时,周琴想,自己作为一个老师,喝得醉熏熏的,要是碰上学生或熟人,形象也不好。于是,她最终上了王忠贵的车。


不过,王忠贵并没有朝周琴住所的方向走,而是开车前往土管所方向—这是与她的住所完全相反的方向。


周琴说,她并不知道土管所在哪里,一直以为是顺路,当时她也辨不清方向,而且她听到王忠贵打电话,说有人在等他盖章,她当时的想法是,即使王忠贵先回到土管所,盖章之后还是会把自己送回宿舍的。


当时的她并未想到会遇上危险。


7月11号,周老师家属找到阿市乡中学校长代礼平询问当时喝酒的事情。


途中,周琴的两位同事—阿市中学的两位老师曹景禄和陈海相继上了车。曹因下午有课,坐到学校大门之后就下车了。而陈海则和周琴一起乘车到土管所。


到土管所以后,王忠贵便邀请陈周二人上自己的办公室坐坐,喝点水。周琴见有陈海答应上去,也就跟着下了车。


“他们走在前面,我扶贴着楼梯的墙壁慢慢上去。”周琴说,到办公室后她还和陈海聊天。后来自己坐在沙发椅上有点迷糊。过了几分钟,陈海自顾自地就离开了。


周琴也看到了那个在电话中约王忠贵盖章的人,也算是她认识的一个亲属。但是当那人走了之后,“这时,王忠贵走到门边把门关上,插上插销。又走回来坐在我左边,开始对我搂搂抱抱。”周琴说,她想使劲挣开他,但他的力气太大。


于是,当时神智还有些清醒的周琴已经意识到了危险,她借口进洗手间,以此来躲避他。


洗手间有两道门,出于安全考虑,周琴将两道门都反锁。此时,对于当时的周琴来说,洗手间是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果然,没过几分钟,王忠贵开始咚咚咚地敲打洗手间的门,他问周琴为何还不出来。心里害怕的周琴便敷衍着说“就要好了,等一会儿”,但始终没有开门。


周琴想的是,自己这样拖延一下时间,在洗手间吐一会儿、休息一会儿,等酒醒之后再出去。


她用后背死死抵住门,渐渐昏睡过去……


阿市乡国土资源管理所大门紧闭,但没有上锁。没有工作人员值班。


■ 记者调查


阿市乡国土资源管理所与阿市中学相邻,王忠贵的办公室在二楼,二楼客厅是平时办公的地方,另外还有一间档案室和一个独立卫生间,门牌上写着“所长室”的地方,就是王忠贵的办公室和卧室。


当天在土管所等着王忠贵盖章的人名叫马克,是阿市乡政府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他成为“事情发生前最后一个见到周琴呆在土管所的人”。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马克说:“我认识周琴,她是我侄儿的女朋友。”


5月17日下午3点,马克来到土管所,请王忠贵盖章。“我看到周琴坐在办公室的竹椅上。”此时,周琴给马克打了个招呼。“明显的感觉出来她是喝了酒,说话都是语无伦次的。”


后来,盖完章的马克离开了。


当事人讲述


“我被王忠贵强奸了”


下午6点,周琴苏醒时发现,自己躺在王忠贵的床上,室内一个人都没有,而她身上一丝不挂。


在厕所中昏睡过去的周琴万万没有想到,王忠贵竟然从洗手间的窗户跳了进来。


周琴后来得知,王忠贵是在土管所一楼拿的木楼梯,搭在卫生间的外墙上,然后爬进的卫生间。当时王忠贵想把她拖出去,但是门打不开。迷糊中的周琴感觉到,王忠贵又从洗手间的窗户出去,回到办公室,从外面打开那道门。


此时的周琴完全醉得睁不开眼,她只能迷糊地感觉到,被拉出来之后,王忠贵还朝她嘴里灌水,确切地说,那是不是水她也不知道。


下午6点,周琴苏醒时发现,自己躺在王忠贵的床上,室内一个人都没有,而她身上一丝不挂。顿时,她明白此前发生了什么事,“我被王忠贵强奸了。”周琴听到楼下有人说话,下意识里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赶紧把自己的衣服穿上,整理下头发,然后偷偷从窗户往外看,趁没人发现悄悄走掉。


事后回忆起这一天,周琴说,这是她过得最艰难的一天。


“一整天,我都是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究竟干了些什么。”周琴告诉早报记者,她依稀记得,18日这天上午,她迷迷糊糊上了两节英语课。后来一个同学母亲逝世,她便回到距离学校20公里外的普宜老家参加葬礼,结束后,回到家就一言不发地把自己关进房间。


今年26岁的周琴,2010年大学毕业后,遂考入毕节市阿市乡一所小学,后被借调到阿市中学,担任该校初三年级英语教师。


母亲李心萍发现周琴有些异样。按往日,周琴回到家都会和自己说说话,还会为起早贪黑摆地摊的她做饭。可这天,周琴回到家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一点声响都没有。


“做好饭,连续叫了她几次,她都不出屋。”李心萍说,接下来的一幕让这个做母亲的感到震惊,她一见到我就“咚”的一声跪起,说,“妈,我对不起你。”一整天,我都在想到底要不要把自己的遭遇告诉母亲。“母亲承担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我不想让她再有负担。”周琴说,还有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是,自己要不要报警。


事情刚发生后,周琴不敢报警。害怕以后她的名声全部被毁,甚至害怕再也没有颜面回家。但转念一想,如果她不报警,或许以后还有悲剧发生,她不想让历史重演。如此,两种想法就在脑海里不断折腾。


在母亲再三追问下,周琴说出了前一天晚上的遭遇,“我被强奸了。”


这样的消息让已经48岁的李心萍不知所措,母女俩抱着痛哭。随后,两人毅然决定,“报警,还女儿一个公道。”


5月18日晚上7点,周琴把她的遭遇告诉了已经交往半年的男友,并让男友向阿市乡派出所报警。


■ 记者调查


毕节市公安局一位警官告诉早报记者,警方在查看现场时,在土管所一楼发现了木制楼梯,外墙上还发现梯子曾经搭在上面的痕迹。一个细节是,王忠贵竟然打不开通往办公室的“第二道门”。


早报记者实地走访时发现,这个通往办公室的“第二道门”门锁是坏的,如果反锁,则很难从里面打开门,必须从外面拿钥匙打开。“平时都不会关这道门,那天周琴可能是在情急之下才将这道门反锁。”一位知情人告诉早报记者。


5月19日下午2点,毕节市公安局刑侦部门对王忠贵的卧室进行了调查取证。


毕节公安局一位警官告诉本报记者,土管所房屋后面发现了用过的避孕套,房间内有卫生纸,警方还将床单拿去化验。


“这些可以证明,王忠贵和周琴是发生了性关系。”上述那位毕节市公安局警官告诉本报记者。


事情发生之后……


戴避孕套不算强奸?


记者了解到,目前,公安机关对此事仍没有调查结果。检察院曾以证据不足为由,让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周琴百思不得其解,她觉得证据已经很充分了,为何相关部门还说证据不足?


周琴昨天告诉记者,早在5月18日晚上好在作第一次笔录之后,就隐约感觉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那个教导员告诉我,戴避孕套不算强奸。”周琴回忆,报案那天晚上,给自己作笔录的是阿市乡派出所教导员钟显聪。而此人,前一天中午自己曾给他敬酒。


周琴说,钟显聪又“劝”自己,“这个事全都是你自己弄的。现在不要声张闹大,为了名誉着想,我会替你保密。”


“我1岁的时候,爸爸就被人打得精神分裂,脑子时好时坏,完全没有劳动能力。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妈妈抚养我和弟弟,供我们读书、上大学。”周琴说,“我妈妈太苦了,我不想让她再受这样的罪。”


周琴一家要证明这个年仅26岁的女老师的清白。


当天晚上报案之后,李心萍在土管所坚守案发现场到凌晨三点,周琴的姨爹随后来替她轮守。“我怕王忠贵回来破坏现场。”


早报记者昨天上午11点在阿市乡派出所内见到了钟显聪,他解释说,给周琴录完口供后,发现她所反映的强奸案“暴力特征不明显”。而且还提到有避孕套,在强奸罪方面,很难认定。所以才问周琴,是否能接受和解。


好多人都劝她“私了”?


其实不止是阿市乡派出所教导员钟显聪劝周琴“私了”,随着警方立案,各种“私了”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据周琴说,5月19日刑侦取证之后,一位自称是国土资源局的周姓工作人员找到她和母亲,希望他们不要再告王忠贵,并说这个事不要闹大,不要伸张,他们会处理,可以商量。最后被周琴母女拒绝。


5月20日晚上9点,周琴和母亲前往毕节公安局配合调查时,上述那位周姓工作人员再次打电话给她们,说要约她们去谈一下,周琴仍然拒绝。


5月22日,普宜乡土管所所长也曾找到周琴的姨爹,希望他能劝劝周琴母女不要把事情闹大,并称某国土局的局长要见她们。周琴的姨爹拒绝了。


李心萍说:“现在人被侮辱了,有人还散布谣言,说我女儿是为了出风头、调工作、住土管所的房子。我要通过法律程序还我女儿一个清白,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家虽然穷,但是钱买不到做人的尊严,多少钱都买不到。”


事情发生后,周琴就再也没有返回学校。而她所教的初三(1)班已经换了好几个英语老师了。他们并不知道为何周琴不再教他们,尽管曾经哭着打电话让她回来,但仍无济于事。


校长代礼平说,2010年周琴借调到阿市中学,一是减轻了其他老师的负担;二是周琴确实教得很好。有好几次,校长还让其他英语老师去听周琴的课。


“现在初三的学生都毕业了,可能永远都无法教他们了。”周琴说,她并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案子,要何时才能查清。


早报记者昨天通过阿市乡国土资源管理所要到王忠贵的电话,希望联系他就进行采访,但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媒体将继续对此事进行跟踪报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