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十六回

凡夫小子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第十六回、被贬 太宗胆颤心惊道:“诸位王爷,可都是为杨家之事而来?朕也颇为后悔要杀六郎父子,就是丞相王苞,朕也要赦免了。不料却仍惊动了诸位爱卿,真是罪过。朕这就下旨,赦免他们三人无罪。”他可是怕这些赦死金牌,如果十七道凑齐了,加上八王爷,那可是要废自己这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十六回、被贬


太宗胆颤心惊道:“诸位王爷,可都是为杨家之事而来?朕也颇为后悔要杀六郎父子,就是丞相王苞,朕也要赦免了。不料却仍惊动了诸位爱卿,真是罪过。朕这就下旨,赦免他们三人无罪。”他可是怕这些赦死金牌,如果十七道凑齐了,加上八王爷,那可是要废自己这个皇帝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要知道他这个皇帝还是八贤王赵德芳让给自己的呢,如果他借此机会收回皇位,也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因此他这次可是自己找到了台阶,好就坡下驴了,只是这个台阶却不大让人好受。为此,他先故作人情,把那些不该死的人先赦免了,剩下一个七郎,希望大家也就不要再和自己讨价还价了,卖个人情给自己,杀了也就算了,自己也好向潘太师交差。

但不想八王却道:“万岁,为何不赦七郎?”

太宗皇帝摇头道:“杨七郎违抗圣旨,上擂台打擂,打死三国舅,理应处死。因此不能赦免。”

八王爷道:“杨七郎打擂乃是要为国尽忠,抢夺先锋官,为的是报国出征,如何是抗旨不尊?圣旨今又何在?”

太宗辩解道:“那日大朝,贤侄也在场,当听得到朕的口旨,老令公也是亲口答应朕的,如何不算是圣旨?”

八王哂笑道:“嘿嘿!这也能算是圣旨?这也能是圣旨?历朝历代,哪见过君王拒绝臣下尽忠,而颁布圣旨的?当日本王是也听见了,就是其他朝臣和王爷也一样。虽然,大家觉得万岁旨意不公,但老令公却并未反驳。他本人不分说,又岂容他人置喙?万岁何必厚此薄彼,扼杀杨家尽忠之心?”

太宗道:“好,朕就收回七郎抗旨之罪。但他打死国舅潘豹,却是不争的事实。杀人偿命,让他给潘豹偿命这总不过份吧?”

八王道:“不成,太祖皇帝曾颁旨天下,擂台之上生死各凭天命,打死不究。万岁如何还要杀七郎?”

太宗道:“杨七郎打擂胜也就胜了,为何偏要置潘豹于死地?饶他不得,让朕回宫如何向潘娘娘交代?”他一着急,忍不住实话实说了出来。

八王闻听大怒道:“好你个无道的昏君!哪有怕女人就如此行事的?莫非你要辜负了太祖皇帝对你的期望不成?”

太宗连忙道:“贤侄休怒,朕说错了。只是杨家对社稷并无功劳,诸位王爷何必为了杨家与朕过意不去?”

八王道:“杨家此时是对社稷并无功劳,但太祖皇帝为了能得到杨家来归,用了多少心思?花了多少心血?而杨家来归之时却再也无法看到了,先皇弥留之际,曾再三言道,善待杨家,善待忠臣,大宋不能没有忠臣,万岁可曾忘记?你又是如何答应先皇的?你可是想要凑齐了十八道赦死金牌?”十七道金牌在十大王爷手中,还有一道却在太庙,那是太上皇的,死后留在了太庙。因为赵德芳乃是长子嫡孙,太庙也在其掌握之中,太祖曾留旨给八王,若太宗皇帝有损诸位王爷利益,可以一起废黜他。另外八王手里的凹面金锏,也是太祖御赐的,可以专门打权贵和君王的,太宗皇帝能不惧怕八王吗?太祖皇帝就是要以恩义立国,以礼法治国。

太宗皇帝心里难免一荒,说道:“朕当恕七郎不死。诸位爱卿,快快把先皇御赐金牌请了回去吧。朕这就传旨。”请回金牌就是不收缴了,也就是还可以再用一次。太宗可是怕了这些御赐金牌了,心想这次不是哪位王爷的过失,就凭这事儿收缴了御赐金牌,难免这些王爷还要有其他话说,自己可不能太被动了,干脆卖好送人情吧。虽然机会难得,只要收缴一块,今后就没有威胁了,只要赵德芳凑不齐十八块,他这个皇帝也就高枕无忧了,但是此时他可不敢收缴,眼睁睁的看着金牌又被收了回去。


又过了一会儿,排风道:“八少爷,香火快烧完了。咱们冲不冲?”

八郎看了看地上的香火,把手一摆,一提虎头金枪,吩咐道:“来呀,盾牌开道,弓箭押后,准备冲!”

杨家弟子刚准备攻打宫门,就在这时候,只见传旨太监,飞奔而出。八郎又摆手示意众军兵停了下来。

只见传旨太监边跑边喊道:“万岁有旨,赦回杨家父子和王苞。”

排风问道:“八少爷,赦令终于来了。咱们撤兵不?”

八郎摇头道:“不撤!不见老令公被放回,坚决不撤兵。放那传旨太监出去!”于是又吩咐道:“弓箭准备,不得怠慢!”众军兵又把弓拉满了,对准了宫门和城墙,单等八郎下令。


又过了一会儿,只见老令公、六郎、七郎以及王苞俱被松了绑绳,一起走了回来,后面跟着老太君和八姐九妹。

老令公和老太君见八郎还在兵困皇宫,不肯收兵,就仔细的看了一下八郎所摆的阵型,只见杨家子弟是步兵在前,手持盾牌护住了阵脚,第二排却是手持弓箭的步兵,各个都拉满了弯弓,就等一声令下,好万箭齐发了。再往后看是骑兵,各个是刀剑出鞘,刀枪林立,就准备冲锋陷阵了。而八郎和排风二人却是在阵前端坐马上,手里横着兵器,把宫门堵的严严实实,面对如此阵型,若想冲杀出来,的确有些难。

老令公心里暗自念佛道:“阿米托佛!谢天谢地,八郎的阵法看来是学有所成,没有被宫中侍卫寻到破绽,否则被人家给冲杀出啦,把我等擒住,那时我杨家既显无能,又有罪过在前,想要讨饶都难了,更要丢了忠义之名。”想到这里,就对老太君道:“你去让八郎收了兵罢,告诉他君无戏言,既然有了赦令在先,我父子就平安无事了。你带着他们回天波府等候消息去罢。”

老太君看了八郎所摆的阵势,也暗自叫好,更欢喜八郎还是忍住了,没有攻打皇宫,那可不好收拾了,于是应道:“好,我这就叫他们收兵,马上就回天波杨府。”

老太君来到了八郎近前,吩咐道:“延顺,收兵回府。”

八郎听见老娘吩咐,赶紧应了一声:“延顺尊令!”这才收了军兵。

别人收兵,可是一哄而散,但八郎收兵可是按层次进行,依次收兵,先是外围的骑兵收了刀剑,率先撤退,接着才是第二重的持弓箭的军兵收了弓箭,由后向前,接在骑兵后面跑了,最后才是盾牌步兵,依次的撤下盾牌,相互遮掩,跟在大部队后面跑了。就是皇宫里的侍卫想追击偷袭都是难以下手。

老太君看在眼里,也不得不佩服八郎果然了得,临危不乱,井井有条。等到所有盾牌撤出来了,八郎和排风才一提丝缰,跑到了队伍的前面。老太君和八姐九妹也跟着八郎一起率领着杨家子弟兵回到了天波杨府,等候老令公的消息。老太君又传令出去,叫回了另外的五对夫妇。


杨家父子和王苞又被押回金銮殿,王苞是官复原职没的说的,但是要处理杨家太宗皇帝不免挠起了头,为何?因为七郎毕竟打死了人,不好交代,尤其死的是国舅爷,要交代的人也是西宫娘娘,怎么办呢?思前想后,太宗皇帝却把这烫手的山芋交给了太师潘仁美,说道:“潘太师,你看杨家该如何处理?”

潘仁美见这么多王爷回护杨家,知道大事去矣,于是也顺水推舟道:“杨七郎打死国舅,死罪可勉,却不能不罚,尤其是杨家聚众闹事,殴打监斩官,想要抢劫法场,更是派兵封锁了皇宫大内,理应治罪。请万岁严惩杨家带头闹事之人,然后把杨家贬黜出京城,以防杨家在京留有后患。”还好他不知道杨家兄弟另外五人干什么去了,要是被他说出来,杨家可就是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了。

太宗问道:“谁是带头闹事之人?又该如何惩罚?”

潘仁美道:“就是那个打我的丫头杨排风,也是她围在了皇宫之外。”

十大王爷哄的一下就笑了出来,群臣虽不敢放肆,但也无不莞尔。潘仁美也被诸位王爷给笑的不好意思起来,因为搞了半天,只是要收拾一个烧火的丫鬟,太没面子了。

太宗也是强忍笑意,问老令公道:“杨继业,到底是谁带头闹事的,你还是招认了吧。”他也不想只收拾一个丫头,那也太不值当了。

老令公虽然不愿牵连出杨洪来,但在万岁面前又如何能抵赖?因此他只好答道:“启禀万岁,是家人杨洪,误听了微臣之言,把让太君前来见我,给错听成了让太君前来救我。杨洪只是微臣家人,年岁又高,耳朵又聋,自幼就陪伴微臣,对杨家劳苦功高。万岁若是治罪,还是治微臣之罪好了。”

八王爷道:“错的好,错的妙!杨洪若是不听错了,本王哪还有机会救得忠臣良将?非但无过,反而有功。本王要给他增俸一年,万岁还有何要说?”

太宗心道,话都让你说完了,还让我说什么?于是说道:“杨继业,十大王爷为你求情,潘太师也不念旧恶,宽恕了你们杨家父子,你还有何话说?还不赶快谢过众人!”

老令公于是赶紧给诸位王爷和潘仁美施礼答谢。

太宗又问潘仁美道:“潘爱卿,你看杨家父子贬到哪里去好?”

潘仁美道:“就到雄州好了,正好哪里缺少个知州,就请老令公去任知州好了。”

太宗于是下旨道:“杨继业听着,贬你们父子到雄州去任知州,没有圣旨,不得入京,更不得擅离职守。即日离京!”


杨家父子回到了天波杨府,草草饭罢,打点行囊,就要上路了。家中所有男女老幼都齐聚在银安殿上,哀鸿遍地。妻子送郎君上路的滋味可是不好受,拉着郎君的手,实在不忍离别。六个成家的少令公是推开了一遍又一遍哭泣的妻子,但妻子又是过来帮着整理战袍,系铠甲,最后还是紧抓着夫君的手不放,这时再也顾不得羞怯了,再也不顾忌叔伯在侧,更不怕公公婆婆在旁了。

老令公见了,就对老太君道:“太君,杨家父子此番离京,也不是没有出头之日,将来总有大赦天下之时,那时我们就可以团聚了。此番潘仁美出兵,定难获胜,他失败之时,就是杨家出头之日!我早就想到了定会有那么一天,只是七郎的婚事却要耽搁了。没想到鸿濛子的卦果然灵验,他不是劝我们就是七郎不告而娶也可以吗?你赶紧写封信给杜家母女送去,如若有缘,七郎到了杜家就可以成亲,不必耽搁。唉,我们要是听从鸿濛子之言,让七郎去杜家成亲,哪来的这么些恨事?可惜我们只想着要什么脸面,却闹出了如此天大的祸事来,不幸中的万幸是杨家没有损失一兵一卒。”说完不住的摇头叹息,唏嘘不已。

七郎虽然没有妻子,却被八姐九妹拉住了,也是不忍撒手。

八郎一个人失神的抱着虎头金枪,也不知道该安慰何人?更不知道何人能来安慰自己,茫然的望着门外远方,心里充满了淡淡忧愁。其他人都是盔明甲亮,只有八郎一人还是粗布衣衫。不过此时谁又能注意到他呢?自己的夫君还亲热不够呢,就是老太君也是心里装着太多的话要和老令公述说。八姐九妹自从知道了他的身世后,再也不肯和他过份亲热了,一下子就生分了许多。

老太君帮着老令公系好了战袍,无言的望着老令公。老令公心都快碎了,强忍悲痛道:“太君,现在天色已晚,今夜我们还要出城,不能久留。我们这就出城吧,免得又要违了圣旨,让家中女人也难得安宁。”说完率先离去,八郎紧跟在后面,然后是七郎……


到了雄州,老令公更担心儿子们外出闯祸,不过自己这回倒是清闲了,什么事情都有副知州夏伯成搭理,正好腾出时间来,亲自指导八个儿子武艺和战阵之法。雄州原来就没有知州,一切事务都是副知州打理,故此老令公这个知州也是聋子的耳朵——摆设而已。况且雄州本来就不大,更没什么事务好处理的,如此一来,更给了杨家父子一个大好的学习机会,老令公借练兵之机,给诸位儿子讲解用兵之道和排兵布阵。

这一日,忽见呼王爷浑身是血的闯了进来。老令公连忙放下手中书卷,给呼王爷让座上茶。

呼王爷喘着粗气道:“杨大哥,别忙活了,你还是先看万岁的血书吧。”说完从护心镜里拿出了一块白绫子,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血字。

老令公看完了,呼王爷也歇得差不多了。

呼王爷道:“万岁被困幽州城,期盼老哥哥尽快去救驾。老哥哥今日准备,明日就起兵吧。也该杨家到了出头之日了。”

老令公沉思有倾,答道:“万岁有难,不容不救。只是半日之间,又能集结多少兵马?我看至少三日。……”

呼王爷打断老令公道:“三日太长,幽州城里已经没有粮草了,如何坚持?”

老令公道:“救驾是急,但也要有方略才成,否则我们父子去了,也只能是一起被困在幽州了,去了又有何益?此事虽急,但也要有万全之策才行。三郎,你去召集兵马,有多少算多少。五郎,你去准备酒饭,款待呼延叔叔。其他人等帮为父想一方略,好救出万岁和诸位王爷。”他可是把不能想事儿的,一下子就分派了出去,只留下七郎,怕他脾气不好,容易惹事儿。

呼延赞笑道:“这就对了,咱们还是要快,兵贵神速。”

老令公道:“我们应先选一战将,送信给城里的万岁,然后我们再发兵接应,里外夹攻,定能大获全胜。此乃万全之计,当初我在北汉,本来就是要如此行事,可惜北汉天子听说宋朝为我修建了天波府,就认为我有了反意,去了我的兵权,致使最终被潘仁美攻破城池,先我降了赵宋。昔时,我常叹息不遇明主,不能施展平生报复。现在机会来了,我定要辽人有来无回,也好报答先皇的知遇之恩。”

呼延赞道:“如此甚好,不但要救了万岁,也好建功立业,扬名千古。只是要快才行,不能让万岁等的心焦。”

老令公道:“要想解围,非此计不可。急又有什么用?就是我们现在冲进幽州城了,但要想再冲出来可就难了。进去了,还不得一样要吃喝才行,城里哪有粮草再多喂养那么多的嘴呀?”

呼王爷道:“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就是救兵如救火呀!你还是快些发兵才好。”

老令公道:“雄州太小,兵马又少,这里还不足三千兵马,如何抵挡得了数十万大军?又都是些老弱残兵,只得向附近的州郡借调些兵马了。待我先写一些书信,饭后就让人分送出去,另外咱们是一路走,一路集结兵马,这样也好快些。怎么也要人马过万才行,贤弟意下如何?”

呼延赞道:“老哥哥想的就是周道,就这么定了。有劳你快点写信吧,我可是大字不识一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