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八章(3)

辛十三郎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雨夜,坐落在中原的重镇——古城渔阳。

古城城楼上,太阳旗在风雨中摇曳。

探照灯惨白的灯光划破夜空,照亮了城门上的匾额——渔阳。

城楼垛上,高架着日本人的九二重机枪、小钢炮。


城内的大街上关门闭户,渺无人迹。

不时有荷枪实弹的日军步兵巡逻队与马队从街上经过,皮靴的践踏声与马蹄声,在深夜非常刺耳。


渔阳日军宪兵司令部,侦讯室。

一部部电台发出滴答地响声,监听、侦讯的日军人员紧张、忙碌地守在各种仪器面前。

监视器前,一监听人员大声叫着:“那部可疑的电台又出现了!”

一军官一听,立即起身来到一幅渔阳地图面前:“在哪儿?”

监听人员指着图上城东方向:“在这一带街区!”

军官欣喜若狂:“能否确定它的方位?”

监听人员:“可以!”

军官向身边的宪兵命令:“立即出发!”


侦讯车在几辆全副武装的三轮摩托护卫下,亮着刺眼的大灯冲出宪兵司令部,行驶在大街上。

车内的几名监听人员,一直用仪器在跟踪、查找电波信号。

信号越来越近,侦讯车在一条小巷前停下。

小巷很窄,车开不进去。几名搜索人员在全副武装的士兵护卫下,带着搜索仪器下了车,悄无声息地走进幽深地小巷。

石板铺路的小巷,弯弯曲曲,细密地雨丝在惨淡地灯光下飞舞,

石板上映着日本人前行的倒影。


小巷深处,一年迈的打更人踽踽而来,雨水顺着他头上的斗笠往下流。他不时敲响手里的铜锣,用三声锣响告诉人们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


小巷里,有一处深宅大院,八路军在渔阳的电台就秘密地设置在小院楼上一间密室里。一名潜伏在渔阳的八路军报务员,在调试电台时,意外地收到来自天津的呼叫,要他立即接收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巷里传来打更人的锣声,报务员欣慰地笑笑,打更人是自己人,暗中在保护他,那三声锣响既是在报时辰,也告诉他此时平安无事。他放心地接上频道,忙碌着接收电文。

打更人走到楼下放慢了脚步,仰头望着亮着灯光的窗户。雨点打湿了他满是胡须的脸,顺着胡须在往下流。

老人一脸的沧桑,两只眼睛却显得非常年轻。他就是八路军某旅侦察连的排长,人称小李飞刀的李雄,自从随杜原进入渔阳以后,就以打更人的身份,活动在城里。


小巷口,日军搜索人员进入巷里,渐渐来到那幢楼下。

小李飞刀发现小巷里出现几个人影,黑暗中他一双眼睛闪出警惕的光。他敲着锣迎上前去,在与日军擦肩而过时,识别出这几个日军士兵是搜索电波的技术人员。

宪兵军官盯着从身边走过的打更人,眼里闪出疑惑地神情。他刚要命令打更人站住,一日军士兵跑向他,指着前面大院小楼那个亮着微弱灯光的窗户,兴奋地对他说:“就是那儿!”

军官望着亮着灯的窗户,指挥士兵用枪托砸紧闭的大门。

小李飞刀敲响了一长一短急促地锣声。


大院楼上,密室里。报务员听到报警的锣声,快速地摘下耳机、收起键盘、拔掉电源,将电台放进一只大小刚好的皮箱。


院子外,日军士兵用枪托拼命地砸开大门。

小李飞刀躲藏在暗处,他手一扬,两道寒光从他手里飞出,两个刚进入大门的士兵扑地而倒,背上分别中了一把锋利的短刀。


小楼上,报务员将刚刚收到的电文撕碎,塞进嘴里。然后打开窗子,带着皮箱攀上窗台。

日军破门而入冲进密室,向已经跨上窗台的报务员开枪。

报务员身中数枪,从窗户上掉到巷里。

小李飞刀跑上前去,扶起报务员。

报务员全身是血,他将皮箱紧紧抱在怀里,艰难地对小李飞刀说:“X计划,华严寺,贝……”话未说完,他的头歪向一边。

开枪打伤报务员的日军士兵从楼上窗口跳下,扑向小李飞刀。

小李飞刀扔下斗笠,两把短刀从手里飞出,两个扑向他的鬼子应声而倒。

鬼子军官躲在一棵树后向小李飞刀射击,小李飞刀一刀飞去,打掉他手里的枪。

几个鬼子从大院里跑出来,向小李飞刀开枪,巷口响起向这儿奔来的脚步声,警车也发出刺耳的叫声。

小李飞刀拾起皮箱,从腰里抽出枪来,朝跑向他的鬼子打出一梭子弹,趁敌人躲避时,他快速地跃上墙头,飞上屋顶,迅速消失在雨夜里。

日本人疯狂地向前追击,枪声打破了雨夜的寂静。

鬼子军官从地上捡起斗笠、铜锣,他疑惑地望着这两样东西。


十字街口,有一个三间铺面相连的绸缎庄。虽然已是午夜,店里还亮着微弱的灯光。

小李飞刀绕到后门,有节奏地敲着门。

杜原在灯下敲打着算盘,远处传来枪声,他仔细辨别着枪响的方向。杜原是八路军某部在渔阳的负责人,公开身份是绸缎庄老板。他听到敲门的暗号,上前开了门。

浑身湿透了的小李飞刀闯了进来。

杜原非常诧异:“小李飞刀,你不在小巷里保护电台,怎么到这儿来了?”

小李飞刀:“老杜同志,小刘他、他出、出事儿了!”

杜原关上门,望着小李飞刀手里的皮箱:“别急,把话说清楚!”

小李飞刀:“他正在接收一封密电,鬼子发现了电台,冲上楼抓他,他带着电台跳楼了!”

杜原接过皮箱:“他人呢?”

小李飞刀:“中了三枪,牺牲了……”

杜原望着打更人:“他说什么了?”

小李飞刀:“X计划,华严寺,贝……”

杜原追问:“贝……贝什么?”

小李飞刀低下头:“他只说了这几个字!”

杜原:“电台呢?”

小李飞刀将手里的箱子交给杜原。

杜原听着外面响起的警车声,将皮箱放进柜台下的夹层:“你

的斗笠、铜锣呢?”

小李飞刀:“丢了!”

杜原闻讯一惊:“丢哪儿了?”

小李飞刀:“可能扔在小巷里了!”

杜原当机立断:“电台转移到我这儿,你今夜就回部队去!”

小李飞刀:“今夜?”

杜原:“是的,并且是现在!”

小李飞刀:“首长,我不走,你身边不能没有人!”

杜原:“我刚才听到枪响,你和敌人交火了?”

小李飞刀:“是的,鬼子来得太快,我发现时他们已经扑到楼下。”

杜原:“你已经暴露了!”

小李飞刀扯下粘在脸和下巴上的胡子:“鬼子认不出我!”

杜原:“不要轻视你的对手!你在渔阳公开的身份是更夫,鬼子从寻找打更人这条线索,很快就会找到你!”

店外响起急促地脚步起。

杜原从门缝往外看。

店外,黑压压的日军士兵控制了十字街口。

渔阳日军宪兵队长河口一郎中佐吸着烟斗,在店门前走来走去。他问一士兵:“你们追的那个人,消失在这儿附近?”

士兵:“是,阁下!”

一军官拿着斗笠与铜锣来向河口报告:“这是在现场发现的!”

河口观察着斗笠与铜锣:“打更的人?找到他!”他久久望着绸缎庄和周围的房屋:“八路狡猾狡猾地……”他指着绸缎庄一则:“仔细地给我搜查,一定要抓到他!”

士兵:“是!”

河口带着人走了。

绸缎庄里,杜原望着远去的河口,暗暗松了口大气。他自言自语地问自己:“X计划,华严寺,贝……什么意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