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再行扬州(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法王冷哼一声,道:“诸葛大公子,如果你敢拿你的妹妹做赌注,那你大可赌一赌你妹妹不在我们手里,你不要忘了,现在主动权在我们手里,还轮不到你在这里讲条件,只要你把圣龙铁卷拿出来,你立刻可以见到你的妹妹,否则等我失去了耐性,你的妹妹可能就要倒霉了。”

“你……”诸葛清风气的浑身乱颤,可是又不敢拿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做赌注,只得将火气压了又压,尽量将语气放平和的说道:“铁卷暂时不在我身上,那么贵重的东西肯定放的地方也不同,家父让我先过来,他正在去取圣龙铁卷的路上,还请阁下言而有信就行。”

法王眼睛一翻,道:“你拿本法王当三岁小孩子吗?你这分明是拖延时间,我告诉你,不要打算和本法王耍什么花招,否则会让你抱憾终生的!”

听到这话,诸葛清风反倒冷静了许多,笑道:“阁下恐怕是多虑了,人在你们手里,我还没有无情到拿自己的亲妹妹做赌注的地步。”

法王怒眼微闭,极其鄙夷的说道:“你知道这点就好,那本王就再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如果到时候你父亲还不带着圣龙铁卷出现,那你就等着给你的妹妹收尸吧!”

张云龙听到这里,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于是悄悄的暗中传音给诸葛清风道:“诸葛兄,小弟找个理由离开这里,暗中在附近找一找令妹,看看能不能将令妹救出来,如果你同意就稍微点一下头。”

诸葛清风听到这些,一时也不敢决定,必定那是自己的亲妹妹,万一有什么闪失他没办法向全家人交代,所以心中思量了很久,最后才艰难的轻轻点头。

张云龙得到了他的首肯,便大声开口道:“公子,小弟去迎一迎诸葛前辈,以免他在路上遇到什么麻烦!”

诸葛清风也故意接口道:“那就有劳兄弟了,有什么变化立即发信号给我们。”

法王鄙夷的看了看对话的二人,也没有多想其他。但是在他旁边的圣童却察觉出了一丝不对,也在暗中对那个阴阳脸传令,让阴阳脸跟紧张云龙。

焦妍凤听张云龙说出这么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便已经知道了他的用意,于是也开口道:“龙哥,我跟你一起去,路上也有个照应。”

张云龙微微一笑,道:“不用了,我脚程快,一会就回来了,你和李大哥他们在这里多加小心。”

说完,张云龙迈步离开了当场,当出了众人的视线后便将追风步施展到极限,生出一片幻影眨眼消失的无影无踪,起初那个阴阳脸还能跟上一段,可是没过一盏茶的时间阴阳脸便把张云龙给跟丢了,使阴阳脸恨的牙根咯咯直响,只得灰溜溜的回到破庙,当他看见圣童的时候,脸上更是羞愧难当。

且说张云龙摆脱了阴阳脸之后,又悄悄的折返回来,只不过这次他是凭着高深的轻功高飞低走,一路小心又小心,可惜他将这附近能藏人的地方都悄悄的探查一遍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特别的地方,只是偶尔看见一些隐藏在暗处的景教门徒而已,竟然连一个女子他都没有见到,因此张云龙不得不无功而返。

张云龙心中暗道:“难道说诸葛姑娘就藏在破庙之内?可是当时并没有发觉庙内有任何动静啊!”

就在这时,从树林的小路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张云龙急忙一纵身跃上旁边的大树隐藏起来,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童东张西望的走过来,其脚步极为稳健,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百姓家的孩子,而且在这个男童的身上张云龙感觉到一种似曾相识的力量。突然张云龙灵光一闪,心中喜出望外,暗运内力一个闪身直接落到男童的身边,还没等男童反应过来,张云龙直接扣住男童的脉门,轻声说道:“甄永辉,你可让我好找啊!”

男童被突如其来的人影吓了一跳,当他看清来人是谁后更是心中一惊,但是表面上并没有露出破绽,而且怯生生的说道:“大哥哥,我身上没有钱,你认错人了,我不叫甄永辉,我叫赵林。”

张云龙冷哼一声,道:“甄永辉,你就别在我们面前演戏了,你身上那种与常人不同的怪异力量能骗得了我第一次,却骗不了我第二次,我的烈阳金刀被你送哪去了?”

男童听了张云龙的话,心中不禁咯噔一下,声音也随之变的粗厚许多,低声说道:“好小子,你是第一个能识破我身份的人,既然大爷我落到了你的手上,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张云龙手上猛一发力,甄永辉顿感浑身疼痛难忍,冷汗瞬间从双鬓滑落,张云龙怒道:“我虽然与你并没有多大仇恨,但是你盗我金刀,我就已经有足够的理由杀了你!”

甄永辉冷笑一声,道:“如果你现在杀了我,你将永远不会知道金刀的下落,而且你们现在想救的人也有可能因此香消玉殒。”

张云龙微微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救人?”

甄永辉看了看张云龙,并没有直接回话,而是反问道:“你觉得我们两个在这个地方谈论这个问题合适吗?”

这时张云龙才意识到在这里抓着甄永辉的手确实有些欠妥,很有可能因此被景教的人发现踪迹,影响到诸葛姑娘的安危,不禁后悔自己的冒失行为。急忙抓着甄永辉施展绝顶轻功消失在原地,直到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才停下脚步。

张云龙试探性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来救人的?”

甄永辉露出得意的笑容,慢吞吞的说道:“我刚才在城门口就遇到了你们,看见你们一个个非常严肃,所以就变了个装束跟出来凑个热闹,没想到你们是去找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老杂毛,那些人见我是个小孩打扮,也没太在意我,我就随便在这附近转了转,刚好遇到一个美人被他们绑着,所以也就明白了你们的来意。”

张云龙听到这里,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申请,接口问道:“那个姑娘现在人在哪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