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载回归,故人不在,《执笔郎》以寄狼峪诸友

契丹孤狼 收藏 8 141
导读: [size=14] 执 笔 郎 执笔郎,泪千行,九寒映雪疾书忙。 笔落华章空锦绣,万言才得半斛粮。 半斛粮,傲骨丧,一生宏愿付浊浪。 谁言庭梅独傲雪,恶风过后满地苍。 夕阳如血暮色里,且叹年华逝如江。 安得夙夜求温饱,忍看冷眼细思量。 自古紫蟒皆豪富,不见布衣拜玉堂。 但得千金银万两,何必寒窗十载长。 且看鼓乐春风阁,仕子如云女如蝗。 觥筹恍惚三杯尽,醉里犹呼续琼浆。 流莺漱玉曼妙姿,明眸点绛体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执 笔 郎


执笔郎,泪千行,九寒映雪疾书忙。


笔落华章空锦绣,万言才得半斛粮。


半斛粮,傲骨丧,一生宏愿付浊浪。


谁言庭梅独傲雪,恶风过后满地苍。


夕阳如血暮色里,且叹年华逝如江。


安得夙夜求温饱,忍看冷眼细思量。




自古紫蟒皆豪富,不见布衣拜玉堂。


但得千金银万两,何必寒窗十载长。


且看鼓乐春风阁,仕子如云女如蝗。


觥筹恍惚三杯尽,醉里犹呼续琼浆。


流莺漱玉曼妙姿,明眸点绛体透香。


忽听寒鸦悲鸣远,北向暮山两彷徨。




科场已成昨日事,而今唯求续命粮。


公文一字官不识,引得恶棒遍体伤。


苦泪入砚研做墨,笔蘸凝血写断肠。


回眸茅庐隙飘雪,风吹草帘寒北窗。


嶙峋瘦骨浑浊目,两鬓微霜十指凉。


怅然指天天不语,冬雷震震遁远疆。




堂下贤妻面有菜,忍饥难调无米浆。


我自犹裹三分絮,她着麻衣塞草装。


唤儿莫作饥寒啼,半缶冷粥且自尝。


待得九章文书毕,质钱与汝买膏粱。


哑然泣泪忙抹拭,唯恐惊扰老高堂。


砚上薄冰寒彻骨,昏灯半盏做文章。




罡风骤起虎狼啸,彤云四聚雪茫茫。


天地晨昏皆白首,何日破晓见故阳。


犹思碧血燃烈焰,破砚砺剑笔做枪。


一夕铁马冰河梦,北望雁门衰草长。


奈何七尺须眉志,苦忍饥肠对文房。


回首瓦缶无粒米,原来君子不如娼。




休谈迂腐酸儒事,浊泪怎可惊玉皇。


蜉蚁小民似刍狗,避风解衫拭棒疮。


残生不可轻言死,我亡家人不久长。


但把心事化蝇楷,落笔犹怕费纸张。


忍泪呼儿细叮咛,生为人杰莫乞糠。


宁为楼兰一枯骨,不做血泪执笔郎。


历时三载,今终篇成。不易一字,畅我心声。


满纸辛酸,君子自听。得失寸心,无影无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