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者归来之“官二代”王献臣

明朝宪宗成化五年(1469),北京城内,一个以锦衣卫身份入籍京师的吴县人的家里,诞生了一位后来也被称为“神童”的男孩,他就是王献臣。

几年后,王献臣就能在客人面前熟练地背诵唐诗,摇头晃脑地咏唱宋词,也能和他父亲的那些朋友对上几联。于是,他父亲那帮在锦衣卫的,其实也没有多少文化的朋友惊呼为“神童”。这些朋友一出王府,就把王家公子如何聪颖过人,如何能出口成章的故事传了出去。于是王献臣“被神童”了。

说王献臣是“被神童”不是没有一点依据的。从王献臣的一生来看,留下来的其一是藏书,不过王献臣是藏书家的事时人大都不知。其二,因他对时局的正确判断,留下了一处“归隐人家”——拙政园,倒是把他的大名留在了青史上。这一正确判断表明王献臣确实很聪明,但除此之外,包括在文学艺术等方面都未见其有任何建树。因此,有理由相信,王献臣是“被神童”的,当时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由于出生在锦衣卫之家,王献臣小时候,其父母看到了其他官宦之家的孩子都在拼命读书,他父母已意识到“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于是也延聘了家塾老师,教他背些唐诗宋词,教些对对的技巧,竟唬得他老爸那帮锦衣卫的大老粗朋友一楞一楞的。

于是,王献臣就有这样一张履历表:

姓名:王献臣。字:敬止。号:槐雨。

籍贯:江苏吴县。

户口所在地:京师(北京)。

出生年月:1469年。

家庭出身:锦衣卫。

本人成分:官二代。

岁月如箭,日月如梭。从小就有“神童”美誉的王献臣还是等到了弘治六年(1493)他二十五了,才被举荐去应试。当然结果也是很让大家满意的:王献臣不负众望,更没有辱没“神童”的名声,经过考试,一举考中了进士。

中进士后,王献臣被录用在“行人司”,做了个“行人”的职务。这个“行人”的工作,做的是“颁诏”、“册封”、“抚谕”的工作,说的白话一点,就是皇帝有诏书时,去转发一下,通知通知;皇帝册封了,就拿个册文去向某某某宣读宣读册文;如果老百姓有不了解情况造成上访的,还要去接待一下,解释解释国家的政策法律,做好安抚工作……

这些事,怎么看都像是无关紧要的。

唉,新来慢到的,这些活你不做谁做?资历就是这样练成的,不然的话,那里去找“有二三年工作经验”的熟练工?

看人家王献臣,他并不计较自己是“神童”的身份,进士出身,他放下身段认认真真去做。无论在何时,无论在何地,像王献臣这样的“官二代”,只要能放下架子去做事,那怕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那么他很快就能赢得人气,所以没有几年,王献臣就被提拔为御史。

看看王献臣的官场生涯,可以用四个字概括“平步青云”。他是弘治六年,也就是1493年中的进士,到正德四年,也就是1509年辞官回家去建造他的“拙政园”,当官的前前后后时间也就是十六年的功夫。如果算到他被“廷杖”,丢了御史这一职务时,充其量也就是六七年的时间。(王御史被廷杖的时间,史上没有明确记录。据张廷玉的《明史》记载,王献臣任御史,“巡大同边”,回来后遭廷杖。王献臣“巡大同边”时间上应该在鞑靼骚扰大同、延绥之后,根据资料,这一年应该是弘治十三年,即1500年)

在这短短的几年里,王献臣从一个“行人”做到了“御史”,这种平步青云般的升迁,单凭王献臣做“行人”时的勤奋恐怕还不够,没有后台是达不到这一步的。那么,王献臣升的“后台”是谁?

前面说过,王献臣的家里老祖宗是锦衣卫,锦衣卫是明朝皇帝的特务机构,是皇帝的耳目,是皇帝的宠儿。这样人家的孩子“根正苗红”,皇帝对他们也算是知根知底。而且王献臣这个人聪明,办事认真负责,能力也算可用,这样的人不用,用谁去?这或许就是他王献臣“电梯式”升官的秘密。

官二代的升迁机会比其他人多。

话归正题。御史是做什么的,简单来说,就是替皇帝去考查百官的官,比如说,哪位大臣有没有贪污受贿,哪位当官的断的案子有没有冤案,有没有哪位做官的在地方上作威作福,扰乱社会秩序的,等等,只要让御史们逮到,那这位当官的仁兄就倒霉了,等待他的只能是判决书。

御史这项工作权力很大,做得好,可以深得皇帝的信任和赏识。如果做得不好,或者说自身不硬气,也触犯了律法,那么同等错误面前,御史就要倒上更大的霉。《明史》记载:“凡御史犯罪,加三等,有赃从重论。”我们常说,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可明朝的御史犯罪要“罪加三等”,可见这个御史不好做,岗位好,油水足,很诱人。但不能贪,一贪,后患无穷。

要做好御史这个工作,一是脑袋要聪明,且要活络,不能死板;二是做事情要稳,要做得滴水不漏;三是要有胆气,要永不畏惧、永不怕死。但从王献臣后来的情况看,上述三点中,每一点的后半部分他好像都少了点。

正当王献臣从“行人”这个小小公务员一路做到可以去管公务员们的“御史”,并且做得有滋有味时,一件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成了他命运的转折点,也从此让这位“神童”逐渐丧失了在官场里拼搏的勇气和决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