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无法写透的书——读《高岗传》偶发

lsjtz 收藏 0 933
导读:一本无法写透的书——读《高岗传》偶发 作为党项人的后裔,我对黄土高原发生的历史是有些兴趣的。尤其对父辈们为了劳苦大众能够过上幸福生活而在上世纪前半页揭竿而起的史诗更为关注。 在父辈们前赴后继的斗争下,数千万人的牺牲终于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换来了人民的国家。无数先烈倒下时的梦想得以实现。 按常理人民的国家既然建立,“一唱雄鸡天下白。”那么应该天下太平一心一意谋发展使人民群众早日过上幸福生活。不想在执政党的内部却屡生事端。中国历史的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仍然存在,结果党内争斗不消停,损失极为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本无法写透的书——读《高岗传》偶发


作为党项人的后裔,我对黄土高原发生的历史是有些兴趣的。尤其对父辈们为了劳苦大众能够过上幸福生活而在上世纪前半页揭竿而起的史诗更为关注。

在父辈们前赴后继的斗争下,数千万人的牺牲终于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换来了人民的国家。无数先烈倒下时的梦想得以实现。

按常理人民的国家既然建立,“一唱雄鸡天下白。”那么应该天下太平一心一意谋发展使人民群众早日过上幸福生活。不想在屡生事端。中国历史的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仍然存在,结果党内争斗不消停,损失极为惨重,而且造成人性的灭缺,使得迄今为止人们在国内说话呀写书呀都不能如实,特别是党内斗争的历史更是如此。也造成一些人在海外出书又走一个极端,更加剧了人们对党内斗争的不解,甚至为敌对势力所用。这种掩耳盗铃或者鸵鸟遇敌的做法真该改改了。

日前我拜读了戴茂林、赵晓光两位撰写的《高岗传》一书,更是深有感触。坦率说,如今内地能够为一位尚未平反的党领导作传很不容易了,而且两位“磨砺了15年心血之作,力图拂去岁月灰尘”己经给了广大读者“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高岗”。不能太得寸进尺再有什么要求了。但如果写传记不能向司马迁那样把史实写清楚给后人留下真实的历史,那么反有误人子弟甚至被认为是虚构历史而丧失信任。

笔者读后斗胆认为,该书有三个要害未能写明或者写透,仍然给历史留下一层半暗半明的迷茫。

一是三嘉塬事件,一是三五年极左肃反,一是高岗垮台真实内幕。而这三件事都是当年陕北革命史乃至党史上不解救无法真实面对历史的大事。

先说三嘉塬事件。发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期的这件事,应当说是陕北红军干部遭受政治迫害的先兆和伏笔。虽然事件发生后由于刘志丹、高岗等人对党的事业无比忠诚和党性强而算了结了,但是由此带来的问题其实是以后的肃反、高岗事件的发生以致所谓彭高习反党集团罪名由来的引子。关于三嘉塬事件的经过,亲历事件的刘景范前辈本着对党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曾经专门向党中央写过此事件的详细经过。有兴趣的在网上搜索认真拜读就应当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而笔者只是听过亲自经历过事件的父亲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曾经给我说过一些。由于父亲当时也就是刘志丹、高岗部队的一名普通战士所以也不清楚其中的究竟原因。但当天发生的那一幕那他是记的非常清楚。当时他们都列队在会场集合等待领导们,看见刘志丹、高岗、谢子长等人还是说说笑笑一起走上主席台。相互礼让就座不料谢子长突然一变脸指挥手下那帮人把刘志丹等人的枪给下了,把大队长当场给打死了,喝令父亲他们缴枪不杀。父亲曾说过一句话:“唉,当时他们的做法就像对待咱们包围了国民党匪兵一个样样,要我们‘缴枪不杀’。”以后父亲他们见刘志丹被抓了,高岗被撤了,剩下的人也被那帮人监视着就是行军也被夹在当中,“不过有一样,打仗就把我们赶到了前面。”所以父亲他们心想还不知道什么样的灾祸等着他们呢,就偷偷逃离了队伍一直到刘志丹、高岗回到了队伍回到了陕北,在山沟里打游击的父亲他们才又回到了队伍。我记得解放后父亲曾经给中央军委办公厅上书询问他的军龄起算日期,中央军委后来答复三嘉塬事件后父亲脱离了队伍虽然在陕北打游击但是也不能算军龄。只能从后来回到刘志丹队伍即游击队合并到红26军后才能够计算。直到1986年笔者因公干到北京面见中央某负责同志递上父亲的再次上书后才给改了过来。三嘉塬事件当时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一直留下个阴影,一直延续到陕北那场惨无人道的肃反被制止后,刘志丹同志在随同毛主席东征时牺牲前,曾给陕北几个老同志当面说过,陕北的情况外来人不了解“情有可原。关键还是我们陕北的干部内部出了问题。以后找机会一定要好好谈谈争取解决这个问题。以免背包袱影响工作。”可惜的是陕北人民乃至西北人民非常敬爱的刘志丹同志在东征战役中不幸牺牲,使得他的遗愿没有得以实现。以致这笔账被带到了连《刘志丹》这本书都无法出版的地步。历史真是讽刺到了极点。一方面是御封的“人民的英雄,要数刘志丹”,一方面连颂扬“人民的英雄”的一本书都无法出版。而这本颂扬“人民的英雄”的书更是在建国以后被个别人奉献给康生之流成了迫害陕北干部的“一大发明!”

其次说说30年代中期的陕北肃反。公正的说,《高岗传》的作者在这个问题上也是费了心思。但读完后给人一种两头不得罪的感觉。陕北上个世纪30年代中期的发生在党内连刘志丹、高岗、习仲勋等党的卓越领导人差点被杀害的所谓肃反运动,是王明路线在陕北地区的具体体现,给陕北地区和中国革命都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这件事在1935年党中央长征到了陕北后所作的决定和1942年中共西北局有关这个问题的决定中说的再明白不过了。但在1954年高岗事件发生后,一些当年的当事人开始发难了,以致这件事变来变去,虽经1983年中央有关部门“基本维持了当年的决定”但给陕北地区造成的混乱已经无法挽回了。直到现在当年被错杀的好几百人到底是怎么死的算什么都没有个明确结论,令后人心寒不已啦。而且陕北肃反发生时,被整被杀的恰恰是当初紧跟刘志丹、高岗、习仲勋等人闹革命的干部们这点也是令人生疑。

第三个问题是建国后的高岗事件。我读了后觉得自己还是糊涂。该书前面撰写出了个有血有肉的高岗,后面越读越觉得高岗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靶子。但这点我倒是觉得作者们真是难写。

高岗事件中央有过定论。中央定论大伙都知道也有不确切的时候,比如刘少奇当年中央决议永远开除出党而现在是四个老人家之一上了人民币的。比如潘汉年比如彭德怀比如陆定一比如……,这些多了去就不一一叙述。当然高岗事件是目前没有被推翻当年结论的极少数事例之一。但从过去不公布现在向公众公布的资料可以看出,笔者认为当初在批判高岗时有的事情就不正常。比如说处理一个中央主要领导同志连中央一把手都不参加会议,用现代的术语就是回避了;比如说组织上认为高岗反对当时主持工作的领导人,但是偏偏处理高岗的几次关键性会议竟然由该领导人主持,用现代的术语就是不知道应当回避。而且该主持人言词激烈得给定了调子即开除出党。这对自打青年救投身革命在敌人的屠刀下、左倾分子的屠刀下都没有对党有过动摇的高岗来说当然无法接受;比如说作为组织部副部长的某同志连部长都不知道私自拟就中央领导名单的行为,这种行为恐怕再民主的党再民主的国家也是不容许的。但该同志找中央主管领导抱了一顿委屈不是说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党章规定反而指责高岗把他列为四人小圈子就轻易过了关,而高岗呢却扛上了一条传播名单的大罪。瞒着中央私自拟造的名单造成党内不团结的人没有被处理而传播的人却被认为有罪进而被打倒;比如说高岗找一些领导谈班子问题,作为时任中央政治局成员的高岗就党的建设找一些人谈些自己的看法和要求有什么不对?就是推荐自己当领导也不能说就是问题,中国历史上不还有“毛遂自荐”的典故嘛!再说了,文革期间江青找一些政治局委员谈这个说那个,有的委员向毛主席反映这个问题,毛主席明确说一个政治局委员找一些政治局委员谈问题是可以的。既然江青的做法被一把手认可是可以的,那么高岗作为当时的政治局委员找一些政治局委员谈问题就不可以了?就笔者这粗浅的水平都看出一些蛛丝马迹来,不要说那些学术界的高手了。大概是不能说明白了,所以高岗真正被打倒的原因是什么?该书的的确确地也学当年一把手“回避”了。

更令人费劲理解的是,一本颂扬刘志丹的书被陕北某干部端了出来,结果被康生之流利用再次向陕北地区的大批干部举起了屠刀使之遭受了更严厉更广泛的迫害。在建国后发生的这段不幸历史,就是陕北革命史那几件大事的余波更是刘志丹同志在东征牺牲前殷切希望有机会说明白的那几件大事。

至于高岗私人生活,我觉得一点也不奇怪,有的人压低近十多岁的年龄骗娶16岁妙龄少女的事不也有嘛。有的人正在边疆保卫祖国疆域但自己老婆却被某人给睡了的事不也有嘛。这些事只因为是正面人物就不提及了。我认为,在私人生活问题上无论是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都不应当作为一个人的传记而传播!毕竟还有隐私权嘛。

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当年各类事件的双方当事人基本也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征程,当今对党史对国史禁锢也打开了不少。一本《高岗传》,作者们的确下了不少功夫,的确费了不少心血,的确为陕北地区的革命史增添了新的史料,的确为后人们留下了见识当年前辈们为了人民事业的奋斗征程。但读了后觉得仍然不过瘾,留下遗憾,不能不说这就是《高岗传》作者创作时或者回避或者简单一笔写过或者干脆不写明的苦衷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6bce590100v3zt.html

请楼主在48小时内解释本帖与上面链接的关系,以便原创评定。


鉴定为伪原创,禁言处理

本文内容于 2011/9/24 17:50:32 被huazhiqiao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