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二十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二十回、中计


没几日,太宗皇帝就接到辽国天庆梁王的议和降书,邀请太宗皇帝到金沙滩议和,商讨议和条款,并在金沙滩举办双龙会。

太宗皇帝见辽国肯投降,自然高兴万分,就提笔给写了回信,准许议和,他可是厌烦了征战。

本来今日不是大朝,几位王爷就都不在场,因为其他文武都在京城,这里只有潘家父子陪同太宗。杨家父子还要在城外主持军务,也没有在太宗身旁。太宗一问左右意见,潘家父子自然附和,因为这次功劳可都是杨家的,潘家非但无功,险些酿成巨祸,故此潘家是不想再打下去了,那样只能给杨家继续增功了。另外,天庆梁王也知道潘仁美在太宗眼里的份量,事先也偷偷送了重礼贿赂于他,买通了门路。

几位王爷闻听太宗皇帝准许了议和,就纷纷前来祝贺。只是听说要太宗去金沙滩接受议和,大家不由得一起皱起了眉头。

八王道:“皇叔,有道是酒无好酒,宴无好宴。你怎能答应去金沙滩议和呢?就是要议和,也应在汴梁,就是幽州也中啊。”

潘仁美道:“若是去金沙滩议和,说明金沙滩是两国交界,不再是他辽国所有,作为战败国,理应将金沙滩交付给我们的。若是去京城汴梁,岂不是说汴梁也是两国交界了吗?汴梁以北可要尽归辽国了,那怎么行?”

八王爷道:“只是万岁要去金沙滩,路途遥远,大军难以开赴,如何保证万岁的安全?不行,万岁不能去。”

潘仁美道:“万岁若是不去,又岂能彰显我们议和的诚意?人家又怎肯与我们议和?”

太宗皇帝道:“奈何朕已经回书答应了议和。咱们是泱泱大国,岂能言而无信?就是现在想不去,也不成了。”

八王爷道:“万岁,您倒是痛快!也不问问左右的意见,就一个人做主了。”

太宗一听这话,可是气不打一处来,恼愠道:“还不是当初你鼓动朕御驾亲征的?要是在京城,朕自然有人可问,这里又哪有文武百官可问?”

八王也没话说了,只得顺从太宗皇帝意思了。

潘仁美见无人反对了,就开始了调兵遣将,准备护卫太宗皇帝去金沙滩。

本来头路元帅和二路元帅只是先后之分,却不是职务高下之分,当两军合兵到一起之后,谁再是统帅,要看谁的品级大小了。潘仁美是头路元帅,老令公是二路元帅,又同是一品大员,理应没有高下之分,但宋朝重文轻武,潘仁美可是身兼文武之职,他还有当朝太师一职,故此老令公这个二路元帅要在潘仁美的头路元帅之下。

潘仁美道:“本帅调集三万大军护送万岁前去,可令杨家父子同去,一同护卫万岁和诸位王爷,一定会保万岁安然无恙,万无一失。”

八王道:“三万人马还是太少了些,最好把二十万大军都开去的好。”

潘仁美笑道:“二十万大军若是都去,那得需要多少钱粮?又得走多少天?王爷可曾计算过?”

八王爷没有带过兵,还真不知道,就问道:“大军驻扎这里,也要钱粮,全部开去还不是一样?”

潘仁美没敢嘲笑,只好微笑着答道:“王爷不知,大军驻扎,每人每日只需不过十文大钱即可,若是开拔起来,每日至少三十文。况且人多行动迟缓,二十万大军要走多少天才能到呢?还没等咱们到金沙滩,双龙会早该结束了。”

八王还是不解,又问道:“同样是一日,相差如此之多,这是为何?”

潘仁美只好耐着性子道:“大军不动,每日三餐足矣,若是一动,至少四餐,而且饭量要增加一倍不止。平素寻常饭菜即可,行军之中,定然要比平常好得多,士兵才有力气行动。”干力气活当然饭量见长了,这个问题农民是再清楚不过了,农忙时节的伙食肯定和农闲时不一样,否则哪有力气?

太宗是马上皇帝,自己就统帅过军队,见八王问如此浅显问题,就说道:“潘爱卿言之有理,皇侄儿就不要再问了。”

宋军在距离金沙滩百里之处安营下寨。

潘仁美对太宗皇帝奏道:“万岁,大军驻扎这里,就不要都去了。明日只是万岁一人议和,这么多人马去了也派不上用场。而且还会让辽国人小觑我朝,显得万岁胆小。不若派一千精壮之士护驾,由杨家父子率领,正好显得我朝威武。如若有事,也足可支撑个三天两日的,微臣这里再发救兵也来得及,大军只需半日就可到达。不知万岁意下如何?”

太宗道:“如此甚好,就依潘爱卿。”

八王不无担心道:“一千人马是不是少了点?”

潘仁美道:“当日老令公只有两千老弱病残,尚能吓退辽兵三十万。如今咱们率领的三万兵马已经是精兵了,再从精兵之中选拔出的精兵,足可以一抵十,王爷还有什么好担忧的?”

翌日,老令公父子率领了一千精兵,保护着太宗皇帝和八王来到了金沙滩。太宗皇帝和八王爷住在简易的行宫之中,一千军兵在行宫四周安下营寨,保护行宫。又命令八位少令公不离行宫左右,寸步不离的保护太宗和八王的安全。

夜间突然四周长箭密如雨点,遮天蔽日的射来,把尚在睡梦之中的宋军惊醒。老令公此时再想冲出去可是太难了,周围是辽国的二十万大军,层层把大宋皇帝的行宫给围住了。

老令公赶紧率领一些没有受伤的军兵,手拿盾牌,护住了太宗皇帝的行宫,然后又命令将士把门窗都用盾牌遮挡住了。

太宗皇帝这才和八王从桌子地下爬了出来。这时候就听见外面杀生震天,不一会儿功夫用恢复一片寂然。

又过了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喊道:“大宋皇帝,快快出来投降,免得玉石俱焚。再不投降,我们可要放火箭了。”放火箭可就是要放火了,水火无情,那还怎么躲藏?

太宗战战兢兢的问道:“这可如何是好?谁来救朕?”

八王道:“万岁,我们不妨先假意投降,只要我们能回到军中,一切还有希望。”

太宗道:“现在如何还能回到军中?又如何才能回去呢?”

八王道:“万岁不妨假意投降,答应明日割地议和。”

太宗道:“好吧,就依你。只是悔不当初,没有听信你的话,才致有今日之祸。唉,你不妨安排吧。”

八王道:“四将军不妨到门口答话,且听辽人有何要求。”

四郎应声而出,来到了大门外,准备答话。

四郎开门一看,真是可怜!那些军卒因为是睡在帐篷里,哪里抵挡得了长箭?大多都被射死在帐篷之内,就是那些没有射死的,又被辽军冲杀而死了。帐篷就是一层厚布,长箭一射就穿了,辽军又是数万人齐射,密如雨点,哪有地方躲藏?不死才怪呢!

四郎又走了几步,站定了身躯,等待对方答话。

韩昌坐在马上,哈哈大笑道:“哈哈,今日你们大宋君臣成了瓮中之鳖,看你们还能逃到天上去?哈哈,对面可是杨家将?”

四郎道:“正是杨家延辉,对面可是韩元帅?”他这是看见了韩昌的帅旗才想到的。

韩昌狂笑道:“正是韩某,本帅早就听说了杨家的威名,简直就是如雷贯耳。可惜你们也有今天?闲话少说,韩某今日要大宋皇帝投降的,你可传话进去,如若再不投降,我可要率兵打进去了。”

四郎道:“我朝皇帝愿意投降,只不知道尊驾有何要求?”

韩昌道:“只要你家皇帝今日先写了降书,明日再在议和书上签字,就成了。”

四郎道:“好,我把尊驾的话带到。只是先请韩元帅退兵百步之外,免得我家万岁受了惊吓。”

韩昌道:“好,这不算什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我要警告将军,莫持刚勇,这周围可是二十万大军,我早已做好准备了。就是勇猛者如七狼八虎,也再难能闯得出去。只要你们稍有异动,我们可就开弓放箭了!”说完挥手示意辽军后撤。

四郎回到行宫内,把刚才韩昌的要求转告给太宗皇帝。

八王道:“万岁先不妨把降书写给辽人好了。只是明日议和的屈辱却是难受,而且还有性命之忧。”

太宗道:“那可如何是好?”

八王道:“万岁还是先把降书写了,拖得一时是一时,免得辽军攻了进来。剩下的咱们慢慢再想办法吧。”

太宗只好匆匆写就了降书,让四郎送交了出去。

八王道:“老令公,现在咱们还有多少军兵?可能闯得出去?”

老令公叹气道:“王爷,剩下的都在这里了,恐不足百人了,其余都在帐篷之内被射死了。现在要闯出去,恐怕是难了。就是勇猛如七狼八虎,也闯不出去了,只要咱们稍有异动,人家就要射箭了。大将军不怕明枪,就怕暗铁。七郎、八郎也闯不出这密密麻麻的乱箭,更不要说还要保护万岁了。”

太宗毕竟上过战场,也深明这个理儿,于是说道:“老爱卿,不必为难。闯不出去,就不要闯了,不要做无谓牺牲。只是远在百里之外的大军,还以为明日是咱们接受辽人投降呢,却没想到是咱们投降了。”

老令公道:“就是知道了,也难以救得了万岁。韩昌在此聚集的是二十万大军,而潘元帅只有三万人马,相差甚远。当日在幽州,因为辽军怕咱们里应外合,两面夹击,才匆匆撤军。现在咱们这里不足百人,哪有什么威胁?怎能和当日被困的二十万大军相比?外面三万人马,恐怕辽人也必然知道多少,还如何能再用疑兵之计?恐怕等下去是没用了。”

太宗和八王是不住的叹息,也没有主意。

这时,站在一旁护驾的大郎突然过来跪在了太宗面前,说道:“万岁,臣有一计,可保万岁和王爷出去。”

太宗道:“都什么时候了,就不要讲究太多了,你还是起来说话吧。”

大郎道:“万岁,臣等不能保万岁平安,已是死罪,如何还能起身说话?”

太宗道:“是朕中了辽人的奸计,是朕急功近利,才不辨真伪,与卿等无干。朕赦杨家无罪就是。”

大郎道:“多谢万岁宽宏大量。但臣之计,仍是要冒赎天威。”

太宗道:“爱卿还是起来说话罢,只要救了朕,就是有功之臣,哪里还有太多的讲究?”

大郎仍没有起身,说道:“小臣之计,乃是李代桃僵之计。万岁,请恕臣失礼,小臣愿意代万岁前去议和,等到议和开始时侯,万岁可以乘乱逃出。”

太宗道:“此计不妥。朕怎能因自身生死,就要他人代替?请爱卿另外再为朕寻一良策。”

大郎道:“万岁,臣死,乃如同去了一草芥。万岁乃是万金之躯,岂肯轻易涉险?大宋万民还要圣上回去治理江山。万岁可重整旗鼓,赶走外患,不受番邦之辱,这才是万民之福。舍我一条命,可换万民乐,死而何惧?”

老令公想了想,也道:“万岁,如今事急,不容多想。万岁还是准了延平所请吧。”

太宗道:“杨家乃是太祖皇帝千辛万苦才求来的,朕怎肯轻易让杨家涉险?不行,老令公还是带着诸位少令公自行闯了出去,回到京城,继续扶保我大宋江山吧。”

老令公道:“杨家受朝廷殊恩,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为大宋尽忠。现在有此机会,怎能放弃?万岁乃仁义君主,不肯臣下犯险,但为江山计、为万民计,万岁还是依了延平吧。”

太宗道:“也罢,朕就贪生怕死一回吧。只是少令公临去之前,还有什么心意未了?”他当然知道大郎是有死无生,这是要给大郎开条件了,付代价了。

大郎道:“小臣无甚心愿。杨家屡受殊恩,实难报答圣上,今日总算有了机会,焉能不知足?”

太宗落泪道:“爱卿真是仁义君子,不肯索要代价。你虽不求,但朕不能不许。也罢,今后朕回到东京,定要善待天波杨府。”

大郎道:“请万岁宽衣,也好换上小臣衣裳。”

太宗皇帝脱下了龙袍,龙冠。大郎也脱下了身上的盔甲、征袍。

大郎是每穿一件衣服之前,先行了三叩九拜之礼,然后才肯穿上。

大郎穿好之后,老令公已是满眼泪花,过来帮着大郎整理服饰,捧着大郎的脸,久久凝视,不肯放手。越瞧越觉得大郎像太宗皇帝,最后竟惊讶的放开了双手,不敢再看了。

其实大郎与太宗也就顶多三分像而已,但大郎也是娇生惯养,体型微胖,面庞白皙,在家里又是诸位弟弟的表率,所以表情也是冷酷异常,正好与处尊养优的赵光义有的一比,因此老令公这才发现大郎与太宗有所相像。另外大郎的枪法乃是帝王枪,不但枪法中有股帝王的气度,就是人也有帝王的风范。

这时二郎过来跪倒在太宗面前,说道:“万岁,若是明日只有假皇上前去,不见八王爷,定然被辽人识破。辽人既然已经知道八王陪同万岁前来了,为了明日使辽人深信不疑,还必须要有八王陪同才行。小臣不才,愿代八王前去。”

八王道:“这可使不得!二弟,还是让老哥哥自己前去好了。”

二郎道:“八王爷也是金枝玉叶,哪能受此风险?大宋江山还要八王爷协同万岁共同支撑。小臣愿往,替八王一行。”

老令公道:“王爷就莫争了,延定言之有理。”

于是八王又和二郎互换了衣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