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八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第八回、选马


老令公和老太君刚走,七郎就鬼鬼祟祟的闪了进来,递给八郎一只鸡大腿,说道:“爹娘呆了这么久才走,可把我憋坏了。给,快吃罢。”

八郎接过鸡大腿,说道:“七哥,你又去偷东西了?我不是说过我不要了,以后你就不要偷去了。”

七郎道:“不去怎么行?你放心吃吧,没事儿的,不会被发现的。就是不给你偷吃的,我还要去偷酒呢。”

八郎道:“你天天出去偷,就不怕被发现么?”

七郎笑道:“这回你可说错了,只有天天偷才不会被发现。爹爹可要经常到我的屋子里去搜查的,只要有酒就要挨打的。我现在屋子里没有酒,每次少偷一点,偷了就赶紧喝掉就没关系了,只要搜查不出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也快点吃掉,不要留下把柄才好。”

八郎道:“你天天偷,东西少了,你还不是要被发现的?”

七郎笑道:“说你笨,你还不承认。你不会别去一个地方偷啊?我今天就是偷六哥、六嫂的,就是他们知道东西少了,也知道是咱们偷的,不会声张的。平常我偷爹爹的酒,是先拿个葫芦先灌满了水,把水倒进酒坛子里再偷酒。酒坛里的酒就不会少了,我们不就没事儿了?不过老杨洪倒是老挨骂,说他买的酒掺水太多,不是好酒。哈哈,老杨洪倒替我们背了黑锅了。”

八郎道:“你害老杨洪干嘛,他又没得罪你。六哥、六嫂的东西你就更不能偷了,要知道他们对我们多好,不用我们偷,还经常给我们送点心呢。”

七郎道:“六哥六嫂是够意思,可是我不偷他们的东西,你也不给我默写那些兵法呀!”

八郎道:“七哥,你最好别让我替你写了,现在看是帮你,将来等到打仗的时候,那就是害你了。”

七郎道:“害什么害?就算将来出兵打仗,我也想好了,能捞个先锋官就不错了。你别忘了,杨家就有那么多兄弟呢,哪还轮到我统兵挂帅了?反正上阵厮杀,攻城夺寨我还行。就是你也一样,有那么多哥哥在,我们在他们手底下听令就是了,还用得着我们出主意了?你放心好了。你还是给我写吧,不行你也来喝口?”

八郎道:“我可不喜欢喝酒,你好不容易偷的,还是你自己慢慢享用吧。既然你铁了心不想学那些兵法,我替你写也没什么,你就不用再拿东西来贿赂我了,我保证不告诉爹爹就是,免得你挨打。你来多久了,爹娘说话你都听见了?”

七郎又喝了一口酒道:“老八就是够意思。我来了好半天了,我是和爹娘一起来的,幸亏我今天来的稍微晚了一点,要不还不被他们当场抓住?我见爹娘不走,只好猫在了窗户下面了,一直等他们走了才出来,你们说的话我全听见了。你快吃啊!”

八郎道:“七哥,你是不是也知道我的身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还说你跟我最好呢!”

七郎支吾道:“我可是比你才大三岁,你来的时候还在吃奶,我又怎能记得住?不过我倒是记得你经常和延琪抢奶吃,延琪抢不过就经常哇哇哭,哥哥们都说她人也饿瘦了,却是挺有意思的。”

八郎道:“算了,反正我也知道了,爹娘再也不隐瞒我了,让我好受多了。”

七郎道:“那就好。等以后有机会上战场,七哥我帮你,立了功劳都算你的。排兵布阵七哥是不行了,但是要上阵厮杀却还不含糊。”

八郎笑道:“那我先谢谢七哥了,我自己也会努力的。你也早点回去睡觉吧,酒要少喝点,喝多了易误事。”

七郎笑道:“喝这点酒算什么?当初张飞打仗的时候,还不是酒照喝不误,却用计擒了严颜,一马平川,大获全胜的,张飞可是喝酒诱敌的事情多了去了,要不怎么能成为五虎将呢?张飞大战张郃的时候,诸葛亮还让人给他送酒呢!张飞多牛啊,长坂坡前,吓退了曹军百万大军,差点还没把曹操吓死,只一声就喝断了当阳桥,河水倒灌。我喝那点酒没法跟他比,又怎会误事?就是真的喝多了,战场之上不还有你们哥七个呢,照样抵挡得了。”他就没想到兄弟不在跟前的时候,喝醉酒该怎么办,谁又能救得了他?最终还是死在了酒后。


这一日六郎的生死兄弟任炳前来京城贩马,来到了杨府看望六郎。

诸位少令公之中,只有六郎一人比较自由,因为他是郡马,所以约束最少,故此交游广阔。

寒暄过后,任炳说道:“六哥,这次我带来了很多马匹来,打算在京城贩卖,其中不乏一些好的。我知道杨家都是马上战将,最需要的就是宝马良驹,不知哪位哥哥有兴趣,不妨过去看一下,是否有中意的。等几位哥哥弟弟看了之后,我再牵出来卖。”

六郎笑道:“几位哥哥都各自有自己的马了,就是七郎也是高王爷送了一匹乌骓马,也不缺了。倒是八郎现在一直都没出过门,没有自己的马匹,倒不妨给他挑一匹。你先自己喝茶,我去叫老八去,他应该还和大哥他们学兵法呢。”

不一会儿,诸位弟兄都跟着六郎出来了,因为听说有热闹,就都忙不迭出来凑热闹了。

众人嘻嘻哈哈的来到了郊外的跑马场,看见了有百余匹的高头骏马拴在了那里。任炳指着马匹道:“诸位兄弟,你们随便看,只要有看上眼的,尽管告诉小弟。这回的马匹可是不错,都是从关外运来的鞑子马。大家不要客气,随便挑,我可是准备每人一匹的,你们不自己挑,要是我挑的,不能让大家伙儿满意,你们可别怪我。”

大郎道:“任贤弟,休要客气。这些马匹都是你千辛万苦倒腾过来的,我们怎好不劳而获,要你的东西呢?不过我们是想帮老八挑一匹倒是真的,那你也得收钱我们才挑。”

任炳笑道:“大哥,你这是说哪里话来?我的命都是六哥救的,就是贩卖这些马匹的本钱也都是六哥给出的,我已经赚了好多了,还在乎几匹马了?哥哥们休要客气,尽管挑就是。老八今天一定要先挑一匹的,如果这次没有诸位哥哥中意的,下次我还来,每次都让哥哥们先看,直到大家每人都选了一匹为止。”

大郎道:“那怎么成?你做的是生意,还要靠这个养家糊口呢,我们怎么好随便要你的马呢?再说了,如果有中意的马匹,我们肯定会买的,谁不知道,战马就是大将的两条腿呢?我们弟兄都是有俸禄之人,还在乎一匹马钱吗?如果你一定客气,那我们只好等着买别人的了。”

任炳笑道:“好,大哥既然一定要给钱,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不过可说好了,我只收本钱,当初我买的时候是什么价钱,卖你们可还是什么价钱,你可别说我黑心就成。”

大郎笑道:“哈哈,不说你黑心就是,那我们就挑了。”

听大哥说可以挑了,哥几个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每一匹马来。由于是马上战将,对于相马大家可是太在行了。

大家转了一大圈,看遍了所有的马匹,只有二郎选中了一匹。其他人都没选,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马匹,二郎还是因为自己的马匹实在太老了,也该换一匹了,故此才选了一匹。其他弟兄的马匹牙口还行,也就没选。

大家见八郎还是两手空空,五郎就说道:“老八,你怎么不选呢?就你一人还没马呢,这次来就是陪你来的,你要是不选,那我们干嘛来了?要是给爹爹知道大家出来给你挑马,却又没买着,那不是找挨打吗?你可别害了大伙儿。”

八郎道:“哥哥们先挑你们自己想要的吧,我得多看看才行。我可没有哥哥们眼光独到,一眼就能相中。我要多看几遍才行。”

四郎道:“老八,骏马一般都性子烈。你看看哪匹马性子烈,就选哪匹好了,不会有错。”

三郎说道:“还看什么看,哪匹马好坏,任贤弟是一清二楚了不过了。他也是赶着这些马走了数千里路了。路遥知马力,还是让任贤弟痛快的给老八选一匹好了,然后咱们好喝酒去。”

七郎一听喝酒,就来了精神,也催促道:“任大哥,快点说吧,说完咱们喝酒去,我还要敬哥哥三大碗呢,呵呵。”

任炳道:“我这次贩的马我当然是知道哪些好坏,有几匹脚力的确非凡,这才要诸位兄弟过来挑的。本来我还想考考各位兄弟的眼光呢,可是大家这么急着喝酒,那我就直说了。刚才二哥选的就是几匹好马中的一匹。既然大家不想挑了,我一会儿叫人把那几匹给你们送到杨府好了,咱们这就喝酒去。”

大郎道:“任贤弟,我们现在不缺马,等缺少的时候,一定会跟你说的。你就不要客气了,否则你每来一趟,杨府就多了好几匹马,那还不用不了多久,杨府就变成马厩了,到处都是马了。哈哈!”

任炳也随着众人一起大笑起来。

任炳等大家笑过之后,就对八郎道:“八弟,你是自己选呢,还是让愚兄给你选?完事儿咱们好快点去喝酒。”

八郎道:“那你们喝酒去好了,我要自己慢慢的选。本来我也不喜欢喝酒,你们先去好了,不用等我,我选好了自己会回去。”

五郎道:“老八,你这不是害大伙儿么?要是给爹爹知道了,我们是帮你出来挑马,然后扔下你不管,却去喝酒了,这顿打是少不了的。本来大伙儿就是拿你做由头的,你不去怎么行?”

八郎道:“那你们要等,可别催我,让我慢慢的挑。”

七郎道:“我们等你,你可得快点啊。”

八郎对任炳道:“任大哥,我想要那匹红色的,嗯,就是它。”

众人随着八郎来到了一匹红马跟前。那红马见众人靠近,也不紧张,更没有发飙,仍是很老实的站在那里,任凭大家靠近。

四郎道:“八郎,挑马不能只看毛色,还要看性子,性烈的才好。这就跟有才学的一样,那些有真本事的,无不狂傲不羁。你看这匹,却是一点都不烈。”

八郎道:“没有脾气也好。我只是想随便选一匹就行了,一切随缘吧。我看它最随和,应该最好骑乘,至于快不快,跑得远不远,我倒是不挑剔。”

众人无不哈哈大笑。八郎被众人笑的有些脸红,但还是过去,抱着红马的脖子,和马亲热了起来。那匹红马却也任凭八郎抚摸,丝毫拒绝的意思也没有。众兄弟见了,无不摇头。

八郎解下马缰绳,牵了就要走。五郎笑着说道:“老八,哪有你这么买马的?连牙口都不看就买了。”说完过来掰开了红马的嘴,看了一下牙齿,说道:“还好,牙口还中。”

六郎道:“八弟,还是让任贤弟给你选一匹吧。”

任炳虽然也跟着众人一起大笑,却并没有去给八郎挑马,而是说道:“我可是服了老八了,还有这么挑马的。不过这次还真让他给蒙对了,这匹红马才是这些马匹当中脚力最好的。本来让诸位自己挑,就是选让大伙儿选一匹自己中意的毛色的马。其中这匹马就是我一定要送的,没想到却让八弟给相中了。好马一般都性子烈,但这匹马却不然,但仍是罕见的宝马,而且一点性子也没有。”

七郎道:“老八,你真能蒙事儿。”

四郎问道:“老八,你是怎么相中的?不会仅凭这匹马性子温和吧?要知道,性子温和的,这里可不止这一匹。”

八郎不好意思道:“本来我也是一眼就相中的。可能真的是缘份吧,我看它最主要的是骨架大,肯定有力气。要知道我用的虎头金枪太重了,一般马驮不动的,我和枪差不多要有四五百斤重了。我选它的原因也是看它的眼神,它是那么的悠然自得,毫不在乎人是否走进它。我也知道宝马良驹性子都烈,但是此马性子虽不烈,但旁边的马匹性子可都够烈的,但对它却不敢放肆。要是它不够厉害,那些烈马肯定早都欺负它了。但我看见它毛色如此艳亮,我还想哥哥们一定会挑它呢,我就没好意思先挑。我本想等你们不挑了,我就骑它回去的。”

三郎道:“小老八,真有你的,总是跟哥哥们那么客气。就象这匹马一样,对它的兄弟一样的客气。哈哈!走,咱们喝酒去。”

八郎道:“我还没给任大哥钱呢,就算现在不给,也要问问价钱的。”

二郎也道:“不用你给了,二哥一起给好了。”

任炳道:“你们这不是骂我吗?我怎好再收自家兄弟的钱呢?这可比打脸还让人难受。”

六郎道:“二哥,八弟,既然任贤弟不要,就不要强给了。正好我有一些东西要给任贤弟家里捎带回去,也好孝敬一下贤弟父母,还有给弟妹一些绫罗绸缎好做些衣裳。大家就都不用争了,咱们喝酒去。”

二郎和八郎这才不和任炳再争执,骑上马,跟着大家一起喝酒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