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1938/1940 正文 六十四

greeksun 收藏 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


第七节


轰炸顺利得异乎寻常。面对从天而降的打击,山炮野炮迫击炮完全派不上用场。地面上的日军一时乱了方寸,只有少数从惊愕中清醒过来的官兵开始用轻武器对空射击。这实在令他们感到尴尬:支那军队甚至都有专司防空的苏罗通小炮。

事实上,日军方面下至师团、上至方面军,大都固执地坚持:把极度紧张的运力耗费在输送防空火炮到前线,毫无必要。大本营此前早有断言,淞沪作战及其后数周内,支那的空中力量就基本不复存在,残留的极少数飞机也远遁至大日本空军的行动半径之外。

现在看来,乐观常常是悲剧之母。大本营显然低估了中国人的韧性,面对全世界最擅长韬光养晦的民族,犯下了打了点胜仗就翘尾巴的低级错误,这与中国小说中那位总爱把死敌叫来喝酒吃水果的曹孟德堪为一比;除此之外,自信膨胀的岛国还严重无视了一个忌惮东瀛坐大、却又不便公然干涉的阔邻居的慷慨——人家不但援助飞机,甚至还与俄文说明书一道悄悄附赠了一批苏俄飞行员……天知道近一百年来净挨揍的中国,居然还有几分薄面。

****** ****** ******

眼瞅着轰炸机梯队堂而皇之地飞越敌阵、横扫一切,严令在身的吕天龙们,只能无所作为地充当看客。他甚至产生了某种会令轰炸机驾驶员们恼羞成怒的期待:咋就没有日本飞机呢?一架也好!

在刚刚经历轰炸的日军阵地与中方阵地的接合部上空,一架行为诡秘的飞机进入他的视线。那是一架双翼双座侦察机,机身涂装了蓝白相间的伪装色,机翼下还挂着一对浮筒。它既不俯冲投弹,也不离开,只是在同一片空域反复盘旋,估计是执行炮兵弹落点观测任务。从驱逐机编队所在的高度看去来,大小也就同一只蚊子相仿。

吕天龙向侧后的两架僚机打出手势,示意他们在现有高度继续保持警戒,自己则猛地一扳操纵杆,伊—15呼啸着翻滚、脱离编队,径直向日机俯冲下去。对这种擦边球式的自作主张,他并不打算牵连队友。

伊—15尖厉的航弹撕裂空气,雨点般地飞向日机。对方显然是老手,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并不慌乱,而是快速急转,并继续降低高度,几乎是擦着地皮地往己方一侧逃逸。吕天龙一路衔尾跟随……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太久,根本不能容忍对方逃离视界。

地面上,刚刚还在死拼的双方士兵几乎停止了互攻,所有人都呆呆地注视着天空中正在上演的亡命追逐。对两边的官兵来说,这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奇观:传闻中早已不复存在的中国飞机居然在追杀一向趾高气扬的大日本空军!

吕天龙几次尝试射击,都因为对方熟练的规避动作未能击中要害,有幸命中的几发航炮子弹也只是扫过了敌机的后半段。阵地上的日军士兵显然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不但遭到支那战机旁若无人的轰炸,甚至己方的飞机也正被支那空军追得左支右绌、狼狈不堪。羞恼之下,官兵们操起手中的一切武器,朝掠地飞行的支那人开火。

吕天龙惊喜地发现对方后座机枪手已不知所踪,估计是被击毙后,尸体也随着飞行员一连串的翻滚机动被抛出舱外。他决定立刻将飞机拉升,然后利用伊—15的速度优势快速逼入敌机尾部上方视线死角,并按下机炮开关……在这样的角度上,并无法击中敌机。他是在坐等另一幕戏剧性场面的出现。

果然,突然不见了追击者行踪的日军飞行员开始手忙脚乱。直到伊—15的机炮子弹嗖嗖地掠过头顶,这才诧异地拧过身来,并被身后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

吕天龙终于有机会在这种距离上朝对手恶狠狠地打出一个期待以久的恶毒手势。然后,他快速拉起机头,向上爬升。手势是他在广西航校时从美国教官那里学来的,大意是问候别人的母亲。

戴着风镜、张大了嘴不知所措的日军飞行员怔怔地望着支那战机飞离,这才猛然醒悟过来。然而一切为时已晚,他的飞机已失去高度,一头撞向己方阵地上的一座土丘。接连两声沉闷的爆炸之后,土丘上升起一缕浓浊的黑烟。

****** ****** ******

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放下望远镜。目睹完敌我空战的全程,他十分满意。

“好了好了,空军的弟兄们已经干完了他们该干的事情。接下来,轮到我们上场拼命了!”他伸出右手,嘴里补了一句:“拿来!”然而,交到他手里的却是一支匣枪。

“娘的,大刀!”他不满地回头,看到的却是一脸焦急的副师长屈伸。

“师座,我带人上去就行了,你坐镇指挥。”屈伸好心相劝。

“还坐个屁镇。三十一师能动弹的全他妈在这里了,满共也不到一千人。老子亲自上去,若反击不成,也省了李长官的一颗子弹。给我,大刀!”他再次执拗地摊开右手,屈伸只得把拎着的大刀双手交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