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正文 第二节

5956825 收藏 0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第二节

从看守所出来小朱问郝铭遥:“惠涛一会儿认罪,一会儿不认罪,到底算有罪无罪呀?”

郝铭遥回答道;“有罪无罪谁说了都不算,还得看证据怎么说。惠涛今天说的理由必须查一查,然后才能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话。这样,咱们分别去人民医院和交管局查一查。看看惠涛是否真的在那里住院,再问问吴琦,看到底是不是他撞的人?”

小朱想起惠涛说起的事情;“他们干什么要对惠涛使用测谎仪?那东西真的管用吗?”

郝铭遥回答道:“测谎仪,学名叫CPS多道心理测试仪,是美国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产品。具体做法有点像做心电图。在被测试人身上缠上电线后,测试人向他提出一些问题。发明者认为人在说谎时由于情绪紧张,神经和血管会发生变化。这些变化被电磁波反映出来后,就可以测出被测试人是否说了谎。我国以前认为测谎仪是唯心主义的产物,没有科学依据,因此完全予以否定。小说《红岩》和电影《寂静的山林》里都有这种认识的描述。最近几年,又有人认为测谎仪是先进的科学技术,把它说的无所不能。实际上,它就是测定人们心理变化的一种方法,是心理战的一种手段而已。既不能一概否定,也不能把它说得神乎其神。

据我了解,用这种仪器测试时要受很多外来因素影响。如果测试房间太乱、温度太高、太低,或者被测试的人酗酒、吸毒、心理承受能力过强,就很难达到目的。动用测谎手段只是在众多嫌疑人中筛选出一个涉嫌程度最大的,再由刑侦人员进一步侦察、去收集证据。用它做破案的辅助性手段还可以,但要是把它当成主要方法,不管什么案子都上测谎仪,那就不妥当了。他们对陶华测谎,恐怕就是太迷信它的结果。

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决定重新启用测谎仪时,曾特别规定其鉴定结论只能作为办案的参考,不能做为定案的证据使用。实际上,在公安保卫部门侦破案件时,只要心理战术使用得当,不用测谎仪,也照样破案子。”

小朱饶有兴趣地听着郝铭遥讲话。她问道:“您有这方面的经历吗?说出来让我学习学习。”

郝铭遥回忆道:“那是我的老师赵凤在国防工厂里当保卫干事时的事情。一天上午,总装车间打来电话,说他们主任刚领到工资就被贼偷了。赵老师去勘查现场后,发现嫌疑人竟是他当中学老师时的一个学生。赵老师和他谈了半天也没效果。最后,我赵老师让那个学生在笔录上按指纹,要放他回家。他犹豫不决,问为什么还要按指纹?赵老师反问他是否知道自己是哪个大学毕业的?他说他们都知道老师是学政法的。赵老师告诉他,‘我在学校就学过如何采集指纹、也会辩认指纹上的钩、桥、点、眼。刚才我已经在抽屉上采集到案犯的指纹,现在就要和你的指纹比对一下’。赵老师的话还没说完,那个学生就说;老师,您甭查了,钱是我拿的。案子就这么破了。”

小朱好奇地问郝铭遥:“您的老师真会纹检吗?”

郝铭遥老实回答说:“他肯定是学过。不过,多年没搞本行,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那是在蒙那个学生。”

小朱笑起来了:“敢情您的老师也会蒙人,以后我还真得小心点。”

郝铭遥不解的问:“为什么?”

小朱笑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

郝铭遥明白小朱是转着弯说自己会蒙人,于是反唇相讥道:“承蒙夸奖。别忘了你管我也叫老师。”

小朱笑着说:“得,我甘拜下风,行啦吧?还是书归正传吧!”

郝铭遥也笑了:“赵老师那次蒙他和使用测谎仪一样,都是在打心理战。搞这套把戏得同时具备三个条件:第一、对方必需是案犯。做贼,才会心虚。不作贼,他再也不心虚,你怎么蒙他都没用。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第二、对方必需认为你有这个本事,或相信那个仪器真能测谎,他才会紧张。当时,他知道赵老师是政法大学毕业生,肯定学过指纹鉴定的本事。要是换个炊事员也这么蒙他,那就不灵了。

第三、对方必须没有反侦查、反审讯的经验。那个学生要是个二进宫、三进宫的,赵老师那个心理战也不可能奏效。总之,干什么都有个条件,条件不具备,干什么都不灵。

两人回到宾馆,小苟已经吃完饭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郝铭遥和小朱进来,小苟赶紧问道:“怎么样。二位今天挺有收获吧?”

小朱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小苟回答道:“我怎麽知道?满面春风嘛!要是不顺利,早就多云转阴了!”

小朱简要的讲了会见惠涛的情况,然后说;"如果惠涛真的在那里住院,那就肯定替人顶罪了。那这个案子肯定就是错案了。"

小苟说道:“明天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们,还是预祝你们成功吧!”

第二天在人民医院内三科,郝铭遥和小朱很快查到了惠涛住院的病历,证实2006年5月25日—6月3日,惠涛果然因急性肺炎在医院住院。26日那天他也一直躺在病床上打点滴没有外出。郝铭遥对小朱说:“你看看,黄峰当时跑一趟医院,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可惜他们就是不跑!”

小朱回答道:“他们要是去了医院,不就用不着咱们跑了嘛。得了,再找吴琦吧,黄峰他们没准也没找。”

两人马不停蹄,找到了吴琦。果然不出所料,黄峰他们确实没有找吴琦了解情况。郝铭遥问吴琦道:“”吴琦,那天的车祸到底是你干的还是你舅舅干的?”

吴琦知道东窗事发,就毫不犹豫的回答:“人是我轧的,跟我舅舅没关系。”

郝铭遥问道;“你是怎么轧的人?”

吴琦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轧的。当时我正开着车,只见前面躺着一个人,就赶紧踩刹车,可是心一慌,反倒踩到油门上去了。车直接撞上去,就把人给撞了。”

郝铭遥又问道:“为什么轧完人后不下车救人、反倒把人扔到水塘里?”

吴琦回答道:“当时我脑子都蒙了,知道这回坏事了。要是把人撞死了,赔钱还是一锤子买卖;要是撞伤了,那可就是无底洞了。长痛不如短痛,干脆让她死了算了。所以我把那个女的又拖到水里,让她不死也得死了。”

郝铭遥又问:“出事之后你为什么不投案、非要嫁祸你舅舅?”

吴琦显得很委屈:“天地良心,我可没想嫁祸我舅舅。我只是觉得自己轧死了人,还是无证驾驶,警察绝对轻饶不了我,就想找我舅舅拿个主意。谁知道我姥姥一哭天抹泪,我舅舅的傻气又冒出来了。他非要自首,这可真不是我的主意。”

郝铭遥对吴琦说:“现在你舅舅因为这事被判死刑了,你还不去公安局自首、说明情况去?”

吴琦急忙说道:“我可不敢去。要是去了,不也把我毙了?”

郝铭遥回答道;“你的事属于交通肇事。交通肇事罪最多是七年,怎么会判死刑?再说好汉做事好汉当,你出事让你舅舅顶缸,这不是好汉吧?”

吴琦一咬牙、一跺脚:“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不说你们也得说。还不如让我当这个好汉。放心,我收拾好就去公安局自首去!”

回到宾馆,小苟以后,小朱对郝铭遥说道:“得,这下可热闹了。既然惠涛没有作案时间,那不管人是怎么死的,都跟他没关系了。甭说故意杀人,连交通肇事也谈不上了。郝老师,咱们得好好准备无罪辩护了!”

郝铭遥回答道:“不行,不能做无罪辩护。”

小朱问道:“为什么?”

郝铭遥回答道:“交通肇事罪是没有了,可是替人顶缸却已经构成妨碍司法罪。”

小朱说道:“正好,惠涛不是想做牢吗?这回可要如愿以偿啦。不过,死的人是不是梁晓燕呢?”

郝铭遥说道:“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不管是谁,这个案子都应当退回去补充侦查了。回去可以给省法院写辩护意见了。”

小朱答应了一声:“我先写一份。写好后您再修改。”

事情结束了,小朱也就想起小苟的案子来了:“小苟,你那边的事怎么样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