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5.8MM并非枪械最佳口径

淡忘天涯 收藏 10 12568


中国5.8MM并非枪械最佳口径

几种6毫米左右口径的实验步枪弹。从左自右为:美国6mm XM732普通弹、美国6mm SAW铝壳步枪弹、英国6.25mm步枪弹、瑞士6.45×48mm XPL步枪弹、德国6.5×43mm步枪弹、美国6.8mm SPC步枪弹、6.5mm格伦德尔步枪弹以及供对比用的5.56mm M855步枪弹。


从上个世纪60年代美军正式装备5.56mm M16步枪开始,这场影响深远的小口径化浪潮至今已经持续了将近半个世纪,其间先后诞生了一大批优秀的小口径军用步枪弹和相关枪械。不过,小口径步枪弹的发展一直伴随着持久的争论,其焦点始终聚集在军用步枪最佳口径的确定上。由于在阿富汗、伊拉克战争中,美军M4A1卡宾枪和M855步枪弹在终点效能上的表现不尽如人意,随后出现了6.8mm SPC步枪弹及相应口径的步枪,不久前6.5mm格伦德尔(Grendel)枪弹也开始登台亮相。两种新枪弹一出现,就被炒得沸沸扬扬,大有就此取代5.56mm口径之势,似乎一场波及整个北约军队的口径革命即将发生。实际情况真的象这样吗?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回顾一下5.56mm口径的历史。当40多年前,美国大兵端着又长又重的M14自动步枪在越南丛林里与使用AK47的敌人对射时,才明白在自动步枪时代,7.62×51mm NATO(T65)这样的大威力步枪弹的确已经有些过时了。但美国人并没有象德国、俄国曾经做过的那样,去发展一种自己的中间威力步枪弹,而是采用了具有轻小高速弹丸的5.56mm M193小口径步枪弹,从而首开世界上装备小口径军用步枪弹的先河,而在此前,如此之小的口径只用于体育竞赛和狩猎。至今仍有人在质疑当年美国小口径步枪弹的选型过程,因为M193弹和M16步枪得以脱颖而出,有很大一部分是解决战争急需的原因,而且当时美国人很难拿出另一支象样的可以与AK47相抗衡的步枪。不过新的5.56mm武器系统在实战应用中,的确体现出了一些传统大威力和中间威力步枪弹无法比拟的优点,特别是弹药质量轻、杀伤效果强,这也是该口径和M16系列得以应用至今的主要原因。不过,M193弹存在着远距离侵彻力过低、弹丸稳定性不好、特种弹较少且加工工艺性差的明显缺点。因此美国在其基础上加大弹丸质量,增加提高侵彻能力的钢芯,相继改进出XM193和XM777等弹种,但由于发射时所需的枪管缠距不同,又产生了通用性的问题。最终的结果是,1980年10月28日,北约宣布采用比利时FN公司研制的SS109枪弹作为标准的北约通用小口径步枪弹(美国称为M855枪弹),虽然其弹丸结构与M193不同,但实际中可以通用,这也是该弹最终能获选的重要原因之一。5.56mm枪弹最新的型号是MK 262,它采用了5克的重弹头,有效射程更远一些,这种新枪弹据说已经在伊拉克战场进行了试验。但不管是SS109,还是MK 262,都是在充分挖掘M193的潜能,以在求得较好的威力和性能的同时保持最大限度的通用。



中国5.8MM并非枪械最佳口径

世界上第一种正式列装的小口径枪弹:美国5.56mm M193军用普通弹在不同速度时的变形和破碎情况。可以看出在700米/秒以下的速度时,该弹已基本上不发生变形和破碎。


虽然来自伊拉克前线的官方报告对5.56mm口径还算满意,但从1989年巴拿马战争时期起美军中就已对其颇有微词,最普遍的意见就是其弹头太小,在稍远距离上的杀伤力不能与对手普遍使用的7.62×39mm枪弹媲美,“5.56mm弹头只有在连续多次击中敌人身体的时候才会起作用”。5.56mm弹头的“爆炸”性杀伤能力主要来自击中目标后的翻滚和破碎,但出现这种效应的前提是高速命中,M16步枪的枪管长508毫米,出现“爆炸”效应的有效距离是150至200米,但美军步兵目前主要使用的是M4系列卡宾枪,为方便出入车辆和保持在城市巷战中的便携性,其枪管长度只有368毫米,因此出现该效应的距离也减少到了只有50至100米。这也是为什么在阿富汗山区作战的美国特种部队对此反映更加强烈的原因,因为在那种环境下步枪的交火距离要比城市中远得多。而最新型的XM8模块化武器系统中卡宾枪的枪管长度减小到了318毫米,在此情况下5.56mm弹头的有效杀伤距离还会进一步缩短。同时5.56mm口径在处理诸如让疾驶中的车辆停止这样的任务时,也明显力不从心。不过,美国和很多西方国家在步兵班中都大量装备M249/“米尼米”这样采用弹链供弹的小口径轻机枪,它们与突击步枪、卡宾枪共成枪族、弹药通用,因此步兵班组在600米以内的小口径火力相当强大,而且美军并未放弃7.62mm级别的步枪弹,班、排中都装备有相应的中口径通用机枪和狙击步枪,在对付远距离目标和轻装甲目标时,则以12.7mm级别的大口径机枪、反器材步枪和榴弹发射器为主,此外还有来自迫击炮和空中的支援火力作为补充。因此,5.56mm口径枪弹的缺点并不十分突出,相反地其重量和成本上的优势,实在让美军难以割舍,因此在21世纪新一代小口径武器改进计划中,并未出现任何更换北约现有步/机枪弹药的提议。


目前炒得热火朝天的两种新枪弹中,6.8×43mm SPC特种步枪弹是美国雷明顿武器弹药公司研制的,SPC是特殊用途弹药(Special Purpose Cartridge)的缩写,从名称上就可以看出它的研制初衷。它的弹头重达7.45克,几乎是M855 4克重弹头的2倍,即使用卡宾枪发射也能保持远距离上的杀伤效果,其特殊的设计使其在通常步枪交火的300米射程内的杀伤效果达到最大化。6.8mm SPC的弹壳长度基本与5.56mm枪弹相同,在600米上的剩余能量则比最新的MK 262高出40%,后座力则接近于7.62×39mm枪弹。而新近推出的“挑战者”—6.5×39mm格伦德尔弹是美国亚历山大弹药公司研制的。它的弹头增加到了9.3克,在1000米处的剩余能量与7.62×51mm M80枪弹接近,后座力则与SPC相当,其底缘直径较SPC稍大,因此标准的30发5.56mm弹匣只能装25发6.5mm格伦德尔弹,换成6.8mm SPC则可以装入28发。但如果说SPC弹至少还有点军用弹药味道的话,6.5mm格伦德尔弹则是地地道道的民用枪弹,抛开别的不说,光是从其配用的种类繁多的如霍纳迪、拉普阿、NOSLER等比赛弹头来看,它的设计初衷是以精度为第一目标的比赛专用弹,而且这些弹头大多为前收口工艺制造,其昂贵的价格即使是财大气粗的美军也难以接受,同时空尖被甲弹头在实际使用中也有违反国际公约的嫌疑。因此,6.5mm格伦德尔弹显然也不是实用化的军用弹药。另一方面,上述两种枪弹的共同点是都由民用弹药厂商生产,普通弹内均不含钢芯,也没有曳光弹等特种弹,仅配用于少量的高精度步枪,后者也都是民用武器厂商生产的,这些都与制式军用枪弹的特点差别很大。



中国5.8MM并非枪械最佳口径

6.5mm格伦德尔全被甲弹、剖面以及配用的各种比赛级弹头



中国5.8MM并非枪械最佳口径

5.56×45mm步枪弹(左)与6.8mm SPC步枪弹(右)外观对比。标准的30发M16弹匣中可以装入28发6.8mm SPC步枪弹。


从种种现象分析,美军可能会在特种部队中少量试装备发射这两种弹药的步枪,以和5.56mm MK 262枪弹做进一步对比,或是作为一种阶段性的应急手段而暂时采用,美国特种行动司令部开发的特种部队战斗突击步枪(SCAR)就是一个可能的候选对象。而作为北约制式枪弹全面代替5.56mm口径,则不太可能。除在改进计划中未见提及外,目前美国陆军正在四处采购5.56mm枪弹,以补充因为伊拉克战争而迅速减少的库存,照理来说,如果决定竞标一种新的口径,如今5.56mm弹药库存减少正是一个绝好机会。尽管目前国外关于这两种枪弹的宣传铺天盖地,但大多只是厂商为了扩大自己新产品影响而采用的商业伎俩而已。特别是6.5mm格伦德尔弹,其全面试验尚未完成,离正式装备更是相距甚远。


换一个角度分析,任何一个国家对于制式口径的选择都是非常谨慎的,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枪弹和整个武器系统的性能,还与本国军工系统的生产息息相关。任何改变武器系统口径的做法都决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这里面牵扯到大量的资源和财力消耗,以及后勤供应的压力,对于在北约体制中对武器标准化有决定性发言权的美国来说,更会慎之又慎。而且新口径选择的成功与否,其先期的战术指标确定的合理性与预研口径的选定是非常重要的,在此之前,美国至少会对5.56mm MK 262、6.8×43mm SPC、6.5×39mm格伦德尔等可能的候选者进行彻底的对比试验,以便为将来的选择奠定基础。同时,虽然未来的若干年将决定5.56mm口径的命运,但该口径仍存有改进的余地,美国在上世纪5、60年代曾花了很大代价研究新型步兵武器和弹药,典型的诸如锥膛齐射弹、箭形弹、火箭枪弹、班用自动武器系统(6mm SAW)、无壳枪弹等,其中有些技术即使在今天看来还是相当先进的,虽然它们由于种种制约,最后都只作为技术储备,但并不排除通过对现在产品进行改进而重获新生的可能性。



中国5.8MM并非枪械最佳口径

美国亚历山大弹药公司生产的6.5mm格伦德尔步枪弹,配用斯皮尔公司生产的90格令“TNT”弹头。


有人曾提出,美国是否会以6.8mm、6.5mm两种口径为基础开发出一种步/机枪通用的弹药?回答是难度很大,很有可能象已经进行过的几种尝试一样无疾而终。虽然这一出发点很好,可以简化后勤供应和军工生产,但战场上的目标是千变万化的,对付不同的目标以及不同射击距离上的目标都有不同的要求,不同的枪械对弹药的需求也有差别。但目前步兵手中使用最广泛的4种枪械(即突击步枪、班用轻机枪、狙击步枪和通用机枪)其部分主要性能指标是相互矛盾的,满足其一就无法满足其二,其中最典型的还是威力上的矛盾,如果满足了突击步枪和班用轻机枪的需求,那么狙击步枪和通用机枪的威力和杀伤效果就无法保证,而迁就了后两者,那么前两者的重量和机动性也无法保证。从中国的5.8×42mm步枪弹研制过程就可以看出设计这样一种理想化的弹药有多么困难,该弹的研制起点和要求相当高,特别是将威力要求放在了首要位置,而且要求能在突击步枪、班用轻机枪、通用机枪和狙击步枪上通用,但试验证明无法同时兼顾多种不同枪械的战术使用,后来被迫放弃完全通用的要求,而是采用同时装备普通弹和重弹这一折衷办法来解决,步枪和轻机枪使用普通弹,而通用机枪和狙击步枪采用专门研制的重弹。俄国也曾试验过6mm枪弹,并开发出了相应口径的轻机枪,但后来也同样偃旗息鼓了。6.8mm、6.5mm新弹在威力上不如7.62mm大威力枪弹,在重量、成本和通用性上又不及原先的5.56mm,看起来似乎上下通吃,反过来却有高不成低不就的危险。



中国5.8MM并非枪械最佳口径

M855步枪普通弹和弹头(左)与6.5mm格伦德尔全被甲弹枪弹与弹头(右)的对比。后者弹头的外形和明显的弹壳斜肩明显带有民用高精度比赛弹的特征。


世界各国为了确定一个所谓的小口径枪弹最佳口径研究了数十年,但目前尚远未看到结果。在美、俄、中三大小口径流派中,仅从资料对比来看,似乎中国的5.8mm更占优势,甚至出现了该口径的通用机枪,有在连一级全面取代7.62mm级别武器的趋势,但5.8mm是否就一定是最佳口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真正的“最佳”口径是不存在的,现实存在的只可能是“合理”的或者说是“合适”的。在武器弹药性能没有出现质的飞跃这样一个前提下,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轻易改变现有的口径,因此所谓的最佳口径之争在某种意义上根本没有必要。口径大小其实并无高下之分,而是各有偏重,关键是看如何权衡和选择,使其在符合自己战术思想的条件下,能够满足大多数情况下的使用需求,如此确定的口径就是成功的。5.56mm的出现尽管有其偶然,但它是“适应”美军步兵战术思想和火力配置结构的产物。尽管它并不一定最合适现代军用自动步枪,但数十年来,美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一直采用这种口径,就足以证明它的实际价值。6.8×43mm SPC、6.5×39mm格伦德尔若想挑战它的霸主地位,前面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5.8MM并非枪械最佳口径

几种6毫米口径以下的小口径实验弹。从左自右为:美国5.56×45mm 脱壳穿甲弹、美国3×47mm(.12 US)步枪弹、比利时FN公司3×50mm步枪弹、德国4.3×45mm步枪弹、美国4.3×46mm(.17 US)步枪弹、德国4.6×36mm步枪弹、英国4.85mm步枪弹、美国5.56×38mm FABRL步枪弹、瑞士5.6mm Eiger步枪弹。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干爹的都是好的 不然哪里来的坑爹啊 中国的军工不是棒槌 还轮不到某些二五仔来说三道四 野花是比家花好 但是你的干爹永远比不上你的亲妈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