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公主被驸马打死 盘点那些嫁不出去的公主

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女人只是作为男人的附属品而存在,“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是对女人们的最基本要求,而男人娶几个老婆更是女人管不着的就算她是公主。

善妒的金枝玉叶

女人都会痛恨破坏自己家庭的“小三”,可像兰陵公主这样迫害情敌的还真是少见!

兰陵公主是南北朝时期北魏孝文帝的女儿、北魏宣武帝的姐姐、北魏孝明帝的姑姑,虽然确切的出生年月早已不可考,可她生活的年代正是北魏最为辉煌和繁盛的时代。生于帝王之家,兰陵公主必然过着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生活。

她的丈夫叫刘晖,父亲刘昶是从南朝宋逃亡到北魏来的皇族。虽然刘晖是庶出,但由于刘昶的嫡子早死,家业及爵位就由刘晖继承,所以两人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只是两人的幸福生活没过几年,刘晖就对公主失去了兴趣,还喜欢上了公主的一个侍婢。在那样的社会里,侍婢面对主人的侵犯,没什么好法子,反抗过激就是“以卑犯尊”的重罪,不反抗就是勾引主子的狐狸精这反抗的度还真难把握!公主家的侍婢就没把握好,让驸马刘晖占了便宜。

终于,公主发现她的贴身侍婢怀孕了,追问之下竟然发现孩子的爹是自己的丈夫。公主这个气啊!可那个社会对于男人就是宽容,男人养几个老婆都没问题只要养得起。

于是公主就把气撒在了毫无反抗能力的婢女身上。她将婢女鞭打至死还不够,还将婢女的肚子剖开,将已具形状的胎儿挖出来碎尸,又用稻草塞进婢女的肚子里……做完这一切令人发指的事后,公主还让驸马刘晖来看她的“杰作”……

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婆竟然做出这样令人发指的事,都不会再看老婆第二眼。刘晖也一样,他“辉遂忿憾,疏薄公主”。

要不是公主的一个姐姐把这事告诉了摄政掌权的胡太后,这一尸两命的官司恐怕就没人理会了。胡太后听说后很关心,还派人调查了一圈,发现公主和驸马的夫妻感情严重破裂,就将这起杀人碎尸案仅以判定离婚了事,刘晖继承的爵位也被削除。不知道人命在这些当权者的眼中算什么?还真是不如草芥!

复婚之路

公主可以复婚,可也要弄清楚自己和前夫身上的毛病改了没有,否则复婚就是在复制悲剧。

与驸马离婚后,公主回到宫里的娘家居住。住了一年之后,朝中一些重要人物反复向胡太后进言,希望让公主与刘晖复婚。在太后的旨意下,公主与刘晖还真复婚了……

公主复婚的时候,太后亲自送公主出宫,还反复叮嘱公主凡事要小心退让,不要再以强权压人,再出问题可就没人能救了。公主似乎也有些悔意,在复婚初期与驸马的关系也有所改善,不久还怀了孕。只是驸马不知道,在公主回娘家的这段时间里,与自己的姐妹、妯娌们学习了不少“御夫术”,复婚初期的那段蜜月时光,也许就与她的“学习”有关。

复婚之后,驸马确实老实了一段时间,可始终还是改不了好色的老毛病,甚至变本加厉,没多久就与一名小官的两个妹妹纠缠不清,其中还有一个是有夫之妇!

想这刘晖也确实不是个负责任的男人,要是有责任心,就不会背着老婆去偷欢;要是有责任心,他也应该想到自己偷欢的行为将会为自己的情人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他又不是没见过公主的手段!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刘晖在外面的养“小三”的事,最终还是被兰陵公主知道了。就像平常的小夫妻俩一样,二人发生了剧烈争执,吵着吵着还动了手。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当年兰陵公主的碎尸案,反正刘晖气疯了,他把公主一脚从床上踢到地上,还对怀孕的公主一顿拳打脚踢。一阵暴打后,公主的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奄奄一息的公主,也还没等御医赶到就死了。报应啊!

驸马刘晖见打死了公主,知道自己闯下了滔天大祸,赶紧畏罪潜逃。可刘晖能跑到哪去呢?朝廷发下全国A级通缉令,刘晖最终被抓,关进了大牢。而和刘晖暧昧不清的那两个女人也没有好结果:她们被鞭打后剃去头发,到宫里服苦役;她们的兄长也因此受连累而被发配到敦煌充军。

其他人都判了刑,按说驸马也是难逃一死,但在一个男人可以一妻多妾的年代里,刘晖金屋藏几个娇都不犯法。一个有德行的公主,面对丈夫纳妾的举动应该是支持的,而兰陵公主却杀人在先、动手在后,实在是泼妇。所以大臣们都觉得让刘晖充军就行了。但胡太后极力反对,非要定刘晖死罪。就这样,对于刘晖罪行的判定产生了争议,他就暂时被关在了监狱里。没过多久,赶上国家大赦,他被放了出来,还恢复了爵位和官职。

可见古代法律也重男轻女,对于“小三”不是发配就是服刑,而对于包养“小三”,还打死老婆、一尸两命的丈夫却用一个大赦一放了之。女人在古代还真是没地位,即使她是个公主!

学会去爱

男人与女人对于爱情的忠诚,似乎一直是个问题。有句话说的好,男人希望是女人的第一个男人,而女人则希望是男人的最后一个女人。这句话说出了男人的花心,似乎也道出了女人的无奈。

男人的事,有的说没有小三勾引,男人怎么会的事?还有的说,男人要是没有那心思,别人再勾引也是徒劳!这有点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可忽视了一个“重要人物”妻子。

面对丈夫的的事,没有哪个妻子能真正淡定,更何况兰陵公主。可兰陵公主的反应实在过激,虽然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是老把戏,但却是正常反应。像兰陵公主这样虐杀“小三”,面目如此可怕,怎么可能让丈夫已经离开的心回来呢?这只能把丈夫推得更远。这说明在她的意识里,婢女的生命是毫无价值的,也说明她面对婚姻的失败实在缺乏爱的智商。

虽然兰陵公主的下场也挺让人解气的,可气过之后,又觉得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她不懂得哭闹与争吵换不回一个男人的心;她不明白当发生肢体冲突时,除非女人是个练家子,否则吃亏的永远是女人;她更没看清楚,她嫁的人本身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责任心的懦夫,怎么能要求这样一个人对自己专情?

所以当刘晖犯了第一个错误,当兰陵公主与驸马复婚后,当面对刘晖再次的事时,如果兰陵公主什么也不说,只是优雅地转身离去,留给刘晖一个冰冷的背影,那她不仅为自己留下了尊严,也为自己留下生机。

女人,不要迷失在爱的世界里,你要记得,在爱别人之前,先要爱自己!

已经嫁出去的那些也并非个个都生活得很美满,她们当中有的人结了婚马上又离婚,如唐昭宗李晔女平原公主,嫁给李继偘之后,不到一个月就“拜拜”了,有的结过几次婚,如西汉王朝的(楚)汉公主,先后嫁给岭娶、翁靡、狂生三个人;东晋简文帝女新安公主先后嫁给桓济、王献之两个人;唐中宗李显女安定公主先后嫁给王同皎、韦濯、崔铣三个人;玄宗李隆基女兴信公主先后嫁给张垍、裴颖、杨敷三个人;唐肃宗李亨女宁国公主先后嫁给郑巽、薛康衡、磨延啜三个人;辽兴宗耶律宗真女魏国公主先后嫁给萧撒八、萧阿速、萧窝匿三个人;元太祖铁木真女赵国公主先后嫁给不颜昔班、镇国、孛要合三个人;元世祖忽必烈女鲁国公主先后嫁给干罗陈、铁木儿、蛮子台三个人。

南北朝时刘宋武帝刘裕女呈郡公主嫁给褚湛之为继室。

隋炀帝杨广女义成公主嫁给染于为继室。

唐代荣王李琬女小宁国公主嫁给回纥英武可汗当“媵”(小老婆)。

五代十国时,后梁太祖女金华公主嫁给罗廷规为继室。

元太祖铁木真女昌国公主嫁给孛秃为继室、太子阔出女八不叉公主嫁给纽林为继室、太子真金女鲁国公主嫁给蛮子台为继室、秦王忙哥刺女奴兀伦公主嫁给锁儿哈为继室、安西王阿答难女兀鲁真公主嫁给纽林为继室、成宗贴木儿女昌国公主嫁给阿失为继室、赵国公主嫁给阔里吉思为继室、魏王阿木哥女曹国公主嫁给王焘为继室。

从上面所引的这些材料中我们不难看出:

1.并非所有时代,所有皇帝的女儿都不愁嫁不出;

2.已经嫁出去的皇帝的女儿也并不总是高人一等。

一般说来,在下面这几种情况下,皇帝女儿的身价与其身份常常名不副实:

1.皇朝衰落、各地方政府或占地为王的军阀势力超过中央、到了尾大不掉的时候,如唐代后期从文宗李昂时代开始,到昭宗李晔时止,44位公主中仅有6人嫁出,其中一人(昭宗女)平原公主还是正月结婚,二月就离婚了的,注意:平原公主婚姻之失败并不是因为她自恃公主身份看不起丈夫,而是丈夫自恃节度使(军阀)李茂贞之子的身份没有瞧得起她这个公主。

清朝公主象民间一样生子女众多、夫妇和好的,二百年来只有宣宗的大公主和她的丈夫符珍。大公主出嫁的时候,每次宣召驸马也被保母阻拦,一年多没见驸马的面,非常生气,隐忍不说。一日进宫,跪在宣宗面前说:“父皇将女儿嫁给了谁?”皇上奇怪了,说:“符珍不是你夫婿吗?”公主说:“符珍长什么样子,我嫁了一年多,还没见过。”皇上说:“怎么见不到?”公主说:“保母不让见。”皇上说:“你们夫妻的事,保母管什么。你可以自已作主。”

于是公主回府,将保母骂了一通,召见符珍,夫妇贤伉俪感情甚笃,生了八个子女,可以称得上有清以来首屈一指。可见公主夫妇的隔离,皇帝并不知情。清朝二百年来的公主都没有宣宗的大公主这么厚的脸皮,每每容忍,神伤而死。管家婆虐待公主甚至比老鸨虐待妓女还厉害。这都是因为宫中授予保母照应公主的权利而又缺乏监督的缘故。

清朝公主们的真实生活,可不象现在电视剧清宫戏里演的那些格格们一样,万千宠爱,自在逍遥,不识愁滋味!

你为什么要生在我家

公元1644年3月19日凌晨,大明帝国皇宫紫禁城内,一幕人间惨剧正在酷烈地进行。

大明帝国第十六任皇帝思宗朱由检(即人们通常所说的崇祯皇帝)手执一柄利剑,正在追杀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子这可不是武侠小说里的描写,也不是影、视里边虚构的镜头,而是真真实实的历史。

跑了几圈以后,崇祯皇帝终于追上了那个小女子,眼一闭,心一横,他手起剑落,只听“啪”的一声,一条葱藕般的玉臂掉了下来,崇祯皇帝掩面长叹,口里连连说:“你为什么要生在我家?你为什么要生在我家?”

熟悉这段历史的人当然都能猜出那个女子是谁,就是崇祯之女长平公主,崇祯要砍杀她实出于无奈,因为当时“流贼”李自成已经攻进了北京。

辽代计有公主39人,其中有3人未嫁出去,她们是:世宗耶律兀欲女萌古公主、圣宗耶律隆绪女浔阳公主、天祚帝女蜀国公主。

宋代计有公主87位,其中有57个未嫁出去,她们是:宣祖赵弘殷女陈国公主、太祖赵匡胤女申国公主、成国公主、永国公主、太宗赵光义女滕国公主、邠国公主、卫国公主、真宗赵恒女惠国公主、升国公主、仁宗赵祯女徐国公主、邓国公主、郑国公丰、禁国公主、商国公主、鲁国公主、唐国公主、陈国公主、豫国公主、英宗赵曙女舒国公主、神宗赵顼女周国公主、楚国公主、郓国公主、潞国公主、邢国公主、邠国公主、兖国公主、哲宗赵煦女邓国公主、徽宗赵佶女顺淑帝姬、寿淑帝姬、东淑帝姬、安淑帝姬、康淑帝姬、荣淑帝姬、保淑帝姬、悼穆帝姬、熙淑帝姬、敦淑帝姬、柔福帝姬、申福帝姬、宁福帝姬、保福帝姬、贤福帝姬、仁福帝姬、和福帝姬、永福帝姬、惠福帝姬、令福帝姬、华福帝姬、庆福帝姬、仪福帝姬、纯福帝姬、恭福帝姬、孝宗赵伯琮女嘉国公主、光宗赵惇女文安公主、和政公主、齐安公主、宁宗赵扩女祁国公主。

元代计有公主47位,未嫁出去者有1位,亦即晋王甘麻拉女寿宁公主。

明代有公主82位,其中未嫁出去者有25人,她们是:太祖朱元璋的亲孙女宜伦公主、南平公主、仁宗朱高炽女德安公主、延平公主、德庆公主、宪宗朱见深女长泰公主、仙游公主、孝宗朱祐樘女太康公主、兴献王朱祐杌女长宁公主、善化公主、世宗朱厚熜女常安公主、思柔公主、归善公主、穆宗朱载厚女蓬莱公主、太和公主、神宗朱翊钧静乐公主、云和公主、云梦公主、灵邱公主、仙居公主、泰顺公主、香山公主、天台公主、怀淑公主、思宗朱由检女坤义公主、昭仁公主。

清代共有100位公主,其中未嫁出去者有37个,她们是:世祖福临第一女、第三女、第四女、第五女、第六女、圣祖玄烨第一女、第二女、第四女、第七女、第八女、第十一女、第十二女、第十六女、第十七女、第十八女、第十九女、第二十女、世宗胤稹第一女、第三女、第四女、高宗弘历第一女、第二女、第五女、第六女、第八女、仁宗秬琰第一女、第二女、慧安和硕公主、第六女、第七女、第八女、慧愍固伦公主、宣宗曼宁女端悯固伦公主、第二女、端顺固伦公主、第七女、第十女。

这些嫁不出去的公主,有一些是因为很早就死了(以宋、清两代为多),但还有相当一部分并非是因为早卒,而是没人愿娶或没人敢娶古代的男人大概也不愿意心甘情愿当“气管炎”或“床头柜”!

史学家柏杨先生在其史学巨著《中国人史纲》中写道:“南北朝时代那种把持政府,世袭官职的烜赫情形,到了唐王朝,仍有强大的残余势力。北魏帝国颁定的那些'郡姓',照旧成为一种特殊阶级,高居平民之上,继续以做官为唯一职业。这种门第贵族集团中,崔、卢、李、郑、王,五个姓氏,也继续保持五世纪时尊贵的地位,世称'五姓'。他们的地位,在一般人心目中,有时候还超过皇族,一个例子可以说明:中级官员郑颢(博客,微博),正在跟卢姓议婚的时候,皇帝听了宰相白敏中的推荐,命他娶万寿公主。这是普通人家求之不得的荣耀,但郑颢却因断了与卢姓婚姻的缘故,把白敏中恨入骨髓,以致白敏中以后几乎死在他手上。”

与历史上那些婚姻多舛的公主相比,万寿公主总算还嫁了出去,而且“一嫁定了终身”,所谓不幸中之万幸,而有很多公主连这点“好运气”都没有。

为了说明问题,我们也做了一个统计:

西汉王朝计有公主18人,嫁不出去的1人:元帝刘奭女颖邑公主。

东汉王朝有公主42人,嫁不出去者16人,她们是:明帝刘庄女平氏公主、明帝女鲁阳公主、明帝女乐平公主、明帝女成安公主、章帝刘炟女武德公主、章帝女阳安公主、和帝刘肇女修武公主、和帝女共邑公主、和帝女闻喜公主、顺帝刘保女舞阳公主、冠军公主、汝阳公主、桓帝妹颖阳公主、阳翟公主、灵帝刘宏女万年公主。

两晋时代计有公主32位,嫁不出去的有12位,她们是:武帝司马炎女平阳公主、新丰公主、阳平公主、万年公主、惠帝司马衷女始平公主、哀献公主、元帝司马睿女南康公主、明帝司马绍女庐陵公主、太平公主、穆帝司马(日冉)女馀姚公主、孝武帝司马曜女新安公主、恭帝司马德文女富阳公主。

五胡十六国时代,北方各少数民族帝国计有公主11人,嫁不出去者有1人,此人就是后秦太祖姚苌女南安公主。

北魏时代计有公主70人,嫁不出去的有4人,她们是:文成帝拓跋浚女顿丘公主、孝文帝元宏女长乐公主、孝武帝元修妹明月公主、高阳王元泰女琅邪公主。

南北朝时刘宗王朝计有公主30位,嫁不出去者有5人,她们是:武帝刘裕女义兴公主、孝武帝刘骏女临海公主、七公主、明帝刘或女晋陵公主、建安公主。

南齐7位公主全部嫁出。

南梁计有公主18位,嫁不出去者有5人,她们是:武帝萧衍女临安公主、永康公主、南康王萧绩女固安公主、简文帝萧纲女长山公主、元帝萧绎女益昌公主。

陈朝7位公主全部嫁出。

北齐15位公主,有2位未嫁出去,她们是:高祖高欢女大公主、浮阳公主。

北周12位公主全部嫁出。

隋代有12位公主虽然全部嫁出,但有1人(义成公主)是给人当的“二房”。

唐代有221位公主和21个“和亲”公主,其中嫁不出去的有82个,她们是:太宗李世民女汝南公主、金山公主、晋阳公主、常山公主、睿宗李旦女安兴公主、金仙公主、玉真公主、玄宗李隆基女孝昌公主、灵昌公主、万安公主、上仙公主、怀恩公主、普康公主、宜春公主、肃宗李亨女宁国公主、代宗李豫女灵仙公主、真定公主、华阳公主、玉清公主、太和公主、玉虚公主、西平公主、章宁公主、德宗李适女普宁公主、文安公主、义川公主、晋平公主、顺宗李诵女浔阳公主、平思公主、邵阳公主、临汝公主、宪宗李纯女永嘉公主、衡阳公主、普康公主、永安公主、太和公主、义宁公主、贵乡公主、清源公主、义昌公主、安康公主、敬宗李湛女永兴公主、天长公主、宁国公主、文宗李昂女兴唐公主、百平公主、郎宁公主、光化公主、武宗李炎女昌乐公主、寿春公主、长宁公主、延庆公主、静乐公主、乐温公主、永清公主、宣宗李忱女永福公主、义和公主、饶安公主、盛唐公主、平原公主、唐阳公主、丰阳公主、懿宗李漼女安化公主、普康公主、昌元公主、昌宁公主、金华公主、仁寿公主、永寿公主、僖宗李儇女唐兴公主、永平公主、昭宗李晔女新安公主、信都公主、益昌公主、唐兴公主、德清公主、太康公主、永明公主、新兴公主、普安公主、乐平公主、寿安公主。

“和亲”公主中有1人(安化公主)本议嫁给南绍王隆舜,但未能完婚,另有1人(永安公主)待要出嫁时其夫回纥保义可汗病卒,也未嫁出去。

五代十国时,后梁有公主10人,其中有3人未嫁出去,这3个人是:太祖朱温女普宁公主、真宁公主、末帝朱友贞女寿昌公主。

后唐有公主5人,有2人成为“嫁不出去的人”,她们是:明宗李嗣源女永安公主、末帝李从珂女赵国公主。

后晋有公主6人,嫁不出去的3人,这3个人是:宪祖石绍雍女寿安公主、永寿公主、乐平公主。

后周有公主3人,2人未嫁出,这2个人是:太祖郭威女乐安公主、梁国公主。

十国中前、后蜀及南唐三国公主全部嫁出。

崇祯一共生了三个女儿,这就是坤仪公主、长平公主和昭仁公主,这3个“皇帝的女儿”一个早卒,一个死于非命,一个被其父砍成重伤,没有一个有好结果,难怪其父朱由检要发出“你为什么要生在我家?”的慨叹。

崇祯皇帝的女儿只不过是无数个命途多舛的公主的缩影。为了便于说明问题,我们对历朝历代死于非命或丈夫死于非命的公主们的情况做了一个统计。

西汉王朝共有公主18个,其中有4个死于非命,她们是:鄂邑公主(武帝女)、阳石公主(武帝女)、诸邑公主(武帝女)、敬武公主(宣帝女)。其中鄂邑公主死于谋反,诸邑公主和阳石公主坐巫蛊为乃父所杀,敬武公主则是被王莽逼迫而死。

有一人其丈夫死于非命,这个人是武帝女卫长公主。

东汉王朝共有42位公主,其中有2个死于非命,她们是:新野公主(光武帝女)、郦邑公主。其中新野公主系为其弟光武帝的仇家所杀,郦邑公主死于自己的丈夫阴丰之手。

丈夫死于非命的有5个,这5个人是:舞阳公主(光武帝女)、馆陶公主(光武帝女)、洧阳公主(光武帝女)、沘阳公主(明帝妹)、内黄公主(灵帝女)。

两晋时代共有公主32个,除1人(常山公主,司马炎女)外,其余无死于非命者。

五胡十六国有姓氏可考的公主共11人,其中汉赵五任帝刘曜之女安定公主、前秦世祖皇帝苻坚的两个女儿二公主和三公主均死于非命。

北魏王朝计有公主70位,死于非命者有3位,她们是:临泾公主(其父、母已不可考)、寿阳公主(彭城武宣王元勰女)、明月公主(广平武穆王元怀女)。

南北朝时南朝刘宋共有30位公主,其中有一位新蔡公主(太祖刘义隆女)被其侄前废帝刘子业霸占为妾,另一位临川公主则陷害其夫王藻致死。

南齐、南梁、陈各有公主7人、18人、7人,未见死于非命的记载。

北齐、北周各有公主17人和12人,其中北周的千金公主被都兰可汗所杀。

隋有公主12个,其中信义公主(炀帝女)之夫处罗死于非命。

唐代共有221个“正牌”公主和21个“非正牌”的“和亲”公主,其中“正牌”公主有十人死于非命,她们是:丹阳公主(高祖女)、常乐公主(高祖女)、巴陵公主(太宗女)、城阳公主(太宗女)、新城公主(太宗女)、太平公主(高宗女)、永泰公主(中宗女)、乐城公主(玄宗女)、新平公主(玄宗女)、广德公主(宣宗女)。

“非正牌”的“和亲”公主(即以宗室女的身份远嫁异邦的女子)死于非命者有2人,她们是:静乐公主(为其夫契丹可汗所杀)、宜芳公主(为其夫奚可汗所杀)。

五代十国时梁、唐、晋、汉、周及前、后蜀、南唐计有公主35位,死于非命者有2个,她们是:后唐四任帝李从珂女赵国公主、后周太祖郭威女乐安公主。

辽代有公主39人,死于非命者1人:圣宗耶律隆绪女南阳公主,身陷敌手者1人:天祚帝耶律延禧女蜀国公主。

宋朝计有87位公主(帝姬),除早卒者外无死于非命者。

元代计有47位公主,无死于非命者。

郑颢为什么恨白敏中

郑颢,在唐宣宗执政时担任过校书郎一职,根本是个不入流的小官,当时担任宰相(同平章事)的白敏中觉得此子生得俊秀,就向皇帝推荐他当皇上的东床快婿,宣宗皇帝一高兴,决定把自己的女儿万寿公主下嫁给郑颢。

假如我们此刻正在一个电视益智大赛的直播现场,就此打住,然后问在场的人:你认为郑颢听到可以娶皇帝的女儿之后会不会很开心?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会答“是的”。

事实情况上真的“是的”吗?

当然不是!而是恰恰相反,郑颢可以说是很不开心,因为郑颢其时正在跟当时的天下五大名门崔、卢、李、郑、王中的卢家小姐“谈恋爱”。

与豪门望族家的小姐谈恋爱能比娶公主更有面子吗?

现代人肯定会说“不”,但郑颢却说“是”,空口无凭有书为证。

明代的公主共有82个,死于非命者1人:思宗朱由检女昭仁公主,丈夫死于非命者3人,一是太祖女南康公主(其夫胡观自缢而死)、一是神宗女寿宁公主(其夫冉兴让被李自成部所杀),一是光宗女乐安公主(其夫巩永固于李自成攻入北京时自焚而死)。

清代的公主数正好是100个,其中1人死于非命:太祖第三女(无名号);丈夫死于非命者一人,此人就是香港武侠小说大师金庸的扛鼎之作《鹿鼎记》中韦小宝的“老婆”建宁公主,其父为清太宗皇太极。

上述这几十个死于非命的公主中并非每一个都罪该至死,像西汉武帝刘彻的两个女儿阳石公主和诸邑公主,她俩都是因为其兄卫太子被奸人江充陷害,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像前秦的两个公主苻宝、苻锦就是被其父苻坚所杀,而苻坚之所以要杀她俩,纯粹又是为了与人赌气;像唐代的两个和亲公主:宜芳公主和静乐公主,她们之被杀则是因其丈夫要反叛朝廷。

也许有的人会说我们上面所引的例子有点走极端,因而认为“皇帝的女儿不愁嫁”还是成立的,那好,我们不妨再引证一些皇帝的女儿嫁不出去的例子。(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