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二十九回

凡夫小子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二十九回、赎将


寇准一听,笑道:“这回潘仁美是死定了,而且还让郡马爷保证没有闪失就是了。本来我让你去劫杀他,还想如何才能让郡马爷免了牢狱之灾呢,现在却用不着了。潘家千算万算,却没想到潘仁美不出京城乃是欺君之罪,杀他正合适。这样好了,我这里说走脱了辽国奸细,有人见跑到了潘府,我们就大张旗鼓的前去搜查,然后我再让呼王爷带兵围着前门不让人出来,我却去金殿讨旨,而你堵在后门,剩下的就全是你的了。”

六郎道:“万岁会相信吗?你能请来旨意吗?”

寇准笑道:“我这招叫打草惊蛇。只是吓唬人的罢了,哪里会真的去金殿请旨?老贼做贼心虚,必然要逃跑,不过他要是不跑,我也没辙。咱们不妨姑且一试,若是他不出来,只好再另想它法。”

六郎道:“要是潘仁美不出来又怎么办?我不是白等了。他在家中藏起来可不好找,你又不真的去搜,就是真的去了,也未必搜查得到。”

寇准道:“潘家府小,如何藏得下他们父子叔侄五人?如若是天波杨府还行,其他府宅可是难。我相信这次一定会收获不小。不过你杀了潘仁美一人足矣,其他人放了也就算了。”

六郎道:“好!我就信一次手气,赌他出来。”

于是六郎带着八姐九妹,去后门埋伏。

而寇准则是带领衙役满大街的搜查,搞得到处鸡飞狗跳,最后围住了潘府大门。

寇准让衙役上前敲门,不一会儿,门房就出来开门问道:“什么人?敢在太师府门前吵闹?”

寇准道:“我们正在捉拿越狱的辽人奸细,有人见跑到了贵府之中。请你去通知贵管家,我们要进去搜查。”

门房苍头哪敢自作主张,赶紧回报管家。管家出来后,说道:“此乃是太师府,若要搜查,必须要有圣旨才行。”

寇准道:“好,我这就去金殿请旨。众衙役!把这里围好了。寇安,你去请护城军把潘府围住了,不要让里面的人走脱了,等我回去请旨搜查。”说完就走了。

没过多大一会儿,寇安果然领着军兵过来把潘府给围住了。

潘仁美早已是惊弓之鸟,一听外面有了动静,哪里还敢在家待了,带着儿子潘龙、潘虎,侄子潘昭、潘祥从后门就跑了出来。

六郎见潘仁美终于出来了,于是咬牙切齿的冲了过来,拦住了潘家五人的去路。

潘仁美道:“杨六郎,你已经把我父子逼得见不得光了,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六郎道:“老贼!你潘家只死了潘豹一人,而杨家却是死伤了多少人?现在只剩下我一人苦苦支撑杨家了,如何还能饶你?”

潘仁美道:“你杨家是为国尽忠而死,怎能算在我的头上?大郎、二郎自愿替死,其他人也是为国捐躯,怎能赖在我的头上?”

六郎道:“若不是你,我爹如何会撞碑而死?七郎又是谁害的?”

潘仁美道:“我只承认是害死七郎,那也是给我儿子潘豹报仇。老令公是他自己战场不利,又怪得了谁人?”

六郎最大的毛病就是气急智昏,胸中的怒火早已冲上了顶梁门,咬牙切齿道:“休得狡辩,看枪!”把潘仁美屈打老令公、打完又逼迫他上阵杀敌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

另一边八姐九妹也和潘龙、潘虎、潘昭、潘祥打了起来。

潘仁美乃是文武全才,功夫也不一般,六郎想一时半晌杀了他也不容易,尤其是六郎此时报仇心切,难免有些心浮气躁,有碍枪法发挥,就更事倍功半了。

所幸者,潘龙、潘虎、潘昭、潘祥四人尽管是以多打少,又是男子对女子,反而并不占便宜。因为他们平时享受惯了,早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气力并不比身为女子的八姐九妹大多少,尤其现在还是惊弓之鸟。八姐九妹身为女子,所练的招数无不是以小巧破力大的,所以二女倒是面无惧色,要比六郎轻松得多。

拳怕少壮,潘仁美功夫本来就不如六郎,气力就更不行了,年岁又大,更不能持久,等走过几个回合之后,六郎也定下心来之后,他就更难以应付了,终于被六郎一枪挑落马下。

六郎也顾不得其它,过来就帮着八姐九妹,三下五除二,就把潘家四兄弟挑落马下。然后六郎也跳下马来,拔出佩剑,把潘家五人的人头砍下,拿回天波杨府去了。

六郎走后,寇安远远望见,赶紧给寇准送信,这才撤了潘府门前的衙役和军兵。

京城之内死了人,能不惊动官府吗?但寇准故意以无头尸体,不知名姓为由,需要盘查,拖延了下去。但纸里包不住火,潘家的人出去,能就不联系吗?最终发现竟被杨家兄妹在京城里就劫杀了,于是潘赛花又是哭又是闹,非要杨家给赔命。

太宗皇帝找来八王道:“皇侄儿,若是六郎只杀潘仁美也就罢了,可是他不该把潘家给灭了门呀?竟然把潘氏兄弟四人都给杀了,这也未免太过份了,毕竟他们没有甚罪过,非要说有罪,那也是追随太师而已,算不得甚么大罪过,顶多就是包庇罪,包庇罪本来就可大可小。你让朕如何处理?还是你给朕出个主意罢!”

八王也挠了挠头,皱了皱眉,心说六郎确实也狠了点,杀了人也没跟我说,确实也如皇帝所言,杀潘仁美也就杀了,但是把潘家四兄弟都杀了却是不该,如若不惩罚,却也难能。于是说道:“万岁,六郎杀人,本应处斩。但潘家不也允许以功折罪了吗?杨家父子,九人出,一人回,当有八条命可赔。如今只杀了潘家四人,可折去杨家一半功劳,但就是不能杀了六郎,但也不能不罚,至于如何惩罚,万岁自行做主好了。这是微臣的见解,望万岁采纳。”

太宗道:“好罢,既然如此,朕就让六郎替潘家去温州好了。明日朝堂之上,朕要当众宣布了。只是如此惩罚,可不怕得罪五郎,及武林朋友?还有四郎、八郎兄弟?”

八王道:“我想杨家乃是忠义之人,既然有过,绝不会逃脱罪责,即使降罪杨家,也是他们自找,我们现在不杀六郎,已经是天大恩德了,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另外咱们只罚六郎,不罚杨府诸人,更不要给杨府减奉,还要多给。至于如何惩处六郎,就依万岁旨意行事好了,侄儿告辞。”

没想到六郎赢了官司,却把自己给输了进去,自己倒是替了潘仁美到温州受过了。老太君见太宗还没把四郎、八郎给赎回来,却把仅剩的儿子六郎给发配到了温州,心痛不已,于是借故六郎水土不服,要他回京养病为由,想把他要回来,可是太宗皇帝却认为刚刚离京没几日就回来了,太难以和西宫娘娘交代,难以对朝臣交代,就没有批复。老太君见状大怒,于是让六郎诈死瞒名,取回天波杨府,再也不肯出世了。这才有了后面杨门女将抵御辽军被困,京城里派不出良将来,寇准不得不背靴访六郎。


这一日,太宗又把八王找到皇宫之中,说道:“皇侄儿,使臣曹利用已经回来了,只是不管多大的代价,辽人都不肯放还四郎、八郎。而且说四郎已经投降,再也不可能反叛辽国了;八郎是自己不愿回来。于是使臣要求见四郎和八郎,萧太后倒也爽快,立马就把他们兄弟二人找来了。使臣问四郎、八郎是否愿意归朝,四郎摇头拒绝,八郎却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八王道:“使臣糊涂!此事如何能问四郎、八郎?想他们已经在金沙滩必死无疑,却是萧太后所救,他们怎能忘恩负义?万岁别忘了他们临死之前尚念念不忘营救皇上,其忠心可表日月。我们只要继续加大筹码即可,如何需要问他二人意见?只要萧太后肯放人,他兄弟不会不从。”

太宗道:“我本来命令使臣可答应每人以三座州郡赎换,使臣见不答应,就自作主张,答应每人以十座州郡赎换,却也没被答应。你让我如何再做,才能赎回来?”

八王道:“许是使臣一开始就答应的太痛快了,人家才不肯的。”

太宗道:“人家北国尽是些傻子吗?杨家将谁不垂涎三尺?”

八王仰天长叹道:“这是天亡我大宋啊!”

太宗道:“八郎未降,四郎虽降,但不缀乐毅之志,乐毅是投赵不伐燕,四郎不是也曾说过降辽不攻宋么?咱们还有甚危险?你还叹息什么?”

八王道:“万岁怎不长远来看?四郎、八郎虽不会攻宋,但是塞外草原如此广阔,不难被他们兄弟为辽国征服。本来辽人侵宋,就是要摆脱草原上各部族的激烈争夺,来中原避险。如果草原尽被辽人征服,其国力大增,数世之后,还用得着四郎和八郎来攻吗?辽国势大,自有其他将佐前来。而我朝被困中原,难以发展,只有坐以待毙了。”

太宗道:“那我们许他十座城池数量还少吗?我大宋一共才多少城池、州郡呢?”

八王道:“是不少,只是我们派去的人有问题,去的时机有问题。若是四郎未降之前,当可把四郎要回来,剩下八郎也就不那么可怕了,毕竟他没有投降,不会为辽人尽心尽力。最不该就是当日在金沙滩的时候,我们叔侄不该只顾着自己逃命,把杨家兄弟给丢却了,要是咱们能派出去一支精兵,也许能救应回来他们兄弟也未可知。纵使牺牲了当时的三万之众也是值得,毕竟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帅辅之才就更难求了。如今六郎又死了,所幸者,杨家还有宗宝和宗勉,没有让杨家绝后,否则真是后果不堪设想。使臣既然见到四郎和八郎,可知道他们近况如何?”

太宗道:“后悔已经没有用了,朕当时已经六神无主了,是潘仁美不主张发兵,当然他当时也是好意,只为护驾,而老令公因为关乎自家儿子,却不好开口,是他二人害了朕。如今四郎做了驸马,而且已经有了儿子;据说八郎也要招为驸马,被他拒绝了。想是他们贪恋富贵不肯回来也说不准。”

八王摇头道:“不会,杨家忠义满天下,绝不会为了女色和富贵变节,若如此,八郎还不痛快答应了?是我们得到的消息太晚了,给耽误了。”

太宗道:“皇侄儿的安排,朕已全部照做,只是不尽如人意罢了。我们今后又当如何?”

八王接着摇头叹息道:“唉!我们只能希望宗宝、宗勉能有前辈的聪明和才智了,更有前辈的忠勇罢,毕竟他们也算是皇家血亲,是不会出卖大宋的,只可惜他们现在都太小了。再就是我朝多出一些杨家一样的能人异士,保我大宋罢。”


八姐离开杨府,直奔五台山,去找杨五郎。见到五郎,兄妹二人又是一顿好个痛哭。最后五郎问道:“八妹,老娘可好?”

八姐道:“老娘好。”

五郎又问道:“家中众嫂嫂可好?”

八姐道:“都好,就是五嫂知道了你当了和尚,她不知该去何处,想回娘家,却又没有休书,回不去了。想留在杨府,却又没了丈夫,别人是守寡,她这也不知道是守的什么,最后还是老娘,让她安心住下来,不要多想,她才不难过了。否则她没有了栖身之地了,唉,五嫂难哪!”

五郎道:“是我不好,害得她如此伤心痛苦。”

八姐道:“其实,五嫂还不是天波杨府中最痛苦的女人,最痛苦的莫过于四嫂了。”

五郎问道:“四嫂又如何了?为何她最痛苦?”

八姐道:“四哥流落北国,已被招了驸马。四嫂知道了,痛不欲生。四哥再娶,却对四嫂连个招呼都不打,更不幸的是四哥既没说不要四嫂,也没说还要四嫂。四嫂呆在杨家也是万分尴尬。幸好老娘也是多番劝慰,才没让四嫂、五嫂自尽了。”

五郎问道:“你和九妹可曾出嫁?小排风也嫁人了吧?”

八姐道:“都没有。我又怎能嫁人呢?就是九妹也没有,排风也是谁也不肯嫁。”

五郎问道:“这是为何?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们还能一辈子不嫁吗?”

八姐道:“六哥回来后,把你们偷听爹爹和八郎的话都跟娘和大伙儿说了。本来六哥的意思是让九妹另嫁他人了,但九妹说了,她不见八郎的休书,就不能再嫁。排风知道老令公也答应八郎可以娶她做妾,她也不肯再嫁他人了,非得要和九妹一起等八郎回来。”

五郎道:“其实杨家的女人一个更比一个难过呀!你们姐妹三人都是守的望门寡。可惜呀,可惜!只怕你们今生要痛苦一辈子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八姐道:“六哥现在是诈死瞒名,不肯出世了。朝廷也派过使者去过北国了,只是辽人无论多大代价,都不肯放四哥和八郎走。四哥已经投降了,他自己是今生再也不会回南朝了。但是八郎却没有,我想五哥可以把八郎救回来。也好免得九妹和排风相思之苦。”

五郎叹气道:“八郎并没有想娶她二人,而是要娶你。八郎连抢你顿饭都要报恩,如今萧太后却救活了他的性命,我想他也不会回来了,除非他能报答了萧太后的救命之恩。”

八姐道:“你不会想辙么?八郎答应萧太后一死酬三生,只要你能刺杀三次萧太后,让八郎救她三次,八郎也就自由了么?”

五郎一拍脑袋,说道:“如此计谋,我怎么没想到呢?好,我这就下山去刺杀萧太后,让八郎救驾,也好还八郎自由之身。这样你们姐妹三人就都好出嫁了。”

八姐道:“五哥,只是你自己去能行吗?你一个人深入番邦,如何才能得手?莫若多寻些朋友帮忙好了。”

五郎道:“我先一个人试试,如若能行,最好别找人帮忙。武林之中也是一样,欠不得人情的,欠了也不好还。而且我只在山上练武,也没什么朋友。”

八姐问道:“五叔呢?他应该有许多朋友吧?可以找来帮忙吗?”

五郎道:“五叔不在山上,他老人家一年四季都在各地传经、访友,采集药材,布施四方,难得回来。他的朋友我也一个不识,还是我一个人先去碰碰运气好了。你是跟我一起去呢,还是回家等候?最好你先回去,咱们虽是兄妹,带个女人在身边总是不方便。”

八姐道:“咱们既是兄妹,你又出了家,有何不方便的?我也想去。”

五郎道:“不是我不方便,而是你不方便。要知道在外面多是男人,就是住店也是多人挤在一个炕上,那可是北方。你一个千金小姐,岂能方便?又是吃喝拉撒睡的,外面多是穷苦人家,哪有那么多讲究?你还是先回家等消息吧。只要救出八郎,我们就会回去找你们的。”

八姐道:“你可别死心眼,如若真的能刺杀得了萧太后,也不用留什么情面,只管下手好了。八郎没有了报恩之人,也就没有了约束,一样可以回来。”

五郎道:“你要不说,我还真的想不到这些。我知道了,咱们这就分手,各自行动吧,你回家多多照顾老娘,替我们兄弟尽孝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