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十四回

凡夫小子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第十四回、派将 且说老杨洪回到天波杨府,见了老太君就哭道:“太君,令公和六郎、七郎都被押到了法场就要被行刑正法了,令公让我回来找你,说让你速去救他。” 老太君大吃一惊,问道:“七郎打死潘豹,杀他一人足矣。可是六郎、令公却因何被杀,可与你说了是何罪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十四回、派将


且说老杨洪回到天波杨府,见了老太君就哭道:“太君,令公和六郎、七郎都被押到了法场就要被行刑正法了,令公让我回来找你,说让你速去救他。”

老太君大吃一惊,问道:“七郎打死潘豹,杀他一人足矣。可是六郎、令公却因何被杀,可与你说了是何罪名?”

老杨洪道:“这个我也没来得及问,令公也没和我说。要去救他们可得快点,否则迟了就人头落地了,监斩的可是潘仁美。”

老太君本来不信老令公会让自己去救他,但想到老令公和六郎却是无罪被杀,那就不由得她不信了。如今连杀两子,还有夫君,老太君再也忍不住了,腾的火就起来了,大喝一声,“来呀!击鼓升帐。”

还没等排风去击鼓,杨洪可是先跑了过去,操起鼓槌,就是一顿乱敲。

聚将鼓一响,可不得了!为何?老令公是京畿护殿帅,率领着京城的三万守城官兵,就是杨府之中也有八百多火塘寨带来的老令公过去的部众,现在全做了杨府的家将了,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生养,已经有了千余人马了,现在跟随老令公一起守卫京都。杨府的家将可都是跟老令公久经战阵之人,无不以一抵十。

鼓响三通,六位少令公和五位少夫人,以及八姐九妹和排风都来到了银安宝殿,男左女右两厢站定。

老太君在帅案后坐定,向下吩咐道:“七郎杀死潘豹,理当偿命,但老令公和六郎无罪被杀,世无此理。老令公让杨洪传令回来,叫我到法场救他。现在咱们这就发兵。”

大郎赶紧出来抱拳施礼道:“禀母帅,爹爹可是真的如此传令?杨洪没有错听吗?想来爹爹一生忠义,定不会有违初衷,望母帅三思。”

老太君此时早已肝胆俱裂,哪还有心思想这些了?开口喝道:“那大宋皇帝无罪诛杀大臣,昏庸无比,我们还保他作甚?那可是要杀你的父亲和兄弟,怎能坐视不救?你个奴才,莫非只恋富贵,不要亲情了?”

大郎被骂得哑口无言,只得说了声“儿知罪。请母帅发兵。”然后就退了回去。

老太君拿起一只令箭来,吩咐道:“杨延平、张金定听令!你们速去校军场点五千军兵,去把守东门,不许任何人里出外进。一定不要放跑任何人,违令定不轻饶!”

大郎一抱拳,接过令箭,说道:“末将领命。”说完和妻子张金定去执行了。

老太君又拿起一只令箭,命令道:“杨延定、李翠萍听令,你们速去校军场点领五千军兵,把守南门,不许里出外进。”

二郎夫妇领令而出。

老太君又拿起一只令箭,叫道:“杨延光、花似玉听令,你们速去校军场点领五千军兵,把守西门,不许里出外进。”

三郎夫妇也去了。

老太君又拿起了一只令箭,说道:“杨延辉、云翠英听令,你们速去校军场点领五千军兵,把守北门,不许里出外进。”

四郎夫妇也接令去了。

老太君又拿起了一只令箭道:“杨延德、罗氏女听令,你二人速去校军场点领五千军兵,在城内净街,如有动乱者,杀无赦!”

五郎夫妇也领命去点兵了。京城护卫军的三万之众,可是一下子就被她派光了,每个城门原来就派了一千军兵把守,现在城内可是空营了,只剩下些老弱病残了。

老太君又拿起一只令箭,说道:“杨延顺听令,给你八百杨家子弟,速去封锁皇宫,不许走脱一人。单等本帅一到,我要马踏皇城!”

八郎领令而出,别看他带的人少,但可是杨家的精锐,而且还是准备攻打皇宫内城了,责任可是重大无比。

老太君又吩咐道:“杨延琪、杨延瑛、杨排风,速去带上老令公、六郎、七郎的兵刃马匹,准备和本帅先去抢劫法场,救出他父子三人。”

三女也领令而出,去马厩里牵马去了。

老太君自己点了两百杨门子弟,准备去抢法场。


街上的百姓瞧见天波杨府的府门大开,无不感到万分的好奇,平日杨家可是府门紧闭,谢绝一切往来的。

时间不大,就见两匹黄骠马并驾而出,马上坐着大郎夫妇,只见二人盔明甲亮,大郎手中持着金枪,大嫂手中擎着秀绒刀,风驰电掣而去。

街上的百姓见了,有人就说了:“诸位,稀罕哪!杨家还是头一次男将和女将同出呢,咱们只听说过杨门女将,却还从来没有瞧见过女将出府门呢。更难得的是男女同出。快来看,银枪将又出来了。”

只见杨府又并列跑出了两匹白马,马上两杆银枪,正是二郎夫妇,一身的银盔银甲,雪白的征袍,也疾风一般赶往校军场了。

紧接着又跑出来两匹马灰色高头大马来,男的是一条大铁枪,都快有人的胳膊粗了,女的是方天画戟,并肩跑出。

接着又是两匹青骢马,男的是灰白盔甲,女的是粉白盔甲;男的是银枪,女的是双枪,也是一同策马狂奔。

接着又是双骑同出,骑的是五花马,男的是大耳尖枪,女的是三尖两刃刀,威风凛凛的冲出去了。

刚才看热闹的那位又向旁边的人炫耀他的见识了,说道:“刚才出去的是大郎夫妇,二郎夫妇,三郎夫妇,四郎夫妇,五郎夫妇。接下去该是蟠龙金枪杨六郎了,后面该是丈八蛇矛杨七郎了,最后面的应是杨八郎了,他可是还没出过门呢,听打铁的铁匠说,他用的兵器最独特,叫虎头金枪,大家等着瞧啊。今天可是难得开眼了,不但能看见杨门女将,也能看到据说是最厉害的杨八郎了。”

旁边那位问道:“怎么是杨八郎最厉害?他还能比他哥哥厉害?”

那人鄙视道:“说你老土你还不服,人家杨家兄弟八个号称七狼八虎,这你都不知道?还敢说你不是老土?”

旁边那位分辩道:“这谁不知道,还用你说?那也不见得八郎最厉害呀,他才多大?人家说他是虎,是因为他原来并不姓杨,而是区别那哥七个的。怎么到了你这儿,却变成是最厉害了?”

那人摇头晃脑道:“你这人就是不学无术,为了区别姓氏,那为何不用猫啊、狗啊的称号呢?世上谁不知道虎比狼厉害?这道理你都不懂,还装什么大瓣蒜?我早就听杨府里的人说了,哥八个比枪,可是小老八最厉害,要让着七位哥哥呢。这些你听说过了吗?”

旁边那位道:“别说了,快看!又有人出来了,该是六郎了,他不会和郡主一起出来吧?”

这时却见一彪人马冲了出来,为首是大红马,马上是虎头金枪,后面紧紧跟着一群军兵,前面是骑马的,后面是步兵,狂奔而出。

先前说话那人道:“怎么不是六郎,看年纪这么小倒像是八郎。”

旁边那位接话道:“还像什么像?那就是八郎,你没看见他拿的是金枪吗?枪头上有个老虎头吗?哎,对了二哥,说八郎是虎,莫不是因为他的枪头上面有个老虎才说他是虎的?那他可就没有真的狼厉害了。”

先前那位道:“你就瞎说吧!哪有这么算账的?不对,前面还是按照顺序出府呢,怎么后来就不按顺序了,接连跳过了六郎和七郎了?也不知道杨家后面的女将还出来不?据说老太君可是威风的紧,八姐九妹和排风可是漂亮的很,今天要是都看见了,你我兄弟可是不枉了此生。”

旁边另一人一直没说话,这时也过来凑热闹说道:“二位还不知道呢,据说上午老令公绑着六郎、七郎去了金銮殿了,好像听说是七郎打擂把国舅潘豹给打死了,老令公是缚子请罪。”

“啊?是这么一回事儿,怪不得六郎、七郎没出来。你说是七郎打死了潘豹,那也没罪呀,太祖皇帝不是颁谕天下,说擂台上打死人不偿命吗?潘豹不也是打死过人吗?这还用得着偿命?”最先说话那人问道。

刚才接那人道:“谁知道了,官府里的事儿还做得准?只要皇帝一高兴,还不是想杀谁就杀谁。”

“哎,二哥。你看七郎是狼吧,把潘豹给打死了,你说是狼厉害呢,还是豹子厉害?”站在最边上的那人又给前面的二哥出了道难题。

“他这个……,你说的那个豹子是病豹子,不劲打。人家七郎乃是没病的狼,当然是没病的狼厉害了。”

“二哥,还是你厉害,还有这么比的,哈哈。”

“嘘——,二位别吵,又出来人了,快看。好像都是女将诶,该是老太君和八姐九妹排风了,咱们真是又眼福了。”

只见府门中老太君一马当先,身后是八姐,骑一匹玉兔马,牵着老令公的踏雪无痕,德胜钩上挂着金刀。后面是九妹,骑着胭脂宝马,牵着六郎的白龙驹,钮匙环上挂着盘龙金枪,再往后面是杨排风骑着杏黄马,牵着七郎的乌骓马,马上挂着丈八蛇矛。排风之后是老管家杨洪,杨洪身后跟着二百杨门子弟。


老太君她可是够狠的,不但派出了所有的京畿护卫军,守住了四门,还派出了杨家所有精英,为的就是营救老令公父子三人,她可是做好了逼宫的准备,若是太宗皇帝放了他父子三人还则罢了,否则可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打算,准备弑王杀驾,另起炉灶了!

此时太宗皇帝还蒙在鼓里呢,要是知道老太君的举措,还不吓死了!

潘仁美刚一坐稳了,就下令点追魂炮,可是刚把行令竹签丢下去,就听见一声炮响,接着又是四声,可把潘仁美吓了够呛,心道我刚让放炮,这帮小子竟比我还着急,但也没有一起点的道理,哎呦!不对,我这里顶多也就是能放三次,怎么还多了两次,这帮小子拿那玩意当鞭炮哪?还以为是过年放炮,想来几下就放几下。他刚要开口喝骂,就见外面人群一乱,冲进来一彪人马来。

潘仁美赶紧站了起来,高声吆喝道:“不许乱动,违令者斩!”

可是混乱依旧,他再向四外一看,乖乖不得了!午门的法场竟被层层包围了,迎面正走来了几匹战马,领头的竟是老太君佘赛花,后面跟着三个漂亮女子。老太君他可是认识,以前就在战阵上刀兵相见过,后来又是他去火塘寨招降的杨家,他是太熟悉了。

潘仁美有些腿软,但他属鸭子的,腿软嘴不软,高声喝道:“佘赛花!你带兵前来,可是反了不成?”

老太君冷笑道:“什么叫反?什么叫正?嘿嘿!我只知道我的夫就是我的天,如今我的天要没了,我还哪管得了许多?是你出主意让太宗皇帝杀我丈夫的吧,看我不找你算账!”

潘仁美冷笑道:“老太君,就是你抢了法场,又有何用?你们还能逃出京城去?别忘了这可是大宋的天下。”

老太君跳下马来,边走边说道:“哼!不知死活的东西,谁逃还不一定呢!我现在已经下令封锁了四门,刚才炮响就是我给四门增派的援军,他们点炮出兵了。你现在倒是想逃也逃不出京城去了。你说!是不是你给太宗皇帝出的主意?”

潘仁美一听,吓得险些尿了裤子,赶紧分辩道:“老令公是自请忠孝带,与我何干?我只是万岁派来监斩的。这和我没关系,不信你问老令公。”

此时八姐九妹和排风早已跳下战马,交给了老杨洪牵着,一起随着老太君往监斩台走来。排风最是心急,她见潘仁美还在支吾,一个箭步蹿上去,当胸一把揪住了潘仁美的官服。她可从来没把自己当作大家闺秀,有那么多的男女之防,尤其现在要杀杨府中人,她可是急红了眼。

潘仁美也是武将出身,但他现在可不敢和排风动手,他倒不怕排风,而是惧怕老太君和杨家的七狼八虎,尽管现在他一个杨家兄弟也没看见,但是一旦动上了手,难保他们不出来。现在他们不出来,将来从哪个犄角旮旯出来,那可更吓人。

排风可不知道他心里有顾忌,拉着潘仁美喝道:“快快下令,把老令公和二位少令公放了,否则休怪姑奶奶不客气了。”

潘仁美故意面色一肃,喝道:“快快放手!你个姑娘家,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排风见潘仁美还来了假正经,哪里还管那么许多,抬手一拳,正打在潘仁美的眼睛上,立马就把潘仁美打了个乌眼青,又喝道:“你下令不?”

潘仁美犹自嘴硬道:“我就不放,看你还能怎着?”

排风更怒,一巴掌打掉潘仁美的乌纱帽,喝道:“我让你再当狗官,看你没了乌纱帽,你还怎么当官?”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潘仁美实在难以招架,赶紧抽身就跑。排风见他要跑,哪里肯放过?在后面就追。

另一边老太君和八姐九妹见有排风殴打潘仁美,就赶紧来救老令公父子。老太君刚一倒老令公身边,就喊道:“令公,我来救你来了。”说完过去就要给老令公松绑。

老令公马上喝阻道:“谁让你来救我了?”

老太君一脸的问号,拧到了一起,说道:“不是你让我来救你吗?”

老令公也满脸的疑问道:“我什么时候让你来救了?”

老太君道:“你不是让老杨洪传令,速来救你吗?”

老令公道:“哎呀!杨洪误我!我是让他给你传话,让你速来见我,好祭奠祭奠法场,送我父子三人上路。”

老太君道:“来都来了,这事儿还有后悔的?我先把你救出去再说吧。”

老令公摇头道:“不用了,我是自愿请死,还用得着你救吗?儿子都没有了,比揪我的心还让人难受,我还活着干什么?”

老太君道:“我救你就是要连同儿子一起救。我来给你松绑。”

老令公摇头道:“我是自己想死,不用你们救。就你们娘仨来了,你就是想救也救不成啊,你没看法场有重兵把守。怎不见儿子呢?他们都干什么去了?”

老太君冷笑道:“他们没来,你放心,现在想跑的可不是我们杨家,而是他大宋皇帝。我已经命令大郎他们哥四个去把守四门,不许里出外进了,我给禁城了。又让五郎率兵在城内净街了,再让八郎封锁皇宫了。他大宋皇帝饶了咱们杨家便罢,否则我可要下令马踏皇宫了。”

老令公大吃一惊道:“你这不是要造反吗?你救我也就罢了,如何还要做出弑王杀驾的事情来?”

老太君道:“官逼民反,不得不反。大宋江山本来也不是赵匡义的,而应该是赵德芳的,既然赵光义昏庸无比,我们不妨把他废了,还政于八王。我看赵德芳倒是有道的明君。”

在旁的丞相王苞道:“太君,你的想法倒是不错,可惜你却用错兵了。嘿嘿,都说老太君用兵不让须眉,却也这般糊涂!想那皇宫大内,有众多武林高手护卫,你让个毫无经验的娃娃领兵前去,那不是找死吗?就是有经验的将军也未必轻易就能打开宫门的。糊涂!太糊涂!就算八郎不攻,只要被里面的高手逮住机会,冲杀出来,也不好办了。如若八郎兵败,你非但救不了咱们,还要连累杨家被抓,那时咱们可是作为叛臣而被处死了,现在咱们好歹还算是忠臣义士。唉!太不值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