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出自老子的《道德经》: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一般来讲,是指自然规律,德,为品德。是作为个体的人,在社会的这个环境中,所表现出来的有利于他人的行为。所以,“利人损已”最为高尚,“利人不损已”为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很平常的行为;而“损人利已”则是道德败坏的表现;当然,也有“损人不利已”的行为,这属于是个别的“具有独特思想”的人,没有普遍性。

这就可以看出,道德,其实是人的社会性的表现,一个单独的个体,没有与别人接触,也就说不上道德的好坏了。

那么,为什么道德很重要?现在法理说,所谓的法律,是最低的道德底线。而法律,是强制约束个体在社会这个集体中的行为的有力武器,是维系一个社会稳定的基石。法律告诉人们,什么是不能做的,而道德,是在法律的基础上,告诉人们,做什么是好的。法律和道德加起来,就展示了一个社会的面貌,展示了一个文明的凝聚力、向心力,决定了一个文明生存和发展的能力。

中华文明之所以源远流长,就在于中华文明从春秋时期的老子起,就规范了本文明的道德体系,并在孔子手里发扬光大,这个道德体系,归结起来,就是儒家提倡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八条目。而这八条目中,修身又是最为重要的,《大学》有言:“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从孔子以后,无数年来,中国人都把这八条目做为个人毕生所追求的最高理想。所以,中华文明在所有的古文明中,始终保持着活力,在同时期的文明都消亡了的时候,仍然绽放着无比的光芒。

那么,在古代,道德是如何建设的呢?最初,道德的好坏,是为官的唯一条件。这就是 “禅让”和“孝廉”政策。一个人,可以没有“才”,只要有“德”,就可以为官,甚至为王。而一个人如果做到了“孝廉”,那么,在八条目中,最少做到了:诚意、正心、修身、齐家四条。这样一来,统治者就可以让他试着治国、平天下了。

接下来,道德,开始成为为官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唯一。这就是从隋唐开始的科举制度。从这个时候起,统治者开始认识到,只有“德”是不够的,要“德才兼备”,才能为官。但“德”却是基础,有“德”的不一定能做官,没“德”的,一定不能做官。

中国,一直以来都有“官本位”思想,人们一直把“做官”当做是改变一个人,一个家族命运的唯一出路。于是,道德,就成为想改变命运的人所必须遵循的行为规范。

而中国又有“传承”之说,一个人品德,是和他的“传承”分不开的。也就是说,如果他家里的长辈,都是谦谦君子,那他也成为君子的可能性就大,反之,如果他家里的长辈,都是小人,那么,他成为小人的可能性就大。这种观点对不对,还两可。但这种观点的直接后果,就是杜绝了一个人破罐子破摔的想法。让一个人不后悔做一辈子的君子:就算本人没有了出路,还可以给子孙打下坚实的基础。而本人一但为恶,不只是自己毁了,子孙后代都毁了。

于是,人心向善,也就成了必然。

那么,道德是如何沦丧的呢?

道德的沦丧,最早的隐患,是从曹操开始的。曹操由于自己的出身不好,除了夏侯本家之外,当时有才能的人,大都看不起来,由是,他提出了“唯才是举”的观点,一个人不问道德品质,只要有才就用。当然,这也和曹操本人的道德水平有关,他甚至为了军费,设立了“发丘中郞将”和“摸金校尉”的官职,这两个名词,后来也就成了盗墓贼的代名词。也曾经因为没有粮草,让士兵吃人肉。

这样一来,等他死后,他的江山为司马氏所夺,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可以说,曹操的出现,就是古代道德的一个分水岭。在他之前,当皇帝的,除了一个王莽想篡位,还没有成功,其他的,就算想推翻上面的,也要想办法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就算不是出于本心,至少为天下人做出来表率。

但曹操之后,想要上位,就一个标准,那就是实力了。晋、南北朝的混乱且不说,隋、唐的皇帝,就没有几个的皇位来得名正言顺的。到了宋朝,领导人发现,这样不行,道德的建设必需加强,于是有了程朱理学。程朱理学的出现,是道德建设矫枉过正的表现,过于的强调外在的形势,束缚了人们想像力和创造,让中华文明开起了倒车。于是,南宋之后,异族人第一次入主中原。

可以说,北宋,是中华文明的一个分水岭,文明前进的步伐开始减缓,而南宋的出现,中华文明就开始了全面的倒退。四大发明的最后一件:活字印刷就出现在北宋,之后,中华文明再也没有对世界产生影响的发明问世。

程朱理学这种扭曲的道德,在满清达到高潮,这个时候,朝鲜人都开始鄙视中国了:“一个叫做韩元震(1682一1751)的朝鲜人,就始终对清人十分鄙夷,他对清儒只推崇吕留良,……从学术的正宗来看,他觉得,完全可以把朝鲜看成是‘中华’,而把清帝国视为‘蛮夷’。”

这个时候,统治者已经把“儒学”完整的阉割掉了。让“儒学”成为了完全意义上的统治者维系统治的工具,而不再是一个文明的道德标准。

到了现在,人们更是发现,世风日下,这又是为何?这要从WG说起。

这次十年浩劫,特别是“批孔”的出现,是中华道德发展史上的另一次矫枉过正。既然“儒学”已经不能成为中华文明的道德标准。那么,就完全推翻他,再建立一个另外的道德标准。

出发点是好的,可惜,道德标准的建立,不是一个人脑袋一热可以办到的,哪怕这个人是个半神!道德标准的重建,无不避免的带来思想上的迷惘。可以说,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走出这种迷惘。于是,在这方法出现错误,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毕竟,我们现在知道了“两个凡是”是错的;“为GCZY奋斗终身”也只能说是“不管你信不,反正我是信了。”至于“为人民服务”么?呵呵,今天天气真不错!

于是,南京的彭宇,可以说是为中华文明的道德建设,做出历史性的贡献,他让人们知道,道德的底线,原来可以低到如此的地步。于是一个又一个挑战接联来到,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是什么造成了现在的这种情形呢?是西方文明的冲击。西方文明进入的时期,正好是中华文明旧的道德体制已经完全推倒,新的道德体制还没有建立的时候,用武侠的话来说,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而西方的这种道德体制,和中华的传统道德体制,是格格不入,甚至是完全相反的,比如说,中国人认为“人之初,性本善”,而西方人认为“人之初,性本恶”。于是,这种强烈的对比,就带给了国人很大的冲击;加上西方的道德体制偏偏又是很有道理的(没道理的早就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这就让本来很是迷惘的国人,愈发的迷惘了。

因此,现在道德水平出现了低点,也是可以理解,并且是顺理成章的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