桩脆脆幸福地熬成婆婆

其实很多女人如桩脆脆一样从做媳妇的那天开始,就动过做婆婆的心思,直接地或间接地。尽管那时可能这个女人也还只有二十出头。尤其是遇到自己或陌生、或亲切、或疏离、或敬畏的那个后来被称之为“婆婆”的女人,那个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要与自己的母亲平起平坐,那个在既往的生活里从未进入过自己的生活圈子的女人,竟然要你称她为“妈”的时候,你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联想,“多少年之后,我会怎样做这么一个角色”。这个角色就是多年才能“熬”成的、千百年来被媳妇们视为天敌的;她不见得有同事亲,不见得有邻居近,不曾流血、未见流汗,就因为他的儿子娶了你,你就开始了一生与她相伴的历史,你或许就开始了从媳妇向婆婆“熬”的过程。

准确地说,我做婆婆的想法产生于生了儿子之后。儿子是做婆婆的硬件,是必要条件,做婆婆是生儿子的必然结果,但那时孩子小,基本上是把自己作为一个虚拟的婆婆。有了自己的小家之后,就想着为儿子要做的一切,要好好培养他读书、就业、升迁,将来娶媳妇攒钱、买房。这一切,看的就像是“鸡生蛋蛋生鸡”一样无趣,实际上真得感谢“做婆婆”的想法,它就是一个动力,驱使你把一切事情做得好上加好,逼着你把一切关系理顺得井井有条,还让你对自己像银行家一样精打细算过日子,节省每一个铜板,为了把家业做大。

但是,这些都是小儿科,稍加努力,任谁都可以做好。最有科技含量的当属婆媳关系的处理,理好理坏不仅要靠心正术正,透明公正,还要天天下毛毛雨,让滋润永在,那叫作日久见人心。人说,多年媳妇熬成婆,这话换种说法就是想做婆婆吗 ?从媳妇开始熬吧。做婆婆要从媳妇慢慢熬,熬的过程肯定得用文火,急不得。熬的过程是历练,由于你“夺走了”婆婆的儿子,她心里的不平衡是随时可以表现出来的,但是你又是她孙子的亲妈,她又不得不把你当回事儿。这就把事情复杂化了许多。最好的办法就是复杂问题简单化,多年来我就是这样渡过了一个个激流险滩,到达了胜利的彼岸。我和婆婆在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了16年,我们越过越像亲母女。例如,每逢换季,我肯定要给老人买衣服或鞋子,每逢年节,我准会为她专备一份礼品。今年春节我带她去一家大商场购物,正好有她能穿的唐装,试了几件,都挺合适,丝绒绸缎的她都喜欢,我一下就买了两件。因为婆婆瘦小,衣服难买,遇上好的不如多备两件。谁知,她的老小孩脾气又上来了,说我不会过日子,这么高档的衣服,一下就买两件 ,如果去批发市场,这些钱可以买好几件等等。遇上这种情况,你千万不要觉得委屈,你就反复地承认自己没有计划好,下不为例。为了让她老人家消气,我连哄带劝带她去商场的食品部,买她最爱吃的食品,她尽管还说贵,却因为是儿媳妇在为买衣服的事向她赔不是,她也就带着几分大度、几分满意而不再唠叨。过了节,见到了院里的老姐妹们,婆婆着实炫了一圈。通过大家反馈的信息,我听出了婆婆在责怪我“乱花钱”的同时,透出了一种满足,让大家知道了她的衣服是在什么地方、什么价格、她多么反对的情况下买的,这样反衬出儿子儿媳是多么多么地孝顺她,她在孩子们心里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以至于各色婆婆都夸我们家的婆媳关系,甚至把我说成是我们那个集团范围里最孝顺的儿媳妇。这让我很是受用,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我在搞好婆媳关方面,比我当上省级三八红旗手努得劲儿都大。

当然,这还是因为婆婆本来就是一位好女人,抗战爆发,她跟随公公去了延安。后来也曾是一个小单位的领导。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非常明事理、解人意。我和老公建立恋爱关系之初,她是不同意的。因为她了解到我是高干子弟,而高干子弟是她眼里的刁蛮之人、难以相处之人,她不让自家孩子“高攀”,是为了家里的安宁。老公为此说破了天,她不为所动。后来,她主动让儿子和我订婚,让我着实感动。原来,我的老父亲在“运动”中倒了霉,又被打倒了。婆婆说,人家家里出了事,你不能和人家“吹”了。就这样,我们的事成了。我父亲在台上,她坚决不同意,父亲成了平民,她反而同意了。婆婆的恩情就这样植根于我的心中,我永远感恩。

当然,同在一个屋檐下,哪有勺子不碰锅沿的,但是你只要永远记住她是个老人,她值得你尊敬,你要无条件孝顺,什么矛盾都会得到妥善解决。其实,我们一直都在相互影响,相互包容,相互取长补短。例如,老人的口味都会偏重,而婆婆知道我们说的口味问题里面还有健康的大道理,她就会努力适应我们。还有,她支持我们的工作,还会对那些好意劝她不要在家照看孙子的阿姨们有一套说法:咱们都退下来了,扒插不动了,让孩子们在外面好好干,有什么不好?所以我们在外面工作没有后顾之忧,我们工作越忙,她老人家越有成就感,而且把我们的忙,看得很神圣,把她照看孙子也看成这个“神圣”的一部分。

我们得到的不仅有婆婆的照顾,而且也从她那里得到了很多精神乐趣。“婆婆语录”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家有一个大塑料盆,婆婆称其为“皮盆儿”;只要馒头没有发好,蒸出来扁扁的,她就会自嘲为“像屁股坐了似的”;姑姑去迈阿密看女儿,她说“毛阿敏不是个歌星吗,怎么成了美国的地方了?”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次我们想带她去歌厅唱歌,她听说“花了钱还要自己唱”,一副大惑不解的神态,说什么也不去。她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乐趣,这些发生在家里的故事,就是和谐家庭的养分,滋润着我们的生活,让家的港湾永远温馨。

我就这样幸福地熬着,熬了31年,我也由媳妇熬成了婆婆。从媳妇到婆婆的过程,是一个创造幸福、品尝幸福、享受幸福的过程。我想,这个熬字,我也会交给我的儿媳,让我们家里的这种幸福渊远流长,福及后代。

我的婆婆,真是一本让我永远爱读的书,我也会努力学习这种婆婆精神,把儿媳喜欢的婆婆做到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