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二十八回

凡夫小子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第二十八回、报仇 六郎先找到八王赵德芳帮忙,诱骗太宗皇帝到天波杨府,交了状纸。太宗皇帝令呼延丕显到边关抓潘仁美到案,然后又请来寇准任天关审理潘杨一案。寇准不愧是清官,费尽心机,用了九牛二虎的力气终于将潘杨之案审理清楚。可是案情虽然明了了,但是要最终定案可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二十八回、报仇


六郎先找到八王赵德芳帮忙,诱骗太宗皇帝到天波杨府,交了状纸。太宗皇帝令呼延丕显到边关抓潘仁美到案,然后又请来寇准任天关审理潘杨一案。寇准不愧是清官,费尽心机,用了九牛二虎的力气终于将潘杨之案审理清楚。可是案情虽然明了了,但是要最终定案可就难了。为何?因为潘仁美是追随太祖、太宗皇帝的多年老臣,功劳不可谓不高,最要紧的就是他的女儿乃是当今皇帝的西宫娘娘,太宗皇帝如何下得了手,判潘仁美死刑?故此,潘仁美虽然交代了全部罪过,却也只是在牢狱之中,安享太平。

这一日八王来到了皇宫之中,太宗正在和西宫娘娘潘赛花下棋为乐。

八王一脸严肃的对宫娥太监一摆手,所有人等就灰溜溜的下去了,又对潘赛花道:“请娘娘回避!”

潘赛华还想赖着不走,却见八王已经摇动起了凹面金锏,只得也退了出去。

太宗道:“皇侄儿,何事动怒?快请坐下来说话。”

八王怒气冲天的坐了下来,问道:“万岁,潘杨一案早已审问清楚,为何时至今日还不具结?”

太宗叹息道:“难哪!你让朕如何结法?潘太师姑且不说他也是皇亲国戚,只看他当初跟着先皇拼死拼活的打江山,虽然他功劳尚不至于封王,获得免死金牌,但也是劳苦功高,朕怎忍心杀了他?”

八王见太宗重点不说潘太师是皇亲国戚,而说他的功劳,也只好减了些火气说道:“潘杨两家,谁没有功劳?大郎代万岁而死,免了圣上当日受辱,功劳不可谓不大;二郎代侄儿死去。可是我们最不该的是让杨家弄得七零八落,现在杨家表面上只剩下六郎一人在京,可是万岁别忘了,据六郎所陈,五郎尚在五台山修行,他那是记恨万岁当日不肯发兵相救,故此出家,但万岁若是对杨家不利,五郎肯善罢甘休么?四郎、八郎为国尽忠,已经死在沙场上一回了,却被辽人救活了。四郎是三死换一生,八郎是一死酬三生,四郎是投降了,但也绝不会挥兵向南,为何?因为南朝有杨家基业在此,若是杨家蒙受如此奇冤不得昭雪,五郎肯罢休吗?四郎还会不进兵中原么?就是八郎虽不降辽人,但若是借兵辽人,辽人为了渔人之利,未必不肯借他。如此重重危机,为何万岁却看不透呢?”

太宗沉思了一下道:“皇侄儿言之有理,朕确实未曾多想,多谢你能及时相告,容我再想想。”

八王道:“本来今日朝堂之上,我就等万岁宣判了潘杨一案之后,好向万岁请旨讨论该如何讨要四郎、八郎之事。但不见万岁开口,只得等到散朝之后,单独来说了。”

太宗道:“我虽没宣判,但也给了杨家莫大的荣耀,给他们修建了上马牌坊,下马牌坊,规定了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又给杨家修建了无佞楼,也算对得起杨家了,只是要杀太师,却有些难度。”

八王道:“就这点算得了什么?杨家若是想要,哪里又要不来?皇叔可知太祖皇帝输华山之事?”

太宗道:“我知皇兄是为了报答陈抟老祖相助之情,故意把华山让了出去。怎么华山也和杨家有关不成?”后人见了他们的棋谱,皆以为赵匡胤性急贪胜,故此输棋,却不知其中别有故事。

八王道:“当时前去华山,小侄儿得幸与父皇同去,皇叔留在军中坐镇,当然不知。太祖皇帝本来邀请陈抟老祖下山为官,陈抟老祖以年纪高迈为由,推却了。太祖皇帝见请不动他,就邀他下棋,以华山为赌注。本来太祖皇帝若是以华山赏赐,却有失陈抟的脸面,故以棋赌胜负,太祖皇帝巧妙的把华山输给了陈抟。”说到这里,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

太宗道:“这些我也大致知道,难道还有其它?我怎不知情?”

八王放下茶杯,续道:“正是,太祖皇帝去请陈抟就是为了对付老令公杨继业。只不过太祖皇帝却是先输华山,然后才要开口。本来太祖皇帝还想请陈抟下山动手除去杨家父子,但陈抟直述自己已经病入膏肓,不能动武了,太祖又请他派弟子前去相助,陈抟亦不肯。却献计道:‘杨家乃不世忠臣良将,诛杀他们有违天意、不祥,更可惜,莫若以恩义招降。逢此五代十国之乱,皆因没有忠臣良将辅佐,才不得长远。赵家江山若要长远,不能没有忠臣良将辅佐,杀之不如尽为己用的好。’太祖道:‘杨家忠义果然盖世无双,但他不降我,又如之奈何?’陈抟道:‘你可先降其主,然后降之。如若仍不肯降,可等之。天下平定后,杨继业不降,只要其子孙降了,赵氏江山可定矣。’当时杨家只有大郎、二郎、三郎才可以上阵,也不过十多岁,却可以帮助他们父母杀敌,其他弟兄年纪尚幼,还不能上阵,仅是三子,却也相当了得,把宋兵打得大败而归。当时就盛传杨家一口金刀,一金枪将、一银枪将、一铁枪将,哪知道老太君倒是能生养,后来一口气生到七郎,还有八姐、九妹,虽为女子,却不逊须眉。最最可怕的就是后面又多收了八郎为义子,凑成了七狼八虎。太祖又问计道:‘杨继业这关都打不过去,还如何先要他的主上投降?’陈抟道:‘可分兵偷袭,定可如愿。不过为了能得杨家来归,你不妨多做些功课罢。’于是太祖皇帝回来后,就在汴梁大兴土木,修建天波杨府,静候杨家来归。天波杨府修建成了,却没想到为朝廷招揽了许多盖世奇才,其中呼家就是其中最为出名。这些人都是感念太祖皇帝对敌将都如此仁义,故此大家都愿意来归,这也是太祖皇帝始料不及的。但太祖皇帝却是命不长久,没等到杨家来归就先辞世而去。但皇叔还是用了太祖皇帝的计谋,收服了北汉,也迎来杨家来归。如此忠义之臣,我们赵家岂能轻易奉送他人?”

太宗道:“皇侄儿若是不说,其中诸多细节朕也不知道。只是杨家忠义和潘家功劳又是对等,让朕还是万分为难。”

八王道:“杨家的忠义,是难得。但有此忠义之人当然并不少见,罕见的是杨家的勇猛无敌。杨家最了不起的是老太君生了七个好儿子,老令公最难得之处,就是调教出了八个好儿郎,各个能征善战,皆会用兵。这也是太祖皇帝一定要杨家来归,肯给予天大恩德的重要原因。倘若杨家尽在军中,老令公可自将一路;大郎可领兵一路;二郎也可独挡一面;四郎也是难得的帅才,虽然枪法稍不尽如人意,但只要配上勇猛之将,譬如三郎、五郎、或者七郎,也是天下无敌;六郎也可将领一方;八郎就更不用说了,以他小小年纪在幽州和金沙滩的机智和神勇表现,自可独自统兵一方。如此杨家可以统帅六路大军,有了这六路大军,我们就可以横扫天下,又岂能害怕小小的辽国?现在五郎流落江湖,若是朝廷再对杨家不利,武林高手岂能再助我赵氏江山?反倒成了我朝的心腹之患。四郎、八郎如此擅于用兵,倘若杨家在我大宋失势,我们不是自找麻烦?因此我才忧心忡忡,前来和万岁商议。”

太宗道:“朝堂之上,朕还一直以为皇侄儿只是因为郡主之故,才偏袒杨家。看来朕是错怪于你了。”

八王道:“为了笼络杨家,多给些富贵,我按照先皇的遗计,才把我的异姓妹妹柴郡平许给了杨六郎。当然六郎倒也配得上郡主,无论相貌还是能耐。其实天下谁人不知道杨家的实情?六郎本来早已指腹为婚了,只是王家失散多年,找不到而已,这才让我们有机可乘。就是杨八郎的身世,咱们不也是故作不知吗?老令公为了给八郎恢复宗姓,才时时不忘给朝廷立功。我们不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只要于朝廷有利,我们还戳破它作甚?可怜老令公还一直以为我们毫不知情,不但约束子弟在家安心操练,还兢兢业业为朝廷镇守京城。如杨家还在大宋,我们当可不担心他们有多大的能耐,可是如今都失落番邦了,尤其是智计最深的四郎和八郎,岂能让我们再安枕席?”

太宗问道:“你怎知道四郎、八郎智计最深?朕怎么不知道?朕只听老令公奏闻是大郎有乃父雄风,可继承令公之位。”

八王道:“大郎乃长子,当然是要接替令公之位的了,但是其他兄弟也足以自寻功名富贵。至于说四郎和八郎,万岁当然不知道了,只是我知道了却也没有机会禀告万岁。另外侄儿也没想到会有今日之事,想万岁就是知道与不知道都是一样。当日在幽州城下,救了七郎性命的乃是八郎,他一个人就枪挑了百余名辽将,兵卒不算,其勇可冠三军。老令公本来没有军马,潘仁美又不给开城门,但八郎坚决不肯冲出重围,硬是要其他六位哥哥拼杀待援。等到老令公用疑兵之计来援时,骗得辽军撤退之后,又在辽军撤退之中,令他六位哥哥半途追杀,使得辽军惨败。他的智计能与用兵多年的老令公不谋而合,不可谓之不高。在晚上扎营的时候,又是他献计,唬退了辽军的半夜偷袭,次日吓跑辽军也是他献的策略,才使得我大军顺利出城。若是没有那两日功夫,咱们连城门恐怕都挖不开,还不让辽军又给围住了?这一切都是八郎的功劳。但老令公为了不让七郎有丧命的危险,却又不得不把过错让八郎揽了去,把他打了八十军棍。这些都是事后六郎与我喝酒闲话之中说的,因为无关紧要,我也就没和万岁说。在金沙滩如此混乱之时,四郎、八郎先后又给出的主意,让我们安然脱险。尤其关键就是八郎的瞒天过海之计,让老令公轻而易举的就保护我们冲出重围,返回到军中,万岁也没受到任何惊吓。四郎、八郎本来必死,但辽人却为我们救活了。我们就应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赎回来。辽人对死的老令公还以王爷之礼安葬,就如同当初我们在杨家未降之前修建天波杨府如出一辙,咱们可不能让四郎、八郎真心降辽。”

太宗大惊道:“如此重大之事,皇侄儿为何到了今日才来禀报?为何不在幽州和金沙滩就奏闻于我?若是再迟晚些,朕岂不要酿成大错了?”

八王道:“万岁毋惊,现在说也不晚。杨家不但英勇无敌,更难得的是忠心无二。只要我们不曾亏待了杨家,杨家就没有要反我们的理由,我们还怕什么?只是潘仁美官报私仇,滥用职权,若是在别人家身上,也可以不究其过,只要稍微惩罚一下也就罢了。但他报复的却是杨家,事关赵氏江山长远,万岁不能再姑息了,这可是他自己找死了。请万岁早做决断,也好让杨家心安。”

太宗道:“朕知道了,明日早朝,一定宣判也就是了。只是杨家多年来,不得执掌兵权,却是不能怪朕,要知道当年太祖可是费了颇多的周折,才杯酒释兵权的。不能让一姓人家执掌兵权,更不敢轻易让武将掌兵权,这都是太祖皇帝的意思,朕只不过是照办而已。”

八王道:“这我明白,太祖皇帝是怕武将功高盖主,但杨家忠义无双,岂能背叛?不过皇叔也无甚过错,太祖和皇叔都是马上皇帝,英勇无敌,但朝廷还得有人掌兵才行,不能只靠着万岁一人上阵杀敌吧?既然皇上已经有了英明决断,侄儿也就不打扰万岁休息了,臣侄儿告退。”说完就走了。

次日太宗在朝堂之上,太宗皇帝当场宣布潘杨一案由主审官寇准所判潘仁美的罪刑。当寇准宣判潘仁美的死刑之后,不料却被西宫娘娘潘赛花闯上金殿,一阵哭闹,又是述说潘仁美的功劳,又是强拉众人给求情。本来朝堂之上就多是潘仁美的门生故旧,这些人本来以为潘仁美被杀,树倒猢狲散,见又有了机会,就也一同求给他求起情面来。

潘赛花也知道,要是把八王求动了,比谁都管用,于是就站在八王对面,死盯着八王求情。八王怎好意思和她一女流对视?尤其还是娘娘,只得低下了头,不好意思看她。最后总算被潘赛花抓住了八王的把柄,说八王点头了,就算饶过潘仁美了。太宗皇帝也迫于无奈,只得同意给潘仁美以功折罪,免了死刑,发配温州,任其自生自灭。

散朝之后,很多朝臣都来到了杨家,来劝慰杨家。

六郎道:“八王兄,金殿之上为何要点头,给潘赛花机会,放跑了潘仁美?使得咱们前功尽弃。”

八王道:“我才是冤死了!我哪里是要饶过潘仁美的?偌大男子汉,岂能与女子对视?尤其是朝堂之上,还是深宫娘娘。本来我是要避开她的目光,低头不看她,却被她耍了赖去,说我点头答应了。奈何皇家礼仪,又不好当堂辩驳,你们让我如何为人?唉!本来我还要奏议赎回四郎、八郎之事,却也被她搅闹黄了。”

寇准偷着对六郎耳语道:“郡马爷要想报仇并不难,我就有个主意,只是现在人多嘴杂,不便道出。过几日再说好了。”

等其他诸位王公大臣走了之后,六郎单独留下了寇准,问道:“寇大人,如何才能让我报仇雪恨?还是先告诉我吧,我心里都急死了,也好早日准备。”

寇准笑道:“郡马爷,你怕杀人吗?”

六郎道:“千军万马里我都闯出来了,如何还怕杀人?潘仁美老贼我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寝其皮!”

寇准笑道:“这不就完了吗?”

六郎呆问道:“如何就完了?”

寇准笑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说完就摇头晃脑的走了,也不管六郎是否明白。只剩下六郎呆望着寇准身影远去。

六郎终于缓过神来,回到屋里睡觉去了。

次日,六郎早早起来,唤了八姐九妹,一起上马提枪,出了城门等候。不一会儿,就见押送潘仁美的囚车出来了。兄妹三人一路紧紧跟随,到了无人的僻静之处,赶上囚车,就要下手杀潘仁美,却找遍了所有囚车,也不见潘家父子。最后再一问那些囚犯,全是替代者。

六郎只得垂头丧气的回来,找寇准商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