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怎么也有“极左思维”和“文革遗毒”?

黑风双煞173 收藏 4 384
导读: 冰岛、希腊、西班牙、意大利。。。。。。,一个个的欧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和金融危机日甚一日,曾经作为世界经济引擎的美国也无法幸免。世界对发达经济体的短期复苏正逐步失去信心,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不无忧虑地说:这种趋势将打击发展中国家的投资和消费需求,令全球经济加剧动荡并雪上加霜。 美国总统奥巴马启动大脑,绞尽脑汁拿出一个新方案,他本周一发表20分钟讲话,要求最富的美国人缴更高的税,以便将目前高企的赤字减少3万多亿,这个新方案矛头直指富人与中产阶级纳税上的不公平,奥巴马说:“这将是(美国)历



冰岛、希腊、西班牙、意大利。。。。。。,一个个的欧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和金融危机日甚一日,曾经作为世界经济引擎的美国也无法幸免。世界对发达经济体的短期复苏正逐步失去信心,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不无忧虑地说:这种趋势将打击发展中国家的投资和消费需求,令全球经济加剧动荡并雪上加霜。

美国总统奥巴马启动大脑,绞尽脑汁拿出一个新方案,他本周一发表20分钟讲话,要求最富的美国人缴更高的税,以便将目前高企的赤字减少3万多亿,这个新方案矛头直指富人与中产阶级纳税上的不公平,奥巴马说:“这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开支削减,每个人都必须付出‘公平份额’的代价,包括富人和大公司。”

共和党一些议员得知奥巴马将对超级富翁征收“巴菲特税”的消息时,攻击奥巴马的做法是在搞“阶级斗争”,奥巴马则辩解说:这不是阶级斗争而是算术。

据调查,尽管这一方案可能受到美国公众的支持,但是在国会通过的可能性极小。可以断言,在大富豪控制的美国国会里,奥巴马“革命”注定以失败告终。

之所以对奥巴马税收“革命性”的改革断定其必将失败,原因在于奥巴马踩了“红线”,那就是犯了“阶级斗争”这个忌讳。自古以来,阶级斗争只会有利于劳动者,只会伤害统治阶级的利益。什么叫统治阶级?说明白一点,就是掌握着国家机器的既得利益阶层。奥巴马虽然也属于这个阶层,为何要搞“阶级斗争”?大概由于他处于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尖,感受不同而已。

9月17日大批示威者在华尔街示威游行,仿效埃及进行“革命”。


众所周知,从奴隶社会开始,自有了私有制,就有了“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的贫富分化和阶级斗争,也便有了阶级剥削和民族压迫。

直到当今的市场经济全球化时代,人类社会的发展也依然是同样如此。只许“强势群体”剥削,不许“弱势群体”斗争。阶级剥削“天经地义”,阶级斗争则“大逆不道”。这就是“剥削有功革命有罪”的历史规律,同时中国古训也说“功莫过大于勤王,过莫过大于造反”。也便是“强势群体”以强势话语权打造的世代相承的“普世价值”。


对今天的中国人来讲,“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这句政治口号,似乎已经成为熟悉而遥远的历史记忆。可从美国政客的口中,突然却冒出来“阶级斗争”这个老词,这就不能不让中国人,尤其是部分精蝇和右派大跌眼镜、大感失落!


经济危机后,美国涌现一个又一个“帐棚城”,大批无壳蜗牛纷纷在空地上搭帐篷露宿,蔚为奇观。在离美国纽约市中心仅1小时车程的近郊,就有一个破破烂烂的“帐棚城”,居民超过50人,在社会最底层挣扎求存。“帐篷城”的社区领袖史蒂芬布里格姆(Steven Brigham)指出,他们抗议和不满没有诚意的政治制度,他说:“政府应该是为人民服务,但是,它却不是。”


历史的周期循环往复,即具有讽刺意味。我们可以发现,“阶级斗争”、“革命者”、“为人民服务”,这些让普通中国人感到既遥远而又亲近的词语和口号,在今日的美国已经越来越成为社会流行的“热词”和时尚了。这里面最给力的敏感词,大约还要数“阶级斗争”。


美国人,“极左思维”和“文革遗毒”咋也这么重?

不过,就拿共和党议员批评奥巴马搞“阶级斗争”这件事来看,奥巴马拟提交的所谓对富人增税法案,仅仅只是意在“确保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富人承担与中产阶级相同的税率”。换句话讲,就是改变“劫贫济富”的税政现状,让富人的税负与“中产阶级”能够实现“平等”。而美国政府一些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日前证实,“这次的增税对象是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富人,总人数不到45万人,占全美国纳税人总数的0.3%。”可见,这仅占“全美国纳税人总数的0.3%”的富人阶层,长期以来一直享受着比“占全美国纳税人总数99.97%”的“中产阶级”更多的“政府关怀”。可一旦要打破这种税负上的“阶级特权”待遇,就马上引起了“既得利益集团”政治代言人的强烈阻击。


但是美国富人则不这么看。正如美国国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人米奇•麦康奈尔所称,这一方案“威胁私营经济,不利于美国经济前行”。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认为,增税方案只是“奥巴马的一场政治举动”。另一名共和党众议员保罗•瑞安称这是“阶级斗争”。


这些官场辞令,如果转换成中国人更为熟悉的语言来讲,所谓“威胁私营经济”,就是有损“私人资本”和“民营企业家”的利益。西方文化语境下的所谓“民主”、“民间”及“民生”等,其真实所指的“民”,就是这诸如“0.3%”之类的资本富豪。所谓的“国进民退”和“国富民穷”,也同样是指这些“贵民”。而一旦有损于这些“贵民”的利益,就是搞“阶级斗争”的“政治运动”,就是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


可见,美国资本精英及其政客“打棍子”和“扣帽子”的“阶级斗争思维”,其功法娴熟程度也绝不亚于中国人。用“阶级斗争手法”压制“阶级斗争思维”,以便维持“劫贫济富”的特权私利,这或许便是“强势群体”相对于“弱势群体”的主流话语权强势所在。


但在“民主”的美国,民主党和奥巴马也绝不是“弱势群体”。否则,也便没有资格与共和党进行“轮流执政”的政治游戏了。而没有与资本富豪的“权钱交易”,民主党自然也就不会有竞选活动的“资本”。资本所豢养的这一对“驴子党”和“大象党”,在对“资本负责”上都是忠心一致的。


区别仅仅在于,民主党除过有一部分资本富豪“坐庄”外,还发展和吸纳了一些工会外围组织。这样以来,在“选情”告急时,民主党就可以“穷人利益代言人”的面目忽悠来更多的“民意”和“选票”。奥巴马此次打出的向富人“增税牌”,也同样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至于该法案最终被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众议院所封杀,奥巴马也照样能赚取到“政治红利”。因为对于“民意”和“选票”来讲,民主党已经尽力了。如果不满意,那就继续“给力”吧。

这就是美国的民主,这就是美国的“阶级斗争”。而共和党的杀手锏正是在于,以政治牌对打政治牌,以经济发展为“硬道理”,从而将民主党扫进“阶级斗争”的“政治运动”垃圾堆。美国“强势群体”的左手与右手对打,的确是世界一流的政治经济学“室内戏”。但问题是,这场“阶级斗争”的另一个主角,那个真正“占全美国纳税人总数99.97%”的“弱势群体”,他们在干什么呢?于是,我们就得把目光转回户外的纽约街道。


“纽约917”工人阶级直捣西方民主“金銮殿”的世界影响

不管西方资本精英把市场经济说得多么天花乱坠,也不管西方“强势群体”把自由民主“普世价值”说得多么“天经地义”,身处当今世界“民主圣地”的美国工人阶级却并不糊涂。他们追查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他们要斩断权钱交易的链条,他们要解除资本寡头集团对社会政治的操纵,还是将茅头直接对准了西方世界“金融首都”的金融寡头大本营。

正如美国《***邮报》所称“这是一场没有领导人和统一指示消息的运动,不过有一点却是人们的共识——他们对金钱影响美国政治乃至民众生活的现象很失望。”所以,“0.3%”对“99.97%”的阶级剥削神经中枢,不在白宫,也不在国会山,而正是在资本主义世界的“金銮殿”华尔街。因此,“占领华尔街”,迫使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们吐出他们“霸占人民的财产”,便成了这次“纽约革命”最具历史意义的象征性举动。


在这个“美元帝国”的“货币殖民”时代,世界上“0.3%”对“99.97%”的阶级剥削和“劫贫济富”体系,正是以纽约华尔街为“神经中枢”,并沿着伦敦、巴黎、柏林、布鲁塞尔、米兰、马德里及东京等这条金融系统枝节伸展蔓延到全球的。因此,对于这次“纽约起义”,美国政府才如临大敌,派驻警察严密封锁,以防止抗议者进入“禁区”。


《新美国人》则警告说,随着极端活动分子、左派组织、自我标榜的“革命者”和反资本主义煽动者策划从9月17日起“占领”华尔街大串联,可能导致严重骚乱。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也惊呼:“埃及人为民主发动了起义,突尼斯人、也门人、巴林人和叙利亚人也是如此。如今,激进组织希望在美国发起他们自己的起义——以数千示威者袭击华尔街的形式”!

报道称,美国国家网络安全和通信集成中心(NCCIC),是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下属部门。该机构的发言人克里斯•奥特曼证实:“在欧洲,已经有抗议活动要针对在马德里、米兰、伦敦和巴黎的金融区。”


“纽约起义”风动美欧,资本主义的世界心脏已经在发抖。这场风暴给他们所带来的文化与心理恐慌,绝不亚于“911事件”的震撼。自私贪婪,是资本的本性。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是资本投机狂赌的必然结果。而一旦大难临头,华尔街及美国首先还是要吸引资金回流以求自保。为此,同样不惜“损人利己”。于是,美国资本控制的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唱空欧洲”、“唱空中国”乃至“唱空世界”,都是注定要发生的事。果不其然,“标普将意大利主权债评级下调一级,前景展望维持负面”。华尔街日报称:“此次降级标志着意大利最新一次的重大经济衰退。目前范围扩大的欧洲债务危机,已波及整个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


既然从“占领华尔街”开始的“阶级斗争”,已经有在欧洲金融重镇蔓延的明确迹象,那么美国此时又向身处债务危机漩涡的欧洲“火上浇油”,这难道不是更危险的“玩火”吗?其实,资本因自私而急功近利和目光短浅,最后造成世界资本主义链条在最脆弱处断裂,这在“一战”前后的历史上已经有过先例。况且,欧洲还有过搞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历史经验。而一旦真到欧洲的社会主义革命风暴再转回美国时,可绝不像此番从“中东革命”转回来的这场“纽约起义”景象。到那时,美国要想再将危机转嫁打发出去,断然不是很轻松的事。

搞“阶级斗争”,还是抓“经济发展”?这是当前美国政治游戏场上的猜谜题。但这场猜谜游戏的影响,必将波及欧洲乃至整个世界。对此,中国人能够猜得准猜得透吗?又会从中得到哪些现实与历史的启示呢?


回望来路,从“向钱看”争先富,到接轨市场化私有化“国际惯例”,到形成出口导向型的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再到贫富两极分化和“黄赌毒黑腐假”沉滓泛起的“道德滑坡”,直到现在的美债危机和“输入性通胀”危机,我们辛辛苦苦做出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GDP大蛋糕”,却原来并不定吃也不定用。顶多,只算是给救美国救欧洲救世界作出了“负责任大国”的贡献。

为何会这样呢?难道我们不正是从“向钱看”开始,便把“GDP大蛋糕”和美元货币真当成了自己的财富吗?可到头来,自己真金白银的物质财富,却被“虚拟”给了西方富国,而自己仅仅只是落了一堆“看起来很美”的数字和不断贬值缩水的纸钞!现在,中国社会的贫富两极分化和“输入性通胀”危机,还看不到尽头。与其说这是以“东莞模式”为代表的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已走到了尽头,倒不如说是“向钱看”的思维模式已经陷入绝境。拜物拜金,反而失财。自私自利,反倒自损自残。

拜金拜富,就得学习世界上最富裕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接着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西学东渐”,西方资本买办精英通过世界舆论大合唱,顺着中国人“向钱看”争先富的“求学”愿望,又循循善诱地给我们送来了“科技崇拜”、“市场崇拜”、“GDP崇拜”、“法治崇拜”及“普世价值崇拜”等一整套“西洋套餐”。这里面最核心的教义,还是市场化私有化“国际惯例”,简称“市场经济”。

于是,在这个市场经济的全球财富盛宴狂欢中,世界经济繁荣景气时,贫穷的中国人以血汗劳动供养美国和西方富国消费。而当经济景气低迷危机海啸来临时,遭受“血汗钱”缩水蒸发和“输入性通胀”打击最惨重的,还是贫穷的中国人。穷国供养富国,穷人供养富人,这究竟是哪门子的“国际惯例”和“普世价值”?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对敌人的视而不见与宽容,就是对国家和人民的犯罪。我们今天实现危机突围的出路,同样需要回归到历史的起点上再出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