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国不要多管闲事还是赶快自救吧

fengyimin 收藏 10 980
导读:福布斯中文网日前发表文章,题为《中国自身难保,何以救欧洲?》,作者:章家敦。摘编如下:   现在所有人都想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会购买希腊和意大利的国债,从而拯救欧洲。但此时此刻,我们最应该问的问题是:“中国能否自救?”   辽宁省审计厅的文件显示,在2010年,该省184家金融公司中约85%都出现了债务违约情况。这份文件还指出,在这些借款人(其实是政府机构)中,有120家去年处于亏损经营状态。   自1994年开始,中国各省和非一二线城市政府被严令禁止发行债券或向银行

福布斯中文网日前发表文章,题为《中国自身难保,何以救欧洲?》,作者:章家敦。摘编如下:



现在所有人都想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会购买希腊和意大利的国债,从而拯救欧洲。但此时此刻,我们最应该问的问题是:“中国能否自救?”



辽宁省审计厅的文件显示,在2010年,该省184家金融公司中约85%都出现了债务违约情况。这份文件还指出,在这些借款人(其实是政府机构)中,有120家去年处于亏损经营状态。



自1994年开始,中国各省和非一二线城市政府被严令禁止发行债券或向银行借贷。尽管如此,他们的债务仍然在飙升,因为地方官员通过地方政府融资工具来 举债。



中国国家审计署表示,去年底,这些公司的债务达到10.7万亿元。然而,没人知道地方政府融资工具债务额的确切数字。有些人估计,这个数字可能比官 方数据高出一倍多。



在债务量上为何会出现这种差异?地方政府为掩盖其债务不遗余力,部分原因可能是这些债务的合法性遭到质疑。着名财经记者胡舒立指出,新上任的地方官员有时并不知道前任所留下的确切债务额,因为其中使用了许多花招,比如政府非法担保的债券、曲折迂回的资金转移等。



大型铝型材制造商中国忠旺控股有限公司的案例说明了辽宁省是如何通过迂回方式大量举债以及掩盖借款行为的。《南华早报》的纳奥米·罗尼克(Naomi Rovnick)报道称,忠旺控股2009年财务报告的一条附注显示,该公司向辽宁两家银行借款23亿元,然后把“这些钱给了”当地一家政府实体。



总部位 于辽宁的忠旺控股有限公司将这些借款记录在其账册上,但不承担任何还债义务。政府实体通过该公司进行的一系列资金转移显然旨在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


辽宁省的债务问题可能比其他省份更加严重,因为它处于中国“铁锈地带”的核心地区。但中国其他地区的地方政府融资工具也开始面临困境。



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 有限公司是云南省最大的地方政府融资工具,在7月份中国最广受关注的评级机构警告称将下调其评级之后,该公司已经暂停了多个重组计划。然而,大多数地方政 府融资工具都没有被纳入评级范围,因此他们的活动实际上游离于公众的监督之外。



只要地方政府融资工具能够借到新的资金,那么他们还可 以继续履行现有的还债义务。“如果政府不过度收紧政策,那么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天津市副市长崔津渡上周五说,“但如果我们无法获得新的贷款,那么就会出 现问题。”据官方媒体《中国日报》报道称,崔津渡所指的问题包括了项目停建。如果项目未能完工,那么就没有钱来偿还债务。



现在的问题在于,为了抑制通胀,中央政府正拉下资金供应的闸门。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创六年来最低水平(不到两年前的一半)。中央监管机构已多次提高银行准备金要求并直接采取行政措施,试图限制新的贷款。



由此产生的结果是,由债务推动的中国经济增长正迅速放缓,其迅速程度甚至可能高于官方GDP数据中所显示的。今年夏天的用电量(或许是经济活动的最佳晴 雨表)环比基本上保持不变。另外,出口和造船订单减少,备受关注的汇丰银行采购经理人指数下滑,逼近负值区域,创下新低。



虽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司长许林说不必“恐慌”,但有许多理由使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已经开始硬着陆。而硬着陆将很快导致各地地方政府融资工具违约,进而影响到银行。出于对银行资产质量和整体财政稳定性的担忧,惠誉在本月初将中国的本地货币债务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许多分析师认为中国拥有充足的现金,因此不必担忧。的确,中国坐拥3.2万亿外汇储备,但出于各种原因,美元、欧元和日元在解决本地货币危机方面难有作 为。当然,中央政府可以通过多印钞票的方式来偿还地方政府融资工具的债务,但这样做会增加货币供应,加剧中国现下最为严重的经济问题——通胀。



现在所有人都想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会购买希腊和意大利的国债,从而拯救欧洲。但此时此刻,我们最应该问的问题是:“中国能否自救?”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