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龙狂 第一卷 第 十 八 章 再当救星

zwj3993261 收藏 0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


无人机传回的图像是清晰的,随着介绍而变换着,从图像上看是国民党军,但又不像是正规军。

“双方的兵力情况搞清楚了吗?”井方霖问道:

“清楚了,日军约70余人,国民党军应该在30多人左右。不过,这股国民党军的战斗力挺高的,看样子很能打武器也好,可能不是一般的部队。”关五岳指着图像道:

画面中出现了几幅截图,一个瘦俏的士兵极为精准的射击着,追赶着的日军被他枪枪爆头,只可惜他看着空枪发呆了。

“司令员,我们是不是把他们接回来,加以专业训练,再与张振汉的那些伤员们合兵一处,组建一支特战队,再送给张振汉。”井方霖建议道:

“我同意,立即行动吧,注意,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击将日军斩杀干净,这样才能收服他们。”

“是,那就让“龙残”去干吧。”

两架热核动力的Z-18多用途机紧急起飞了,机舱里的70名“龙残”特战队员们在检查着各自的武器。其中的三名队员正在用仪器检测着三个怪异的武器,那就是现代的血滴子“回旋刀”。

片刻时间,“回旋刀”的自动控制程序和遥控程序与检测器的光标重合,数值一致,说明状态正常,可随时升空弹出刀片削掉鬼子的人头。

“喂喂,哥们,咱们可是第一次实战啊,可别不露脸啊。”

“伙计,小鬼子的脖子脆生着哪,你可要替我多削掉几个啊。”队员们一个个拍着“回旋刀”亲昵的道:

因为情况紧急,所以出动的是巨型热核动力的Z-18,其1000公里的巡航速度使310公里的距离20分钟就到了。

根据无人机的指引,在国军小部队逃离路线的前方,64名队员迅速的埋伏好自己的身形。

随着枪声的临近,国军小部队的身影出现了,他们且打且退,但打的少跑的多,显然已经没有弹药了。而日军有两挺机枪交替掩护,追击的速度很快,眼看就要将他们包抄了。

望着就要被消灭的支那人,日军中队长漏出了一丝狞笑,对军曹命令道:“八嘎呀路的,打死了我地那么多帝国的武士,要要地……抓几个活地,练练刺刀的干活儿。”

哈咿一声,军曹哇啦哇啦的下着命令,还在隐蔽性攻击的士兵们突然直起腰来,嚎叫着发起了最后的冲锋,刺刀尖的反射光已经照到了国军战士们的脸上。

国军指挥官倒也很有骨气,尽管已经绝望,还是沉着的对战士们道:“弟兄们记住了,能逃出去就逃出去,千万别当俘虏,咱们丢不起那人,更遭不起那罪,鬼子可都是畜生……。”

就在这最后的关头,救星来了……。

弹尽粮绝的国军小部队,就要以血肉之躯同鬼子做最后的死拼,这最后关头奇迹出现了,鬼子的两侧突然无声无息的跃起数十名花衣人(野战迷彩作战服),手中怪异的武器射出了暴雨般的子弹,瞬间20多个鬼子就被打成了筛子。他们的武器有个共同点,就是没有震耳欲聋的枪声,只有低沉的嗡嗡声,但那火力比机枪要猛多了。

这些人好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却一个个带着看不着面容的头盔,那一身显然是不知有多先进的装备,使他们个个杀气十足,每个被击毙的鬼子都被子弹打烂了。

看得清楚极了,就在国军小部队指挥官身旁,他亲眼看到,跃起来的一个花衣人一边向鬼子射击,一边对他呲牙一乐:

“喂,国军兄弟,歇着吧,让我们来干死这些小鬼子。”说罢头一扭,手中的武器喷射出暴风般的子弹,将不远处的两个鬼子打成了一堆碎肉。

在一颗大树后,一个国军士兵护卫着两名伤员,他的步枪已经没有子弹了,只好挺着刺刀准备最后一搏,而两名伤员没有一丝的恐惧,任凭热血从包扎着的伤口处流淌着,坚定而又仇恨的目光死盯着逼近的三个鬼子,两人的怀中抱着一颗手榴弹。

然而,想抓俘虏的三个鬼子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花衣人,身子一闪就抓住了最前面鬼子的步枪,左肘一推,那个鬼子的脖子就被割断了,只是连着肉皮脑袋没有掉。

又一个花衣人不知从哪里冒出,硕长手臂一伸,闪电般的抓住第二个鬼子的脖子,竟然单手将那个鬼子慢慢的举到空中,也不管透不过气来的鬼子拼命的挣扎,竟忙里偷闲的讥讽道:“喂,大黑爪子,丢丑了吧,整天吹嘘一肘断头,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刀没磨快呀?”

“啊呸,巨臂猿,你不说一把就可掐断鬼子的脖子吗?怎么还没捏断?”大黑爪子反讽道:

“这个容易,我……?啊,臭死啦,妈的,小鬼子拉裤兜子啦。”说罢单臂一甩,将那个已被掐死的鬼子摔到了一块大石头上,已死的鬼子还是没有落下全尸,被摔得脑浆迸裂。

这样杀鬼子的手法让三名国军士兵目瞪口呆,他们就像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又像天宫的战神,举手投足之间就宰了两个鬼子。他俩不是别人正是在宰杀藤田大佐时,最先出场的大黑爪子和巨臂猿。

两人都有独门功夫,更有独门的兵器暗器,大黑爪子的左小臂就装有“肘刃”,由超级合金钢制作的护臂套,可挡击刺刀和战刀的砍击,而内部藏有利刃,需要时弹出,专门割喉、开膛破肚。而巨臂猿则是特制的手撑子,一拳就可将敌人胸骨击碎,特别是他那双臂的巨大力量足以将人活生生撕碎。

看到两个战友瞬间就被花衣人杀死,剩下的鬼子被吓得魂飞魄散,天哪,这不是杀人的恶魔吗?杀死人就像玩一样,面对着一步步走来的两个“恶魔”,这个鬼子普通一下跪在地上,把枪举过头顶哭喊着:“饶命,饶命的干活儿。”

大黑爪子和巨臂猿听不懂日语,互问道:“鬼子吱吱哇哇的叫个鸟儿。”

受伤的一个国军士兵略懂日语:在旁说道:“他好像被你们吓坏了,在叫饶命。”

“饶命?哼哼,我是不要俘虏的。喂,国军兄弟,鬼子求饶你们说该怎么办?”大黑爪子笑嘻嘻的问道,丝毫不像是在生死相搏的战场上。

“兄……兄弟,鬼子都是畜生,活撕了他才解恨。”

“好,我们就撕了他为你们报仇。”说着两人走上前,一人抓住鬼子的一条胳膊就要撕,鬼子好像明白了两个中国人的意思,拼命的尖叫起来,痛楚和恐惧使他也失禁了,

不知是感到太残忍了还是恶心了,大黑爪子左肘一横弹出了肘刃,划过了鬼子道脖子,这次利索的很,鬼子的脑袋滚落到巨臂猿脚下。气恼的巨臂猿一脚就踢了出去。

也就是几分钟的功夫,30多个鬼子被消灭,鬼子中队长被打懵了,仓促间也无法弄清对手是谁,只好捂着半个耳朵下令撤退,剩下的30多个鬼子拼命地逃,而花衣人却停止了射击也不追。

已经聚在指挥官四周的国军士兵们,焦急的大叫道:“喂,快打呀,鬼子要逃了。”

一个花衣人走近,扔过来几盒烟道:“弟兄们别急,先抽支烟歇歇,他们会跑回来的,让你们看出好戏。”

果不然,逃在最前面的鬼子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一个鬼子捂着断臂,另一个干脆头都没了,后面的鬼子都吓傻了,惊恐的看着空中。

而在十几米高的空中,一个东西在高速的旋转着,还不时的发出森人的鸣叫,显然,一死一伤的两个鬼子就是它所为。

“怪物,死啦死啦的干活儿。”鬼子惊叫着,慌不择路的往回跑,

鬼子们非常听话的跑回到国军士兵们的不远处,后面不时传来的惨叫使他们无心发起任何的攻击了。

一个国军士兵端起刚捡的一挺歪把子机枪就要打,被送烟的那个花衣人摁住道:“别打,你们专心看戏吧。”

啊,那是什么?随着惊叫,空中出现了嗡嗡旋转着怪物,突然一低发出森人的嘶叫,从跑在前面的两个鬼子头顶飞过。

国军士兵们看到了恐惧的一幕,那两个鬼子的人头不见了,而身子还向前跑着,脖子的断口处,血液如喷枪一般的射出。

急于逃命的鬼子刹住了脚步,惊恐的看着空中。

空中的两个怪物就像蜻蜓那样轻盈的浮在空中,还左摇右晃的显示着威力,最顶端还有一个像人眼一样的东西,竟然能上下左右的转动,好像在选择着目标:

“嗯,这么多的脑袋,我先割那个好呢?”

突然,它们拔高了,在30多米的高度后,左右晃悠了两下又猛然下沉,携着凄厉的鸣叫声,以闪电般的速度从鬼子的人群中穿过,然后又拔高。

再看鬼子群中,惨叫声和恐惧的嘶叫声交织成一片,五个鬼子的脑袋不见了,二个鬼子被拦腰切断,一个则没了胳膊,捎带着没了半个肩膀。

而鬼子的后面的那个怪物,也嘶叫着绞碎了几个人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