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权 第一部 那年那月 第002章 议和

亦浩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size][/URL] 在所有关于甲午战争失败的原因研究中,史学家们几乎无一例外的都会提到提到一个女人的名字,那就是老佛爷慈禧太后。 众所周知,慈禧在晚清时代的历史作用,包括对于李鸿章的洋务运动的支持以及对于北洋水师的初期建立的,都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但是,问题就出在甲午年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



在所有关于甲午战争失败的原因研究中,史学家们几乎无一例外的都会提到提到一个女人的名字,那就是老佛爷慈禧太后。

众所周知,慈禧在晚清时代的历史作用,包括对于李鸿章的洋务运动的支持以及对于北洋水师的初期建立的,都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但是,问题就出在甲午年上。


慈禧太后出生于1835年11月29日(道光15年10月10日),满虚60岁了,按照农历的说法,这一年,慈禧太后就是60岁了。

老佛爷60大寿,是要隆重庆祝的。于是,宫廷里上下为慈禧的60大寿忙碌着,祝寿的地点就选在了颐和园。

颐和园是1750年(咸丰10年)乾隆皇帝为了孝敬其母后,花费400多万两白银,历时14年建成的皇家园林,可惜在1860年被英法联军破坏,1886年开始修复。


这老佛爷要大寿了,地点也选在了修复中的颐和园,修复园子是要花很多钱的。

早在两年前,为了操办慈禧的大寿,慈禧便派出了军机大臣世铎“总办万寿庆典”

世铎更是把寿庆当成了高于一切的重要任务,派出了大批人马置办采购庆典物品。

那钱呢?

西方列强忙于重新划分世界版图,暂时把大清国扔一边了,有几年不打仗了,不打仗要军队干什么?海军要那么多军费干嘛?挪点来修园子吧。

于是,从开始修葺颐和园开始,连续七年每年挪用一些(据说是年均30万两白银),到了后面临近大寿了,更要加紧了,挪用了多少,就不清楚了,各种史料给出的数据有些差异,大概在500-600万两白银,已经超过了当年乾隆建园子的全部投资了。

问题是,乾隆年间是太平盛世,国泰民安,有钱啊,400万两银子虽说数目不小,但也不至于挪用军费,这到了慈禧这会,就不行了,连年的战事,国家并不富裕,再加上各级贪腐严重,大小官员谁都想雁过拔毛截留一些,说是100万两银子,那真正用到修园子上的实际有多少,只有鬼才知道。这经费就成了问题。

这中日战争打起来了,就有大臣上奏说,是不是把修园子的事先缓一缓,把经费还给海军买炮弹啊。

慈禧就不高兴了,而且放出狠话来,“今令吾不欢者,吾亦将令彼终生不欢”,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还敢让她不高兴呢,那不是那自己的脑袋和全家老小的性命开玩笑嘛。园子继续修着,海军就到弹尽粮绝的地步,最后,很多水师的舰船都是弹尽粮绝给日本人打沉的。


当甲午战争爆发后,慈禧老佛爷虽然颁布过懿旨停办“颐和园受贺礼”,那也仅是一纸官样文章,做做样子而已,“寿辰庆典”的活动一直在进行中。

1894年11月7日,日军在这一天攻陷大连旅顺口了,就是这一天京城迎来了慈禧的60“整寿”。

于是,怪事出现了,战争正在进行国土被占领官民死伤无数的遭难之际,慈禧却在紫禁城里升殿受贺,大宴群臣,并连续放假3天赏析,战争归战争,寿庆也不能耽误,这样的国家能不失败吗?


当然,这也不是甲午战争失败的全部原因,但是,至少此事成为慈禧老佛爷的把柄,为后人倍加诟病。


转过年来,就是乙未年,战争还在继续,而且,日军已经占领了天津,离京城是越来越近了。眼看着就要打到家门上来了,慈禧老佛爷这会是真的着急了。


这些年,大清国的官员们被打怕了,提起打仗就害怕厌烦,但是,战争找上门了,能不打就不打啊,不打的办法那就只能是议和。

于是,慈禧和光绪皇帝召见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稣,授意翁同稣去天津面见李鸿章。就为一件事,让李鸿章去找俄国公使从中进行调停。


当时主理总理衙门的是庆亲王奕劻。群臣觉得奕劻办事不利,要求重新启用恭亲王奕。

这个恭亲王10年前已经被慈禧太后罢免,按照慈禧的意思,她是实在不愿意启用这个小叔子,但是,考虑到恭亲王的国际影响,手头上那么多大臣,关键时刻没个顶事的,没办法,只好让他再度出山。

只是,此时的恭亲王已经不是10年前的恭亲王了,赋闲10年,什么人的斗志也都消沉没了。再说了恭亲王也清楚,此次出山不过是被慈禧再利用一次而已,议和是主要目的。所以,恭亲王一旦大权在握,便把全部精力用于寻求外交途径解决的办法,即使割地赔款也在所不惜。


翁同稣找到李鸿章说了慈禧老佛爷的意思,李鸿章思前想后的,觉得现在日本人正得意着呢,这时候派大员贸然前往,有失颜面也怕遭到奚落,大清国的颜面这时候倒是显得很重要了。

他就给恭亲王写了一封信,信里提到一个人,这人叫德璀琳,德国人,在天津海关干了20年,此人对朝廷忠实可靠,又是德国人,不会引起日方的怀疑。

日本方面当时的外相陆奥宗光得知清廷派来洋人代表议和,马上和首相伊藤博文商议,他们认为,现在还不是和清廷议和的时机,日本应该抓紧时间继续扩大战果占领东三省,以要挟清廷做出更大的让步,何况,来的是德国人,很可能是打探虚实的。因此,决定不见这个德璀琳,让清廷派有资格的代表来谈。

德璀琳没法只得灰溜溜回到中国。


清廷又派出张荫恒和邵友濂赴日求和。

二人到日后,原定谈判地点为广岛,但是,日本人认为朝廷给二人所授权级别不够,就对其横加刁难,拒绝谈判而且还以广岛是军事要地为由,将其赶往长崎。

就在此二人遭到日方拒绝的时候,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却和清廷代表团随员伍廷芳进行了一场谈话,看似是闲谈,但是实际上是摸底。


伊藤博文问伍廷芳:“你方为什么不派遣重臣来呢?请问恭亲王为什么不能来?”

伍廷芳当即答道:“恭亲王位高权重,当然不能走开了。”

伊藤博文说,“那么李鸿章中堂大人可以主持议和,怎么不派他来?

伍廷芳很机灵,马上反问道,“你我今天既然您闲谈,那我也就顺便问问,如果李中堂奉命前来议和,贵国愿意订约吗?”

伊藤博文自然能够听出伍廷芳的话里有话,回答的也是汤水不漏,说,“如果李中堂前来,我国自然愿意接待,但是也还是要有符合国际惯例的,必须要有全权授权才行。”

伍廷芳又问,“那么中堂也要来广岛吗?”

伊藤未置可否。

看来,日本人还是愿意和李鸿章进行谈判的。


而就在此磨磨唧唧的几天里,清朝军队威海保卫战失败了,北洋海军全军覆没。清廷失去了与日本人讨价还价的最后筹码。


此时,李鸿章已经因为战争失败被清廷降职处分。既然日本人愿意和李鸿章谈,那清廷也顾不得朝令夕改的颜面了,就只好重新启用李鸿章,前往日本议和。


李鸿章因为多年操办洋务,在国际上是有一些影响的,早在甲午年的六月,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李鸿章就请英国和俄国的公使出面调停。要知道,国际上列强之间的关系是很微妙的,相互的利益关系导致关系很复杂,英国人正想拉拢日本人与其一起制衡俄国,当然不愿意趟这个浑水,英国公使的意思是双方都退兵。而俄国人则明确表示,使用一切手段逼迫日本人退兵。

李鸿章就此信以为真回禀等待,说是说做是做,俄国人空口白话结果什么也没做,把大清国部署兵力应对战争的时间却白白的耽搁了。大清国更加被动了。


要说这李鸿章做的蠢事也是做到家了。

早在中日开战之前,中日关系已经很紧张了,日本参谋次长长川上操六访华。

其实,这是一次为侵华做准备的一次实地考察,但是,昏庸的大清国却给予了长川上宾待遇,而到了李大人这里更是盛情款待,还邀请其参观了兵工厂军事设施和士兵的操练,也许李大人的本意是好的,以极大地善意表达极大的诚心,大清国不想打仗。但是,这种与虎谋皮的做法反而让日本更加看清了大清国的腐败无能,并且认定了清国必败,从而促进了日本入侵的决心。


李鸿章从政多年,他十分清楚此行的目的和结果,割地赔款是必须的了,但是,李大人并不愿意个人承担此骂名,承办外交多年,大大小小的条约李大人也签了30几个,几乎没有不被骂的,李大人早就背够了“卖国贼”的骂名,所以,他也一口咬死了,要我去可以,但是一定要得到清廷的全权授权才肯前往,就算再落下个骂名,那也是替朝廷办事,君让臣办臣不得不办,反正这不是他的主意就行了。

光绪皇帝在乾清宫召见了李鸿章。

但是,在围绕割地赔款的事情,上下吵成了一片。

李大人说了,“你们吵什么吵啊?我先声明,我可不承担割地的责任,不是说我不能被这个黑锅,是我背不起,再说了,连日本人的要的赔款的银子都还没有着落呢。”

这时,光绪帝的老师翁同稣说了,“宁可赔款,也不能割地。”

以恭亲王奕为首的一些大臣嚷嚷道,如果不答应割地,日本人怕是不会和朝廷议和的。

更要命的是,现在日本军队已经逼近京城,且目标很明确了,要是不答应日本人的要求,恐怕是京城难保,没别的办法,只能随了日本人的心愿。

这时候,慈禧倒是民主了,电告各地的官员就割地问题征求意见,各地的官员也多无回音,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光绪皇帝只得正式发布全权授权证书,宣布李鸿章为头等全权大臣处理议和事宜,并赋予割地的执行权,签字画押为证。


1895年3月14日,李鸿章一行33人,乘德国轮船悬挂“中国头等议和大臣”的旗帜,从天津出发,横跨渤海黄海绕过朝鲜半岛进入日本,直抵日本马关。随行的除了李鸿章的儿子还有前大清国驻日公使李经方、随员伍廷芳以及美国顾问科士达等人。


日本马关,行政上归山口县,1902年已更名为下关市。

春帆楼,是日本医生藤野先生的旧时开办的诊所,藤野先生曾经是孙中山和鲁迅先生的老师。藤野先生去世后,其女儿美智子不善医术,就在此开办了一家河豚料理,不想生意火爆。

春帆楼的名字的来历据说还与时任日本首相伊藤博文有关系。

早年的伊藤博文经常在马关一带活动,所以就有时间经常光顾美智子的河豚料理店。

一天,伊藤博文吃得高兴,凭栏远眺关门海峡,碧波之上的渔帆点点则令其感慨万分。又联想到自己别号叫春亩,伊藤博文不禁雅兴大发,为此店取名“春帆楼”。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伊藤博文才把议和谈判的地点选择在这“春帆楼”上。


为了谈判,伊藤博文发布了四条命令:一,除谈判人员外,不论何人何事,一概不得踏入会场;二,各报报道必须要经过新闻检查后才可付印;三,任何人不得携带凶器;四,各旅客出入,均必须由官厅稽查。

此外,伊藤博文还特别宣布:

清政府议和专使的密码密电,均可拍发,公私函件概不检查。

从表面看去,好像日本人对李鸿章非常客气很给面子,其实,日本人在甲午战争前已成功破译了清政府的密码,中国使团与清廷往来的电文日本人一览无余,不过是顺水推舟送李鸿章一个人情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