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飞鹰:中日浴血大空战 第三章 第一瘸腿飞行员 第一瘸腿飞行员 2

花菁菁 收藏 0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6.html


“你们阎长官多虑了,我张学良是透明的人,没他那么多花花肠子。”

“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位吴铁城是给老蒋当说客的。”

“当说客又怎么样?你也太多嘴了吧?”

密使看出张学良不高兴了,再谈下去也没有意义,便提出告辞。张学良向卫士长挥了下手,卫士引路,把密使从后花园的小门送走了。

送走阎锡山的特使,张学良便快步奔向西客厅,去会见蒋介石的特使。

“铁城兄,这次来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张学良平淡地问。

“是委座的意思,他让我悄然来去,一个随从都不带。”

“东北一有大事,你老兄准出现。”

“这么说,汉卿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吴铁城笑着说。

“你这根舌头,抵得上蒋公的一个师团。”

“不止哩,委座想用我这根舌头搬动二十万兵马。”

张学良沉吟半晌,笑着说:“这就奇怪了,这么大的事,他为什么不亲口对我说?”

“一来嘛,怕你回绝,两边都尴尬;二来他那个人爱面子,总觉得自己是一国之主,你汉卿既然表示服膺中央,值此乱事之秋,就该主动站出来,哪知等来等去,等来你一纸中立的通电。”吴铁城说出此行的目的。

“铁城兄有所不知,自民国十一年起,两次直奉大战我都参加了,目睹了百姓的离乱之苦。时间再推远一点,从大清倒台到现在,中国不是北伐就是南征,哪一天消停过?说心里话,汉卿厌恶了,再这样耗下去,中国早晚有一天会倒在列强的枪口下。”张学良也借机再次表明了态度。

“汉卿的拳拳之心,我早就神会,只是今日之中国,军阀林立,乱象横生,比唐朝的藩乱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国要想强大起来,必须统一。所以仗还是要打的。”

“阎锡山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中国内乱不止,是因为蒋总裁戡乱不止,结果越戡越乱,蒋总裁嘴上讲护党爱国,心里做的是皇帝梦。”

吴铁城颇有意味地笑了笑,观察着张学良说话时的面部表情,他说:“这个话你可以说,我不能说。不过中国有句老话,叫成王败寇。秦始皇又怎么样?骂名一直背到今天,可是书写中国历史的辉煌,头一个还是秦始皇。”

双方都沉默了,各自把玩着手里的茶碗,时而呷一小口茶。

此次谈话就此结束。此后,吴铁城凭着与诸多东北将领的旧交展开了“伐交”。

三个月后,在张学良生日之后的某天,吴铁城再次游说张学良。

张学良说:“此次大战,阎锡山和冯玉祥都憋足了劲儿,把家底都搬出来了,委座敢说稳操胜券吗?”吴铁城也把茶碗放到茶几上,往后仰了下头,两只手抱在胸前说:“开局还是不错的,中央军一上来就攻占了河南归德,给冯玉祥右路军一个当头棒喝。”

“吴兄讲的是半月前的战况,昨天夜里11时的消息,晋军苦战三天,又把失地拿回来了。还有,桂系李宗仁从南边下手,一路攻城略地,昨晚已经攻进了湖南长沙。我猜这会儿正和白崇禧喝庆功酒呢。”

吴铁城显示出很尴尬的神情,讪讪地说:“汉卿看来是心细之人,对时局了然于胸。不过兄长劝你一句,不要误判了形势。叛军三个首脑各怀心事,蒋公只要略施小计,他们就会作鸟兽散。至于下面的首鼠两端,比如石友三、韩复榘,都是些蝇营狗苟之徒,成不了事的。”

“既然胜券在握,吴兄又何必鞍马劳顿,跑来奉天搬兵?”张学良讥讽着。

“汉卿,此次中原大战非同小可啊,战场绵延数千里,中国各系军阀,除你之外,都搅和进来了。叛军这边是下了死手的,一心想把蒋公置于死地;至于南京方面,我不说你也明白,依蒋公的脾气,恨不得把阎锡山扔进油锅里。在这种情势下,你想按兵不动,作壁上观,那是不可能的。你不参战也是参战。你身为中央政府的命官,于危难之时口称中立,这等于看蒋公的笑话。更不要说,此前叛军的通电文告里,把你和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列在一起,尊为副总司令。”

“那是他们一相情愿,我从来没答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