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初期皇帝其实是看透了火枪威力才拼命阻止火枪发展的

汉武大帝国 收藏 17 11560
导读:很多人都拿辽东之事来盛赞骑射,贬低鸟枪,可都没仔细想过,假设明军都有陷阵冲杀之心,而不是只靠将官带着家丁裹胁,骑射再强,也未必能冲得散。明军若是有一半敢战,萨尔浒和松山,恐怕是另一番场面……!有人说是满清看到了当年明军鸟枪队的表现差劲,所以才贬低火枪部队而搞骑射。这其实是误导人,事实上满清入关后的玄烨、胤挣、乃至宏利应该都知道火枪的威力。 玄烨时期的鸟枪,三十息才能一发,还因为兵丁要背火绳,鸟枪阵必得稀疏。当时洋人的自来火枪(燧发枪),就只改了火机,去掉了火绳,以燧石发火。最快十息就能一发,还

很多人都拿辽东之事来盛赞骑射,贬低鸟枪,可都没仔细想过,假设明军都有陷阵冲杀之心,而不是只靠将官带着家丁裹胁,骑射再强,也未必能冲得散。明军若是有一半敢战,萨尔浒和松山,恐怕是另一番场面……!有人说是满清看到了当年明军鸟枪队的表现差劲,所以才贬低火枪部队而搞骑射。这其实是误导人,事实上满清入关后的玄烨、胤挣、乃至宏利应该都知道火枪的威力。

玄烨时期的鸟枪,三十息才能一发,还因为兵丁要背火绳,鸟枪阵必得稀疏。当时洋人的自来火枪(燧发枪),就只改了火机,去掉了火绳,以燧石发火。最快十息就能一发,还能猬集结阵。如果是敢战之人以自来火枪结阵,除了火炮,世间再无其他敌手!

满清对火器历来注重,之后辽东三矿徒降了鞑子,也就是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这三人辖下可都是精锐的火器部队,特别是受过葡萄牙人培训,懂得使用红衣大炮的炮兵,给黄台吉又送去了一个五亿元大奖。认真说来,满清确实是骑射起家,但他们是靠火器发家!满清统治华夏之后,别说红衣大炮,弗朗机炮都不让绿营用,就只准绿营用什么虎蹲炮、劈山炮、奇炮这类几十百来斤的小炮。这本是朝廷知而不宣的潜规则,康熙五十四年,山西太原总兵金国正这个傻大胆,向兵部上题本请造子母炮,也就是弗朗机炮。不知道兵部出于什么心理,居然允准,然后向康熙呈报,才逼得康熙不得不把潜规则变成明规则,非常严厉地强调说“子母炮系八旗火器,各省概造,断乎不可。前师懿德、马见伯曾请造子母炮。朕俱不许,此事不准行。”


火炮不谈,就说火枪,有清一代,直到鸦片战争,绵延二百年,清军不管是八旗还是绿营,都一直用火绳枪,原因也很简单。当年玄烨对噶尔丹和沙俄盗匪兵的时候,都吃足了燧发枪和火枪的苦头。对这火枪的厉害,就跟红衣大炮一样,认识透骨入髓,后来宏利征缅甸,更在燧发枪上栽了大跟头,最后靠着面子工程下了个台阶,然后就吹嘘这也是自己的十全武功之一。但即使如此,依然没有去改进过火枪。清初几个皇帝不是把火枪当作弱者之械,恰恰相反,一直都当作军国利器来看。火枪的技术发展,至少皇帝是清楚地看在眼里,就看玄烨收藏在自家皇宫那各式各样的火枪就很直观,傻子都能明白。

玄烨知道————明军战败,非器之罪!(八旗绿营,甚至朝廷都把鸟枪看作弱者之械,可笑!)羸弱之人,持刀枪有如鸡兔。可拿鸟枪,即便是妇孺,至少也能放上一枪,有一搏之力,好比是狗!而勇武之人持刀枪,那就是狼!拿了鸟枪,更胜狼一筹是一只虎!而打仗光靠那笨重的红衣大炮(满清一直非常重视大炮)可打不赢恶仗,最终还得靠兵丁手里的家伙。就说这鸟枪,只是将火绳改为火机而已,小小改动,可有大利!就因为知道这火枪的厉害,才要坚决遏制它的发展。火绳枪早就广为应用,满清立国之后要再禁用,很不现实。幸好这东西缺陷太多,只勉强凑合能用,镇压没有火器的作乱草民足够。燧发枪就不一样了,它可是古代军队和近代军队的分野线,由它而起,再加上刺刀的话,就是全面的军事变革(禁绝火枪改进的一个例证就是刺刀,刺刀并非西洋独有,明代火枪初生时期,就有人在火枪上插矛头,赵士祯的迅雷铳也在尝试着将冷兵器和火枪结合起来,如果这势头延续下去,华夏军队在火枪上装刺刀是必然的趋势,不会比欧洲人晚太久。可满清入主华夏之后,火枪发展被禁绝,这么简单的一项改进居然都没获得应用。到了鸦片战争时期,鸟枪还是那鸟枪,以至于满清步兵成了真正的远程兵种,就算是有胆子跟英军对战的清军,只要英军一发动刺刀冲锋,清军就全面溃败,鸦片战争很多满清步兵被英军从背后赶上用刺刀捅死就是证明)。满清多半是看不到这点,但他们中如玄烨这样有点眼光的人是能看到,如果放纵火枪发展,就会面临一个非常恐怖的现实,那就是一枪在手,人人皆可为兵……满人不过百万,汉人可是亿万。八旗兵的数字,历代皇帝都秘而不宣,六十万是后世的推测,而这六十万里,纯正的“满洲八旗”不过20万。大炮是战略武器,可以握在手里,可火枪却是普遍装备的,汉人兵丁握在手里的武器越先进,他们满人就越危险。清初这几个皇帝很清醒,这个认识非常准确,在文治之外的这军事上,他们也很下了功夫。为了从根子上禁绝这种威胁,满清朝廷连八旗的火器营也没用上燧发枪。舆论和军制自然也得配合这个政策,宣扬骑射的牛掰,火枪的不堪,打压精于火枪的人才。自然导致了戴梓郁郁不得志的原因,也是他总觉得皇帝和朝廷不重视火枪的错觉来源。

而谎言的最高境界就是骗倒自己,宏利之后的皇帝,就被前代皇帝这些谎话给骗倒了,没搞明白自己父祖的真正用心,还真以为骑射无双……以至于第二次鸦片战争骑兵正面冲锋对方的密集火炮和火枪被当作靶子打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