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隐者归来之拙政园园主X档案

雨牧横山 收藏 0 256
导读:引子 这里“出产”高士。像陆绩、陆龟蒙就是土生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 这里宜“隐居”。像戴颙,不远千里也寻到这里来“隐居”。 这片土地有来头。好地方,好风水,谁不想得而居之? 于是,一个个“隐者”接踵而来…… 这陆绩是什么人? 他是三国时期与诸葛先生同时代的人物,诸葛亮舌战群儒中有他的身影。 这位仁兄身有残疾,是个瘸子,寿命也不长,只活了三十二岁,但他是这片土地养育出来的佼佼者: 陆绩怀橘的故事,路人皆知。他六岁那年,和大人们一起去拜访袁术,饭桌上,陆绩乘大家不注意,偷偷地

引子


这里“出产”高士。像陆绩、陆龟蒙就是土生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

这里宜“隐居”。像戴颙,不远千里也寻到这里来“隐居”。

这片土地有来头。好地方,好风水,谁不想得而居之?

于是,一个个“隐者”接踵而来……


这陆绩是什么人?

他是三国时期与诸葛先生同时代的人物,诸葛亮舌战群儒中有他的身影。

这位仁兄身有残疾,是个瘸子,寿命也不长,只活了三十二岁,但他是这片土地养育出来的佼佼者:

陆绩怀橘的故事,路人皆知。他六岁那年,和大人们一起去拜访袁术,饭桌上,陆绩乘大家不注意,偷偷地把几个橘子放到了怀里。说是:“带回家给妈妈吃。”

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与诸葛亮有得一拼,对星历算数的研究一点也不比诸葛先生差。据《三国志》记载:三十二岁那年,陆绩自己知道自己的大限已到,在为自己作完纪念文章后说:“从今已去,六十年之外,车同轨,书同文,恨不及见也。” “车同轨,书同文。”这不是全国统一吗?

我们一起来看看历史:陆绩死于218年,六十年后应当是公元278年后。公元280年,西晋军队六路并进,灭东吴。三国归晋,天下一统。

诸葛亮也是神机妙算,不知他有没有算到天下一统要在“六十年之外”?

他从郁林太守退任时,因身无长物,船轻难敌风浪,竟用巨石压舱,写就了流传千年的“廉石”故事,成为官员廉政的楷模。

一千八百年前,中原大地“三国”分争。赤壁对垒,火烧曹操大营的硝烟还没有完全褪去,建安十三年(208)冬(另一说为建安十七年),孙权命陆绩“为郁林太守,加偏将军,给兵两千”,出征岭南。

那几年,中原地区仍是硝烟弥漫,而远在南方边陲的郁林地区却被陆绩治理得井井有条。

一去就是三五年。陆绩任职期满。那年,陆绩带着他的一家老小和行李,从布山北向黔江下船,取水道回家乡苏州。

当官船开到铜鼓滩时,船老大发现这里水流湍急,如船无重量,轻舟难压风浪。而陆绩所乘的官船正是那种所谓的“轻舟”,船上除了一家老小外,就是几件简单的行装和几箱书籍,再无其它东西可带。如此“轻舟”如何过得一路上的风浪呵?

轻舟已过万重山,那只是诗人的臆想。

陆绩沉思片刻,令船工去搬一块巨石,用石头压舱。陆绩凭此方法,得以平安返归故里。此石呈椭圆形,厚0.6米,重约2吨。

回到姑苏后,陆绩舍不得丢弃此石,便将其置于苏州东北街的老宅院中,因此石来自郁林,故称“郁林石”。

从此,这“郁林石”成了官员两袖清风的象征……

宋朝的范成大在《吴郡志》中载称:“姑苏陆氏之门,有巨石,号郁林石,世保其居。”明朝的监察御史樊祉到苏,闻得陆绩其人和郁林石的来历,便于弘治九年(1496),命人将这块“郁林石”从陆氏旧宅移至城中察院场,造一座亭,放置其中,令人刻上“廉石”两字并着以红色。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苏州知府陈鹏年又将此石移入苏州文庙之内。

……

大唐帝国的晚期,老陆家又出名人了,他就是唐代著名的诗人——陆龟蒙。

陆龟蒙(?~881年),字鲁望,苏州吴县(今属江苏)人,自号江湖散人、甫里先生,又号天随子。陆绩是他的远祖,但到陆龟蒙时却进士不第,在苏州东北隅老宅里过着隐居耕读的生活。

这种隐居生活让陆龟蒙的好朋友、大诗人皮日休羡慕得不得了。皮日休说:“临顿为吴中偏胜之地,陆鲁望居之,不出郛郭,旷若郊墅。余每相访,款然惜去。”因此,皮日休曾写了十首五言,“奉题屋壁”。其中的一首写道:

一方萧洒地,之子独深居。绕屋亲栽竹,堆床手写书。

高风翔砌鸟,暴雨失池鱼。暗识归山计,村边买鹿车。

把陆龟蒙在这片土地上隐居的潇洒劲描绘得有声有色:种种竹,写写书,养养鱼,看看村边小鹿车。下暴雨了,还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去鱼池边抗洪抢险,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鱼儿从池中逃出。

嘻嘻,皮日休“窃笑”,却透着对陆龟蒙的隐居之乐的羡慕。

在那里,陆龟蒙“不共诸侯分邑里,不与天子专隍陴”(陆龟蒙《江湖散人歌》),过着逍遥的隐士生活。

……

陆龟蒙是“进士不第”的“隐”,而有一位却是有官不去做,要做真正“隐士”,他叫戴颙。

戴颙是东晋年间著名的音乐家,雕塑家。当年,由于父亲的去世,他悲伤过度,长期抱病。

公元420年前后,由于隐居桐庐太偏僻,难以养病,于是一路寻访来到了苏州东北街,在当地人的帮助下,在陆绩的故居旁,丁丁冬冬地建起了一座园子。据说,这座园子竟和当时的“辟疆园”齐名。

园子建成后,这里开始琴声悠扬……

戴颙(377-441),字仲若,谯郡铚县(今安徽宿州西南)人,世居会稽剡下,以孝行著称。戴颙因父亲的去世而“几于毁灭,长抱羸患”。这样的“孝行”可不是“陆绩怀橘”那般简单了。

戴颙的父亲是有名的隐士,精于琴艺,善雕塑。戴颙从小受父亲的影响,“以父不仕,复修其业。父善琴书,颙并传之,凡诸音律,皆能挥手。”父亲不肯做官,子承父业,也不想做官,跟老爷子学学琴,练练书。练就了一代琴家。

在南朝宋永初、元嘉年间,朝廷多次征召戴颙为官,均遭到了拒绝。只有一次,迫于为兄长戴勃治病,在海虞县做过差事。但当兄长的毛病彻底无望,病死后,立马辞官不做了。

今苏州东北街的园子里,戴颙写就了《逍遥论》、《礼记•中庸》注等文章,创作了与众不同的《游弦》、《广陵》、《止息》三曲,还“合《何尝》、《白鹄》二声,以为一调,号为清旷”。

戴颙不仅是个音乐家,还是一位雕塑大家。据说,南朝宋世子曾铸造一座一丈六的铜像于瓦官寺,造好后发现,铜像面部好像很瘦,一帮能工巧匠一筹莫展,无法补救。请戴颙来看了后说:不是面部瘦,是肩膀太粗壮了。比例失调了。

南朝宋元嘉十八年(441),戴颙卒,时年六十四岁,无子。

“长抱羸患”的戴颙在这片土地上活到了六十四岁。这片土地滋养人。

这样一位高士也来这片土地隐居,此地不是好地方是什么?

……

好地方,人人都想得而居之。

元朝末年。这里被一位贪财、贪色、自私、怕死之徒占为己有。此人就是吴王张士诚的“驸马爷”潘元绍。这位“驸马爷”在这里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

潘元绍,字仲昭,他的祖宗原本姓赵。赵,宋朝“国姓”,不知潘元绍是不是赵匡胤的N代子孙?如果和宋朝的皇帝一点关系也没有,为什么在宋朝灭亡后,他的老祖宗要“改姓避祸”?

公元1363年,盐贩子出身的张士诚在苏州称王(吴王)。潘元绍被招为驸马,并担任江浙行省左丞,官至右丞相。

身为驸马的潘元绍,“性奢侈,耽声色,有姬七人,皆慧丽” (《隆平纪事》)。七姬分别姓程、翟、徐、罗、卞、彭、殷,最小的殷氏十八岁。而且这家伙特别喜欢大量搜集金玉珍宝、古法书名画。

至正二十六年(1366)五月,朱元璋整顿大军,派大将徐达对张士诚“老巢”苏州发动进攻,并于1367年包围苏州城。张士诚命女婿潘元绍临战。

潘元绍眼看自己无力抵抗,破城在即,首先想到的不是“人在城在,人亡城亡”,而是想到的“城亡后,家中七个美貌如花的小妾怎么办”?

在大军压城的紧要关头,这个肩负着守城重任的大将却偷偷溜回了家,对七个小妾说:城快要破了,你们不能让朱家军队捉去,那样会让人嗤笑的,要不你们就自尽吧。

行!老公你就不用顾虑重重了,我们不拖你的后腿。年龄最小的殷氏首先上吊自尽,其他六人也一起悬梁。

七姬死后,有张羽等人撰文宣扬其事,刻成《七姬权厝志》,即“七姬墓志”。

按理说,潘元绍没有后顾之忧了,可以与苏州城共存亡了。但结果是,潘元绍又“纳美娼数十”,其中有一位姓苏的女子最漂亮,也最得宠。但就是这样的一位他最喜欢的女子,在某日被他突然杀死,并且“以金盘荐其首宴客”(《隆平纪事》)。

恶贼一个。七姬死得虽冤,却比被他杀了还“荐其首宴客”强多了。

九月,徐达、常遇春等攻破苏州,张士诚被俘后自缢。潘元绍呢,却在城破之前投降了。结果还是被“至台城杀之,投其首于溷”(《隆平纪事》)。看来,朱元璋对潘元绍的为人很是不齿,杀了还不解恨,把他头颅扔到猪圈里……

而七姬却受到历代的颂扬:

明朝的长洲令赵沂,曾书“七姬一节”匾额,悬于七姬庙门外;

嘉靖四年秋,知府胡缵宗题联曰“三吴昭七烈,一死足千秋”;

明代两朝帝师吴宽,亦题匾曰“气凛璇呜”。

清康熙二十四年,巡抚汤斌又题联曰“一姬难见,而况有七;死者不愧,转怜其生。”(《吴门表隐》)

随着张士诚的覆灭,潘元绍的驸马府,以及被他占为己有的元代大弘寺,成为一片废墟……


时间已到大明朝宪宗成化五年(1469),北京城内,一位“神童”降生了。

人们对这位“神童”是这样描述的:从小就聪颖敏悟,读书过目不忘;从小就能咏诗作对,出口成章;从小就才华出众,闻名十里八乡……

这位被描述为“神童”的男孩,他叫王献臣。

若干年过去了,王献臣中进士,做御史,两次被“打倒”外放,三次重新“站”到政府官员的行列之中。有点像打不死的小强。

不过,王献臣这位“神童”,在官场上职位不高,也就没有多少成绩。在文坛上,也不见有多少知名度。但他从官场上退隐归来后,做了一件让后人不想说起他也不行的大事。

那是大明正德八年的事(据魏嘉瓒先生的《苏州园林史》,今本从之),他因父亲去世,回家守孝,期满后竟不肯再去就职。他相中了这块“名士辈出,宜隐居”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上建造起他“做梦都想”的归隐之所——拙政园。

王献臣为官十六年,除了打翻了几个贪生怕死的将军外,无所建树,官也越做越小,沦落到去岭南做不入品的一个招待所长——驿丞。

但“归隐”回家后,同样也是十六年,他却造就了一座举世瞩目的园林。

……

而后的四百多年间,拙政园就像“铁打的营盘”,而那一任又一任的园主就是那“流水的兵”。

一部拙政园园主史,就是拙政园四百多年来的命运史。

今天,拙政园东部的园落里,有一口古井叫“天泉井”,那是元朝大弘寺的遗迹,它见证了拙政园的过去。

拙政园里那些园主的故事,且听在下慢慢道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