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二十三回

凡夫小子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第二十三回、重逢 韩昌见大郎射死了天庆梁王,杨家兄弟向外冲杀,竟不顾这个死在地上的皇帝了,心中暗叫不好!这准是中计了,这个皇帝应该是假的,真的应该还在行宫之中,于是亲自率领一部人马前来行宫捉拿大宋皇帝。 到了行宫门前,问在那里看守的军士道:“可有人出来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二十三回、重逢


韩昌见大郎射死了天庆梁王,杨家兄弟向外冲杀,竟不顾这个死在地上的皇帝了,心中暗叫不好!这准是中计了,这个皇帝应该是假的,真的应该还在行宫之中,于是亲自率领一部人马前来行宫捉拿大宋皇帝。

到了行宫门前,问在那里看守的军士道:“可有人出来逃跑了?”

军士一起摇头道:“他们自己把大门都堵死了,哪有人出来?”

韩昌命令道:“快些打开大门,冲杀进去,不要让宋朝皇帝跑了!”

众军士好不容易把大门打开了,再进去一看,里面空无一人!

韩昌怒喝道:“剩下的人都哪里去了?”

一军士道:“只见他们在喂马了,也没见他们去了哪里。”

韩昌一听,赶紧跑到马厩一看,傻眼了!只见马厩后面出了一个大窟窿,人和马匹都不见了,竟是从这个窟窿跑了。

韩昌气得咬牙切齿道:“快给我追,一定要抓住大宋皇帝。”

那还有的追么?宋朝君臣早已跑远了!此时乃是逃命,那可是玩了命的跑,一口气跑回到宋军大营之中。

韩昌率军一直追到宋军大营已经远远在望了,于是吩咐道:“来呀!准备冲杀宋军大营。”

有部将过来劝说道:“元帅息怒!我们人马太少,宋军可是有三万之众呢,而且我们都已经跑了百余里路,哪还有力气?宋军可是以逸待劳,我们的胜算不多。就是那个杨继业受伤也未必是真的,如若他回到了军中,我们又有谁能够抵挡?望大元帅三思!”

韩昌一听也有道理,再回头一看,自己带来的军兵也就数千之众,哪里会是宋军的对手?心有不甘道:“也罢,咱们这就回去,先劫杀杨家兄弟。再带领大军来捉拿大宋皇帝。”

幸亏是韩昌想着要抓大宋皇帝,一去一回正好跑了一天,这才给了杨家兄弟逃跑的机会,否则有韩昌在,杨家兄弟可就更惨了。韩昌也是不可多得的猛将,否则怎么做得了辽国的兵马大元帅?还做了驸马!

太宗皇帝回到军营之中,先是沐浴更衣,把身上的污秽都去除掉尽了。这才出来与潘家父子和全营将士见面,众人给太宗皇帝道过惊吓之后,赶紧准备膳食,请太宗就餐。这一切都是皇家礼仪,不可偏废的。


一切都结束了,也已经天黑了,太宗这才来到了元帅大帐,和潘仁美商讨营救杨氏兄弟的事情来。

潘仁美道:“万岁,此事不妥,不能派兵前去。我军只有三万,而辽军却是二十万之众,如何能抵挡得了?我军去了,定然会被辽军围困住,没有丝毫胜算,不能派兵。”

太宗皇帝倒也义气,说道:“就是把三万大军全部葬送了,朕也决不吝惜,一定要把替朕前去送死的杨家兄弟救出才行。”

潘仁美道:“万岁,此事不能草率。杨家兄弟救圣驾,就是为了大宋江山着想。而今圣上却又不顾安危,还要再次回到敌阵之中,岂不是与杨家兄弟救圣上的用心相违?杨家兄弟不论吉凶,心思都白费了。万岁我们不能前去,非但如此,我们还要赶紧撤军,撤到安全之处,离我们的大军不远才行。这样才能对抗辽军的二十万大军,请圣上定夺。”

太宗道:“也罢,朕自己就不去了。但杨家兄弟不能不救,这样罢,朕和元帅撤军,分兵给老令公,让他自己前去营救吧。”

潘仁美道:“还是不妥,万岁。咱们三万军马已经和二十万大军相去甚远了,还如何能分兵?就是老令公也一样不能前去,还要指望他护驾呢。只留下臣一人,如何抵挡得了辽军,多一人,万岁就多一份安全。老令公,你怎么不说话呢?到底是保驾要紧,还是救你儿子要紧?”

老令公道:“万岁,潘元帅言之有理。不能只为了小儿的安危,就枉顾大宋江山。臣也主张不分兵。”

太宗落泪道:“杨家父子的忠心,朕今日总算是见识到了。可惜这个代价也太大了!朕是痛不欲生,肝肠寸断!”

八王道:“万岁,杨氏兄弟乃是不可多得的将佐之才,也不能不顾。老令公不能前去,也应当分出一小部分兵马前去查看才行,能接应就接应,就是悉数为国捐躯,也要找到他们的尸骨才好。”

潘仁美刚道:“不可……”就见有军卒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禀报道:“报!启禀元帅得知,六将军和七将军回来了,正在辕门外。”

太宗道:“赶快迎接!”说完就已经不顾身份和礼仪,直接起身前去迎接六郎和七郎了。其余众将也跟着太宗皇帝一起出来,到营门口迎接六郎、七郎。

六郎、七郎正等着将令好进营呢,忽然看见太宗率领众将出来了,赶紧下马跪倒磕头,拜见皇上。太宗携着六郎、七郎的手进了帅帐之中,哪还顾得二人浑身是血,污秽不堪了?太宗落座之后道:“如今朕的无敌将军回来了,还怕辽军作甚?咱们也不用撤军了,赶快发兵救援其他少令公。”

潘仁美道:“万岁,六将军和七将军是英勇无敌,可是他们现在都已经冲杀一天了,哪里还有力气?辽军一到,和没有二位将军又有甚么区别?”

老令公是因为又是事关自家,不好置喙,在一旁黯然无声。

太宗问道:“二位将军,你的其他兄弟如何了?朕也好派兵营救。”这个问题老令公是比谁都着急问的,但因为皇上在此,哪有自己多嘴的份儿,所以也就没敢失仪来问。

七郎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边哭边道:“万岁,不用发兵了。大哥偷袭成功,射死了天庆梁王。可是大哥、二哥被乱箭射死;三哥为救兄弟,舍了兵刃马匹,力托千斤闸,出来后被马踏如泥;四哥、八弟冲杀之中,也被乱箭射中,可怜他们临死之前,念念不忘,让我们快些赶回救驾。五哥却是在临冲出来之际,因为天黑找不见了,如今是生死不明,恐怕也凶多吉少了。为了救驾,我们兄弟这才急着赶回。”

老令公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痛得昏厥了过去。太宗、八王痛哭流涕,坐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全营上下是哀鸿遍地。太宗、八王怎能不伤心?大郎、二郎可是代他们而死的!皇上都哭了,其他将士还能高兴得起来吗?那不是找死?因此不管与杨家交情如何,现在都是哭成一片。自然也是大多数人为杨家的忠心耿耿而哭泣,潘家父子则是猫哭耗子,但也不能不哭,尽管心中在窃笑。

老令公终于苏醒过来,长叹了一声道:“万岁、八王爷,切莫悲哀!还是撤军要紧,莫辜负了他们兄弟的一片心血。可惜了我的八儿呀……”话未说完就又昏倒了。


宋军退回幽州之后,这时潘仁美才给老令公派出了一支骑兵,前去金沙滩,搜救幸还的杨家兄弟。都这些天了,哪里还会有生还的机会?只不过是让老令公去收敛几位少令公的尸骨罢了。

彼时,辽国因为刚刚死了天庆梁王,也只得下令把军队后撤,防备宋军偷袭。故此金沙滩早已是空空如也,不见一个辽人了。

老令公到了金沙滩,哪里再去找寻自己昔日生龙活虎的六个儿子?最终只找见了八郎的虎头金枪,和那匹同被乱箭穿身的大红马,八郎的尸体早已不见影踪了。其他的几位兄弟不论是尸首还是马匹兵刃,一样也都没找到。能找到八郎的金枪已是万幸了,因为太重了,辽军撤退的时候,谁还愿意抬着这么笨重的家伙?故此无人拾捡。

太宗皇帝因为惊吓和愧疚,竟染病不起了。八王见幽州缺医少药,不得医治,只得谏言道:“万岁,既然龙体违和,不如回京城修养去吧?”

太宗早已厌烦了军旅生涯,就点头同意,说道:“如此甚好。宋辽交兵,已成交错之势,一时也难以分出胜负。若在此停留,也不知还要多久。我们就先回去吧,留下潘杨两家足矣。”

潘仁美见皇帝和八王都走了,再也没有了掣肘之人,就分派六郎、七郎去镇守卢沟桥。只留下老令公帐前听用,好侍机报复。

潘仁美故意命人提前点卯,让老令公连误了两卯,打了八十军棍,却不让养伤,令其上阵杀敌。而后又暗做手脚,只给了老令公五百老弱病残助阵。幸得七郎无所畏惧,强拉着六郎前来帮忙,总算解了老令公的燃眉之危,但却被韩昌计诱两狼山,兵困陈家谷。

一连被困了五天,杨家父子和军兵已经是两天多没有吃饭了,就在天色将晚的时候,忽然谷口进来一匹马,点名要见杨氏父子。

老令公此时已经是饿得头昏眼花,睁大了眼睛,仔细观瞧,只见来人穿着一身雍容华贵的辽人打扮,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提着个大食盒。没等老令公看清来人是谁,却见来人已经跪倒于地,爬行了过来,一直到了老令公脚下,才开口哭道:“爹爹,顺儿来看爹爹了。”

“你是八郎,你还活着?”老令公迟疑道。

“正是不孝的顺儿,我来看爹爹了。”地上之人,终于抬起了头,露出了满面泪容。

老令公捧起了八郎的脸道:“儿呀,果真是你?为父不是在梦中?”

八郎道:“不是梦中,是真的。爹爹,我真的是顺儿呀。”

老令公这才上下打量起八郎来,见八郎竟是辽人的打扮,不由大怒道:“该死的畜生!你可是降了辽人?”

八郎摇头道:“爹爹,我没降。”

老令公喝问道:“你没降,为何却穿辽人的衣服?”

八郎道:“爹爹,我在金沙滩本以为必死,哪知却被辽人又救活了。他们虽然也逼迫我投降,但顺儿却没有投降。这些天,我都是在病床上度过,每日都盖着被子,倒也不曾穿过衣服。战场之上,我的衣服都被乱箭给射穿了,没法再穿了,刚才出来的时候,他们给我随便找了身衣服,我就穿来了。”

老令公仰天道:“都怪爹爹粗心,一直没有给你准备一身好的盔甲和衣裳。可是爹爹哪想到会有朝一日也让你上战场啊?等到了战场之上的时候又来不及了。爹爹不怪你,你穿了辽人衣服也就穿了罢,要怪也只能怪爹爹自己。”

八郎道:“多谢爹爹原宥。”

老令公道:“你来作甚?”

八郎道:“韩昌请我来劝爹爹投降的,……”

老令公一听,勃然大怒,抽出腰间宝剑,喝道:“该死的畜生!还说你没有投降,竟然替辽人来做说客来了,看我不宰了你……”

八郎见了,也不分辩,闭目待死。

旁边六郎、七郎见了,赶紧抱住了老令公,口里道:“爹爹息怒!且听八弟如何分说。”

老令公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不但身上有棍伤,还饿了两天多了,任凭六郎抱着自己,喝道:“畜生,把你的好事还不快点说来!”

八郎道:“六哥、七哥,何必拦阻爹爹?让爹爹早些杀了,小弟也好早日解脱。顺儿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我在金沙滩被乱箭射中,又流血过多,本来必死,但是……”


八郎倒下之后,五郎、六郎、七郎也就很快冲过去了。辽人见射杀了一位杨家将,就把八郎尸体抬到了萧太后处请功,却因金枪太重,就没人要了。

萧皇后本来丈夫死了,悲痛欲绝,待见了八郎之后,不禁想到白日天庆梁王还要杨家将投降,没想到竟也接二连三的死去了,尤其还是自己喜欢的杨八郎。因此她久久凝视着八郎英俊的脸庞,暗道可惜。就在这时,八郎的手脚动了一下,把萧太后吓了一大跳,赶紧叫道:“快来人!要诈尸了!”

很多太监和宫女赶紧过来保护萧皇后,但八郎的手脚还在不停的抖动着,其中有胆大的就说道:“娘娘,好像他还没死透,待我叫人来再给他补一刀。”

萧皇后乃是女中豪杰,见识非凡,于是道:“既然没死,就不要找人杀了,快去叫御医来救治。”

不一会儿御医来了,听完吩咐,就过来给八郎救治,但看了八郎身上的箭伤之后,回报道:“娘娘,虽然人现在没死,但也快到了鬼门关了。他中了那么多箭,血液快流光了,恐难以救治了,除非稀世珍药才能救治。”

萧皇后道:“只要但能救治活了,不管你用什么灵丹妙药,快些救治。”

御医又道:“禀皇后,要救活他必须要用千年人参,还有千年以上的雪莲才成。现下这两样东西虽然都有,但那可是为王爷和娘娘所准备的,如今给他用了,岂不可惜?”

萧皇后道:“啰嗦什么?只要能救活他就是你的功劳。你说的那些东西用也就用了罢,将来再找好了。就是找不到,我也不怪你就是。”

于是御医赶紧动手救治,先写了药方,然后把八郎衣服扒了,慢慢的从他身体里往外面拔箭。御医终于拔完了,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数了一下,共计拔出了七十三支长箭!长箭一拔出来,若不堵上,八郎险些就成了筛子了。

萧皇后就一直在旁边静静的观看着御医给八郎救治的过程,心里不禁暗自佩服八郎,真乃是神人也!伤成这样了,还居然坚持了一天的打斗。

经过月余的修养,八郎终于醒过来了。萧皇后得知后,赶紧赶了过来,看望八郎。

八郎不认识萧皇后是谁,但也没有力气和心思与她说话。萧皇后见救活了八郎,也是高兴异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