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王队,朗元大道厂房枪战现场的弹道弹痕鉴定报告已经拿到,子弹来自5把不同的手枪,我们已经比对过,确认其中的64手枪弹弹痕与君源小区枪击案所留下的弹头弹痕完全吻合,出自同一把部队丢失的军用64手枪,另外的4支没有相关记录,现场提取的指纹和血迹在数据库中找不到相同的档案。”汇报完,法检科主任递上报告。

“行,你去忙你的!”王队无意识拨弄着手中的钢笔,人目无表情。

早预料到这样的结局,这帮人不会留案底,无非是黑帮之间火拼,摁着太阳穴,心情非常烦躁。

两个报警的女人又来公安局撒泼,仗着有龙少撑腰,根本不怕把事情闹大,真令人头疼。赵海涛呀,赵海涛,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轻易的就上龙少设下的圈套?唉!

“黄哥,那个小丫头没摔死,我们已经把她送到医院,有人看着,但情况非常严重,骨盆和脊椎骨折,需要动手术,您看怎么办?”打手麻利报告完,人抹抹额头流下的冷汗。

“能怎么办,先治病,派人24小时守护,转移那栋楼的所有人员,真他妈倒霉,钱没挣到还要先倒贴。等手术做完,马上强行出院,这笔钱无论如何也要从她身上赚回来,妈的,想死没那么容易,老子要让你生不如死!”大口抽着雪茄,黄老大眼中射出一道寒光,肥胖的圆脸微微抽搐,但很快恢复平静。

一色黑西装的大汉堵在单人病房门口两边,身着高档休闲服的王龙啸大步走入房间,“卓总,你好呀!”向床边坐着的女人伸出长满黑毛的双手。

总经理既不起身,也不回话,甚至头也不抬,只顾看着床上趴着的男人,眼眸中满含怜惜。

讪讪缩回手掌,表情没显任何不快,大哥大走近床边,“仲谋,没啥大问题吧?”随手掀开棉被,目光游离不定。

“龙哥,这事不怪我,要怪只能怪你的手下太**跋扈。”装出困难转动的姿势,头勉强侧向大哥大,“已经跟同学联系上,他的要求如下,你带着那天打他的男人当面向他道歉,另外······”小伙咂巴咂巴嘴唇,“支付五万元作为医疗费,当然,他肯定不会收你的钱,钱由我代收,觉得还合理吗?龙哥?”

机会难得,敲一笔是一笔,文清绝对不会要钱,但自己把家底全部赌上,赢了当然要收利息,谅龙少也不敢不答应。

“行,我同意他的所有要求,钱晚上派人送过来,你联系好你的同学,约定时间后通知我!”大哥大暗自高兴,不彻底解决此事,洗浴城不敢重新装修,损失会更大,让你小子先得瑟,看你得意到几时?

“卓总,仲谋,我还有事,先走,你们慢慢聊!”龙少率先步出房间,大汉们紧随其后,病房内恢复宁静。

“龙哥,这太让人憋气,真想上前揍死这个混蛋,他以为他是谁?香港总督吗?敢这样跟您说话?”后面紧跟的大汉们一个个忿忿不平,紧贴身旁的龙三默不作声,健步如飞跟上老板的步伐。

“我自有主张,没有我的同意,不要主动去惹他,都给我记住!”警告着手下,大哥大快速下楼。

左手贴近车顶,右手拉开后车门,龙三神色淡漠,等老板钻入车内后座,驾驶奔驰疾速离开医院大门,后面的车队鱼贯而出,留下一地烟尘。

病房中,3人都在沉默,良久,“姐,钱是不是要得太少?龙少答应的好爽快。”小伙懊悔不已,早知道这么容易,为啥不来个狮子大开口?虎口夺食的机会可千载难逢,嗐,郁闷中。

“可以了,仲谋,把人场子砸得稀巴烂,打伤他十几个手下,还逼着再出血,你当龙少仅仅是个摆设?大哥大可不是徒有虚名?”总经理无奈的看着面前男人,“他绝对不会放过你,唉,初生牛犊呀,没被虎吃你以为老虎真的怕你吗?”

“姐,咱穷光蛋一个,他可是大富翁,就凭这,他也会忌惮我三分,而且有同学镇邪,我根本不怕他。”小伙勇者无畏,神色中露出一副强项令董宣的招牌倔强模样。

“我只是替你担忧,龙少的报复能力非同小可,一切谨慎为好。小梅,照顾好你的男人,不要让**心,仲谋,好好养病。”用复杂的眼神瞥瞥床上小伙,总经理走出病房。

“哥,我好怕!”紧紧抓住男人的手,小梅浑身都在颤抖。

“没事,梅,等攒够钱,我会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从此夫唱妇随,逍遥自在,乖,来,让我亲一口?”小伙撅起大嘴,色迷迷的眼神中,饥渴显露无疑。

病房内,令人窒息的空气中,世界渐渐不复存在,惟有心心相印的青年情侣悄悄说着腻人的情话。

夜幕悄然而至,湮没了所有阳光下的黑暗,疾风卷打着窗台,昏惨惨的天空昭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没人能躲开铺天盖地的滂泼大雨,尤其是这对忘乎所以的苦命鸳鸯。

简陋的诊所中,风衣女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头耷拉在一旁,惨白的小脸蛋不显一丝血色,人一动不动。白梅肩膀上的第3颗弹头刚刚才取出,麻醉药还在发挥效果,捏着沾满自己女人鲜血的64子弹头,黑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有仇不报非男人,卓秋蝉,还有你的两个手下,我黑郎一定会要你们血债血偿,女人的血不会白流。

轻轻抚摩病床旁无力垂下的小手,青年铁青的眼神中,杀气腾腾而起,人走到门外,“忠哥吗?我黑郎,赶紧帮我弄一支雷明顿M870式短管霰弹枪,急等着用,价钱好商量······”

事情总算暂时告一段落,改天抽个时间去看看秋蝉,扔掉签字笔,周总揉揉发麻的中指,“北诺,替我安排一下,下个星期天我要到‘天上人间’一趟,推掉所有的应酬,你也陪着去。”

人靠上椅背,倦怠的脸色下,掩饰不住对女人的思恋,往日的恩爱一点一滴涌上心头,昔日同甘共苦奋斗的场景像电影一样在脑海中一幕幕回放。

轻轻叹气,男人低头冥思,秋蝉,难道你真的不愿意回头?那可是一条万劫不复的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