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十八回

凡夫小子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地十八回、退敌 八郎坐在马上,手里拄着虎头金枪,端坐马上,不摇不动,既不冲杀,也不逃跑,单等老父亲和六位兄长前来相救,自己一人带着七郎可是冲不出去的。七郎在他身后的马上,是一点声息都没有。八郎尽管担心七郎,但此时也无法顾及许多,只得由他去了,狠了狠心,咬了咬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地十八回、退敌


八郎坐在马上,手里拄着虎头金枪,端坐马上,不摇不动,既不冲杀,也不逃跑,单等老父亲和六位兄长前来相救,自己一人带着七郎可是冲不出去的。七郎在他身后的马上,是一点声息都没有。八郎尽管担心七郎,但此时也无法顾及许多,只得由他去了,狠了狠心,咬了咬牙,不再多想,只看着对面的万马千军,等着厮杀。

只见对面跑出了一名大将,手舞春秋大刀,冲杀了过来,也不通名报姓,挥刀砍向了八郎。

八郎安坐马上,好似没有看见一般,直到大刀快到了头顶,倏地金枪一挑,就把来将挑飞了起来,甩向对面。

来将在空中手舞足蹈了几下,落在地上就寂然无声了。战马跑到八郎身后,没人再驾驭,就停在了七郎身边,也没有跑开。

尽管没人喝彩,但敌我双方无一不为所动。辽军没有喝彩,因为八郎是敌人,哪有给敌将喝彩的?城上宋军没有喝彩,那是因为潘仁美在那儿,他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要累死杨家兄弟,这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

萧天佐见一人无功,就又挥手示意另一战将出战。

同样又是一个回合都没走下来,就被八郎给咔嚓了。八郎哪敢让辽将走上一个回合,那不是把身后的七郎暴露出来,七郎现在可是没有招架之功了。他还不知道七郎是昏睡过去呢。

就这样接连数十余员战将,不论是大小都督,还是正将、偏将、副将,都被八郎一合就给杀死阵前。

萧天佑道:“大王,杨八郎实在太厉害了,我们还是派兵一拥而上好了,单打独斗恐怕没有人是他对手。”

天庆梁王摇头道:“我们就是要征服南蛮。如此一个小小孩童,我们都要靠人多势众取胜,今后的军心、民心该当如何?就是再死几员战将,也不能让人说我们无能,更不能让人笑我们胆小怕死。”

萧天佐一见,单打独斗不能胜,于是将一挥手,接连指挥两员战将一起出马。

面对两员辽将,八郎也是毫无惧色,仍端坐马上,等待二将冲到近前,巧妙拨开二人的枪和刀,挥手一枪挑了一名敌将,但另外一名却已经冲到了八郎身后。八郎哪能容他靠近七郎,回手就是六郎所创的杨家枪法中的回马枪,刺中了敌将后背,将敌将挑落马下。本来六郎的回马枪是败中取胜,让自己的马先假作逃跑,引敌将来追,然后施展的,可是八郎不管那些,坐在马背上就施展了出来。

萧天佐见又无功,又指挥二将一同杀了上来。

八郎又接连杀了几双辽将,但仍是端坐马上,不曾动过分毫。

萧天佐见又没能获胜,于是一点手,叫了四员大将,一起出马,迎战杨八郎。

八郎是一枪一个,把冲在前面的二人杀落马下,但是后面的二人的兵器可就到了,只得先行招架,但是二人就已经在八郎面前走了一个回合,到了八郎身后。若在平时,没有后顾之忧,八郎也可圈回战马,重新再战。但此时身后的七郎还不知死活呢,哪能允许敌将靠近?于是八郎把金枪往下一扔,抽出弓箭,又伸脚勾住金枪,连瞄都没瞄,反身就射出两只长箭,把身后二将射落马下。就在二人圈马的时候,一人被射中哽嗓咽喉,一人被射中耳朵,灌入大脑。射完箭之后,八郎已经无暇再看是否射中,就连忙把弓放回箭袋之中,右脚一抬,金枪又跳回手中,重新擎好金枪,等待迎战来敌。

八郎是无暇查看敌将是否中箭,但对面的辽兵辽将见了,可是吓得肝胆欲裂,这也太自信了,射完箭都不瞧,箭法简直是通神了!

萧天佐一见,又是一挥手,再派上了四名战将。

八郎只好再次施展神射功夫,枪挑两人,箭射两人。

但辽将实在太多,刚刚杀了四人,就又上来四人。一会儿的功夫,八郎心里也是一惊,为何?箭快射光了。八郎偷眼观瞧,只见七郎还是一动不动,不知生死。好在刚刚打杀了数十战将,他们的马匹都跑到了身后,把七郎围在了当中,使得八郎心安不少。有了这些战马保护,敌将就是绕到自己身后,也不能一下子就靠近七郎,自己还有机会打杀辽将。他心里也苦苦期盼爹爹和诸位哥哥快点来到,也好给自己和七郎解围。

箭终于射光了,但敌将还是照旧冲杀过来,八郎只好施展蛮力,打杀敌将,也不敢轻易放辽将冲杀到七郎近前。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番营身后又是一阵大乱,冲进来了六匹战马。八郎见了,终于心神笃定下来,来的正是苦盼的六位兄长。

只见六条枪上下翻飞,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向着八郎这里冲杀了过来。大郎是一枪一个,枪法神准;三郎镔铁皂缨枪如今却当成了大棍,一片一片的把辽兵辽将打倒在地;五郎更是玩了命了,平时就不讲究防守,现在就更不顾自身安危,见人就挑,吓得敌将哪还敢跟他拼命,对手一犹豫,可五郎手下是一点都不含糊,招招致命;六郎枪法更赛出水蛟龙,勇猛异常。相对文明的也就是夹在中间的二郎和四郎,二郎怕四郎体弱,体力难以长久,不好抵挡,紧靠着他,生怕他跑失了,但他的枪虽然不伤人,但是对辽将也是杀红了眼,把敌将纷纷打落马下,四郎在旁正好一枪一个,都给补上了。

兄弟六个不一会儿就冲杀到了八郎近前。平时一向彬彬有礼的八郎,今天却一反常态,吩咐六位哥哥道:“诸位哥哥,快去照顾七哥,这里有我。那些战马都不要让它们跑散了,系在七哥身旁,注意不要靠近城下。”吩咐完,仍是持枪待敌。

二郎、四郎听见吩咐,赶紧把那些无主马匹集拢在一起,把七郎围在了战马之中。其他兄弟赶紧和八郎并肩而列,等待敌将来袭。

大郎来到八郎近前道:“八弟,让我来,你先休息一下。”

八郎摇头道:“不要紧,你们先看看七哥怎么样了,我到现在还没来得及看呢。”

四郎赶紧到了七郎跟前,把他抱在怀里,一摸心口,见还有跳动,只是浑身是血,也不知道伤在哪里,就对大郎道:“大哥,七郎没死。”众兄弟这才把提在嗓子眼的心放了回去。

八郎道:“大哥,爹爹来了没有,若是没来,咱们就冲杀出去。”

大郎道:“爹爹在后面,也来了。你和七郎为何不进城?”

八郎道:“一言难尽,能进去我们干嘛还在此厮杀?既然爹爹来了,我们就在这里坚持好了,等爹爹到来再说。咱们就停留原地好了,不要陷进敌阵才行。”

大郎道:“老八,你先歇息一下,这里有哥哥们呢,你放心好了。三郎!准备应敌。”

三郎越众而出,站在了诸位弟兄之前。

八郎道:“哥哥们小心。”然后一拉战马,使马后退了几步,这才把场地让给了几位哥哥。这时他才有机会,仔细观察敌我形势。见四郎已经把七郎抱在了怀里,左有大郎、二郎保护,右有五郎、六郎保护,前有是三郎独挡一面,这才放下心来。于是他又后退几步,在后面保护四郎和七郎。

趁着自己休息的时光,从怀里掏出昨晚还没来得及吃的馒头,本来还想分些给几位哥哥,但都跑丢了,只剩下这个昨日咬过的小半个,上面还沾满了鲜血,又干又硬。若在平时,八郎也肯定是不会吃了,但这是战场,讲的就是饥餐渴饮匈奴血,哪还顾得了那么多?于是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三口两口吃完馒头,觉得肚子里稍微有了点底儿。又跳下战马,把七郎的乌骓马和其它无主之马并排拴好,然后又把领头的马匹缰绳拉在手里,使得薄弱的后面,显得厚重了许多,这才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大红马背上。


三郎力大无穷,打杀了几员番将之后,天庆梁王见了就犹豫了起来,因为如此打法,自己哪还有战将可用?还不都给这如狼似虎的杨家兄弟给杀了?只是如果用乱箭射死他们,或者群起而攻打杀他们都觉得不妥,一是觉得脸面无光,二是对待这么好的勇将却也不忍心,如此忠臣良将,哪个不爱?只是不用这些办法,却也没有取胜之道。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远处烟尘滚滚,遮天蔽日,旌旗招展,一路人马向这里冲杀而来。

天庆梁王大惊道:“快去传大元帅来。”不一会儿,韩昌赶到。韩昌在北门按兵不动,正在整顿昨日七郎杀散的军马,更要防止宋军里突外进,所以没在南边大营。

天庆梁王道:“杨家兄弟不冲不逃,定有所持。现在看来是老令公杨继业率兵来了,这要是里外夹击,我们乃是腹背受敌,如今大势去矣。我们快快撤兵,莫要全军覆没了。”

韩昌也道:“大王,如此甚好,等我们摸清了底细再发兵重来也不迟晚,倘若真的被宋军两面夹击,却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要撤,我们就快撤。”

于是天庆梁王一声令下,大军拔寨而起,仓惶撤出。

大郎这时见辽军撤退了,也不知所以,愣在那里。等到辽军快撤出了一半的时候,八郎过来接过四郎手中的七郎道:“四哥,你们快快追击辽军啊,建功立业就在今日。”

大郎不解问道:“穷寇莫追,你怎么还要我们追敌?”

八郎道:“爹爹哪里来的大军?那是虚张声势而已。此时敌军只是吓破了胆而已,我们追杀,让爹爹疑兵之计更加逼真。切记莫要追得太远,只要敌军乱了就成,更莫深入。”

大郎一听有理,把手一挥道:“弟兄们,追!”三郎、五郎一听有功可得,催马就冲了出去。

四郎道:“八弟,有功劳之事,你却为何不去?”

八郎道:“我已劳累,又要护持七哥,就不去了,四哥快去。只不过提醒大哥莫要追出二十里就成,天黑前必返。”

四郎听见,也催马追赶诸位兄弟去了。

辽军刚刚准备撤退,也就只有一半的人马收起了帐篷等军械物资,就被杨家六个兄弟冲杀上来了,正中了兵家所谓的半途而击。剩下的人马早已人心惶惶,那还顾得什么军械兵器了,逃命要紧。前面的人见后面的溃败,逃的就更快了,而落在后面的自然也拼命的逃跑了,这才是真正的“争先恐后”了。辽军主将更不知道宋军有多少人马杀来,兵败如山倒,哪里还吆喝得住?哪里还有人肯再去确认敌军人数了?大家一起逃命。


天色将晚,老令公率领“大军”终于来了。所谓的大军,只不过是一些老弱病残,人数也不过两千人而已。可笑的是每个军兵手里都用竹竿挑着军衣当作旗帜,根本就没有什么兵器;仅有的两百来匹战马,马尾巴上都捆绑着树枝,拖在地上,扫起阵阵烟尘。老令公为何来的如此之晚,不快些过来杀敌、救子?因为老令公深深知道,就凭这两千多人马,哪能抵挡得了辽国的三十万大军?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白日里只能用作疑兵,到了晚上是不冲杀过来也不行了,这才姗姗来迟。老令公故作大军行动迟缓,其实是让这些步兵挑着衣服、裤子当做旗子,很多人都是只穿着盔甲遮羞,还有许多连盔甲都没有,光着膀子的。老令公又令骑兵往返奔驰,带起阵阵烟尘,迷惑辽军,远远望去,只见旌旗招展,烟尘阵阵,还不知道有多少人马呢,故此天庆梁王看见才要退兵的。

老令公也没想到自己的疑兵计得逞,还在半路上磨蹭呢。终于磨蹭到了天色将晚,敌军不好分辨真假的时候,这才真的杀了过来。这时他只见八郎一人抱着七郎坐在马上,旁边立着他的虎头金枪,就过来问道:“延顺,你的六位哥哥呢?”

八郎答道:“禀爹爹,大哥他们追杀敌军去了,也快返回了。”只是由于过度劳累,他现在也跳不下战马来了。

老令公惊讶道:“就凭你们几个,居然还敢追击三十万大军?”

八郎笑道:“爹爹的疑兵之计,使得辽军丧胆,为了避免里外两厢夹击,他只有先退兵,然后等我们聚拢了,再重新包围。等到他们撤退一半的时候,我就告诉六位哥哥,出击追敌去了,敌军见果然有人追击,一定以为是爹爹带领大军到了,必然溃败。我让哥哥们追杀二十里就不要追杀了,天黑之前一定要回来的。”

老令公大笑道:“哈哈!老八果然了得,深谙用兵之道。配合爹爹用兵,配合的好!哈哈,你怎么还不下来?”

八郎这回倒是不好意思了,说道:“爹,我太累了,下不来了。”因为坐着时间太久,他双腿都坐麻了,不会动弹了。

老令公过来,先接过七郎,夹在肋下,又用另一支胳膊把八郎夹了下来。能够父子团圆,又能大败辽军,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高兴。

老令公令人整顿军马,拾捡辽军丢下的牛羊、粮草、军械物资,又分头派人给城中万岁送信报平安,接济粮草,送去牛羊犒军。一直忙活到吃晚饭的时候,大郎六人也回来了。

晚饭过后,老令公升帐,居中而坐,先问道:“如今辽军败去,若是杀回,我们岂不是又被重新围困在中间了?诸将有何良策?”

大郎道:“禀父帅,辽军新败,一夜之间难以再杀回。明日只要把城中军马接应出来,我们当无所畏惧。”

老令公道:“也有道理,只不过若是爹爹用兵,定会指挥残部重新冲杀回来,打对手个措手不及。”

四郎道:“禀父帅,我们仍可用疑兵之计,迷惑辽军,让他们不敢偷袭,更不敢围困我们。”

老令公道:“好计,只是当如何用疑兵之计呢?晚上可是不能再让那些军卒举着裤子,马尾巴拖着树枝跑一宿了,那还不累死他们。”

四郎挠首道:“这个我就还没想好呢。”

老令公道:“老八,你怎么不说话?”

八郎又恢复了之前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谦逊道:“有爹爹和诸位哥哥论计,哪还用得着我?”

老令公道:“今日能够驱退辽兵,救回七郎,大半是你的功劳,客气什么?有甚好计快快说来,也好布置。”

八郎道:“那末将就不客气了。父帅只要把辽军所遗留的帐篷,全部换个方位,重新支起来。然后偃旗息鼓,辽人定不敢来犯。另外,咱们不要四城都驻军,偏守一方,就是辽兵大军杀回,他也不敢再围困幽州城了。咱们这是凭借城池,里外依托,进退有方。”

老令公笑道:“甚和我意,就如此办了。延平,你代为父去用那些空的大营,在城东摆个阵势,速速完成。”

六郎问道:“父帅,东面正是辽军逃跑方向,如若辽兵来犯,我们是首当其冲,如何有兵抵挡?咱们还是换个方向吧。”

老令公笑道:“兵者,诡道也,虚者实之,实者虚之。咱们在东面布军,一者可安城内军心,免除圣上担忧;二者,也可以迷惑辽人,他必然相信我们是真的大军来到,才不惧怕辽军,敢于针锋相对。延平布阵去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