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十七回

凡夫小子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第十七回、虎狼 老令公只顾着答对呼王爷了,却没注意到七郎。 七郎闻听爹爹要选一战将去给城里的万岁送信,不禁想道,这次杨家被贬,都是因为自己,连累了父亲和兄弟们,若是自己能给万岁送个信,正好为自己减轻罪责,也好为自己扬名立万。本来他想跟爹爹请求这个任务,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十七回、虎狼


老令公只顾着答对呼王爷了,却没注意到七郎。

七郎闻听爹爹要选一战将去给城里的万岁送信,不禁想道,这次杨家被贬,都是因为自己,连累了父亲和兄弟们,若是自己能给万岁送个信,正好为自己减轻罪责,也好为自己扬名立万。本来他想跟爹爹请求这个任务,又怕爹爹把这个任务给了别人,别人不说,自己上面可还有六个哥哥呢,刚才分派任务不就没我?那自己不是白白失去了机会,不行,得想个办法怎么能让爹爹一定把任务交给我呢?

一直想到午饭之后,七郎突然想到,自己打擂都没跟爹爹说,这次送信也就先不说了,等送完了信,给杨家立下了功劳,爹爹愿意打骂都随他去吧,再说了,都立功了,爹爹高兴还来不及呢,打骂什么?

莽英雄说干就干,他偷偷溜出书房,牵出乌骓马,提起丈八蛇矛,问清士卒幽州城的方向,就直奔幽州而去。他什么都想好了,就是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老令公给万岁的书信。七郎兵书读得太少,更不用心,他哪知道老令公给万岁写信,是约会好时间,订好日期和时辰,才好出其不意,里外一起夹击辽人的?他只知道让万岁知道要里外夹击就可以了,更没想到要问问老令公是什么时候夹击。他把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但也成就了他自己的千古美名,却也使杨家失去了一鼓作气,彻底消灭辽人的机会。

等到了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老令公见空了一个位置,就问六郎道:“七郎哪里去了,怎不见他过来吃饭?”

六郎道:“我也不知道,下午好像我就没大看见他。”

老令公刚要问八郎,八郎却道了声:“不好!七哥该不会是立功心切,去幽州城了吧?”说完抓起桌子上的几个馒头,塞进了自己胸前,对老令公道:“爹爹,我先去七哥房间看看,若是没有,我就先追去了。”

老令公一听,觉得不无道理,赶紧说道:“八郎快去看看,可别追去。”八郎早已跑远了,哪里还听到老令公的后半截话了?就是听见他能不去追么?

八郎跑到七郎房间一看,哪里还有七郎的影子?于是赶紧又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拿了虎头金枪,又来到了营门口,问守门士兵道:“你们可曾看见七将军?”

亏得雄州地小、兵少,换岗不频繁,士兵答道:“七将军午饭后,就骑马走了,他还问去幽州的方向了呢。”

八郎吩咐道:“快去禀报老令公,就说我先追去了。”说完跑进马厩,牵出自己的战马,配上鞍韂,提枪上马就追了下去。

老令公得报,差点没被气吐血了!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

大郎赶紧道:“爹爹,莫急!待我们弟兄追去,搭救老七、老八好了。”

老令公摆手道:“该死的七郎!又坏我大事,可惜又搭进去了八郎,刚才我忘了先说不让他追去就好了。只去你们几个弟兄有何用处?弄不好还要全部搭进去。你们吃好饭后,全部回去睡觉,三更起床、造饭,四更出发,定要把八郎救回来才成。那可是我子明贤弟的唯一根苗,不能有任何闪失。七郎!你个冤家,看我不扒了你的皮!险些害得杨家家破人亡!”

呼王爷道:“老哥哥,你就省省吧,七郎又听不见,小心自己的身子,还指望你救驾呢。”

老令公道:“七郎尽是给我闯祸,我两路夹击的大计是等不及了。贤弟,只好按照你的意思,我们杨家父子硬闯进去了。但没有粮草不行,烦劳贤弟明日一早就筹集粮草,发到幽州去吧。”


再说七郎,两百多里路程,只用了半天的功夫就跑到了,他也顾不得自己又饥又渴了,见对面番营,是一排排,一列列,挡住了里出外进的道路。此时天色将晚,早已过了该吃晚饭的辰光。七郎在马上,深深吸了一口气,擎出了丈八蛇矛,一提丝缰,冲向了敌营。

冲到近前,七郎可就不客气了,枪挑棍砸,一会儿功夫,番兵就死伤无数。终于番将出来了,挡在了七郎马前,高声喝道:“来将通名!”

七郎停住了战马,也借此机会喘了一下气道:“我乃杨七郎,杨延嗣是也!你是何人?”

番将道:“我乃大都督梁兴州是也。”说完就抡棍打了下来,力劈华山,直奔七郎。

七郎用了招二郎担山,接着又用了招峰回路转,把梁兴州挑落马下。太干净利落了,一个回合都没走过去,就把敌方主将给杀了。

七郎见主将一死,借机又杀向了敌营。经过好一番厮杀,终于来到了幽州城下。此时天色已经黑了,番营之中到处都是灯笼火把。

七郎向着幽州城上喊道:“呔!城上宋军听清了,我是杨家将七郎杨延嗣,快快打开城门,我来救驾了。”

城上军兵听见有救兵了,心里当然高兴,但见只有七郎一人,心中的热情不免又一落千丈,但有总比没有强。于是冲着下面的七郎喊道:“七将军稍待,我们这就禀报元帅去。”

七郎催促道:“你们快些,后面的敌军一会儿又杀来了。”

幸好敌方主将被杀,一时半晌还没人追杀过来。七郎在焦急的等待着,也正好趁此机会歇息了一下,把气息喘匀了。

终于潘仁美姗姗来迟了,但也总算露面了。潘仁美见下面正是杨七郎,心里恨的牙根痒痒的,但也不能不打招呼,于是喊道:“下面是哪一位?”

七郎抬头喊道:“我是七郎杨延嗣。上面可是潘元帅?”他也是看见了帅旗,才辨认出来的。

潘仁美道:“正是本帅。你们父子都来了么?”

七郎道:“爹爹他们还没起兵呢,我就先闯了进来。元帅,快快打开城门,让我进城。”

潘仁美一听老令公没来,只有杨七郎一人,心道,正是上天赐予自己给儿子潘豹报仇雪恨的大好时机,何不借刀杀人,让辽人杀了他?看八王爷你们还拿什么阻止?于是对七郎道:“七将军,非是本帅不让你进城,我们也日夜盼望救兵来营救呢。可是为了防止城门被番兵撞破,只好把城门用泥沙添死了。这里番兵日夜攻打又急,只好出此下策了。东门打不开了,七将军还是转到北门,那里的城门许是没堵,可以打开。就有劳七将军到北门去吧,本帅到北门去迎接将军。”

七郎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再杀到北门去好了。只是我人困马乏,晚饭还没吃呢,求元帅给我从城上放下些饭菜来,也好让我有精神杀敌。”

潘仁美一听,更加高兴,暗道,你没吃饭正好,没了力气死的更快些。于是说道:“七将军,实在抱歉,现在城中被困多时,哪里还有粮食?现在军中都是以稀粥度日。如此稀粥难能充饥,又如何能放得下去,到将军手里?岂不全洒了?将军还是忍耐一二,等进城再喝好了。”

七郎挠了挠头,也没有办法可想,回头见后面的追兵也快上来了,只得打马杀向北门。他可没想到用瓦罐不就行了?好赖也能对付一会儿是一会儿。他也只想到用碗盛粥会洒的。

明明有七郎来救驾了,潘仁美想故意陷害他,就命令手下将士道:“休得把杨七郎闯营的消息上报万岁,哪个若是多嘴,且看我军令!”

城上将士,见潘仁美如此对待杨七郎,都是敢怒不敢言,心中暗骂潘仁美不是东西,明明他自己还是锦衣玉食,却偏偏说没有粮食,喝粥的只不过是军卒而已,又哪顿饿着潘家父子了?现在连消息都不让往里面传,那不是明着要害死七郎了?这不是不顾大伙儿的死活吗?没人来救,大家可怎么出去呢?

潘仁美可是没想那么多,自己是能战则战,就是败了,也大不了割地认输就是,顶多也就是自己投降北国就是了。因此,他可是一身的轻松,根本就没为大军被围而头疼。


七郎这一回头,又杀向了番营,倒是出乎辽人的意外,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因为他们以为七郎都到了幽州城下了,也该进城休息了,哪曾想他又杀回来了。因此是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又被七郎一通肆意冲杀,闯到了北门。

到了北门城下,潘仁美果然等在那里,不过他不是要给七郎开门的,而是要观看七郎如何被杀死的,也好解了胸中的恶气的。

七郎向着城上喊道:“元帅,快快打开城门,放我进城。”

潘仁美见七郎真是勇猛,如此猛将也真是惹人喜爱,可惜偏偏是冤家对头,不能让他活了,还要给三儿子报仇呢,于是答道:“七将军辛苦。只是北城门也被堵死了,士兵们没有事先禀报本帅,本帅也不知情,待本帅责罚他们给将军出气也就是了。劳动七将军真是万分过意不去,但也没法子。只好再有劳七将军到西门去了,那里的守城将士没有禀报添土封门,兴许还有希望。”

七郎着急道:“元帅,找人挖开不就行了。我在这里等着好了,我可是实在杀不动了。”

潘仁美道:“七将军有所不知,就是守城士卒不填土封门,本帅也要下令填土了。这是防备攻城用的,挖开了,岂不是难以阻挡辽兵攻城?再说了,如此黑灯瞎火的,要挖开城门也不知道要挖到什么时候去呢?又如何让你等得?”

七郎无奈,只好再向西门而去。傻小子就是死心眼,一直没有转过弯儿来,潘仁美不给你开城门,你不会先冲杀出来?何必一定要进城呢?直到此时,七郎心里还想着见万岁,禀报老令公要里外夹击辽兵呢,一心想把信送到呢!


八郎因为是走的夜路,方向难辨,又没有人可以问路,因此路上要不停的分辨方向;而且因为马匹是素食动物,夜间视力也不如白日,走的就更慢了。同样两百多里路,七郎只用了两三个时辰就飞奔而至,而八郎却是走了一宿才来到了幽州城下。

八郎在马上观看番营,只见南面大营锣鼓喧天,好不热闹,于是奔着南大营冲杀了过去。

七郎已经连续冲杀了四门,此时天光已经放亮,对着城上的潘仁美喊道:“元帅救我!快开城门,让我进去。”一宿的厮杀,外加上白日里又跑了两百多里路途,一直没有吃饭,哪里还有力气?就是坐下乌骓马也是累得浑身突突,有劲儿使不出来了。

潘仁美见七郎真是厉害,冲杀了一宿,居然没有累死他,就是敌将也没有人能杀得了他,真是可惜。但事已至此,摆在面前的大好机会如何肯放弃?就说道:“七将军,你再抵挡一会儿,待我让人把城门挖开了,就开城门放你进来。切莫着急!秦怀玉昔日连杀四门,今日将军并不比他差,今后定然美名流传千古。咱们将帅共同谱写这一千古佳话,你再忍耐些。”他可是只说,并没有叫人挖开城门。

七郎道:“元帅,末将坚持不住了,此时早已是人困马乏了。元帅还是快些打开城门罢。”说完就往城门下走来。

潘仁美一见,喝道:“杨七郎,休要慌张!你还是先抵挡身后辽兵要紧,若是他们乘着本帅开城之际,乘势冲杀过来,岂不是惊扰了圣驾?快快退去,若再不退,本帅可要命人开弓放箭了。”他见七郎还是不肯退去,就命令守城兵卒,向下射箭。

守城官兵哪里愿意射杀七郎?那可是自己日夜苦盼的救兵啊!所幸者是城里因为苦守多日,长箭所剩无多。军兵只向着七郎身前胡乱射了几支,也就没有长箭了,就罢手不射了。但七郎还是被弓箭给逼着退了回去。潘仁美见自己阴谋得逞,只要七郎死了,谁杀的都一样,也就没有深究军士没有射杀七郎之事,此时他更想着要看七郎受尽折磨而死,那才心里大快呢。

对面的番营可是纳了闷了,只见七郎一次次接近城门,却每次又都退了回来,继续杀敌,不知何故。因为夜间不好辨认敌我,又怕被宋军前后夹击,两头防范,所以七郎才有惊无险。如今天光大亮了,再也不怕宋军乘势偷袭了,这回可是真的要狙杀七郎了。尤其把守南门的正是天庆梁王耶律尚本人,这个面子就更丢不起了,哪能让宋将如此猖狂,轻而易举的里出外进?自己手下可是拥有上千员战将的。于是擂鼓升帐,派兵遣将,要捉拿杨七郎。

七郎见身后辽兵列好了阵势,只得调转马头,准备迎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辽兵身后却是一阵大乱,一匹大红马闯了进来。七郎再一看,高兴了,正是自己苦思梦想的兄弟杨八郎!只见八郎虎头金枪使开了,连扫带砸,枪打马踏,不一会儿功夫就冲到了近前。

七郎见八郎来到了自己面前,心里憋着的一股勇气不由得一泄,累得趴在了马背上,话都说不出来了。刚才还生龙活虎,可是一旦心里没有了顾虑,人也就没了精神。

八郎向城上喝道:“我乃杨八郎是也,速速开城!”尽管他看见了潘仁美的帅字旗,但心里记恨他把杨家父子迫害的如此之惨,因此他是故作不识。

潘仁美在城上闻听,不禁吓了一跳,心中暗道,常听人说杨家是七狼八虎,八郎可比七郎还要厉害。但事已至此,还得再坚持一会儿才行,尤其对面又列好了阵势,就凭他们兄弟两个,想要冲杀出去,可是有点难。想到这里,他皮笑肉不笑答道:“城下是八将军吗?本帅潘仁美在此。只是对面已经列好阵势了,如若本帅开城,难免敌军不乘势攻城,惊扰了圣驾,不是你我能担待得了的。还请将军原谅一二,待敌军退了,本帅定大开城门,迎接二位将军。”退敌哪有指望一人就能打退数十万大军的?他这是故意难为人了。

八郎见不给开城,知道多说无益,又见地上的长箭,就什么都明白了,于是回过身来,把七郎的战马又向前牵了几步,离开城上弓箭范围,然后自己挡在了七郎身前。

七郎此时抱着铁枪早已昏迷了过去,伏在马背上一无所觉。

对面的天庆梁王可是气坏了,被七郎吵闹了一宿不得入睡,刚要捉拿他,却被八郎又给破坏了好事儿。于是对自己手下的战将吩咐道:“诸位将军,一定要生擒活捉对面的两位小将。”

右元帅萧天佑道:“禀王爷,那两个小将可是杨家将,那个黑脸黑衣黑甲黑马的是杨七郎,昨天夜里,跟我报了名,我还被他挑了一枪,幸亏我躲的快,才没要了命去。那个没有盔甲的小孩,许是他弟弟杨八郎了。人家都说杨家是七狼八虎,那个小老八最厉害,不好活捉。”

天庆梁王道:“如此猛将怎么都被宋王得去了?要是我们也有这样的猛将,何愁大宋不亡?”

左元帅萧天佐道:“大王,生擒不易,还是派战将能杀则杀,能擒则擒罢,免得死伤。”

天庆梁王道:“也好,你们就派将出战好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